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迴旋曲三部曲之三:迴旋曲之戰

The Battle for Rondo

    ※此商品暫缺,無法購買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榮獲澳洲本土兒童文學獎最佳青少年奇幻小說 
    ★榮獲澳洲圖書獎、澳洲兒童最佳選書獎

    當邪惡魔法藥水完成之際,
    也是迴旋曲黑暗時代的開啟……

    最終戰役正式開戰!
    究竟誰才是預言中的救世主?

    利奧和咪咪再次進入了奇幻的迴旋曲世界,
    而前方正有一連串的危難等著他們。
    渴望力量的藍后密謀了一項新計畫;
    在迴旋曲七位頂尖魔法師的幫助下,
    利奧、咪咪和任務小組決定向藍后發起最終戰役。
    但是,顯然他們的準備做得不夠充分,
    因為皇后身邊多了一條巨龍替她執行任務,
    打算殘忍地報復所有反抗她的人。

    一個大膽的計策,一則神祕的預言,
    在在考驗著這群朋友的智慧和勇氣。
    在這場懸疑驚心、危機四伏的冒險中,
    他們必須豁出一切,極力阻止迴旋曲落入藍后的魔掌。
    而戰役的結果,將永遠決定迴旋曲未來的命運……

    <TOP>

    作者介紹

    艾蜜莉.羅達(Emily Rodda)

    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小說印行超過兩百萬本,翻譯成三十國語言,五度贏得澳洲童書協會大獎的年度獎項,目前和她的丈夫住在澳洲雪梨。

    譯者簡介

    崔容圃

    從國小開始愛上閱讀英文小說,看過各式各樣的原文小說,繼而開始嘗試翻譯工作,現旅居加拿大進修中。

    <TOP>

    各界推薦

    媒體好評
    ★形象豐富的文字,令人信服的情節。──美國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
    ★迴旋曲的故事必定會點燃讀者的想像,為每天的生活注入新奇的活力。──雪梨晨鋒報
    ★情節巧妙,創新不斷,極力推薦!──澳洲週末報
    ★當代經典之作。──喬伊.隆,澳洲書商和出版商雜誌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6503528
    頁數 / 33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無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利奧的鼻子壓在溫暖潮濕的地上。他頭暈眼花的,耳朵、雙手和脖子背後都刺痛難忍。『發生了什麼事?』他昏昏沉沉地想著,『我在哪裡?我摔下來了嗎?』
    身邊有什麼東西在動,利奧屏住呼吸。粗硬的毛掃過他的兩頰,蟲子尾巴似的東西劃過他的鼻子。利奧整個人因為厭惡而打了個哆嗦。他大聲一喝,站起身子,拚命地拍著衣服、臉和頭髮。
    稻草像雨點般落下,他氣喘吁吁地站在明亮的陽光下,眨著眼睛,聽到附近有模糊的尖叫聲。當他的眼睛終於可以聚焦時,發現尖叫聲來自面前地上的一捆破布。
    「噢,利奧!」
    利奧嚇了一跳,往身後看去。咪咪站在那裡,她的頭髮裡有稻草,下巴有泥沙。當利奧端詳她時,她雙手插腰,嘆了口氣。「我們在迴旋曲了,利奧,」她用一種無奈的口氣說道,「在農場,記得嗎?」
    利奧的眼前不再搖晃,他東張西望,看到白色圍欄,一個水槽,紅色屋頂的穀倉,一側凸出一個奇怪的小陽台……他的臉熱烘烘的。
    咪咪對他搖了搖頭,急忙走向那團發出尖叫的破布前。「抱歉,嚇了你一大跳,」她伸出手,「讓我幫──」
    砰的一聲,一道閃光劃過。咪咪尖聲大叫,往後倒去,摔在地上。
    「咪咪!」利奧喊道。他跑向她,把她拉起來。
    「沒關係,」咪咪喘著氣,揉著指尖,「有些刺痛,好像是某種靜電。」
    利奧回頭看著那團碎布。他剛發覺它包圍著一層空氣,看起來比一般空氣厚實,又有水一樣的波紋,然後他聽到咚咚的腳步聲。
    一隻高大的粉紅豬從穀倉轉角大踏步走過來,緊隨她身後的是一隻表情嚴肅的公雞,一隻活潑的小貓,一頭小黑羊;幾十個小小的金黃色薑餅人從草叢中跳出來,跑來跑去。
    「伯莎!」利奧叫道,「沒事!是我們!」
    伯莎忽然停了下來,她的帽子歪歪斜斜地掛在一隻眼睛上。貓靈活地一個轉身,但公雞和羊則一腦袋撞上伯莎,摔成一團。

