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德‧克雷宏波的眼睛

Gaetan Gatien de Cerambault

    本書搭配折扣活動

    快閃優惠!全館滿899折100

    ※此商品暫缺,無法購買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以細膩、敏銳的臨床觀察能力著稱的醫師德.克雷宏波,總能在短短幾頁的篇幅中,將每份診斷書寫得像是為病人量身訂做。落筆之生動,描述之詳盡,如同替被觀察者定照一般。
    本書收錄德.克雷宏波的兩篇傑作。第一篇是這位名醫對法國十九世紀一位著名的靈媒所做的病例紀錄。這位靈媒原本轟動一時,連作家左拉都曾登門拜訪,但在風潮之後卻住進了精神病院。醫師對這位病人提出了完整的描述。

    第二篇則是德.克雷宏波描述自己患了白內障開始的視覺變化,之後進行手術的過程,一直到痊癒後的狀況。醫師在這裡同樣發揮細膩的觀察力,在我們的眼前展現白內障病患的世界。

    <TOP>

    作者介紹

    德‧克雷宏波

    一八七二年出生於法國布爾吉(Bourges)。一八九九年取得醫學博士學位。一九二零年起,於巴黎「特設診療所」擔任主任醫師。 一九三四年在家中持手槍對鏡自殺。

    他被認為是法國精神醫學史上最卓越的人士之一。不只因為他是精神分析師拉崗(Jacques Lacan)的老師,不只因為他的病例撰寫生動精確,也因為著名的「德.克雷宏波症候群」(情愛妄想)、「精神自動性」正是這位醫師的貢獻。莫怪賈克.拉崗(Jacques Lacan)稱他為「我們在精神醫學裡的唯一大師」。

    譯者簡介

    洪萍凰

    一九七三年生,高雄市人。清華大學歷史所科技史組碩士,巴黎第七大學心理學碩士。曾任新新聞出版部、行人出版社編輯。目前就讀巴黎第七大學精神分析研究博士前預備班。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069492
    頁數 / 11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無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德‧克雷宏波的眼睛》病人介紹 一九二○年
    二十五年前,我們的病人曾以受加百列天使(Gabriel)啟示的預言者之姿,聞名全法國。她的預言震撼整個政治、宗教、科學界;記者、知名人物皆慎重前往諮詢;上流社會的紳士名媛、高級妓女等顯赫的顧客群皆誇讚她、疼惜她、崇拜她;她的地址人盡皆知,訪客之多,人群蜂擁,警察甚至得在周遭維持秩序,她還差點因此被驅離。
    假如不是因為我們稍後會提到的某些非常真實的顧忌,她應該是能創造大筆財富,並享有婚姻帶來的好處;也有可能她以為繁華無盡期,而成為這個伴隨強烈情感的永續錯覺(Illusion de Permanence)之受害者。她的風潮持續不過數年。最後一些時光,她活在被拋棄以及輕蔑當中,封閉在一些殘存、尚未賣出的光彩中。

    住院證明(特設診療所)
    C., 安西葉特(Henriette),四十八歲。──一九二○年十二月一日

    精神衰弱(Débilité mentale)。──長期通靈妄想(Délire Spirite),伴有精神性幻覺(Hallucinations Psychiques)(直覺),精神-運動性幻覺(Hallucinations psycho-motrices)(押韻獨白),間或聽到聲音。此時期具集體性狂熱、仿效。相關情事誇大化,政治神諭,名望一時(1896)。巫術專家施以偽科學檢驗。幻滅,各式悔恨,積恨漫散。

    迫害想法:「神父會像燒貞德(Jeanne d’Arc)一樣燒了她。V公爵夫人阻撓婚姻等。」系統性地指責一群知名人物。想像力旺盛的作用,自大狂;祖先顯赫,有時相互抵觸;現為拿破崙三世(Napoléon III)後代;她是貞德。回溯性詮釋。──掛慮於性。精神上孤獨。家中自言自語,近乎煩躁不安,哭叫,摔東西,寫無條理之信件給鄰居。寫侮辱信函給上層統治者或其他大人物。神祕信仰狂熱家庭。輕信他人而經常為人利用。在我們面前威脅特定人士。慢性。社會層面窮途潦倒。──簽名:醫師G.德.克雷宏波

