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

    作者:陳冠中
  • 出版社:牛津大學
  • 出版日期:2012/06/21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0193981164
  • 定價:380
    優惠價:93折,353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此商品暫缺,無法購買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香港過去的六十多年,處在一個不斷加大政治化的漫長過程中。回歸十多年,香港其中一個最糾纏的話題,依然可以用這句話來歸結:「香港往何處去?」
    《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將談到大家熟知的論述,包括發展主義、法治自由、現代化、階級分析、管理主義、殖民地遺產、民族主義、新自由主義等,以及較近期的特區例外論、中國天朝主義及各種本土的論述等。
    陳冠中指出,較完整的香港論述既離不開全球化資本主義的論述和主權國家論述,也缺不了本地人的本土論述。很明顯,香港人的主體意識與對中國的認同意識,在回歸後都在加強,但「本土」或「香港人」的成份多元,本身是有歧義的。
    很多人認為,香港的發展,離不開中國,經濟上如此,政治上如此。雖說高度自治,香港往何處去不是香港人可以完全自決的,要看北京對這個問題的理解。
    但香港仍有發展的空間。
    在內地的民間,較激烈的言論似更不願意容忍特區的特權。官方論述本來相對穩定清晰,但個別官方智庫學者的論述,以強世功的《中國香港》一書為例,因為要肯定兩代領導人的永遠正確,遮蔽了不堪的歷史,因此解釋不了香港人對國族的複雜情緒。把香港放進一個重新演譯的中國當代史裏,以說明中共政權與大清帝國式的中國天朝傳統有着連續性,使得官方論述多了不穩定的維度。
    本文將以香港為例,檢討中國部份國家主義者、右翼毛派正在建構的中國天朝主義。這些言論若擴大影響,將增加了香港特區前途及中國國家行為包括在國際上行為的不可測性。

    <TOP>

    作者介紹

    陳冠中

    陳冠中
    原籍寧波,上海出生,香港長大,曾住台北六年,現居北京。1976年創辦香港《號外》雜誌,並曾在90年代中任《讀書》海外出版人。著有《馬克思主義與文學批評》、《太陽膏的夢》、《總統的故事》、《什麼都沒有發生》、《半唐番城市筆記》、《香港未完成的實驗》、《波希米亞中國》(合著)、《香港三部曲》、《我這一代香港人》、《移動的邊界》、《事後:本土文化誌》、《城市九章》、《盛世》。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0193981164
    頁數 / 18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全球化時代主權國家的特區書寫──香港的例子
    一 序言:歧義的香港論述
    二 弔詭的殖民現代性:
      只有細說歷史才能拯救香港論述
    三 經濟主義論述的非經濟補足
    四 特區書寫難免的遮蔽性:
      現實主義的中共香港政策
    五 中國天朝主義:中國特色的帝國思想
    六 重要的有效行為限制者與香港的主體性

    中國天朝主義與香港

    附 錄
    九十分鐘香港社會文化史

    <TOP>

    內容試閱

    很多人認為,香港的發展,離不開中國,經濟上如此,政治上如此。雖說高度自治,香港往何處去不是香港人可以完全自決的,而是深受着內地發展的影響,也要看北京對這個問題的理解。同時,中國在全球體系不同階段的角色,也將影響北京對香港的政策。

    但這不表示香港沒有自主的空間。很多評論都在探討這個空間,最常見的是從經濟角度找出路。在對香港的看法上,現代化發展主義、新自由主義以及最新強調香港必須加入中國十二五規劃的中國依賴論述都把香港問題放在中國與全球經濟的範圍來談。這些同樣是經濟主義的進路,有三種不一樣的側重:一種認為必須讓香港在經濟上對中國有意義,讓中國不能沒有香港,以保香港的地位,避免被中國「撇賬」(雷鼎鳴2010);第二種主張香港應繼續保持在世界經濟鏈的重要位置,不能過度依賴內地,從而維持香港的經濟活力(陳志武 2007);第三種認為香港經濟主要靠北京給政策,兩地必須融合,更要嵌入中國的五年計劃(劉兆佳 2010)。本文第三節將提出一些經濟以外的思考角度,因為只以經濟角度考慮內地與香港關係,低估了國家主權、維穩訴求與中國在國際社會的接受度的關聯性,更往往照顧不到特區內部的政治動態與主體意識。可以說,本文比一般帶經濟主義傾向的評論──以及之前的現代化發展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等論述──更注重主權與主體這兩個方面。

    由主權國家組成的今日世界,有許多分別屬於不同主權國的特區,香港只是其中或許較受注意的一個。每個特區與所屬主權國的關係不盡相同,但特區的存在,或多或少都與主權、民族國家、族群、公民、人權、民主、憲政、法治、中央與地方這些好像自明的概念產生張力,而主權國也要對特區的存在作出解釋、提出受認可的說法。

    但是主權論述是比較不能處理特區的主體意識的。如果特區本身有了主體意識、身份認同,全球化時代主權國家的特區書寫:香港例子而這種意識、認同與主權國的主體意識、身份認同就算有重迭但卻有差異的時候,主權國對待特區的敍事與治理策略也相應的需要調整。

    至於源自傅柯的現代性管治技術批判,加上受施米特及他的左翼「辯證追隨者」啟發,旨在挑戰西方自由主義憲政的新自由主義特區例外論(Ong 2006,Choi 2007),雖強調東亞國家對國內空間及居民作出差序安排的主權能力、管治技術和發展主義安排,卻忽視例外地區的主體性。

    人類學家翁愛華在討論亞洲國家的特區即新自由主義的例外地區的時候,視特區為主權國──本身往往原本不是新自由主義地區──對全球化新自由主義式經濟發展的權宜回應,忽略了中國作為主權國對香港、澳門這樣的特區的歷史與政治考慮。

    但是特區例外論述卻提醒了我們一點:國家的主權論述,在面向特區的時候,不論對國內或對特區,事實上常常需要採用務實但妥協的說詞,輔以宏大民族主義愛國修辭和選擇性的歷史挪用來遮蔽論述中自相矛盾的部份,從而合理化特區的存在(見第四節)。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