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黑公主(12):神靈之門

    作者:游素蘭
  • 書系:素蘭作品
  • 出版社:天使出版
  • 出版日期:2014/09/1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945510
  • 定價:180
    優惠價:88折,158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我追的是一抹月光,它在夢之東,月之後。
    它所行過的痕跡,如沙金般灑落在黑暗的森林,
    那是只有我能看見的軌跡,是七彩斑斕的眼淚。

    當一個世界背棄一個名字或存在的時候,
    任憑那個存在怎麼努力,都不會有用了!
    就如變了心的人,任憑你的勞苦功高、你再怎麼挽回││
    所有的條件都只是讓他越躲越遠。
    就如突然造訪的機會,不管你錯過的原因為何、有多麼偉大,
    它都不會再來了。

    「比恩卡」是這個世界的名字,有「時間之沙」之意。
    隨著人類興起的破壞與魔風的侵蝕,
    主神封印在大地的佩達葉特符文消失了大半,
    封印之門瀕臨毀壞的封印……
    那是神恩賜的機會,或是惡作劇?
    更像是一種參不透的試煉。
    戰爭會終結於此嗎?

    台灣「輕奇幻」的原點
    ─────全新彩圖珍藏+花絮漫畫

    <TOP>

    作者介紹

    游素蘭

    游素蘭 Su-lan,Yu
    「傾國怨伶」漫畫作品作甫一出版,即改寫了整個臺灣漫畫的生態。 「火王」更是席捲全世界華人的心,至今仍是無人可以突破與超越的紀錄,是永遠的經典與神話。 小說「天使迷夢」、「黑公主」更是擄獲無數人的心,在大陸被譽為與「指輪王(繁體名:魔戒)」齊名的作品。 曾多次任新聞局各獎項的評審。 多年前即在國際論壇提出教學的構想與理念,深獲與會的全世界業界精英一致推崇。 目前以漫畫、小說、封面插畫、電腦繪圖教學、動畫設定為主要創作。 獲選Corel-25年嘉年華強打藝術家。 勇於創新,並先於國內大多數圖像創作者於3D領域搭配2D創作,不管是漫畫創作亦或是奇幻小說創作,都是現今許多流行創意、路線的先驅。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5945510
    頁數 / 24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黑公主(12)神靈之門 


    一、建言與雜音



    最愚蠢的人總是吵得最兇,
    智者只好都沉默了。



    之其一


      紫霧之谷因為封印的關係,似乎沒有季節,也不存在著白晝與黑夜。
      水晶平原上駐紮著各國軍隊,除了守衛者、炊事兵之外,多數人都用披風蒙著頭在隨處能找到的大晶石上捲著休息睡覺。
      醒著的人在離一段距離之處集體焚燒逝者,各國都有會使用祈禱文的魔法師在場為犧牲者祝禱,希望他們都能前往眾神的花園安息。
      『真慘啊!到底死了多少人?』
      『不清楚,各國都介意被彼此陣營知道詳細的資訊,所以都含糊帶過呢!』
      『唉……』
      搬運屍體的士兵們有一搭沒一搭的亂聊,講點話在平日或許可以舒緩緊張的情緒,但所聊的內容盡是稍早才發生的戰爭,真能讓心情好些嗎?
      值得懷疑!
      『人才剛死,這麼快就火化……不覺得有點殘酷嗎?』
      『不快點火化,等他們都被魔物附身,起來砍活人,或被原本是同胞的你再砍死一次,不是更殘忍嗎?』
      『但……我們若死了,也是這樣被對待嗎?』
      『不想這樣被對待就想辦法活著吧!』
      搬運屍體的士兵們低聲討論著,卻被魔法祝禱師打岔。
      『別閒聊了!做點有用的事——幫著唸祝禱詞吧!沒學過的也跟著唸一下。』
      在此地雖然幾乎找不到活著的植物,卻有許多已經枯朽的樹幹橫倒在晶林之間,或許是在封印空間內之故,這些植物也沒有鈣化,當助燃物效果不錯。
      熊熊的火燄照得四周更亮,溫度卻只有些許提升。