    I.──過去所做的預言

    她預言時處於附身狀態(Etat de Transe)。這個狀態可被定義為一個情緒性、極樂的(euphorique)狀態,帶有人格上的分裂,押韻的自動化語言,多少是無意識以及失憶的,幾乎隨意都會引發。

    「我首先感到一股情緒,我的眼閉上,幾乎不再聽到外面的聲音。我說話時甚至聽不到自己的聲音,無法揣想自己的話語內容,結束後才能由他人處得知;而且,基本上我也不會去問。藉由他人,我得知我的聲音在這段期間有所改變。我的確意識到自己在說話,我有說過話的個人記憶,但進一步就無法得知。神靈啟示我,我跟隨。我只是一個超自然物的工具,那神靈是天使或惡魔並不重要。

    「只有那麼少的我在說話,以致於我會冒出一些立刻馬上感到驚訝、後悔的事;例如我說出個人隱私,又例如我曾大聲說出些荒唐或失當的語言;假如是我在說話,我會自我克制的。而且我是用韻文說話,速度之快,連速記都很難。當我清醒時,有幾次可以聽到話語最後一個音節,但不知其意。」

    說話時,她感受到一種無法定義的幸福,無限於任何局部定點:特別是胸部,並沒有。
    她把這種狀態比擬為一種與天使的相通,就像一種超自然、世人無法想像的調情。有時,她真的感受到天使力量的參與(原文如此)。

    她有幾次的失神(extase)是聖母(Vierge)或聖讓–巴弟斯特(St Jean-Baptiste)派給她的,但她跟我們說,「我對此總是有所懷疑」。

    在預言的過程中,下意識的感知仍將她與外在聯繫起來。她感知到利於她表達的善意影響;例如那些所謂奢華美麗的女罪人們,被她厚待以一長串回答;而某些人則會引起她某些程度上的不適:粗俗、不得體者,那些問題層次低、想要靠她太近者,或者那些無疑讓她經常感受到懷疑或惡意批評的神父們。

    「我的成見也阻礙直覺」,她跟我們這樣說;透過成見,她聽見自身的情感。她反抗這些外在的有聲或無聲干預,以突發的禁制表現,但對她而言,禁制原因似乎仍不在她:「有人把我停住。」有時,她並沒有感到應該要閉嘴,但有人還是讓她閉嘴:例如她曾無意識地回答一個不合宜的問題,之後她的回答莫名被切斷。其他時候,神啟的力量對抗著這些嘲諷或壓倒性的、有聲或無聲的、來自環境的影響;但,品質最最下流的影響正是最難克服。

    「也就是說,我可能可以勝過巴黎總主教(Archevêque de Paris)卻勝不過三、四個受神啟的女人」,很明顯是因為她感受到她們的庸俗。

    某些時候,她會對說過的話語存有意識,例如用粗話回答某些荒唐的問題時。她對所犯的錯誤也有意識:像是某天,她閉起眼對著一位靠向前來的諮詢者宣稱:「我看你是已婚」;然而這是一位神父,尚未被授聖職,但已行剃髮禮;接著她的音調尷尬。由此她歸結:「我不是一個好工具。」

    預言的過程中,她從未聽見啟示她的天使的聲音。天使借用她的嘴說,並不對她說,甚至也不讓她知道他說了什麼。在這些時刻,沒有任何是屬於聽覺上的。

    她否認此刻有視覺之所見。她沒有一些鮮明的再現,甚至完全沒有再現,假如得信她的話:她描述的景觀並非她所見,而是天使所見。人們稱她為預見未來者(voyante),只是因為她使人看見未來。

    這些預言關乎什麼?關乎國家或宗教大事:一位國王將宣告登基,宗教將被復興等等。也預言自然界災難:水災、火災等。所有的人物、主題、時事,或至少是某圈內之事,全在同一平面出現。就現在看來,這樣的混合顯得很怪。

