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為什麼設計。原研哉與阿部雅世的對話(新版)

なぜデザインなのか。

    ※此商品已絕版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設計是什麼?為什麼設計?
    頂尖設計師的深入對談,探索設計的意義

    原研哉與阿部雅世,東京與柏林,居住在兩個不同城市的設計者,進行了一場以「設計」為題的討論。本書是兩位作者的精采對談實錄,他們結合自身對於設計的想法與實踐,融合彼此對於東西方文化的觀察,在「如何理解設計」、「設計的語言與溝通」、「設計的潮流」、「設計與生活」四個大主軸之下,深入探討設計的本質,以及種種與設計相關的有趣議題。

    原研哉與阿部雅世相識於二○○四年,由於計劃將以「HAPTIC(感覺的覺醒)」爲主題的「竹尾紙展(TAKEO PAPER SHOW)」的展會內容整理成書,展開了初次對談。
    阿部雅世從個人的切身體會出發,對歐洲和日本的種種直言不諱的評論特別具有說服力,使原研哉印象深刻,期待更多與她交談的機會。因此,透過出版社安排兩人利用工作之餘,在東京與柏林展開一次次的談話,最後集結成《為什麼設計》一書。
    本書談話的前半部分在東京,後半部分在柏林。東京篇以原研哉接受採訪的形式開始,柏林篇則是阿部雅世接受提問。兩位設計師以這種方式談論各自的背景和最近的愛好等,話題慢慢有了交叉。
    「設計」成為全球高度使用的詞彙,原因是什麽呢?日本和歐洲所共有的問題,以及本世紀、全世界的人們所要面臨的迫切問題是什麼?應該如何思考設計?設計與生活應該如何連結?兩位設計師將一一提出發人深省的解答。

    【給台灣讀者的話】

    阿部雅世:
    台灣的讀者也可以看到這本書,我真的覺得很高興。因為這本書原本是設定為日本讀者而寫的,所以對於日本特有的社會文化並沒有做詳細的說明,有些部分可能會造成國外的讀者無法理解。但是,在我與原研哉先生之間無限寬廣的對談中,不但包含我們本身就在致力研究的問題,也包括了有潛力的新人設計師們在自己的國家有時甚至超越國境所致力研究的問題。其中有許多的問題還沒有答案。我由衷希望,讀者在這本書中可以找到一個或是兩個引起思考的問題,並且,「解決問題的設計」可以由你的心中萌芽,推至世界。

    原研哉:
    這個世界上正被不景氣的波浪覆蓋,不過,我認為與其說是景氣不好,不如說是世界被新的狀況重新啟動了。這個教訓明白告訴我們:不要在編造虛偽假象,以金錢為中心,因為一味追逐金錢的生活是無法豐富人生的。不做假設,而是實際製作東西,才是造就經濟文化的基礎。
    亞洲的時代終於到了。我們必須帶著自信與驕傲來充實每天的生活。住在屬於自己的空間,憑著感覺準備家具,與重要的人一起度過安心的時間,就算不華麗也無妨。在自己生長的土地上,盡可能美麗地開花,並且以自己的文化創造未來,向世界表現其獨特性。
    這個對談是與在歐洲活躍的阿部雅世小姐互相談論生活與工作的記錄。我們不想被評價,想要好好地在這個世界上發揮作用。同樣是亞洲的同胞應該可以理解這個對話的意義。我期待有更多的人閱讀這本書,並且可以加入我們的對話。

    <TOP>

    作者介紹

    原研哉、阿部雅世

    原研哉
    1958年生於日本岡山縣。國際級平面設計大師、日本設計中心代表、武藏野美術大學教授。本職雖為平面設計師,但近年來其活躍領域已然跨越單純的平面設計,舉凡展場規劃設計、商品包裝設計、企業形象塑造等,皆能見其活躍的身影。在長野冬季奧運的開、閉幕式手冊和2005年愛知萬國博覽會的宣傳案之中,他展現了起源自日本傳統文化的設計理念。在商品包裝設計方面,原研哉也接受來自日本各地的請邀,為富含當地特色的各式產品,生成相應的設計。而在銀座松屋百貨的全面翻修計畫之中,原研哉縱橫於空間與平面設計,創造了一個「複合性」設計的典範。在梅田醫院指示標誌設計案中,表現出觸覺在視覺傳達中的可能性。另外,於「建築家們的MACARONI展」、「RE-DESIGN(21世紀日用品再設計)展」及「HAPTIC(使觸覺愉悅)展」之中擔任總策劃,從「日常」的視點切入,為設計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角度。從2001年開始,原研哉也開始擔任無印良品的顧問委員會委員,其所製作的廣告行銷案獲得了2003年度東京ADC大賞。而在書籍裝幀設計方面,亦曾獲得講談社出版文化賞、原弘賞、龜倉雄策賞等的肯定。