    「咪咪!利奧!」伯莎上氣不接下氣的,把帽子甩了回去。「噢,謝天謝地!你們知道──」
    「哈爾和塔伊好嗎?」利奧等不及地問道,當伯莎點頭時,他放下一顆懸著的心。
    「他們沒有回哈爾在河邊的那幢小房子,」她說,「他覺得太危險了。顯然他是對的。哈爾人在飛樹林裡,我們現在就過去找他們。他一直在等你們,有些事他打算讓我們去做。」
    「什麼事?」咪咪問道。
    伯莎猶豫了一會兒,瞄了坐在她旁邊的貓一眼,他饒有興味地聽著他們談話。「我還是讓哈爾告訴你們吧。」她終於說道,「是……嗯,老實說,我也搞不懂。哈爾最近有點奇怪,他的壓力很大,打算集結老百姓反抗皇后。最令人難受的是,他失去了他親手所建的可愛小房子!」
    「失去房子總比丟了一條命好吧。」小貓陰沉沉地打岔,「皇后衝進他房子裡,只抓到一群松鼠和幾頭山羊。這麼說吧,他們只是一群倒楣的替死鬼。」
    利奧的胃一陣翻騰。
    「這就有點奇怪了,」咪咪皺眉沉思,「皇后的間諜一定會告訴她,哈爾不在家。為什麼她還要滯留在北方?她明明可以透過雲霧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不是嗎?這一陣子她有沒有攻擊過誰,伯莎?」
    「沒有,」伯莎說道,「我們一直認為,在樹林裡幫過我們的吉姆和波莉會有危險,更不要說皇后的繼女蘇琪,和她的家人。但一直到今天,她沒有找過任何人麻煩!你們走後的第一、二天,也就是皇后在霍諾布被打敗後,她一直很安靜。哈爾說,她在恢復自己的力量,所以我們應該趁機好好思索一下日後的防守策略。第三天,城堡的藍光越來越強,我們都以為這下子麻煩大了,但還是沒有什麼動靜。」

    她深吸一口氣,把眼睛前面的那朵罌粟花從眼前拂開。「第四天,她派出了成群的藍色蝴蝶,牠們如今根本是無處不在。第五天,情況也一樣,就是昨天。我想她希望知道我們到底在做什麼。然後,昨晚,藍色迷霧籠罩整個北方。我個人認為,她只是在生氣,因為我們這麼快就組成防禦組織抵擋藍雲魔法,但哈爾──」
    「說到防禦組織,」小貓說道,凝視著前面這一團閃閃發光、現在終於安靜下來的碎布,「烏爾佐是怎麼了?」
    伯莎嘆了口氣,快步走向破布。「烏爾佐巫師!」她喊道,「警戒解除。沒有危險!」
    碎布動了動。「妳確定?」一個低沉的聲音哆嗦地喊道。
    「如果我說謊,我的新陽台會摔成碎片,」伯莎喝道,「警戒解除!拜託!」
    粼粼的波光消失。這團破布搖搖晃晃從地面站了起來,利奧發現它原來是一 件連帽斗篷,上頭用各種不同的布料縫縫補補許多次,已經看不出來最初是用什麼質料製成的。  
    瑟縮在斗篷裡的是一個瘦小的男人。他一看到咪咪和利奧,便叫了一聲,往後一跳。
    「烏爾佐巫師,請容許我介紹我的朋友咪咪和利奧給你認識,好嗎?」伯莎很快地說道,「咪咪和利奧,這是烏爾佐巫師,今天上午他好心地到這裡來,出席麥克唐納農場防禦阻織:塔芙第二次正式會議。」
    「塔芙?」利奧小聲地重複。
    「農場安全聯合組織,」伯莎解釋道,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簡稱塔芙(註:塔芙,TUFF,Team United For Farm Security)。聰明吧?」
    「你最好回答是,」小貓慢吞吞地回答,「第一次會議大多數時間就花在決定這個名稱上。」
    伯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這是馬曼杜克,」她告訴咪咪和利奧,「他是塔芙的出納,也就是管帳的。如果我們有帳可管的話。」