      格蘭希爾站上高一點的晶山上觀察著四周。
      其他的國家,都將格蘭希爾當成奧爾西王國統帥達克利斯公主的代表之一,免不了被盯著瞧,一有什麼動靜都會被匯報到各國統帥耳中。
      他看向東面,當然看見了『封印之門』。
      門前的那些美麗又強大的符文光,在早先他剛抵達此地的時候已經吸引了他的注意,只因戰事一波接著一波,無暇關注,現在趁著空擋,將這被魔物選為最終戰場的地方好好地勘察一下,當然不會漏掉這個門。
      各國派出的探子也緊跟著格蘭希爾,只是某些地方他根本是用飛的,這可累翻了這些跟屁蟲了。
      此刻,格蘭希爾正要離開這個高高的晶壁,背後伸出了美麗又充滿力量的一對雙翼往下飛去,那些探子卻還在半途中往上爬著呢!
      『哈!呼!我們才爬到這邊,他就要下去了……』
      『呼……那個人為什麼會飛?他不是人嗎?』
      『是啊!我沒聽過人能用魔法變出翅膀飛的!呼……』
      『若不是那個什麼雅萊爾,就是神靈了,再不然——就只能是魔物吧?』
      『可是——你說的前兩種都絕跡了吧?最後一種最有可能。』
      『那可難說!他來自西方學院呀!西方學院不就是孕育賢者與法師的地方嗎?所以他還是有可能是雅萊爾。』
      『但……他使用的力量應該是魔法哩!』
      眾探子雖來自不同陣營,此刻卻好像是同一國的那般和諧,攀在晶壁上暫停喘口氣,其中一人說:
      『可是——若他是魔物,為什麼要幫我們?』
      『天曉得?』
      『嗯……而且,他剛剛在看什麼?我們需要上去看看嗎?』
      眾探子面面相覷,看著格蘭希爾降落在平原上並收起翅膀,一人才說:
      『乾脆直接問他看到什麼比較快,對吧?』


      格蘭希爾走上水晶平原一側的奧爾西營帳,坐在一塊晶石上嚼著肉筋的海洛凱辛朝他招手,說:
      『喂!格蘭希爾!要來一條肉筋嗎?剛剛烤好的,很香,可以補充熱量和舒緩緊張情緒。』
      『我不餓,也不緊張啊!』
      笑了一笑,格蘭希爾還是走到海洛凱辛面前。大隊長滿臉疲憊,睡眼惺忪,英俊的臉上還有遮掩不了的黑眼圈,想必是幫著部下輪值守備吧?
      『我說啊——格蘭希爾!你還是低調一點吧!你不知道現在耳語四起嗎?』
      『耳語?什麼耳語?』
      『就是——你為何能變出翅膀來的事;若人們都往好的方向想就沒事,若讓人誤會你是魔物就麻煩了!但偏偏……人總是喜歡想到壞的方向去。』
      『喔?好!我會注意的!』
      在這麼緊繃的時候,的確不該太過展露人們無法理解的那一部份,雖然他並不覺得自己有哪一點跟這些人不一樣,但仔細想起來,不一樣的地方還真的挺多的!
      等格蘭希爾也坐在旁邊另一個晶石上,海洛凱辛說:
      『看得出來你不太緊張,但卻顯得滿臉愁容。
      怎麼了?在擔心什麼?戰況嗎?(誰不擔心這個?放輕鬆點——)你剛剛在那邊的晶壁上頭看到了什麼?』
      果然,海洛凱辛剛說完話,格蘭希爾就皺起眉頭了,他微啟著嘴唇,卻不知道從何說起,想了想最後還是說了個聽起來完全不對的話題:
      『我們在此地留得越久越不妙!隊長,你能不能勸公主率隊離開?』
      『哦?』
      海洛凱辛狐疑地看著他身邊蹙著眉的年輕人,格蘭希爾接著說:
      『我想,公主是無法勸說其他勢力團體離開的,但她有權力帶走自己的軍隊。』
      『但……現在退出——我想會有輿論壓力。』
      做個誇張的表情,海洛凱辛低聲說:
      『這些與戰國家都是些豺狼虎豹,尤其是那個索霏西亞的海尼安王和卓桑德亞的菲伯恩王子,這兩人的野心比南方海洋還大,嘴巴比三姑六婆尖酸刻薄,咱們公主哪裡是對手?』
      格蘭希爾點頭,說:
      『雖說如此,他們再強悍也不能過度干預其他國家的政策吧?況且,奧爾西已經參戰了,此刻退出,可以說是因為觀測了局勢所決定的,這理由是否較容易被其他與戰的國家接受?』
      海洛凱辛聽完格蘭希爾分析,緩緩地點頭。
      他也覺得……
      奧爾西軍隊根本是被某個披著人皮的國王給拉到這裡的,況且,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國家提出明確的方法與策略來對付空心者,都是被動的迎接攻擊,那些正在焚燒的死者,可以說都是領導錯誤所造成的遺憾……
      這是個單靠一個通道才能進來的封閉的區域,根本就是死域、墳墓!
      海洛凱辛站起身說:
      『剛剛公主已經去開會了,其實她想的跟我們想的都一樣,只是面對其他國家統帥,不知道她能堅持到什麼程度?』




