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內文試閱

武田信玄

    ※此商品暫缺,無法購買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介紹日本戰國時代的第一大將—武田信玄 其波瀾壯闊的一生

    紛亂的日本戰國時代,群雄割據,狼煙四起,在這樣兵荒馬亂的時代背景下,戰國時代的第一大將—武田信玄誕生了。
    他的一生波瀾壯闊,自二十歲親手放逐自己的父親後,開始走向數十年的戎馬生涯,也開始走上他人生的漫漫征程,他一點一點擴張自己的版圖,也一步一步擴大自己的夢想,為此,他不惜隱藏壓抑自己的情感,將自己的婚姻付諸於政治聯盟。然而,就在他即將完成自己的夢想時,卻撒手人寰,徒留後人喟嘆,以及一則則留待後人的傳奇故事。

    ●文字平易近人不艱澀
    ●故事性敘述 引人入勝
    ●大字好閱讀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6786693
    頁數 / 21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前言 戰國時代的第一大將
    第一章 盛大的婚禮
    第二章 放逐信虎
    第三章 征服
    第四章 謙信出兵
    第五章 川中島會戰
    第六章 父子反目
    第七章 織田信長
    第八章 上洛
    第九章 將軍殞落
    尾聲 甲斐武田氏的衰亡
    附錄 武田信玄大事年表

