關閉 

來自雪域大士的妙音善說:訣竅薈萃

    ※此商品暫缺,無法購買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總攝佛法諸乘精要 揭示大圓滿法訣竅

    本書為近代雪域大士--喇榮五明佛學院創建者法王晉美彭措,依米滂仁波切教言,對總體密乘所做之講解闡釋,由大堪布索達吉同步翻譯。法王殊勝金剛語之加持力,將甚深之大圓滿奧義,以深入淺出之方式開演,令信眾易於掌握其中關要。

    佛經云:「人身難得,佛法難聞。」尤其在當前紛繁複雜的世界中,多數人都是在毫無意義的瑣事中虛擲人生;既得人身寶,又不浪費光陰,能研習佛法者,真是難中之難。因此,有機會遇到佛法並研修的人,應該生起無比的歡喜心。
    學習佛法,恭敬心和智慧非常重要。因為,若無恭敬心,對佛陀及高僧大德的金剛語不會重視,則即使佛法再殊勝,也不可能獲得任何法益;若無反覆揣摩觀察的智慧,對於甚深的佛法,則無法獲致真確的了知及理解。
    本書彙集如海般顯宗、密宗的精華訣竅寶藏,唯有依靠虔誠恭敬心、觀察妙智慧,才能悠遊其間,暢飲法汁甘露,領受法益和確立知見。由此,遣除自己內心熾盛的無明煩惱,獲得真正的幸福、安樂。

    <TOP>

    作者介紹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

    法王晉美彭措生於藏曆水鳥年(一九三三年)神變月之吉祥日初三,出生地為青海省班瑪縣境內的多科智美曲列。
    二歲時,即被許多上師按照伏藏大師列饒林巴自己的預言授記,完全無誤地被認證。
    年幼時,即取出伏藏,能了知他人的心意。法王甫出生就有俱生無偽的菩提心,並圓滿前世修行大乘道的標誌,即大慈悲心和信心等。
    六歲時,虔誠祈禱文殊獅子吼得加持相,不經學習便掌握了讀和寫,顯密經論大致教義亦已通達。十四歲時,依止堪布梭南仁沁出家,不分教派,廣泛地聞思顯密經論,並開始轉法輪,著作論典。十八歲時,前往石渠江瑪的寂靜處。六年中,依止大成就者堪欽圖登瓊沛等眾多上師,學習共同學科,顯密論典。
    二十二歲時,於堪欽圖登瓊沛跟前接受比丘戒,對於二百五十五條之比丘戒,如護眼一般嚴謹持守。於上師處接受灌頂、傳講、口訣,如同寶瓶注入寶瓶一般,智慧與禪定力均不可思議,成為圖登瓊沛意傳承之法嗣。無邊顯密教法,完全無礙地通達,成為俱足智慧成就之善知識。於講說、撰著、辯論等事業,廣大無比。二十六歲,於藏地佛法衰微時,法王在寂靜處依然秘密修持,同時寫作極多論典。其時,智慧護法如影隨形般的護持,消除一切修行的障礙。
    一九八○年鐵猴年猴月蓮花生大士的降生吉祥佳日,法王在第一世敦珠仁波切修行地,創建了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從此出家學僧日益增多,最多時常住藏、漢、蒙族學僧有上萬人。
    除在佛學院講經說法之外,法王還先後應邀到數百個四大教派的寺廟廣轉法輪。歷經二十多年的動盪,藏地佛法極為混淆衰敗,於此時,法王按照經教的律藏,密咒的續部來整頓佛法,使佛法恢復如黃金般的純淨。
    法王不斷地轉動法輪,培植無數堪布,建立佛學院、閉關中心,到各處傳法。
    法王從多康前往五台山中國各地,利益無數眾生。一九八八年應班禪大師的邀請,前往北京藏語系高級佛學院講學,獲頒“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教授和“藏學研究者”的證書。
    一九九○年應貝諾法王的邀請赴印傳法,期間為圓滿達賴喇嘛的意願,法王為其灌頂、傳講。其他如頂果欽哲法王、貝諾法王等許多高僧大德,亦在法王前接受灌頂、傳法。法王先後前往世界很多國家傳法。
    二○○三年藏曆十月,法王傳講《寶性論》之際,因示現法體欠安,而先後前往馬爾康以及成都接受治療。
    二○○四年一月七日(藏曆十一月十五日),正值阿彌陀佛節日,法王於四川省成都市示現涅槃。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020428
    頁數 / 32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智慧寶劍
    甘露滴
    醒者與夢者的辯論
    老密咒士與月亮童子
    以妙觀察智解開煩惱與惑網
    自我教言
    如何做人
    大圓滿之路
    無上瑜伽
    無垢覺性明點
    大圓滿見修行果
    諸乘要訣
    保密訣竅