    之其二


      與彼此關係不太和睦又互不退讓的強國在一起,在戰事和緩下來的時候,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開會了。
      桌上最大的主菜還是『誰作主』,吵得不可開交,公主心想,可能要爭到這些領導都死光了剩下一個才會有結論。
      方才,達克利斯公主只是小睡了一下,昏沈中便被叫來開這個會,卻是個無聊又無恥的會議。
      她知道自己說話沒有份量,帶著凱歐尼西王和沙華沙哈、亥特前往與會,要海洛凱辛在營地坐陣。
      她也知道現在耳語四起——有關於格蘭希爾的身份。
      有些耳語神化了他,有些卻妖魔化了他!
      傳講的言語中,聽起來都像神話故事書裡的內容,沒一個是她認識的格蘭希爾,避免越來越多的爭議與謠言,乾脆就不帶他過來了。  
      看清了男人們權與力的判斷基準,也明白了這些男人都將眼睛餘光(不敢正眼看)盯在哪裡,她也開始懂得展現自己的優勢。
      不再低調,讓腰間的凱德泰比之劍大方地秀在披風之外。
      她不理會目前又在吵誰當大統領的議題,直接提出自己的訴求。
      『我希望各位代表國家與人民的國王或代理人,都能夠想一下自己的臣民,別只是想著虛無飄渺的頭銜。
      我們帶兵到這個封閉的地方,退路只有一個傳送門,對此處的狀況卻一點都不清楚,分明是自掘墳墓!』
      『噢噢噢!公主的分析真是出乎意外的精闢!那公主想怎麼做?有對策嗎?說來聽聽?』
      海尼安王誇張地大聲鼓掌,又以訕笑的表情提出詢問,但公主不理會他的諷刺,說:
      『不管其他國家想要怎麼辦,我都決定帶走奧爾西軍隊,退出這個只有一條退路戰場。因為這根本是個封閉的牢籠,遲早要所有人都戰死在此。』
      『公主,妳的這個決定有經過妳的國王允許嗎?』海尼安王問。
      『我們會討論,但我是統帥,最終結果當然是我來決定。』
      達克利斯說完,轉頭去看著凱歐尼西王,後者知道這也是一個試探,魔物附身的國王微微動了一下嘴角,說:
      『海尼安陛下,若您對於其他國家的親王、王子領軍這回事沒有異議,那我建議您最好要尊重一下我們的統帥——達克利斯公主。
      我們的公主並不是您的屬下,我們奧爾西軍隊也不是您的屬國。』
      看著四周睜大眼睛盯著奧爾西代表團的各國統帥,凱歐尼西王說完便坐回自己的位子。
      好吧!達克利斯公主的父親凱歐尼西王,直接了當地挑明海尼安王針對性太失禮,也干涉到他國的政策,言語間也太多的輕佻意味,要他自重。
      海尼安王還算識趣,他雖然看不起公主——
      或因為知道公主的影響力而故意藐視她,但這個世界上屬一屬二的魔法之子國王都說話了,他也沒有針對公主的掌軍再多話,但還是說:
      『既然到了這裡,我認為還是要顧慮代表整個比恩卡正義的各國軍隊。我們還是先選出一個主統帥吧!這樣才不會多頭馬車,指令才會統一,各軍才會團結……』
      總之,又回到上一個輪迴,但達克利斯公主已經不想瞎和下去,決定率軍離開。
      她不管守衛的阻擋,特意舉起她的神之劍——
      既然這些男人都看不見她只看得到這柄劍,那就由劍來發聲吧!
      『眾王想的可能是個人的裡子與面子、稱號與威名,但很抱歉,我想的是我的臣民。奧爾西軍隊將離開這個紫霧之谷。』
      『等等!公主——』
      海尼安王在後頭追過來,正想說什麼,卻從平原的另一邊響起了轟天的聲響,許多正在休息或放空的人都嚇得跳了起來。
      會議當然終止了,眾領導人慌張地離開會議桌,心知肚明發生了什麼事!
      下一波的攻擊來了!