    貓笑了,轉身看公雞,他終於擺脫那頭黑羊,很快地整理自己的羽毛,希望看起來很有尊嚴的樣子。
    巫師瘦骨嶙峋的手扯著斗篷前襟,小聲地對自己的風帽說了幾句話,利奧只聽到「稻草」和「爆炸」幾個字眼。
    「我的天啊,利奧,你們剛剛從稻草堆裡跳出來嗎?」伯莎叫道。
    「沒辦法!」利奧抗議,「那裡面有什麼東西爬到我身上,我認為是一隻耗子!」
    一個尖尖的鼻子從稻草堆裡探出來。
    「耗子又怎麼了?」一個很防衛的聲音吱吱說道,「我想我跟各位一樣有打個小盹的權利吧?何況,你們哪一個像我守了大半夜,監視那團藍雲!」
    「噢,妳好,羅達,」伯莎說道,她似乎有點慌張,「我向妳介紹我的朋友咪咪和──」
    「我們見過面了。」耗子搶白道。她從稻草裡走出來,向兩個剛剛急急忙忙走過去的金褐色小人搖了搖尾巴,「今天小不點實在太離譜了,伯莎,」她抱怨道,「妳再不做點什麼,很快就會是一場災難!」
    「有比小不點更重要的事值得我去煩惱,」伯莎驕傲地說道,「如果妳擔心小不點,羅達,把狐狸史萊叫回來吧,怎樣?我知道史萊把所有的小不點都趕走了。當然,他也幾乎吃掉了麥克唐納農場裡所有的雞!」
    馬曼杜克竊笑。羅達瞪了他一眼,但不再說話。
    理平最後一根羽毛,公雞滿意地昂首闊步向前。黑羊跟在他身後。
    「你們好!」公雞說道,優雅地向利奧和咪咪點點頭,「我是斯諾特,唐布雷克的兒子,麥克唐納羊群的監護人,塔芙的副主席。」
    「副主席,」羊在他身後大叫,「我還是祕書哩。沒有人願意當祕書,只好我來。」
    「沒錯,芭芭拉。」伯莎親切地說道。
    利奧懷疑地望了咪咪一眼。這個塔芙組織連防止小不點入侵農場都做不到,更遑論要阻止藍衣皇后的攻擊了。

