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明日文庫:蛇鬼-討鬼債(最終回)

    作者:D51
  • 繪者:Cash
  • 書系:明日文庫系列
  • 出版社:明日工作室
  • 出版日期:2013/10/09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2906057
  • 定價:99
    優惠價:88折,87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此商品已絕版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空無一人的辦公室陰風大作,慘笑連連,天花板黏著一個菜刀插在脖子上,死狀悽慘的鬼魂。

    本來以為在躲避債務的祂,竟然已破裂的喉嚨發出嘶嘶氣音恐懼地說著:「我願意……償債……請、請你帶我離開這個地……地方……這裡好可怕……有……有怪物……」

    這次,他們遇上了連鬼都怕的東西——

    <TOP>

    作者介紹

    D51

    D51
    蒸汽火車頭,日本樂團,以上都不是。
    過了而立之年,慢慢抓住人生方向的輕大叔。
    加入明日工作室至今,寫了三十多本書,包含了各種靈異、驚悚、科幻、愛情各種類型。
    天蠍座,但蠍尾已經沒有毒了。
    非常沒有耐性,唯獨在寫作時,能專注意志力。
    愛看動畫、漫畫、電影,特別是爆炸場面多的爽片。
    嗜喝咖啡,喜歡自助旅行,尋找靈感,然後寫成小說。

    部落格:http://iamd51.pixnet.net/blog
    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2906057
    頁數 / 22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第一章 怪物
    第二章 地下道
    第三章 奈何橋
    第四章 夢魘
    第五章 鬧鬼宿舍
    第六章 阿德
    第七章 還債
    番外篇 小白夢遊仙境

    <TOP>

    作者自序

    《討鬼債》終於來到最後一集,這本書是在四月下旬左右寫完的,這段時間內也發生了不少事。發生了菲律賓槍殺我國漁民的事件,發生了核四的抗議事件,發生了軍中下士的凌虐致死事件。

    不只這三件大事撼動了國家,還有許多讓人無法忍受、漠視的事件。例如殺童案,以及大言不慚說殺一兩個人不會判死的那個案件。

    清代詩人趙翼的《題遺山詩》中有一句是這樣的:「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

    生活環境的困苦能讓詩家創作出更觸動人心的詩詞,同樣的情況對小說家來說也是如此,許多不朽的小說名作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出來。

    有讀者問我,那些壞人會不會像《洗鬼店》、《討鬼債》裡的壞人一樣得到報應?我只能回答他,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冥冥之中自有報應。

    現實往往比小說更離奇,因為沒有人能一筆囊括所有的人性,也無法一筆寫盡所有天下不平事。

    面對諸多不公不義,令人憤恨難平的事件時,作為一個小說家,作為一個創作者,我也只能繼續寫,把自己的吶喊寫進小說劇情裡,並且期待著世界能開始慢慢改變。

    《討鬼債》的終幕,葉家齊的冒險走到尾聲了,從一個膽小懦弱,一事無成的少年逐漸成長為能夠承擔起些什麼的男人。

    而且,深受各位喜愛的小白依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讀完小說本文後,也請別忘了繼續閱讀特別附錄《小白夢遊仙境》