      這個動靜當然也驚動了各軍!在會議地點平原的另一邊,奧爾西營帳前,正在閒聊的格蘭希爾和海洛凱辛都轉身朝著聲音來源望去,那個方向正是傳送門所在。
      『不好!比預定的提前發生啊……』
      海洛凱辛睜大眼睛,朝兩旁的士兵,大聲喊叫:
      『糟糕!傳送門出事了!全軍快過去支援!』
      早先各國都派出一支中隊守在那邊以確保退路,奧爾西當然也派了一個中隊在那邊,中隊的隊長正是帕登。
      但誰都沒有把握幾個中隊有什麼用,特別是在見識過空心者的可怕之後。
      駐軍十分快速地率隊過來支援,到了傳送門發現戰況已經開始,守門軍隊迎擊著大群魔物與漫天的黑色業火。
      每個人都知道傳送門被毀去的後果有多嚴重!
      雖然恐懼著這些一次又一次地變化、增強的魔物,但不抵抗就是唯一死路,即使只是一般的武軍(魔法之子但能量濃度不足以使用攻擊性的魔法)也都英勇拔劍,衝向黑霧凝聚之處。
      南納特王國的駐軍準備了數量非常噬魔草墨水球,這東西在此次的戰役中幫助非常大,對於低等魔物還有短暫的牽制作用。
      但是,南納特王國的國師對於戰爭的狀況評過於樂觀,這些能夠讓空心者現形的東西幾經消損,早已存量不多了,得用在刀口上才行!
      各國駐守衛軍全力在守衛傳送門之際,格蘭希爾展開雙翼,以充滿力與美的壓迫感降落在空心者那忽而在忽而不在的身上。
      他手上的安蘭維塔‧但丁燃起了藍色的光,有如龍火降臨,隨著劍光飛舞,守護這個唯一的出口。
      
      退回了索霏西亞王國駐區的海尼安王觀望著遠處的戰況,他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雖然也明白傳送門會是人類軍隊最大的問題、派了兩個中隊守在那裡,但……
      整個局勢可說完全是向著人們最不想要的方向前進啊!
      難不成魔物們都裝有什麼魔法的感應器、探詢器,可以得知人們在想什麼?或是下一步想怎麼做?
      否則,怎麼會害怕什麼卻偏來什麼呢?
      『傳送門……』
      海尼安王雖然眼睛盯在前方的動靜,卻是對身邊的兩名魔物參謀問話,他說:
      『……若毀去,人類大軍不就無法離開這裡?如那個公主所說的——要一直戰到全都力量資源消耗殆盡,全都死光了嗎?』
      兩名魔物參謀聞言,皆低聲地笑著,沒有回答。
      這多少令海尼安王覺得大大的不悅,但在他要開口之前,其中一名魔物參謀就趕緊出聲了:
      『吾王啊!您真的對我們不是非常信任呢!』
      『是啊!陛下!您想我們怎麼可能讓您到這麼危險又沒有其他退路的地方來?』
      『相信這裡只有唯一退路卻又來此,那才叫送死呢!』
      『其他國家似乎都這麼認為呢……』
      『總之,吾王啊!也多少再更信任我們一點吧……』
      兩人你一句我一言說完,又相視而笑了。海尼安王大喝:
      『夠了!要我相信你們,就要對我知而必言。若不是只有傳送門一個退路,那就快說啊!』
      『吾王!陛下!屬下是可以告訴您只求您能夠心安不再煩憂,但……您不覺得魔物們總是出現在人們最不希望它們出現時、做著人們最不希望它們做的事嗎?』
      『說出來……不安全啊!』
      這些話完全戳中了海尼安王,他沉聲問:
      『你們的意思是——有其他退路,但不能明說,以免又受到攻擊?』
      『是的!那是另一個更為安全的退路。傳送門若是符文不穩定、魔法能量不足,隨時都有可能停止機能,而另外這個門沒有任何問題。』
      『吾王千萬別擔心!』
      『我們魔物進不去的那個「門」,跟人類的屬性與力量完全相容,不會有突發的意外發生……』
      『不過,雖然說出來不安全,但卻能夠「前往」。吾王,想去嗎?』
      『陛下,我等可以帶您前去那另一條安全的「退路」喔!』
      若非這兩名魔物跟在他的身邊已經徹底的人性化,那就是這一著棋埋得挺深的!
      看著這兩人如唱戲一般的神情,那是模仿人類所做出來的表情,或許魔物本身並沒有任何情緒反應,但……
      就算魔物沒有心,卻是有頭腦的啊!
      海尼安王並不是笨蛋,與魔物共同朝向一個目標前進……究竟結果是皆大歡喜,還是與虎謀皮?
      賭?那就賭賭看吧!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