    阿部雅世
    在米蘭居住了十六年後移居到柏林。工業設計師,曾經擔任國立柏林藝術大學客座教授,現任國立愛沙尼亞藝術大學的系主任和首席教授,在歐洲很多地方舉辦過研討會。阿部雅世自稱爲永遠的圖畫設計少女,事實上卻是真正將設計視爲一種廣義上「創作」的人。
    許多日本人到國外去,以學習國外的東西或者在國外受到好評爲目的,與一般前往國外的日本設計師不同,阿部雅世的目的並非學習國外的東西或是在國外受到好評,而是積極地發揮影響力,播下融合東西方設計概念的種子,使其開枝散葉。

    <TOP>

    各界推薦

    王志弘:平面設計師
    王增榮: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講師
    安郁茜:實踐大學設計學院院長
    阮慶岳:元智大學藝術創意系系主任、作家
    官政能: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所教授兼副校長
    徐明松:銘傳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義大利國家建築師
    詹偉雄:學學文創副董事長、《數位時代》總編輯
    劉 開:平面設計師
    蘇耀昌:JRV International執行創意總監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6200298
    頁數 / 29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無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前言

    東京篇

    第一章 如何理解設計
    通往設計的入口/創造智慧與想像的容器/裝飾是力量的象徵/我正在設計的是「精神」/平面設計的訓練/連續不中斷/為什麼到大學任教/了解有多少是未知/價值轉換 「皺」勝過「舒展」/製作真實的方法/原研究小組的夏季集訓/建立可以提升成效的方法

    第二章 語言與溝通
    設計師必須擅長說明/大部分的工作是寫企劃書和委託書/理想的設計要像動物整齊的毛/未經深思不輕易談簡約/餘白就是改變秩序所產生的空隙/日本的豐富性在於多樣化/語言的感受力/對內的語言與對外的語言/重視視覺導覽/有趣的說明書!/努力提出精采的問題/「體力夠嗎?」

    第三章 設計的潮流
    技術導向以及採取什麼立場/日本如何對外宣傳/迅速發展的米蘭國際家具展/米蘭展的結構/以日本的纖細,試著說服全世界/將慾望的形式轉化為良性/在影響世界的「經濟」之後面臨的問題

    第四章 設計與生活
    從雜貨看日本與歐洲/廚房是設計的匯聚/生活與家電不協調/「日本車」與全套現代化炊具的廚房/建造家是實驗/如何生活在現代呢/雖然同潤會公寓是集合式住宅優秀的樣本案件/並非該持有什麼,而是該分享什麼/創造未知的「和」/脫鞋,無法退讓的一線/這一百年,日本沒有制定出關於居住的規範/所謂日本獨自的豐裕/將綠地與濕氣當做財產/書房是書齋風/梧桐衣櫃的威脅/若變成一個想要打掃、喜歡的家就好了

    柏林篇

    第五章 設計與研究會
    自己對於舒適生活的追求/漸漸看見了創作的米蘭/義大利人的手充滿想法/在Domus設計學校的所學/克服自己心中的日本/永遠的「美勞少女」/阿部小姐的設計研究會/帶來新氣息的外國人/在柏林藝術大學教書的契機/超越世代的研究會/比起「在外國的評價」更重要的是「在外國有所發揮」的想法/比起「想做的事情」先想想「能力所及的事情」

    第六章 歐洲的生活文化與設計的關聯
    我不是製作自己喜歡的東西/設計是創造生活/保守與設計/生活如何被繼承呢/從母親那裡傳下來的文化,從父親那裡傳下來的文化/打造自己的家/日本與歐洲的戰後生活/ 歐洲男人的生活雜事/原先生祖母的「日本傳說」生活/繼承爺爺的生活/去哪裡製作東西/企業銷售的現實/隨波逐流的米蘭/義大利的濳力

    第七章 設計要從小學開始學起
    技術會產生幸福嗎/共有為文明之一/喚醒城鎮的是松茸的人工栽培/搖醒沉睡的文化/感覺的和平/用我們的手可以改變世界/從設計樹上所看到的景色/擴大感覺的世界地圖/設計要從小學開始