    咪咪面無表情,他明白她也有同樣的想法。伯莎則似乎不太在意。
    「在我看來,塔芙是迴旋曲裡最有效率的防禦組織!」她告訴他們,「我們已經排出一個值哨名單,有人會日夜監視城堡上的藍雲。藍雲有任何可疑的變化,就會報告給斯諾特,三隻叫聲響亮的烏鴉便嘎嘎發出警報。」
    「三隻烏鴉。」芭芭拉重複道,長著長毛的頭拚命點著。
    「聽到警報後,每個人都會依序進到一個正式的避難所。」斯諾特煞有其事地補充道,「同時,烏爾佐巫師──」
    一聽到自己的名字,矮小的巫師緊張地跳了起來。
    「烏爾佐巫師可能想親自向咪咪和利奧解釋他所扮演的角色,斯諾特。」伯莎說道,烏爾佐欣慰地點點頭。
    「哦!」這個矮小的傢伙尖聲說道,好像嚇壞了似的,「噢,是的……好,一聽到警報,我的任務是在W3區,也就是我的防區,包括這座農場,附近的村莊和森林等,拉起一道堅不可摧的防護網。」
    「但,但你做得到?」利奧驚訝地倒抽一口氣,想到飛樹林,還有裡面的小屋,以及再往北吉姆、波莉,還有蘇琪他們家人住的地方。
    「我希望我能。」巫師咬著拇指指甲,「我必須承認,大面積的防護網,我還沒有把握。通常我只能防護我自己,但我一直不斷在練習。」
    「防護網是烏爾佐巫師的專長,」伯莎驕傲地說道,「我們很幸運在他的保護之下!你們想想,W7就真是倒楣了,他們只有賓尹巫師。」
    「或是W5,巫師是隱居的無名氏,他只和貓頭鷹說話!」羅達咯咯一笑。
    「好了,我覺得這樣說不太公平,各位。」烏爾佐巫師的反對有點無力,「我們可以說,賓尹和無名氏可能有一點點……古怪,但兩個人都非常善於防守。我敢說所有的女巫和巫師都會完成各個地區的防守任務。」

    「你們總共有多少人,烏爾佐巫師?」咪咪嚴肅地問道。她的眼睛有一種奇特的光芒,利奧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噢,」烏爾佐很緊張,口齒不太清楚,「好吧,有我,當然,還有賓尹,無名氏,這就有三個了。然後還有潘多拉,索恩女巫和齊拉──都是非常優秀的女巫,這就有六個了。還有……我的天啊,誰是第七個?」
    「普拉姆巫師,」馬曼杜克貓插嘴,「麥克唐納說,村民們也不太滿意他,傳言幾家店舖的主人還聯合聘了一個海岸巫婆,以備不時之需。」
    「是,我也聽說過。」伯莎喃喃地說道。烏爾佐有點難過,伸出舌頭。「但我不太肯定這有沒有幫助。他們的錢只夠請她做兼職。」
    「不管如何,海岸巫婆是不可靠的,」耗子吸了吸鼻子說道,「她們沒有執照的。在海岸,任何人都可以當巫婆。妳只要不再梳頭,買一些魔法書,就可以開業了。」
    「這個女巫似乎很有本事。」伯莎說道,「喬利說,她的引薦人很有力。」
    斯諾特鼓漲他的羽毛,「好吧,幸好我們不必去找什麼海岸巫婆。我們有烏爾佐巫師,最好的防禦專家在我們團隊裡,一旦我發出警報,他會立刻保護我們。」
    他向巫師鞠了個躬,巫師彆彆扭扭地行了個回禮。
    「我其實不願意提起這件事,」馬曼杜克慢吞吞地說道,「但如果烏爾佐沒有聽到警報呢?如果松鼠給了他一個噓聲什麼的,他就張開防護網了呢?在防護網裡,你不太能聽得見其他聲音。」
    烏爾佐巫師一張臉漲得通紅,整個人縮回斗篷裡。
    「我們一會兒在會議上再討論這件事,馬曼杜克。」伯莎嚴肅地說道,「我們做了決定。不管如何,烏爾佐巫師只要保持冷靜,避免受到驚嚇就夠了。」
    「不管如何。」芭芭拉重複道。
    「你們都很會講,」巫師帶著哭音說道,「但問題時,驚嚇就是……嗯,就是驚嚇。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受到驚嚇。」