    最後,謝謝辛苦的編輯、封面繪者。

    以及購買本書的各位讀者,我們下次見。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怪物
    「藍雪,麻煩把燈管給我。」
    我踩在梯子上,接過藍雪遞來的日光燈管。
    「你換燈管的功夫越來越熟練了。」杜誠治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姿勢跟變形蟲沒什麼兩樣。
    「換燈管是需要什麼功夫啦,我又不像你們能通靈還是有法術,除了換燈管掃廁所之外,能做什麼?」
    「小鬼,千萬別妄自菲薄,你能做的事情很多,公司少了你不行。」杜誠治認真說道。
    「真的嗎?舉例說來聽聽。」
    「譬如幫我跑腿買草莓奶昔。」
    我大翻白眼,早知道他會這麼回答。
    「隔壁巷子新開的飲料店奶昔很合你胃口啊,一天喝八杯也太誇張了,你當心糖尿病上身。」我說。
    藍雪冷冷說道:「早死早超生。」
    杜誠治大笑:「想死還沒那麼容易呢。要是鬼差想收我,早就收了,幹嘛留我在人世難過得要命。」
    「我看你每天過得挺愜意。」藍雪白他一眼。
    「是啊,連鬼都敢騙,實在是無恥至極。」我附和道。
    杜誠治不以為意,反而笑得開心:「你們多學著點,我就像打不死的蟑螂,只有像我這種人才活得長久。」
    藍雪盯著電腦螢幕,自顧自地說了一句:「要我跟你一樣的話,我寧願現在就去死。Right now!」
    她加上一句英文強調語氣,我和杜誠治登時捧腹大笑。
    藍雪越來越像個人,雖然還是冷冰冰的樣子,但似乎已經適應了身為「人」而不是「判官」的生活。
    來這裡工作快要半年了,我平常就是打打雜、替藍雪整理「那邊」傳來的資料。
    作夢也沒想過我會到杜誠治的公司幫忙,我還是住在那間破爛的鐵皮屋,也沒錢搬家,杜誠治給我比便利商店好一點的薪水,足夠應付基本的生活開銷。
    公司營業時間基本上從晚間十點開始,藍雪和杜誠治外出討鬼債的時候,我就待在公司負責接應。
    前陣子,杜誠治不知道發什麼瘋,嚷著討債業也要跟上時代的腳步,買了一台平板電腦,說是這樣就不用帶一堆資料在身上。
    不過,這傢伙平常本來就不帶資料出門,上個月還發生找錯對象討債的糗事。
    那天晚上,我和他三更半夜跑到市區某棟商業大樓,起因是「那邊」傳來的資料顯示,十三樓的辦公室每到凌晨一點就會出現騷靈現象。有個生前欠了數百萬賭債的公司員工,在茶水間用水果刀刺頸自殺。
    他的魂魄無法離開辦公室,所以有不少加班的員工曾看過他出現。
    他欠的是錢債,「那邊」要我們去討回來。
    我們還沒上樓就先碰到難題,這棟大樓可不比想什麼時候去就什麼時候去的廢墟亂葬崗,大樓有人管理,深夜一樓鐵門深鎖,沒有管制卡無法自由通行。
    我和杜誠治站在人行道上苦思該怎麼進入大樓。
    記得那時已接近凌晨一點了,我看著手錶,想著那位自殺的員工每到凌晨一點就會出現,還真守時。
    突然間,頭上傳來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響,杜誠治眼明手快,把我拉到旁邊去。
    玻璃碎片如雨點般落下,我聽見了砰的一聲巨響。
    掉下來的不只是玻璃碎片,還有一個人——
    那人從十三樓墜下,死狀有多淒慘,我想不用形容了吧?
    死者是一名中年男子,不知什麼原因撞破了落地窗墜下,腳先著地,整個人插在地上,卻矮了一大截。
    鮮血不斷從他的腹部流出,五臟六腑受到強大壓力擠壓,應該爛成了一團。
    死者歪著頭,視線斜斜向上。
    杜誠治冷笑一聲,抬頭望向上方:「這下又多一條債要收了,小鬼,先報警吧。」
    我轉過身去撥電話,不敢再看那具淒慘的屍體,強忍著嘔吐的衝動,對這種血腥畫面,我還是沒有辦法承受。
    十分鐘後,警察來了,並且圍起了封鎖線,大樓管理員也升起鐵門。
    趁著警察不注意的時候,我和杜誠治溜進大樓裡。
    一切都很順利,討完了鬼債就能回家睡覺。
    那時,我還不知道,我的想法究竟有多麼天真。
    我和杜誠治趁著兵荒馬亂之際混入商業大樓裡,為了夜間省電,兩台電梯只有一台啟動。
    搭乘電梯來到十三樓,出電梯右手邊牆上掛了斗大的招牌,「信廣土地開發有限公司」,方才那人就是從這裡撞破玻璃落地窗墜樓。
    杜誠治抽出一疊紙錢卡住電梯門,不讓電梯降下。
    辦公室內沒有開燈,隔壁大樓的招牌燈光從落地窗灑進室內,靠窗的角落,辦公桌上一盞小燈亮著。
    杜誠治輕推玻璃門,竟然一推就開,我訝道:「這辦公室下班不鎖門的啊?」