    <TOP>

    內容試閱

    醒者與夢者的辯論
    白日的顯現與晚上的夢境皆平等
    晚上的夢境與白日的顯現亦無別
    誰懂此理則其人身具大義

    下面是關於醒者和夢者進行的辯論。此辯論所表詮的意義非常深遠,如果我們能通達其中的底蘊,那麼在白天的一切見聞覺知也是如幻如夢。希望大家再三地思維和研究,領會其中的底蘊奧妙。
    其實,我們在醒覺時一切顯現都與夢並無任何差別。首先昨天的夢者和今天的醒者,二者都擁有共同的享受,如今天我正在享受聲色犬馬等欲樂,那昨天的夢者也是可以享受同等的快樂。其次,二者在顯現時都宛然存在,但最終都煙消雲散。比如昨夜的夢,昨天有但今天已不存在;今天的顯現,今天有而明天也已消失。
    昨晚做夢時,我執著夢境為實有,其時,朋友及外境等都真實存在。如有些人夢到吃肥肉時,肉上的油滴會確確實實地落到自己的衣服上面,這在夢中是無欺存在。然後對於醒覺來說,白天的顯現是真正存在,故表明自己的理由比較充分,而夢境說他晚上的事情也確實存在,等無差別。這樣,他們兩者就開始諍論。
    狡猾的醒者首先發言:“你昨天晚上的顯現是虛假的!”
    正直的夢者說:“不僅我是虛假的,實際上你也是虛假的吧!”
    然後醒者說:“我肯定不是虛假的,因為我有很好的佐證。如我吃肉時可以感到飽脹,身體接觸火時也感到很疼痛,我現在真正能感受這些事情,因此我白天的顯現都是真正存在。”
    夢者回答:“你的這種說法不一定。實際上,我晚上做夢時也是與你一致,我當時吃肉也同樣可以吃得飽,且無論做任何事情也能真實感受。”
    醒者又說:“你昨晚夢境中的顯現到白天醒後一點都不存在,所以你的說法不對。”
    夢者:“同理,你今天所感受的一切,明天以後也一定不存在,因此你的說法也不合理。”
    醒者:“雖然將來這些事情都不存在,但當時我是現量所見,它們應該真實存在。”
    夢者:“如果現量所見就是真實存在的話,那昨天晚上做夢的時候我也是現量所見,所以你的這種說法也存在問題。”
    醒者:“我白天的顯現在相當長時間內都存在著,而你的夢境則很短暫。由於時間較長的原因,我所見的肯定存在。”
    夢者:“這些在白天顯現的事情,有時間長短的差別;同樣晚上夢境中的顯現也有長短的不同,夢境中的時間也會有很長的時候。如有時候在夢中,我們會從小一直生活到老。古人云:滄海桑田猶在南柯一夢中;《入菩薩行論》當中講:夢受百年樂。以前西根活佛在一天晚上的光明夢境中,也享受了在清淨剎土二十一年的生活,所以有時候晚上的夢境經歷也會非常漫長。”
    醒者:“晚上的夢是虛假的,比如在岩石中可以毫無障礙地穿行,在天空可以自由地飛翔,而這些在白天真實的顯現中都是無能為力的事情。“
    夢者:“如果俱足因緣,你在白天也可以這麼做,就如大成就者密勒日巴給弟子惹瓊巴所顯示的各種神變那樣。以前蓮花生大師在幾個國王面前,顯示過入火不焚、入水不溺的神通。還有蓮師的二十五位大弟子以及密勒日巴和他的弟子,在顯現神通的時候,在山岩中通徹無礙地穿越,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又如在噶當巴德幼年時,當時在噶托寺有十萬個比丘,每天中午他們都外出應供,但到了下午都飛回到自己的茅蓬。另外,世間上的許多非人,也是可以在水中和山崖乃至空中隨意地穿行。
    因此只要俱足因緣,在白天也可以真正地顯現這些奇蹟,而依靠密咒或某些聖物以及禪定力都可以成就這些神通神變。反之,若沒有因緣或因緣不俱足,則在晚上做夢時也不能穿山越水和自在飛行。總之,這一切都需要因緣,若因緣俱足,則白天晚上都可以做這些事情;反之,則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這些事情都不可能實現。”
    醒者:“晚上不需要任何因緣,就可以顯現四大無礙等這些神通!”
    夢者:“如果不需要任何因緣,那麼每天晚上做夢時為何不一定夢到這些呢?因為無因緣就可以顯現故,應該每晚都能夢到!”