    「持續做你的放鬆運動,一天三次對自己說你有信心,烏爾佐巫師,」伯莎說道,「我相信你沒有問題的。」
    「我就不會做那些無聊事,」公雞口氣強硬地說道,「什麼放鬆練習啦,呸!根本只要控制好你的神經就可以,烏爾佐。你必須振作起來!我們都靠你了。」
    「靠你了!」芭芭拉大叫,「靠你了!」
    巫師深深地躲在斗篷裡,他又開始咬指甲。
    「那是什麼?」貓突然問道。
    他抬起頭來,其他人也都抬起頭來。利奧的心一跳。一個黑影迅速從北方移過來。
    烏爾佐尖叫一聲,他周圍的空氣發出微光。
    「你的自信,烏爾佐巫師!」伯莎急急地喊道。
    這個矮小的男人好像費了好大的勁,才拉高斗篷的袖子,盯著用紅墨水寫在手腕上的字。
    「我很……鎮定,」他用顫抖的聲音讀道,「我很勇敢。我……不會被打敗。」他抖著聲音說道,看起來好像立刻要暈倒似的。
    「它朝我們來了!」斯諾特喘著氣說道,羽毛全都豎了起來。「太令人震驚了!為什麼沒有聽到警報?現在是誰在值班?」
    「就是你。」馬曼杜克搶白。
    「利奧、咪咪!躲到我身後!」伯莎尖叫,「烏爾佐巫師!啓動防禦系統!」
    「我很鎮定,」巫師含糊地說道,「我……不會被打敗。」他的眼睛緊緊閉著。
    「我要先溜了。」羅達喃喃說道,像一條灰色閃電似的跑走。
    「沒事的!」馬曼杜克喊道,「不是雲!是一條巨龍!」
    果然,黑影下降,綠色的鱗片在陽光下閃耀,每個人都看到龍長得尖尖的尾巴,和不斷拍動的寬大翅膀。

    「我的天啊,真是鬆了口氣!」伯莎驚呼,「噢,我的腿都嚇軟了。」
    巨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在風中穿行。
    「你看,利奧!」咪咪低語,「你見過這麼……」
    『氣勢磅礴。』利奧心想。他因為興奮而震顫。以前他便在迴旋曲裡看過龍,但從來沒有這麼接近過。他看著看著,出神了,這隻閃閃發光的巨大野獸一晃而過。然後,他的目光黏在那雙冰冷、淡漠,有著彩虹顏色的眼睛上,他的心似乎要停止跳動了。
    「牠飛得很低。」斯諾特不以為然地批評道。
    「看起來好像不太對勁。」伯莎同時說道。
    利奧覺得咪咪的手握住他的手臂,然後聽到伯莎發出一聲尖叫,芭芭拉恐懼地發出咩咩的聲音,馬曼杜克警告地喵嗚一聲。他目瞪口呆,全身因為恐懼而僵直。忽然間,令人震驚地,龍攤平翅膀,像一支長矛往下俯衝。周遭充滿尖叫聲,野獸可怕的嘴張開,他咆哮著,火從喉嚨裡噴出。稻草堆燒了起來。
    「烏爾佐!救命啊!」伯莎尖聲叫道,用力把咪咪和利奧推向畏縮的巫師身旁,試圖用自己的身體保護他們。
    「快逃命吧!」斯諾特叫道,胡亂拍著燒焦的羽毛跑走。馬曼杜克也溜走了。芭芭拉羊摔倒,又爬了起來,搖搖腦袋,又跌倒了。
    這條龍籠罩他們。牠長著鱗片的腦袋上,那雙五彩的眼睛圓睜。後腳殘酷的利爪像是捕捉獵物的陷阱般張開來。伯莎、利奧和咪咪一個側身,撞上烏爾佐巫師。
    利奧感到一陣冰風包圍住他。一個巨大的影子遮蔽太陽,罩住頭頂。他聽到恐怖低沉的吼聲,一聲絕望的咩咩,巨大的翅膀拍動。然後,影子不見了,他聽到烏爾佐、咪咪和伯莎的尖叫聲,自己的一顆心則如雷鼓般的跳著。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