    後記

    <TOP>

    前言──在世界的舞台發揮自我 原研哉

    阿部雅世在米蘭居住了十六年之後,移居至柏林已有兩年時間。頂著工業設計師的頭銜,她曾經擔任國立柏林藝術大學(Universität der Künste Berlin)客座教授,現任國立愛沙尼亞藝術大學(Estonian Academy of Arts)學院院長兼主任教授,並且經常受邀至歐洲各地舉辦研討會。儘管自稱為永遠的美勞少女,她卻能將設計視為一種廣義的「創作(creation)」,就像童話裡的開花爺爺 一樣,在歐洲人的腦子裡種下了創造性的幼苗。如今有越來越多的日本人前往海外,然而相較於這些想到國外取經或是希望在國外獲得好評的人,阿部雅世卻清楚地意識到,自己身為日本人在海外的「功能」,這是非常難得的態度。

    與阿部雅世相識是二○○四年的事了。當時我策劃了以「HAPTIC」 為主題的「TAKEO PAPER SHOW」 ,展覽結束之後,準備將內容集結成冊,便與參展的藝術家舉行了幾次座談會。那時,正好從米蘭回到東京的阿部雅世也受邀參加。第一次跟她見面的時候,展覽會的案子已經結束了。座談會的成員包括織品設計師須藤玲子和我,總共三個人,印象中應該是大家初次對談。

    我們談得很愉快,但是讓我印象最深的是阿部雅世針對歐洲和日本直言不諱的批評;由於這些評論都是出自她的切身感受,所以特別具有說服力。大部分在海外工作的人,往往只以當地的標準來談論自己所感受到的事,所以對於那些截然不同的文化價值觀或感覺,我們也只能點頭表示贊同。阿部雅世卻不是如此。她的核心觀念是,與其在海外等待獲得評價,更應該因為身在國外而努力「發揮自我」。也就是說,她在不同的文化之中,扮演一個主動積極的角色,奔波於歐洲各地,督促那些不夠努力的學生及職人。

    在她的眼裡,日本和歐洲共通的問題、全世界的人們在本世紀所面臨的深切課題,皆以非常單純的形式反映出來。而且,跟她聊再多都覺得不夠,感覺在這些話題的背後,有著更龐大的話題庫;就像一個貪心的小孩,從聖誕老人那裡拿到了禮物,卻還是對他背著的那個巨大袋子感到好奇。從那之後,我一直懷抱小小的期待,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和阿部雅世暢所欲言。
    這個小小的期望,終於由平凡社替我實現了。我們的職業都是忙得不可開交的設計師,就算只是趁彼此行程之間的空檔、抽出時間在東京與柏林進行對談,一般來說也不太可能。但是,由於深受聖誕老人袋子裡的東西吸引,我飛到了柏林,阿部雅世回到日本時也順道前來我家。

    本書對談的前半段位於東京,後半段在柏林。東京篇是以我接受採訪的形式開始,柏林篇則反過來,由我向阿部雅世開始提問。我們先談論彼此的背景和最近的興趣,然後話題慢慢有了交集。只要反覆閱讀,就會發現這本書的趣味在於彼此談話的分量大約各占一半。
    我們一直很重視「設計」這個詞彙。如今,「設計」這個字眼在全世界反覆出現,這究竟是為什麼呢?它是這本對話集的主題,我們就是以這個大疑問為背景進行對談的。

    <TOP>

    內容試閱

    通往設計的入口

    阿部:原先生,您身為「平面設計師(graphic designer)」,當初是如何與設計接觸的呢?您成為設計師的原點,是從何處開始的?

    原:應該是文字和語言吧。我一直深受「graphic」這個詞彙吸引,但是讓我了解平面設計師職責的契機,並非廣告或海報,而是文字。文字曾經有一段很吸引人的時期。在我大學的時候還沒有文字處理器,只能使用日文打字機來打字──運用有四角型孔洞的油標,從四千字左右的字盤上,把用到的文字一個個挑選出來,是個很厲害的機器。操作方法是將油標對準想要選取的文字,接著按下把手,就可以在A4紙上打出一個字。雖然相當原始,但是使用這台日文打字機、努力地將自己書寫的語言敲進去,排版完成的那一刻,總是覺得特別開心。

    阿部:這是與活字 的邂逅呢。

    原: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我想做個「像書一樣的作品」。原稿寫好之後,我拜託當時負責教授平面設計的老師介紹不錯的照相打字行 。早上將稿子送去,傍晚去取件的時候,已經變成很好看的版面了。由於每個文字的間距都經過仔細地斟酌、排列,所以比現在的電腦排版更加精美。看到自己手寫的原稿成為如此完美的版型,那一瞬間,我真的受到很大的衝擊。打字行的人說:「看到原先生當時興奮的臉,就覺得從事照相排版這份工作真是太好了……。」