    醒者:“在夢中可以與已故的友人重逢,從未出生過的子孫也可以產生出來,在我們白天的顯現中根本不會有這些虛假的現象。因此你們的夢境是虛假的,這一點不容置疑。”
    夢者:“這只不過是你醒者的一種妄念和邪分別而已,其實我們夢境中顯現的事情,和你們白天所顯現的事情,對於這二者應該公平對待,不能簡單武斷地以你白天的經驗為準繩來確定我是假的。如果我們夢境中顯現的事情不能成為存在的理由,那你們白天的各種顯現也不能成立。如在你的面前,某人已經死亡,但在我的面前,他當時並沒有亡故,我們可以相遇;夢中生兒子在白天的角度這是不可能的,但在夢中對我來說確實存在。因此,提出你醒覺真實,而我夢境是虛假,這根本就沒有什麼道理。”
    醒者:“在晚上做夢時所享用過甘美的飲食,但到第二天醒來時卻不能解除早上的飢餓,所以你的夢肯定是虛假的。”
    夢者:“同理,即使白天睡在富麗堂皇的宮殿中,也不能遣除晚上夢境中狂風暴雨的襲擊,所以你白日中的顯現也不一定真實存在。”
    醒者:“你晚上做夢,其實是一種迷亂的顯現!”
    夢者:“如果夢是迷亂的話,那你白天的顯現也是一種迷亂!如上例證也可適用於此。”
    醒者:“晚上做夢後,在白天只要回想一下就可了知夢為虛假,但白天的顯現,晚上做夢時根本不可能知道,因此你夢是虛假的。”
    夢者:“因晚上的夢境在白天不存在,所以你認為它是虛假的。那麼同理,你們白天的顯現晚上也不存在,如果夢中的顯現是假,那麼白天的顯現也同樣是假,這種推理對我們雙方都有損害。故,如果是真,雙方都是真;如果是假,雙方都是假,我們二者沒有任何差別。”
    正當他們在爭論不休時,當時有一個名叫智慧的大王,派遣一位名叫妙慧的審判員來把醒覺和夢的爭辯解開。於是,妙慧審判員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妙慧:“如果你們兩個繼續這樣辯論下去,始終會沒完沒了,我會明辨是非並加以裁決,也就是化解你們之間的怨恨。
    一方面你們兩者都是真實的,但另一方面你們兩者又都是虛假的。因為在沒有進行詳細觀察時,當時夢和醒者所顯現的都是正確。實際上,夢和醒覺兩者沒有任何差別,你們二人一模一樣,真則都真,假則都假。真正觀察時,兩者都是假的,因為以實相觀察,你們兩者都並非實有。
    但夢比較正直,他承認自己迷亂,因此在這一點他是對的;而醒覺不太公正,本來他也是迷亂的顯現,他非但不承認,反而認為自己正確無誤。因此現在我裁決醒者有罪,今天應該懲罰他。
    夢者比較愚笨,但他是一個公平正直的人;醒者表面上雖然顯得聰明伶俐,實際上真正愚昧無知的人就是你。為什麼呢?因為外境所顯現的一切事物,粗看起來非常堅固,實際上,這都是我們的惡劣習氣不斷反覆串習而產生的。醒者!那只不過是你的習氣稍微堅固而已,你的看法有誤的原因也就在於此。以真假這方面來說,你們兩個都沒有任何理由能說是實有,我命令從今以後你一定要跟著夢,你的見解和行為都必須要與他相合。”
    話音剛落,妙慧審判員就用正念的繩子將醒者捆了起來,然後把他交給了夢者。
    (這個戲劇形式的教言,在此只不過簡略地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思考的線索,其實對於那些非常聰明的人,肯定會依靠此教言證悟一切諸法的本性。當我們運用各種方法和從不同的角度來進行觀察和辯論時,醒者和夢者確確實實是並無任何差別,也就是說,白天的顯現與夢沒有任何差別。夢者的理由就像是帝釋天的金剛杵一樣,能把醒者心中所產生的一切疑惑全部加以摧毀,所以即使醒者列舉出林林總總的理由,也是根本無法勝伏夢者。而現實生活中的各種顯現沒有任何理由,包括平時的一點一滴都與夢境一樣,如果通達了此理,就能變成三世諸佛。)
