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放手前,試著再愛一次:因為婚姻,情人變親人,愛情轉化成親情,讓婚姻律師告訴妳該怎麼做,以及什麼不能做

If You're in My Office, It's Already Too Late

    ※庫存=2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愛得太深,於是你們倆都爬不出來而相互怨懟?

    在忙亂、疏離、困頓、看不慣、不快樂的夾縫深處,
    依然藏有愛,只是妳心力交瘁而忽略了……

    【AMAZON 4.5星全球感動好評】
    婚內不失戀,婚姻律師幫妳
    重新找回信任與未來

    婚前的熱戀,
    在互訂終身守候之後,卻換來乏味與平淡。
    以前「相看兩不厭」,現在「看了就討厭」;
    本來覺得可愛的優點,變成引爆爭吵的缺點;
    越來越多的謊言、爭執、冷漠,越來越少的擁抱、溫暖、感謝……

    我們的愛,到底怎麼了……

    ★ 愛沒有熄,只是需要加點柴火
    「結婚」讓一對戀人脫離童話故事,牽著愛情走入現實。許多人滿懷相守的期盼與對幸福的信仰步入禮堂,卻沒想到「婚姻的開始」,漸漸帶你們走向了「愛情的結束」。

    日復一日朝夕相處,讓感覺變了。明明多懷念當初的濃情密意,卻只能在生活夾縫中撿拾溫柔的殘渣;本以為可以互相取暖,沒想到越靠越心寒……,猛然回頭,才發現當初的甜蜜已經離得好遠。於是妳不禁反覆自問——難道彼此已經沒有愛了嗎?

    不,其實,愛還在。

    愛還存在你們每一回沉默不語、每一次輕聲嘆息、每一場力道過猛的爭吵之中。只是你們任由彼此心碎地把關係的坑洞越挖越深,最後兩個人誰也爬不出來。

    愛沒有熄,只要你們願意撥開灰燼,重燃星星之火。

    ★33則「感情修復魔法」,讓你愛的人更愛你
    婚姻是童話故事的幻滅,卻也是「真正相愛」的開始。其實,只要懂得為關係「施點小魔法」,時間和緊密的日常相處,非但不會造成情感的破碎與消耗,反而會幫你們把愛釀成一壺香甜醇酒。

    執業20年,曾協助上千對「婚姻破碎」怨偶的婚姻律師「詹姆斯.塞克斯頓」,這一次要做你的「幸福救援投手」。藉由第一線的深度見聞與客戶婚內失戀的故事告訴你「該怎麼做」,以及哪些事「最好不要做」!

    本書特色
    ◆ 喚醒沉睡的情感,重啟婚前熱情、婚內不失戀
    ◆ 發人深省、醍醐灌頂的33則最佳婚姻指南 + 感情修復魔法

    <TOP>

    作者介紹

    詹姆斯.塞克斯頓(James J. Sexton)

    詹姆斯.塞克斯頓是一位擁有二十年經驗的庭審律師,專門處理場面火爆的離婚協商與訴訟。他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回覆電子郵件,並策畫婚姻戰局的下一步;即使如此,他仍然相信人性和愛情。塞克斯頓律師住在曼哈頓,偶有閒暇時會練習綜合格鬥和巴西柔術。

    譯者簡介

    林雨蒨

    澳洲墨爾本大學研究所畢,曾任國際通訊社編譯、慈善機構公關、市場研究公司研究員,開過一間小小雪茄店,也當過服飾公司的負責人兼業務小妹,林林總總看似調性不同的經歷,在文字的領域中飄然落定。譯作繁多,包括《天使遺留的筆記》、《白狗的最後華爾滋》、《療傷的對話》、《麥洛眼中的世界》等等。

    <TOP>

    各界推薦

    ★ 律師娘|林靜如
    ★ 《家事法官沒告訴你的事》作者、律師|楊晴翔
    ★ 家事律師|賴芳玉
    ★ 臨床心理師|蘇益賢
    感動推薦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9094245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自序:婚內不失戀,走他們沒走的路
    前言:關於你們的愛

