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電影靈魂深度的溝通者:廖慶松

    ※此商品已絕版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各界推薦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剪接對我而言,是深度溝通,深到你連靈魂都得交付;我要與影片溝通,與導演溝通,與人員溝通。每個鏡頭導演在講什麼,你要能夠感同身受;此外,你還要理性的去解析、判斷,它的靈魂與形貌是否吻合?剪接所要做的,就是把影片的外型修飾得和它的靈魂一模一樣,完成它獨一無二的個體。

    <TOP>

    各界推薦

    廖桑,你那個腦子裡有些東西是我不懂的。
    --陳懷恩 《練習曲》導演

      從廖桑身上,你可以感覺到有一種時代留下來的聲息!
    --鍾孟宏 《停車》導演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6833458
    頁數 / 183
    裝訂 / 平裝
    級別 / 無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第一章 廖慶松的剪接理念
    第二章 廖慶松與台灣新電影
    第三章 電影剪接的轉捩點
    第四章 廖慶松與華人電影新世代
    外一章 國際影展--從「○」到取得「特別通行證」
    附錄:
    廖慶松作品年表
    參考書目及非書資料
    電影人筆記
    電影片名Index

    <TOP>

    廖慶松的剪接理念

      廖慶松,人稱「廖桑」,又稱「台灣新電影的保姆」,從事電影剪接凡三十餘年。

      問廖桑,剪接是什麼?

    。剪接,找出影片的靈魂

      「對我而言,剪接是修煉,也是一個呈現。就像羅丹是去石頭裡面找靈魂,羅丹說,他只是把石頭的靈魂解放出來。剪接一如雕塑,我在做一個氣韻。影片是有形的,我的工作則是無形的;我也在雕塑,可是我做的是一個看不到的東西;但對我來說,它卻是一個活生生的存在。每部影片都是一個影像雕塑(image),我會很努力的讓它活過來,那個影像不是我去設計的,而是影片拍完之後,它就是這個樣子。」

    。剪接,深度溝通

      「對我來說,剪接也是深度溝通,深到你連靈魂都得交付;我要與影片溝通,與導演溝通,與人員溝通…;溝通的基礎是感性,每個鏡頭導演在講什麼,你要能夠感同身受,只看到卻沒感覺,還是沒用。溝通之外,還得夠理性,你要去解析它,看到所有的優缺點;剪接或改動人家的電影時,若理性不夠,就是亂剪,那是你用你的感性,很主觀的去剪他人的電影。」如此一來,就會錯失原貌︰「剪片時,導演也許有那份情感就可以了,但我不行,剪接當下,感性之外,我還要兼具理性。所以我常問自己︰『我現在正在做什麼?』我在做事的同時,也在檢驗這件事。」當你找出影片靈魂原貌的當下,「那是一種心理上的『瞬間自動回饋』,我的滿足感直接來自於作品,來自於『我發現了它本來俱足的靈魂』;我要判斷,它的靈魂與形貌是否吻合?我要做的,就是把它的外型修飾得和它的靈魂一模一樣,完成之後,它是獨一無二的個體。在這個過程裡,我真的很開心,我完成了我的工作。至於怎麼會剪成這款模樣,我也不知道;當初剪片時,我感覺知道它有個樣子,但我不知道最後它會是這個模樣。」

    <TOP>

    內容試閱

    廖慶松與台灣新電影

    《海灘的一天》,看到導演特殊的視覺魅力

    「《海灘的一天》讓我見識到楊德昌的電影美學觀,其實拍成長,怎麼拍也是小品,可是《海灘》讓人看到導演一種特殊的視覺魅力。」當視野一出來時,就跳脫了小品格局︰「他對事情的觀點,非常有別於其他導演,後來再看,我覺得那是《海灘》最有意思的部份。你看,張艾嘉穿著北一女制服,在日式房屋的地板上走動,我覺得那是楊德昌很聰明的用了他過往經驗來談一個現象。」

    就在台灣現代化過程中,一群人,有男有女,如何在這段時空中尋找自我的過程,楊德昌的八部電影(註13),都聚焦台北的現代化,探討紅塵裡的眾生相。

    「楊德昌每拍一部戲都是他生活的寫照,他看起來很理性,但他根本躲不開他的生活。他也許比較麻煩,但是他生活中如果沒那個感覺,他真是拍不出東西來的;一旦他對生活有個感覺,他會去做出來。他不是那種可以把很多東西挖出來去做的人,他還是很生活的,只是他用一個很理性的方式來傳達,其實楊德昌拍電影非常的誠實。」

    「《一一》是家庭版的《恐怖份子》,我的感覺是這樣,結構非常像,《一一》比較感性,他那時候大概又被某些生活現象刺激感動了。」廖桑說︰「他的作品很慢,兩、三年才一部。沒有感覺,他沒辦法拍,他是完全忠於自己創作情感與創作感覺的導演。」

    「剪《海灘的一天》時,你們是怎麼抓每個人的節奏?」

    「他是非常歐洲、非常優雅的。那時候我只是盡力,就是你喜歡,你願意為這個付出全部的時間,你願意把它做好,其他都不管。我記得都是睡在剪接機底下,幾天不回家根本就是很正常的。因為他拍得很漂亮,『光』的觀念都跟以前不太一樣,我剪得很過癮,充分融入那個情緒中,記得剪圓山飯店裡張艾嘉與胡茵夢對話的那場戲時,我簡直是跟她們在一起了。」

    「怎麼說?」

    「因為她們講話都纖纖細細的,我剪接時用力到好像跟她們一起演戲似的,根本跟著她們戲中的情緒走,我第一次剪片會跟著演員講那種話。」演員臉部雖沒什麼表情,你的心卻跟她們揪在一起,緊隨著內在的心情起伏︰「我覺得我這輩子剪片和演員同步,就是這兩部片子,《海灘的一天》和《恐怖份子》。像胡茵夢講話要留多長,剪的時候,我好像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取代她們的生命去刻劃出那種感覺來。可能我太投入,片子剪得有點慢;但是那個投入、跟演員的互動,真是…。因為他的結構很過癮,完全是理性的在前進,又是一種回憶。如今來看,我覺得自己是太用力了;可是那個當下,真覺得自己像跟她們融在一起了,每一格都屏息剪。」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