    「說不定剛才摔下去那人還在加班,所以門才沒鎖,你跟我做事三個月了,怎麼還是這麼蠢啊?」
    「我不覺得換燈管買奶昔就會讓人變聰明。」
    杜誠治嘻嘻笑道:「所以說你原來就是這麼笨啊。」
    我懊悔不已,一時不察落入他的言語圈套,竟拐彎罵自己笨。
    辦公室一片清冷,與大街上的騷亂形成強烈對比。
    杜誠治道:「待會警察就會上來勘查了,咱們動作要快一點,搞不好會被當成犯人。」
    我這才明白他用紙錢卡電梯門的用意,沒有電梯,警察得爬十三層樓梯上來,勢必得花點時間。
    「剛才那人是被鬼害死的嗎?」我問道。
    「我哪知道,又沒天眼通,待會你不會當面問鬼嗎?先生,請問你害死人嗎?」接著杜誠治拿出平板電腦,藍雪已經透過網路傳來資料,他看了兩眼,便開口說道:「趙士銘先生,別躲了,你欠下的債該還了吧?」
    「這麼直接?」我大驚失色。
    「你當我在初戀告白啊,不直接點怎麼省時間。趙士銘,你生前欠下四百多萬的賭債,別以為死了就一了百了,該還的錢債還是要還。我勸你安份點,乖乖還債,免得到另一個世界去受苦。」
    他對著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說話,原本毫無動靜的室內忽然陰風大作、慘笑連連,這種騷靈現象我已經遇過不少次了。
    「靠,還想跑!」杜誠治瞥見辦公室深處一道鬼影閃過,邁開腳步衝了進去。
    我連忙跟上,遇到討債集團上門時,人會跑,鬼也會跑。
    鬼影閃入的通道左側是總經理室,盡頭則掛著茶水間的牌子。
    跑進茶水間,冷不防有幾滴水珠落在我的臉上,這裡伸手不見五指,一片漆黑,我摸著臉,卻嗅到了噁心的血腥味。
    「我有不好的預感。」我說道。
    杜誠治摸到電燈開關,一開燈,茶水間大放光明,我抬頭一看,天花板上竟黏著一個人,菜刀插進他的脖子,鮮血涔涔滴落。
    我就站在他的正下方,正好與他白濁的眼珠子對上,頓時一陣寒意從腳底竄起。
    「媽啊!有鬼啊!」
    「你靠北啊!我們來跟鬼討債,當然有鬼啊,沒鬼還討個屁!」杜誠治大罵,並把我拉開。
    趙士銘的魂魄緩緩落下,歪著頭,一副不明白我們來做什麼的樣子。
    杜誠治指著趙士銘的鼻子:「剛才我講得很明白了,你有兩條路可以選,一是欠債還錢,二是讓鬼差來收你。」
    趙士銘張開嘴巴,由於他刺頸而亡,切斷了聲帶和氣管,說起話來夾帶嚴重氣音。
    「我願意……償債……請、請你帶我離開這個地……地方。」接著,他說了一句讓杜誠治與我都一頭霧水的話:「這裡好可怕……有……有怪物……」
    雖然他的死狀已經夠驚悚了,我卻能從他的話中聽出懼意。
    「怪物?什麼怪物?」我鼓起勇氣追問,趙士銘卻含含糊糊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既然願意還債,一切好談,咬緊牙關,立正手貼好。」杜誠治戴上黑色手套,從懷裡抓了一把黑色冥紙,用力塞入趙士銘的胸口。
    他的魂魄凝聚成一顆黑球,緩緩浮上空中,接著化為滿天的陰錢撒下。
    我的工作就是負責把這些陰錢收集起來帶回公司。
    杜誠治看著手中的黑色晶球,輕聲說道:「償還了債務,你便不須被困在茶水間裡,我會帶你離開。」
    正當我在收集地上的陰錢時,杜誠治的視線飄到了茶水間另一側的小門上。
    「怎麼了嗎?」
    「那扇門是開的,我覺得有點不大對勁。」他拿出平板,又仔細看了一遍,喃喃道:「怪物……連鬼都會怕的怪物又是什麼?」
    忽然間,大門方向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杜誠治的思考。
    「警察來了,快閃。」
    他連忙關燈,示意我從茶水間的小門離開。
    小門的另一側連接的是商業大樓的室外空間,連接所有樓層的外梯。
    十三樓的高度說高不高、說低不低,風勢相當強勁,我得緊緊抓住鐵欄杆才能穩住身體。
    那時,我手裡還抓了最後一束陰錢沒收進懷裡,一個不小心,整束陰錢被風吹得四散亂飛。
    「糟糕!」我伸手要抓,在這僅容兩人站立的狹窄平台上重心不穩,杜誠治連忙拉著我,免得摔下樓去。
    「算了,飛走就算了。」他搖頭道。
    「抱歉,是我的錯。」
    杜誠治拍拍我的肩膀:「老是在意這種小事,你永遠幹不了大事情。大丈夫就是要不拘小節,像我一樣。」
    雖然他用爽朗無比的表情說著大道理,但我卻覺得他只不過是個喜歡喝草莓奶昔的怪咖罷了。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