    CH1 愛沒有熄,只是需要加點柴火
    CH2 當初多美好,為何走到這一步?
    CH3 每一次埋葬感覺,都是為愛自掘墳墓
    CH4 輸了幸福,吵贏又如何?
    CH5 童話結束後,快樂靠什麼維持?
    CH6 愛情就像沙,抓得越緊流掉越多
    CH7 沉默等他讀心,只會害自己更傷心
    CH8 別讓時間帶走他最深愛的你
    專欄:風靡美國的保姆魔力
    CH9 偶爾也該放下孩子,為自己而活
    CH10 別小看「房事」,那是維繫情感的大事
    CH11 本來迷人之處,婚後卻一無是處?
    CH12 天有不測風雲,如何不讓愛被吹散?
    CH13 失控的裂口,不忠五大類型
    CH14 為關係加料,把他變成「對的人」
    專欄:所有人都在對律師說謊
    CH15 婚姻是前往幸福的手段,而非結果
    CH16 別被臉書騙了,很多快樂是「假的」
    CH17 性愛新鮮感,七年之癢的禍源?
    CH18 否定現實,往往最讓人心碎
    專欄:找對律師,「勝訴」就是你的
    CH19 一句「我媽說」,多年情感也撐不住
    CH20 既然結婚,有些路就要一起走
    CH21 別等失去,才知身邊有幸福
    CH22 是誰要你當「完美父母」?
    CH23 信任一旦有裂痕,怎麼補都修不好
    專欄:越來越小的糖果棒
    CH24 人心易迷失,如何預防「誘惑」?
    CH25 親密讓人無所遁形,但也能保護你
    CH26 你們還有愛,只是洞挖太深爬不出來
    CH27 拖延不會讓事情變好,反而更糟
    CH28 如何與親愛之人持續慢舞?
    專欄:你永遠不知道「陷阱」在哪裡
    CH29 「卡死」的關係,用什麼潤滑?
    CH30 夫妻談錢傷感情?不談,最後沒感情
    CH31 如何不在婚姻中輸掉愛情?
    CH32 「愛」是動詞,需要兩人共同付出
    CH33 貼心小事,能幫你撐起婚姻大事

    後記:失和,是與「彼此和好」的開始
    謝辭

    <TOP>

    內容試閱

    ★ 愛沒有熄,只是需要加點柴火

    如果你花了很多時間細細思量婚姻的意義,恭喜你——你和我大多數的客戶不一樣(這可能是他們離婚的原因之一)。
    出於專業的必須,我不得不深入思考婚姻。即使一樁婚姻毀了,呈現出蛋頭人跌下牆頭後的粉碎型態*,我依然得從心理或情感、性、財務、親職、實際與數理邏輯等各個角度去做分析。
    如果能從這個滿是強大連結——許多很美妙,有些則沒那麼好——的制度退開一步,意識到婚姻是種科技,我認為應該會有所幫助。
    就跟每種科技或工具一樣,婚姻可以刻意用來解決某些問題,只是無意間又會創造新的問題出來。

