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皇家騎士(6):梅辛道圍城之戰

Ranger’s Apprentice 6: The Siege Of Macindaw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賀!《皇家騎士》獲「好書大家讀」優良讀物!
    ★長踞誠品、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排行榜
    ★奇幻迷最期待搬上大螢幕的奇幻小說
    ★youtube網最熱門Cosplay角色
    對軍隊變節、敵軍壓境的驚險局勢,
    孤立無援的遊俠該如何出師,展開圍城之戰?


    ──────────────────────────────

    邊防要塞遭到出賣,王國信使也遭叛賊所擄,
    眼見北方野蠻部落即將入侵王國,局勢緊迫,
    即使敵眾我寡,遊俠仍不得不先行展開攻城行動──


    隻身遠赴北封地的遊俠維爾,
    如何在這偏遠地帶尋求援兵,
    制服叛國者凱倫伯爵?

    北方邊境的另一端,一批野蠻的斯科蒂部落正虎視眈眈,
    等著賣國賊對他們敞開門戶,大舉入侵阿拉倫王國。
    局勢迫在眉睫,眼見這批蠻族即將入關,
    究竟孤立無援的遊俠該上何處尋求援兵,
    阻擋這一次的戰事危機?

    時間不多了,或許,維爾的勇氣和機智,
    以及老朋友賀瑞斯戰士的到來,
    才是唯一能抵禦外敵入侵、化解亡國危機之道!

    <TOP>

    作者介紹

    約翰‧弗拉納根(John Flanagan)

    約翰˙弗拉納
    澳洲電視劇本作家,擅長電視廣告詞、宣傳手冊、喜劇影集劇本的編寫。
    撰寫《皇家騎士》系列,是為了鼓勵自己十二歲的兒子能愛上閱讀。
    兒子米歇爾周圍的朋友都比他高大強壯,因此約翰希望能向他展現閱讀的樂趣,並讓他瞭解,英雄不總是高大威猛又肌肉發達的。
    如今,米歇爾已經長大成人,身高六尺,雄壯有力,但他依然非常喜歡《皇家騎士》系列。
    約翰居住在雪梨郊區的曼利海濱,並在這裡創作精采的《皇家騎士》系列作品。