    亨利五世(Henri V)即將現身,共和國只會再有兩任總統,左拉(Zola)進法蘭西學院(Académie),伊維特.吉貝及其他的歌手將會改宗,血染塞納河 (la Seine) ,市政府(L’Hôtel de Ville)、交易所(La Bourse)、歌劇院(l’Opéra)有祝融之災,一種讓人產生瘀斑的流行病將會肆虐,新阿提拉(Attila)風雲再起,英國解體等等,這一切就在亨利五世登基前,其登基不遠了。

    以下是大天使(Archange)詩歌的一個樣本:

    「地將動。──離您將近。──嗎哪(manne)〔一種在沙漠中自天而降,賜給希柏來人的神蹟食物。〕將落。──氣候將變。──怪鳥。──我們將被遣走。──人將見生長。──不明植物。

    「巴黎將被灼燒。──某區外的巴黎。──火必行經。──無可抵擋。
    「人們將眼見犁過。──而後遺跡聳起。──為喚起。──一座城市曾存。
    「會如此終結。──如我宣告那般。將先滅──再存留。
    「長子支幹繼承者。──已滅絕之支。──他是唯一繼承人。──人們藏匿此人。
    「存在一張文件。──我在異國見過。──某人將之保留。──暗地裡持有。──是個有教養的人。──而年紀不大。」

    經日報轉載,她在一八九六年對自己的預言狀態所提出的解釋,概述如下:

    「當天使說話時,我聽不見……問題被天使聽見,回答也由天使所賦予……在這段期間,我什麼都不是(原文如此)。對於我說了什麼,我沒有記憶,只從在場參與者那,我才有所知。我甚至寧可對此無所知。當天使樂於說話(原文如此)時,我瞥見一片耀眼的白,有時是光線有時是人物。──有時,我看不見跟我說話的那人,一種黑色薄幕把他遮掩住,或者,他在他那,但我看不見。」

    對於報導中的最後兩點宣稱是否屬實,她現在拒絕承認。

    附身狀態伴隨多言癖(Logorrhée),並非我們病人所體驗到的唯一特殊現象。

    她同時也體驗到直覺,即所謂無伴隨口語–運動的精神性幻覺,而這很自然地,並非無意識。多次,思想從外而來,更多的是由上而來。這是天使的啟示,在孤寂中突如其來,並且註定只給她一人。天使教導她靈魂轉生說(Métempsychose),她對我們說,這證明了柏拉圖(Platon)的學說(?);從那起,她被說服相信,她從前應該是個男人。天使也同時向她啟發無玷始胎(Immaculé Conception);基督的始胎完成於活躍的睡眠中,當時聖喬瑟(saint Joseph)與聖母並不意識到他們所作為何;並且這在他們一生中只降臨一次。我們將會看到,這些直覺並沒有停止。

    II.─天賦的起源及沿革

    帶有多言癖的附身狀態並非突然出現,而是漸進,經由自我暗示、仿效以及訓練的結果。

    我們病人的父母親都是虔誠者,和某位也是虔誠但非常實際的職業女預言者經常往來。這位女預言者有失神、異象、神啟之現象。她從事預言,揭祕以及超自然治療(她吸走疾病,再透過祈禱把疾病丟出),也從事下意識的書寫。

    她被一些熱烈的崇拜者包圍,失神以及異象的出現頻率甚高,她一靠近就連小孩也會預言;一個她朋友的小孩接收了治療天賦,但只會治療蠟屈症(catalépsie)。C太太,也就是我們病人的母親,似乎被此人利用了好幾年,可能也因此她之後懷有強烈鄙夷;這位愛她、奉承她的女預言者,在我們的病人十九歲時,預言她有一天也將會是靈媒,將來得小心神父;但當她變成了靈媒後,又宣稱此位女預言者是惡魔。

    我們的病人二十三歲時(一八九四年八月五日),在女預言者家中蠟屈症發作,嚴重程度超乎圈內所見:儘管周遭人的照料,蠟屈情形仍持續好幾個小時之久;病人自己走出這樣的狀態,只有她不擔心自己的狀態。