    阿部:您的表情很明顯吧。

    原:我當時就是那麼開心呢。總之,平面設計就是將所有的視覺要素以排版(typographic)技巧來編輯,是一項打造「思考容器」的作業──書籍就是盛裝文字、語言這類思想和智慧的容器。藉由排版的手法,經過授權的智慧財產得以在這個社會繼續保存下去,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無論如何,我非常喜歡製作這樣的容器。變成活字的過程,感覺就像細心收割那些經由篩選、推敲、謄寫出來的思考成果。我對於這部分很感動。只要是從事設計相關工作的人,都具備繪圖或插畫的能力,我當然也不例外。所以說,現在想想,我會意識到平面設計師的存在,應該是在那個決定性的瞬間吧。將自己腦海裡那些模糊不清的語言寫下來,然後原稿變成了明確的、排版後的文字。能目睹那一瞬間,對我而言意義相當深遠。

    阿部:當時的喜悅之情有沒有任何改變呢?當工作的內容變成印刷文字、在社會上推出,那個瞬間的興奮情緒,直到現在仍然是您做設計時最快樂的部分嗎?

    原:是啊。如今資訊的形態越來越多樣化,資訊經過適當地編輯之後,以展覽會、書籍或是廣告、網站的形式呈現出來,那個瞬間還是讓我很開心呢,有一種充實感。就拿展覽會來說,只要展示作品的照明決定了、音樂也很搭配,一想到「會有顧客進入這個空間」的瞬間,我就覺得很亢奮。脫下鞋子,躺在黎明時分的展覽會場裡,手肘撐著地板,享受整個空間的完成感,這個時候真的有種無法言喻的感動。書籍當然也是如此──不知看了多少次的校稿打樣,然而當它完成、將成品輕輕放在桌上時,還是覺得很感動。光是將書交到阿部小姐手裡,就成了另一種形式,直到現在那個瞬間仍然讓我很開心呢。

    阿部:那個瞬間,指的是一個設計作品做好公諸於世的準備吧。

    原:對我而言,無論媒體的種類是什麼,推敲表現的形式是相當重要的。每個媒體的真實度都不一樣,而我至今仍然特別喜歡以實體的形式所完成的書籍。

    創造智慧與想像的容器

    阿部:「書是思考的容器」這個說法是很好的形容呢。

    原:目前《設計中的設計》 正處於重新註解、改寫成英語版的階段。(DESIGNING DESIGN, Lars Müller Publishers)。這本書以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 1819-1900)與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 1834-1896)在歐洲掀起的近代設計運動 做為開端,像是將設計的歷史做一個快轉介紹。這次再加入兩個章節,其中之一提到人類開始直立步行的瞬間。我認為,設計的歷史必須從那個時候開始算起才對。
    有一部電影《2001太空漫遊》 ,影片的開頭有一幕是猿人開始站立步行的場景,兩個族群正在對戰。此時,有一方將地上的動物骨頭撿起來作為武器,以此當作棍棒將對方打倒。這個場景象徵的是因為持有棍棒這樣的工具,人類得以擴大自己的身體能力,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猿人將骨頭往空中投擲,骨頭轉啊轉的,輕飄飄地變成宇宙船,這一幕則象徵棍棒這類東西可以說是人類最早使用的工具。不過,人類還有另一個原始的工具。雖然空手拿著棍棒很理所當然,但是如果到了河邊,就會雙手合掌取水來喝。這就是原始的容器,可以說是容器這種工具的原點、原型。因此我認為原始的工具有兩種,也就是「棍棒」與「容器」。

    阿部:原來如此。各類工具都是身體的延伸……記憶的延伸就成了書籍,這也正是設計的原點。這部電影很棒呢。

    原:人類的身體藉由工具的進化,無論細膩度或力量都隨之擴張。因此,棍棒演變為弓箭、劍、鏟子或子彈,工具也漸漸擴張了改變環境的力量。它們又分成兩個系統,一種是為了改變這個世界的「棍棒系」進化,另一種是為了保存物品或智慧的「容器系」進化,我認為比對思考這兩個系統是很重要的。不論是衣服、房子、語言乃至文字,以及裝盛文字的書籍等等,都屬於「容器系」。假設人類至今為止的設計觀奠基於從棍棒進化而成的工具,如果將另一個工具原型「容器」考慮進去,對設計的印象應該會完全改變吧。我開始思考,自己究竟要設計哪一種「容器」。