    譯者簡介

    崔容圃

    崔容圃
    從國小開始愛上閱讀英文小說,看過各式各樣的原文小說,繼而開始嘗試翻譯工作,現旅居加拿大進修中。

    <TOP>

    各界推薦

    媒體推薦
    媒體讚譽
    ☆近幾年出了很多奇幻小說,但很少像本書這麼有吸引力的。──書單
    ☆一部非比尋常、結構嚴謹的英雄小說。──柯克斯評論

    讀者好評
    ★作者對不同場景都有極其詳細的述說,讓人能夠盡情的融入小說的探險情節裡。──JANE
    ★故事情節緊湊精采可期,在打開這本小說後,會在閱讀時讓你猶如身處在冒險之中。──Marionette
    ★帶著濃厚中世紀騎士風格,後續發展令人期待的系列作品。── vernier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6503399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甘德.哈得史柴克,斯堪迪安狼雲號狼船的船長兼舵手,悶悶不樂地咀嚼一塊硬邦邦又多筋的熏牛肉。
    他的船員們擠在樹林裡倉促搭成的小棚子底下,邊悄聲說話邊吃東西,圍在小小的營火邊試圖保持溫暖,在這樣的天氣裡,他們沒辦法生一座大型篝火。這裡靠近海邊,午間時分往往冷雨夾雪,要到午後,溫度降低,雨才會歇止。他知道船員們期待他想出一個辦法離開這裡,但他一點辦法也沒有,真的,他很快就必須告訴他們,這一個冬天,他們恐怕走不了,得滯留在阿拉倫。
    狼雲號歪歪斜斜地泊在五十公尺外河邊的淺灘上,即使從這個距離,他那雙海狼的眼睛還是看得出船身的三分之一有點扭曲變形,他的心都快碎了。對於一個斯堪迪安人而言,他的船是有生命的,是個人的延伸,證明自己的存在。
    而今,他的船壞了,它的龍骨斷裂至無可修復,船體歪扭。除了把它劈了當柴火,抵禦這個淒冷濕寒的冬天以外,它已無其他用處。直到現在他都不願意把船劈毀,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他們非常需要木材蓋一間比較大的屋子,需要可以燒火的木頭。但只要它看起來還像一艘船,即使那美麗的線條已不復存在,從某種意義上說,他仍然保有身為一個船員、一個船長的自尊。
    他沉痛地想著,從頭到尾,這次的航行根本就是一場災難。他們之所以襲擊伽利卡和伊比利亞沿海村莊,是因為不願騷擾阿拉倫。這些年來他們已經很少突擊阿拉倫海岸,因為斯堪迪安的大頭目和阿拉倫國王簽署了一項條約。大頭目伊拉科並沒有明令禁止他們襲擊阿拉倫,但斯堪迪安水手明白他們的首領不高興他們這麼做,只有非常愚蠢或魯莽的水手才會忤逆伊拉科。
    但是甘德和他的手下是最後一艘來到納瑞海的突擊船隻,他們發現幾乎所有的村莊都空空如也,似乎才剛受到別的船隻洗劫,或者已經有所預警,準備對後到的突擊者採取報復的手段。甘德打了一場硬仗,失去幾名手下,卻一無所獲。終於,懷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他把船開到阿拉倫東南沿海的一個小島上,希望他和手下能在這裡搶奪一點糧食,支持冬天整個漫長的北返旅程。
    想到這件事,他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如果這趟航程有所謂值得欣慰的地方,那麼就是這個時候了。為了獲得糧食,斯堪迪安船員原本準備好要搏命一戰的,卻碰到一位年輕的遊俠──就是幾年前和伊拉科並肩作戰,對付鐵木真的那個傳奇人物。
    出人意料地,遊俠表示願意提供他們食物。他甚至邀請水手們參加那天晚上在城堡舉行的宴會,共進晚餐的還有當地一些重要人物和他們的妻子。想起那天晚上,甘德的笑容擴大,他那些粗魯的水手們盡最大努力表現自己的教養,禮貌地請桌子上的同伴把肉遞過來,或要求在杯子裡續一點啤酒。事實上,這些傢伙是習慣大口喝酒大塊吃肉,隨意謾罵一醉方休的,當時卻不得不壓抑自己,和上流社會的這些人周旋。一旦回到斯堪迪安,這些事他們肯定要大肆渲染,說給其他人聽的。
    回到斯堪迪安?想到這裡,他的笑容消失。他不知道如何回到斯堪迪安,甚至,能不能返回家園都是問題。他們帶著充足的糧食離開海崖島,遊俠竟讓他們此行有一點小小的利潤,送給他們一個奴隸。
    那個人叫巴特。約翰.巴特,他是一個罪犯──一個小偷以及殺人犯──把他留在阿拉倫對遊俠而言,是一個潛在的麻煩。年輕遊俠請甘德幫忙,把巴特帶回斯堪迪安當奴隸。船長自然同意。這個人身體強壯,身材高大,他們回到家以後,可以把他賣一個好價錢。
    但他們還能回到哈拉紹姆城嗎?一離開海崖堡,他們到哨兵角前便直接衝進一個巨大的風暴裡,被趕往西南方向。
    當他們一接近阿拉倫海岸,甘德便下令把巴特的鎖鏈打開。水手們正開往一處背風的河岸,他們都非常恐懼,這艘船要毀了。甘德想,應該給這個傢伙一線生機。
    當狼雲號撞上一處暗礁時,他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當時,他以為斷掉的是自己的脊椎,他發誓聽到船隻發出痛苦的哀號。當下,從它對舵反應的遲緩,以及在波浪間的顛簸搖晃,他便明白它的骨幹斷裂了。每一個波浪都讓它的毀損更加嚴重,早晚它要斷成兩半,沒入海中。但狼雲號是一艘堅靭的船,它還不打算倒下死去──至少不會是現在。