    隔年,就在同一天,她在家中有過一次失神:身體向上升起,聲音如宣告者般,預言:她與朋友坐在客廳,感到被升起,並且聽到貞德的聲音宣告著:「來自天空的王者」;接下來她開始說話,站起來,墊起腳尖,手臂上揚,眼睛閉上。她對著跑過來的父親,列舉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祕密事實(原文如此)。天使透過她的嘴說話。他向C這一家人宣告幾年來一直等待著的遺產。

    三、四天後(或是一八九五年八月八日或九日),病人感覺從地表升起,看見聖母,並接收來自天使加百列用來抬起地表的話語(原文如此)。聖母應該是向她宣告,假如她想從天賦中獲取金錢利益,這天賦將被收回。

    一開始,她可能對這天賦是否來自天上有所懷疑;為了確定,她把自己交給一種迷信試驗:在教堂裡點一根大蠟燭,看它是否能順利燒完;果真,即表示天賦真來自天上。

    我們看見,弟子從一開始就比老師優秀:她有聖母、一位大聖者、大天使臨幸,她所說皆屬一般性、而非個人性事實,她值得較高貴的客戶群造訪。

    父母親也驕傲於生了一個奇人。C太太從事起經紀人工作,為了保留這天賦,強加她一些新的禁慾苦修,並且強迫她獨身。她也與女預言者決裂,譴責她糟蹋了她的天使。我們病人無端出現不收取金錢利益的使命想法,或許來自於恨。

    母親大人跟一位記者說:「這女人對我們來說層級太低;上帝允許我們過去與她交遊,因為祂要利用她來揭顯我女兒的天賦。」女預言者那邊應該抱怨過,她的弟子就這樣偷走她的天使。

    母親大人非常有可能背著女兒私下收取天賦帶來的金錢收入;她女兒只曉得那些代表榮譽的禮物:花束、待題辭的照片、紀念冊子、藝術品、水果籃、野味。在人群從未停止阻塞樓梯的情況下,門房以及房東想要嚴厲懲治,但經過祕密但不神祕的安排後悔改初衷。

    阿諛奉承,我們可以說是男女訪客們的崇拜、每日的廣告、圍繞著她的貴族、宗教氣氛,再再確保我們的病人每天活在她的角色當中,並被迫繼續這樣的角色。也因此,整個從妄想的啟始到發展,我們可以找到出自神話中集體性的神祕會有的多元合作參與。

    天賦的保存,除了非利益用途外,還取決於童貞。即使貞德沒說,但既然關乎拯救整個國家,這個狀況少不了要被提出。這部分計畫使我們受啟示者為難;如果不是因為她母親,她應該會拒絕。她母親害怕女兒一旦有了丈夫,對自己及天使而言都等於多了一個敵手:她女兒身上的預言狂熱會減退,好處外落;除利益因素外,她母親可能因為狂傲地想保有對天使及女兒的巨大影響力,因此排擠婚姻對象。

    失寵於群眾是遲早的事,再加上一個莊重場合上出現的口誤,加速失寵的發生。我們這位神啟者,在一個神父及醫師組成的委員會安排的檢驗過程中,吐出幾句完全源自主觀的話語。她以加百列天使的身分朗誦聖母經(Ave Maria),多念了一個句子。信徒們所唱誦的聖母經,是由天上的話語──精確來說也就是天使的致意──以及其他純粹源自儀式禮拜性質的話語──即所謂構成信徒自身祈禱之補篇──所組成。然而在結束天使的話語之後,我們的受神啟者還以人類的話語延續,如此就證明了是她或一個較低等的神靈在說話,而非天使。「她說,這之後我只能鞠躬下台了。」

    還是有一群信徒留下,她仍繼續預言四年之久,之後就活在陰影中。天使對她的啟示也不過斷斷續續,戰爭本身亦使她無法產生附身狀態。事實上,她缺乏一個集體的刺激;她對公眾事物失去興趣,並且周圍並無隨她喜好之人。

    但相反地,她仍體驗著直覺。例如一九一六年(五月二十六),她在心靈裡聽到天使加百列向她提到奧爾良公爵(Duc d'Orléans)。她甚至也可能親耳聽見天使的聲音,「奧爾良公爵」這些音節。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