    接著審判員妙慧又繼續說道:“希望從今以後你們不要再爭論了,因為你們以前存在矛盾,而這已經成了三界輪迴痛苦的根本,那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如果你們能互相團結和合(指證悟一切諸法如夢如幻的本性),那就成了三世諸佛。如果你們兩個都明瞭這個道理,那對你們會有很大的利益。”
    自此醒者和夢兩者之間的關係變得融洽密切,他們互敬互愛。他們曾經以為彼此嫌隙很大,看法迥異,但從現在起,確實知道並無差別。
    (宗喀巴大師在有關密集金剛的講義中指出,如果在夢中認識夢並無太大意義,但若在夢中認識其本性,這就會有相當高的證悟。同樣白天的顯現與夢無有差別,如果通達這個道理,對於出離世間、解脫煩惱、證悟本性有很大意義。)
    從此,他們倆已經變成無二無別,不管誰見到誰,都成了平等的境界,爭執已煙消雲散,再無任何矛盾。(比如在白天顯現時,認為與夢沒有差別,在夢裡的時候也與白天同等。此意義為,當我們對別人生貪心或嗔心時,這實際上同對夢中的嗔敵貪親一樣,當我們成功或失敗的時候,這也就是夢中的成功與失敗,我們所作所為與夢沒有任何差別,已經達到了如此境界。)
    審判員妙慧已經巧妙地化解了他們之間的矛盾,倆人已變得心心相印,於是他們倆高高興興、異口同聲地唱起了一首美妙動聽的覺受之歌:“世人說我倆不同,如是之人都已錯,我們兩個本相同,方方面面無二致!夢境與白晝本來無別,世上如是說者太稀少,何況知其義則更稀少!白日的顯現與晚上的夢境皆平等,晚上的夢境與白日的顯現亦無別,誰懂此理則其人身具大義!哎呀呀,然而如今愚昧無知眾,對此妙理如聾又如啞;可憐世間遍天癡狂徒,不知此理與道相背馳!從今以後乃至虛空盡,誠依幻化大王與審判員,他們的教言不依語句依其真實義,我們同享快樂美滿的生活。不食用而品嘗美味,未飲用而享受甘露,無安排而欣賞精彩節目,世上無有比此更重要,這一點朋友們切切牢牢記心間!”
    隨後醒者和夢者他們倆化為一體,最後也融入於虛空當中。
    後來審判員把以上的情況向智慧大王作了彙報,大王感到無比歡喜。他說:“這次你的判決非常正確,今天我應該重重地犒賞你,這個獎品就是從現在乃至虛空無邊之處,你可以像大鵬鳥那樣自由自在地飛翔。(大鵬鳥在高空中翱翔時,其翅膀是不需任何勤作。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看到老鷹也是如此,老鷹剛剛騰空時,牠的翅膀需要不斷用力地煽動,但當牠到了高空之後,就不再需要任何勤作地滑翔。這裡是指當我們達到最高境界時,就像大鵬鳥翱翔於虛空一樣,俱足無有勤作的智慧。)並且我把無偽如虛空般的王位交付於你,你應樂意地接受(這個王位的意思是指離一切戲論最究竟的智慧)。
    在這虛空的王國中有一個虛空的花園,其中遍佈色彩斑斕的奇花異卉,瀰漫著各種沁人心脾的花香,這些你都可以隨意地享受,並且當你在享受時,如此美境始終是不會滅盡。(這裡的密意可能是指得到果位時,應該度化無量的眾生)。在此還有一位石女的女兒,她長得婀娜多姿、無與倫比,永遠青春美麗,今天我把她賜給你作為你的王妃(這裡的密意是指空性)。從今以後,你可以與她一起享受幸福美滿的生活,此刻對世間的一切有漏快樂,就像甘露的享用者面前放著一堆不淨糞,你根本不會對它們生起任何希求和貪愛之心。”
    之後,妙慧審判員遵從智慧大王的旨意和教言去做了,最後審判員也變成了智慧大王,與智慧大王成為了一體(意思是最後獲得了究竟的果位)。
    (以上的教言是以雙關語的密語形式寫成,僅僅從表面上看,醒者和夢者二個人是在辯論,審判官和大國王也好像在處理一件訴訟事件。但實際上,它告訴了我們如何才能證悟一切諸法,斷除煩惱,最後獲得無上智慧和究竟圓滿的佛果。所謂的雙關語,就是從二個方面都可以進行解釋,如果作了詳細的觀察,雙關語還是比較容易明瞭,否則很難以了達,甚至有時候還會以為他們的辯論還沒有最終解決問題一樣,故若不認真思考其中的內容就無任何意義。總而言之,希望大家在修行時應觀一切諸法如夢如幻,最後獲得佛果並度化無量無邊的眾生!)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