    阿部:不只是裝「物」,也有裝「事」的容器吧。

    原:沒錯,特別是「事」的容器。我回溯至太古時期,反覆斟酌自己正在做的事究竟為何,而手掌之間的空隙就是容器系。可以確認的是,我是以兩手之間的空間,也就是「空」作為原始的概念,而非棍棒這類實質的物體。

    裝飾是力量的表象

    原:另一章則談到裝飾。現代設計(modern design)可說是跳脫多餘的裝飾,創造出非常簡單合理的東西。很多人說設計不是多餘的裝飾,但是只要冷靜地觀察人類的創作史,就會發現十有八九是將心力灌注在不必要的裝飾上。仔細檢視近代之前、人類長期的歷史,不得不承認裝飾確實正是當時的設計。
    那麼,為什麼裝飾或許是必要的呢?舉例來說,只要看看古代的青銅器,就會發現上面布滿源於青銅器文化初期的細緻花紋,根本沒有樸素簡單的青銅器。螺旋狀的花紋布滿整個表面,沒有留下任何空間。這是村莊或國家等人類群體,為了維持其向心力所顯示的勢力,以及為了產生此力量所誕生的一種表現手法,也就是說這是表現權力的手段。為了顯示國王的崇高與國家的偉大,這是必要的設計手法。這種稠密、複雜的花樣,是由累積某些修煉才能習得如此高度技術的人,花費龐大的時間而完成的驚人成果呢。因此,只要展現這麼壯麗的藝術作品,眾人就會感受到其氣勢,不假思索地拜地臣服。稠密的花紋擁有這樣的力量。國與國之間、文化與文化之間雖然也要靠武力來平衡,但是象徵勢力的圖像也是維持均衡的要素。伊斯蘭世界與中國對立時,中國以張牙舞爪的龍紋來擾亂對方,伊斯蘭國家則運用幾何的伊斯蘭圖樣來威嚇。彷彿在告訴敵人,我們很可怕、沒那麼容易被擊倒,我們擁有強大的文化。

    阿部:這是示威的表現吧,那種裝飾確實具有壓倒敵人的力量。

    原:也就是說,以前的社會為了表現某種強勁而深遠的力量,裝飾是必要的。印度泰姬瑪哈陵 的外牆由緊密複雜的石頭鑲嵌工藝打造而成;哥德式教堂建築極為精緻典雅;在法國君主集權制度盛行的時期,也出現巴洛克及洛可可風格這種細膩的裝飾性。無論如何,權力一定要用細密的裝飾,以及展示力量的獨特手法來表現。然而到了近代,在人與人無高低之分的平等社會,國家有了制度規範,不需要藉由裝飾來示威、維持緊張感,以取得平衡。也就是說,現代社會不再需要裝飾。與其說簡單是好的,不如說裝飾已經不如以往那麼重要了……。

    阿部:以日本來說,雖然感覺上戰後 恢復了和平狀態,然而諸如穿戴名牌這類行為,就某種意義而言,不也成為一種展現權勢或地位的新裝飾嗎?

    原:當然,裝飾不會立刻消失。說得誇張一點,它仍存在整個歷史之中。每個人能自己負責任、自由地做想做的事,是近代社會的一個目標。為了實現這一點,不再需要縝密的花紋或是中國很酷的龍形螺旋圖案,而是柔軟的合理性──尋求單純的知性與感性,以找出達成目標的最短距離。只要明白這段經過,對於追求極簡的現代主義就不難理解了。
    因此,在悠久的歷史中,裝飾的形式裡毫無疑問累積了設計的能量,而從中解放出來的就是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就整個歷史而言是很短暫的概念,因此現代主義解放後的近代所背負的問題,仍然存在。寫下這段裝飾的歷史之後,我覺得腦子豁然開朗了。

    阿部:這麼說,您從事的並非裝飾部分的設計,而是在那之後的設計。

    原:對。我覺得自己正在創造「不需要裝飾的容器」。

    阿部:這裡指的,與其說是實質的器皿,不如說是更廣義的容器吧。

    原:主要是對於容器的想像,也就是「設計行為除了棍棒之外,也始於容器」這個概念。這樣一來,所謂的裝飾在古代或中世紀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就可以自行做出合理的解釋;再與現代設計銜接起來,就能非常清楚地展望未來遠景。我認為自己的設計觀,便是以合理的形式與過去做連結。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