    ◎婚姻解決了什麼問題?
    婚姻是哪個問題的解決良方呢?用一分鐘來想想看,或者三分鐘。是孤單這個問題嗎?不是。你絕對有辦法不結婚也不孤單;而且結婚也不一定就能不寂寞,甚至有許多已婚人士大多時候都還是很寂寞。
    用婚姻來解決心無所屬的問題嗎?不必。你不必和某個人結婚也能與對方產生羈絆。當然,你也會對你的孩子、親生父母、同事、宗教團體,甚至是你的壘球隊有承諾(如果是與你宗教團體有關的壘球隊,那就親上加親了)。
    不常有性生活的問題又怎麼說呢?少來了,性到處都是。從全球火紅的網路交友應用程式Tinder,到同志交友應用程式Grindr,慾念一起,性就在我們的掌中(非雙關語)。無數已婚人士會告訴你,婚姻事實上並不能解決慾求不滿的問題。相反地,它常是問題的主因。結婚對「擁有一個可以規律上床、令人滿意的性伴侶」這件事的保證,不比住在餐廳附近就能吃到飽更來得有保障。
    不論你多麼喜歡愛情,若想維持婚姻或長久的誓約;更甚,如果你想讓關係保持活力,我強烈建議你要承認「關係能解決某些問題,同時也造成其他問題」。
    關係在一個不注意間會創造出什麼問題呢?許多人,包括我的多位客戶,在過去或到現在仍不願問自己這個問題。也可能他們問了,只是面對答案卻無能為力。
    這番要求你客觀的話可能很刺耳,婚姻畢竟是信念對理性的勝利。但這也不盡然是離婚律師才會說的話,我的意思是,看看數據——美國有56%的婚姻以離婚收場(第一次結婚的離婚率略低於50%;每再婚一次,離婚率就越往上升,因此總離婚率過半)。
    我們可以說,另外有5%的婚姻是為了小孩在撐(比例遠高於5%,但姑且就說是5%吧)。假設另有5%是為了宗教的因素勉力維持(永恆的詛咒是令人恐懼的強大動機)。再假設還有2%的性愛依然不同凡響,但其他的都不甚令人滿意。這樣等於美國有68%的婚姻,不是因為不幸福而破裂,就是仍不幸地維持著。
    三分之二。假如我跟你說,你走出門時,有三分之二的機率會被從天而降的保齡球砸到,你還敢離開家門嗎?你是不是至少會戴頂安全帽?
    豐田汽車在2010年發現他們製造的一款車子有0.03%的剎車會出狀況,當即以「不安全」之緣故召回車輛。反觀婚姻這個在現代約有70%失敗率的制度,卻仍是合法且廣受歡迎的壯舉。更遑論它還是每年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產業——也不管婚姻失敗時必須付出多麼巨大的財務和情感代價。
    身為離婚律師,有時不免自問:「有哪個結了婚的人是快樂的嗎?有哪個人在忠貞、長久、非柏拉圖式的關係中是開心的嗎?」(有,沒錯。別以為我相信婚姻從頭就是個注定失敗的計畫。)
    在離婚率過半的情況下,兩個緩緩走在紅毯上的人,「有較大可能性」(法律詞彙)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踏進離婚律師事務所;再加上離婚幾乎一定會對兩造以及兩造的未成年人(孩子)造成深刻傷害,你可以合理爭論,結婚在法律上是一件輕忽的行為。
    好吧,真令人沮喪,不過這還只是序言呢。現在來看看鼓舞人心的部分。即將離婚的夫妻就算對自己沒好處,一般來說也不會再管配偶好還是不好;只有婚姻或關係相當不錯的人們才有這麼做的動力。
    若伴侶雙方可以、也大概會往改善和加深關係的方向努力,並且一旦確認有地方需要改善,便闢出一條朝著改善前進的路。這正是因為想繼續相愛,而為既有的愛情添加材火,要比緩緩地消磨掉愛情再試著找回它更好。這個過程,就掌握在你還有你愛的那個人手裡,很棒不是?
    我的前辦公室經理安瑪莉是個精明無比的女人,她的信念是「婚姻契約應每七年重啟談判一次」。不論你同意還是不同意,這樣的概念直指一個需求——你必須在非常規律的基礎上,意識到你許下承諾的那個重要到不可思議又勞心費神的關係,還要設法保有動力,並且興致高昂。我已數不清從客戶身上——尤其是丈夫外遇的妻子們那,聽過多少次說法各異但觀點相同的話:「可是我對我們悲慘的生活沒有怨言啊!」
    為免你以為我的工作讓我徹底厭世,我必須說我是個浪漫的人。別笑,每次參加婚禮,我都會在儀式進行中和舉杯慶賀時熱淚盈眶(但我懶得跟坐在旁邊的人解釋,我可不是想到以後有利可圖所以才感動泛淚)。看著新郎新娘站在前方,在最公開且如歌劇般的情況下持續不斷地凝視著彼此,你怎能不哽咽呢?
    每當新娘出現,我總是看向幾乎沒人會去注意的新郎。這(照理來說)是新郎看到新娘穿著婚紗的第一瞬間。在那一刻,他對她的愛是那麼熾烈,這遠遠勝過任何在那個大空間裡的人對任何人的愛。每回參加婚禮,我都滿心渴望新郎新娘能夠百年好合。
    而每當我協助終止那些結了特別久的婚姻,在最後的簽字前常有那麼一刻,我會不由自主地渴望翻閱那對夫妻的婚紗照。我想爬上他們的閣樓,或是打開他們的櫥櫃,從角落裡的厚紙板盒裡挖出相簿,拍拍灰塵,徐徐翻看。
    我想看我的客戶和他們前夫或前妻完全沉浸在愛河之中,除了對方什麼都不重要的時候。那是想到「理據」、「夫妻情感的疏離」、「中間裁決」、「祖父母探視權」、「夫妻共同財產」、「無可挽回的破裂」等一連串令人沮喪的拉丁詞彙,還顯得很可笑、無法想像、如此「跟我們無關!」的時候。而兩造的「未成年人問題」或「婚生子」(這是我在書面訴狀上對他們的稱呼),都還只是寶寶名冊上用黃色標示的可能性。
    我想一張照片接著一張照片,看著他們在婚禮上還是新婚夫妻時,沉浸在共同幸福之中的面容(我和我的姊妹小時候不被准許翻爸媽的婚禮相簿出來看,一看前越南飛行員的老爸就會掉眼淚。這是因為照片裡有好多位伴郎和年輕人都是我們老爸在美國海軍學院的好友,後來也跟他一樣成為越南飛行員,最後卻紛紛戰死沙場。我大概是為了這個原因才老是那麼渴望翻看別人的婚禮相簿)。
    我想翻閱婚禮相簿,因為在那裡面,有好多樁惡劣的婚姻一度是那麼地美好、充滿希望,也絕對還有得救。
    我會坦承且不諱地說,私底下,敝人在下我是個非常敏感的靈魂。我喜歡玩偶、我愛我的孩子。我熱愛追求、牽手、音樂、夕陽和俄羅斯詩文。該死的,我看了電影《愛是您.愛是我》(Love Actually)十五次!愛情萬歲!
    但是,我不相信童話故事。
    我不相信虛假的安全感、成人的一廂情願,或社交媒體上描繪的人生。誠實和坦率對健康的結果、關係和人生至關緊要,而這實在不該是個令人震驚的真相。
    悲哀的是,我的客戶大多沒拿到這張備忘便條。