    然後,上天彷彿是要獎勵這艘受盡折磨的船隻,以及勇敢奮鬥的船員,甘德見到岩岸的一處河口。他把船往那裡駛去,順風的船隻逐漸下沉,終於進到避風的河流裡。水手們精疲力盡,他們身子後仰,躺在划槳長凳上,巨浪逐漸消失。
    就是這個時候,巴特抓住機會,他從一個水手身上抓起一把刀子,割斷他的喉嚨。另一個槳手試圖阻止他,但他身子晃了一下,巴特也把他殺了。然後,巴特翻過船身游進河裡,但沒有人可以追捕他。很奇怪,很少斯堪迪安人會游泳,而船隻又漸漸往下沉。甘德大聲詛咒,卻不得不讓他逃走,他得集中精力找一個可以泊船的地點。
    就在下一個拐彎處,他們發現了一個狹長的鵝卵石海灘適合泊船,他將狼雲號往一個淺角泊了上去。就在這個時候,船隻的龍骨終於斷裂,好像它終於保住了所有船員的安全,最後一刻到來,它安靜地死在他們腳下。
    他們跌跌撞撞上岸,在樹林裡闢建一個營地。甘德覺得在這裡最好保持低調。他們沒有船,所以不可能逃走,他不知道當地人對他們的出現會有什麼反應,也不清楚這個地方有多少衛士能夠抵擋他們。斯堪迪安人從不畏戰,但是也絕不會蠢到滯留別人的國家還無端挑釁。
    因為遊俠,他們還有足夠的食物,他需要時間想出辦法擺脫目前的困境。也許,當天氣好轉,他們可以利用狼雲號的木材造一艘小船。甘德嘆了口氣,他沒有把握,他是一個舵手,而不是造船工匠。坐在一處林地的小丘上,他看了看營地四周,他們把被巴特殺掉的船員埋葬,甘德甚至不能給他們一個風光的傳統斯堪迪安葬禮。他們的死讓甘德十分自責,因為下令打開囚犯鎖鍊的人是他。
    他搖搖頭,輕聲對自己說道:「該死的約翰.巴特!我應該把他扔到海裡。」
    「說得沒錯,我也同意!」甘德身後一個聲音說道。船長跳了起來,轉過身子,一隻手握住腰際的長劍。
    「我的媽呀!」他大叫,「你從哪裡冒出來的?」
    那是一個奇怪的身影,穿著一件黑白相間的怪異斗篷,坐在他身後幾公尺遠的一根木頭上。甘德喊了一聲,手猶豫了一下,劍身半出鞘,他牢牢地盯著這個幽靈般的人物。這是一座古老的森林,黑森森地十分可怕。也許這是一種保護森林的鬼魂或地精。這件斗篷似乎飄飄忽忽的,形體不斷變化,他眨了眨眼睛,牢牢盯著這個人看。他的腦袋裡隱約記起什麼,這種情況似曾相識。      
    他的手下聽到喊聲,全都衝了過來,但這個穿著斗篷、戴著風帽的身影,也讓他們害怕。甘德注意到手下們小心翼翼地站在他身後,等他下令。
    這個人影站著,甘德不由自主地後退半步,然後又很生氣地上前一大步,開口時,聲音十分堅定。
    「如果你是鬼,」他說,「我們沒有惡意。如果你不是鬼,趕快報上名來,否則你很快就會變成鬼了。」
    穿斗篷的傢伙輕輕一笑,「說得好,甘德.哈得史柴克,說得真的太好了。」
    甘德覺得脖子後面的毛髮一根根豎了起來,這個傢伙的語氣很友善,但這個……東西……竟然知道他的名字。這可能只意味著,有股超自然力量在這裡運行。
    這個身影站了起來,把斗篷上的兜帽摘下。
    「哦,甘德,你不認得我了?」他開心地說道。
    他想起來了。那不是一個蒼白憔悴的鬼魂,而是一張年輕的臉孔,一頭棕色蓬亂的頭髮,底下是一雙深棕色眼睛以及溫和笑容。那是一張熟悉的面容。匆忙中,甘德想起他在哪裡看過穿著這件奇怪斗篷的身影了。
    「維爾.崔提?」他驚訝地叫道,「真的是你嗎?」
    「就是我。」維爾回答,上前一步,用那種全世界都表示和平及歡迎的姿態伸出手來。
    甘德抓住他的手,使勁地搖著,當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沒有碰到鬼,所以才這麼開心。他身後的船員愉快地大叫。他猜,他們也同樣鬆了一口氣。
    維爾環顧四周,笑了。「我看到幾張熟悉的面孔囉。」
    有一、兩個斯堪迪安人大聲向他問候。他盯著他們,然後微微地皺著眉頭。「我沒有看到烏爾夫.歐克班德。」他向甘德說道。烏爾夫參加了對抗東方騎士的那一場戰役,在海崖島,他也是第一個認出維爾的人。海崖堡著名的晚宴上,他們坐在一起,談論那場戰爭。維爾看到甘德的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的表情。
    「他被巴特那個人渣殺了。」他說。
    維爾的笑容消失,「聽到這個消息,我很難過。他是一個好人。」
    回憶起這個倒下的戰友,他們之間出現片刻沉默。甘德指指身後的營地,「吃點東西如何?我們有一些鹹牛肉和淡啤酒,從南方一個好心又慷慨的小島來的。」
    維爾莞爾一笑,跟著甘德走到那個小小的營地。當他們經過排成一列的水手時,有幾個人伸出手來和維爾握了握。
    看到一個熟人,而且還是一個遊俠,他們開始懷抱可能有脫困的希望。
    維爾坐在火堆邊的一根木頭,頭上遮著狼船的主帆。
    「好了,維爾.崔提,」甘德說道,「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維爾環顧四周一張張長了大鬍子、輪廓分明的面孔,他對他們微笑。
    「我正在找一批戰士,計畫攻進城堡, 我知道你們是相當了不起的戰士。」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