    <TOP>

    內容試閱

    內文重點
    親手放逐自己的父親 不會受感情左右
    也有柔情的一面 不停的追逐自己的真愛

    精選內文
    第二章 放逐信虎

    晴信漸漸長成了武士般強壯的男人,一對不安分的眼睛時時流露出狂妄,這讓三條氏既興奮又不安。這樣的男人成爲自己的丈夫,注定會給自己的一生帶來無窮無盡的榮耀,也會給自己帶來無數的煩惱。就在婚後不久,丈夫果然把眼光放在了侍女阿谷身上,日夜燃著熊熊欲火。
    她毫無辦法,眼睜睜地看阿穀日漸得到晴信的寵倖,所有的勇氣和智慧都在丈夫的威力
    面前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當有一天晴信從外面打獵回來時,三條氏便發現了丈夫臉上的陰霾之氣,她不敢開口說話,生怕不小心將他惹怒。
    晴信一言不發,站在原配夫人的室內,透過精致的窗櫺望暮色蒼茫的庭院。正值早春時節,櫻花剛剛凋謝,整個庭院一片慘澹,生命中尚沒有其他的花來裝飾甲斐國世子的院子,景象顯得十分寂寥和蕭瑟,但生長於斯的晴信知道,最多不過十天,庭院將出現淺綠色的樹叢,籠罩其間的是一團團的黑影,看起來仿佛有千軍萬馬潛伏其間。
    想起自己和武田家的淵源,晴信覺得陰暗的庭院,就像自己此刻的心情一樣黑暗,在石水寺打獵途中遇見百姓的那一幕,至今仍縈繞在他的腦海。那些下人們,居然說了父親信虎許多的壞話,更要命的是,這些話正好打動了晴信的心。
    “晴信最近的所作所爲,簡直是一個混蛋。”信虎曾不止一次地咒駡晴信。當這次因爲阿穀的事信虎再次受到斥責晴信時,晴信以一種前所未有的口吻打斷了父親的話:“什麽叫迷戀女色?阿穀是我最愛的人,比父親你從京都叫來的傲慢女人好上百倍。如果你說阿谷是不正經的女人,哪怕你是父親,我也絕不饒你。”
    父子倆的矛盾由來已久。信虎總說晴信是個懦夫,成不了大事,因而在每件事情上都有意爲難。而晴信則是那種將野心藏在肚子裏的人,一直將種種不滿堆積著,企圖在某個合適的時機向父親發難,逼他退出甲斐領主的寶座,由自己出面一統天下。
    當他終於從百姓那裏得知父親並不深得人心時,心裏其實在暗暗高興著。
    “難道是上天在暗示我嗎?”晴信不安的想。此時座騎突然受驚,面前一個人影一閃而過,他和隨從毫不猶豫地追了下去。
    他所追逐的年青人進入了土院,當馬隊停在土院前時,一位老者出現在他們一行人面前。
    看著這裏暗伏的殺氣,以及院子裏衆人純熟的騎馬術,晴信不禁暗暗吃驚,這可是在甲斐國的領地,而信虎又是這裏的領主。他吃驚地問老人:“你們爲什麽不肯爲我父親效命呢?他是甲斐國的領主,你們難道不知不服從他的嚴重後果嗎?”
    “在下雖是老朽,這點利害關係還是知道的,不過我還是不願讓自己的孫子爲信虎公效命。”老者肯定地說,晴信被他的誠懇打動了。
    要知道,一介草民當著世子的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是需要很大勇氣的。假如世子晴信向父親信虎報告了這件事,那麽這些叫倉科黨的人將在一天之內全部被殺。
    晴信沒有作聲,心裏在想,這位老者的話也許正代表了附近小部落的共同想法,如果時機成熟,這些勢力集團倒是自己的得力助手。
    一行人走進土院,主人給晴信等人沏上茶,然後叫出一個人來。
    “啊,原來是今井兵部。”晴信差點驚叫起來。這個鬢鬚髮白、臉上佈滿皺紋的武士是他的師傅,自己的馬術就是他傳授的,後來因爲今井不滿信虎將手下一位將領殺死而憤然離去了。
    “老師還好嗎?”他由衷地問。
    今井兵部也感慨萬千地說:“幾年不見,公子都長成大人了,真是令人欣慰。”
    寒暄一陣,晴信暗想今天的事多少有些奇怪,對方似乎早有預謀地將自己引入了某個圈套之中。但他內心深處,似乎又在渴望發生什麽意外的事。他閉上眼睛。
    “公子。”今井兵部深深地吸了口氣,又說:“我們都希望公子你能馬上起兵,將信虎公驅出甲斐。只要你馬鞭一舉,相信四方會群起而應的。”
    “你……”晴信雖心有準備,但初聞之下仍大驚失色,“你叫我叛背父親?”
    “正是,以公子的聰慧不難發現,如果信虎公一天不逐,甲斐將成爲別族的掌中肉,舉國上下就要生靈塗炭。現在正是你大舉義旗的時候。”今井兵部一邊慫恿,一邊向晴信報告有多少軍隊和武士可以利用。
    晴信依然閉著眼,他的心狂跳不已。對他來說,這的確是個心動的建議。可他一想起了父親信虎的淫威,仍不免心有餘悸。
    這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千萬馬虎不得。他暗暗告誡自己,同時耳邊又響起父親時常說的那句話:“把晴信這個膽小鬼給我殺了!”這句話多年來既讓他憤怒又讓他害怕,父親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
    房間裏靜得出奇,人們都屏住氣息等待他的回答。只要世子一點頭,也許立即就會引起內亂。但如果晴信嚴詞拒絕了這個建議,那這些人都是武田信虎眼中的亂黨,是滅門九族的物件。在這種利害關係下,他們只怕不會讓晴信平安地離開這裏。他們也許會將他幽禁起來,借他的名義和旗號起義與信虎公作對。這也是晴信苦苦思索的問題。
    其實,晴信同時也在想另一種可能。如果將這個倉科莊裏的四十騎勇士收歸已用,要突擊父親的城館似乎不難。目前唯一的難題是:自己如何克服背倫違道的心理。
    衆人都深感不安,室內靜得連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終於,晴信對衆人說:“看來這件事非同小可,我們得從長計議才行。”

    回到城館後,晴信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弟弟信繁的住處,他決定試探一下弟弟的口氣,畢竟信繁一直敬佩這個大哥,而且也對父親有所不滿,他把今天發生的事簡要說了一遍。
    “真的嗎?”信繁仿佛受到恐嚇般地顫抖著,如果父親知道了這件事,後果一定不堪設想,要是他對哥哥做出不利的事……”
    晴信手下的謀士板垣信方也不無憂慮。聽了晴信的一悉話,眼裏放出了異樣的光芒。
    當天晚上,信方就派出人到信濃縣散佈流言,說世子晴信在政務官及各地土豪的擁戴下準備謀叛父親信虎。
    當然這一切行動,最終得到了晴信的首肯。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