    ◎為什麼要結婚?
    當你結了婚,或者你想結婚、正在考慮要不要結婚,不知你有沒有想過或會不會思考,你期望從婚姻中得到什麼?你是否自問過:「我和這個人結婚的目的是什麼?」沒錯,你為了對方瘋狂,你們有愛……,可是在對方的生命中,你究竟扮演什麼角色呢?對方在你的人生中又是如何?這麼做換得的是什麼?婚姻的職務內容又是什麼?
    婚姻很錯綜複雜,任何長久的伴侶關係也是。維繫浪漫的愛情並不容易,我再三地學到,婚姻和其他有承諾的關係皆會敗在兩個根本的原因上——
    ❶ 你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❷ 你表達不出你要的是什麼

    結束。
    不,這不是結局。從這些原因開始,故事會走向微觀。關係失敗的根源很多,例如:你對自己不誠實;你對伴侶不誠實;期望出了差錯;消極或缺乏感謝;或者在一個人想要的、需要的和覺得自己有資格得到的這三者之間,存在一個緊張、陌生且不斷改變的動態。可能且具體的問題清單很長,但大多會落入上述的兩大類別之中。
    從事律師這一行的這些年來,在聽了客戶的故事、即將成為他們前夫或前妻的人的故事,以及分手狀態的私密細節後,我會對客戶做出上述診斷。但除了極少數情況,我從不與他們分享我在關係智慧上的至理名言——它們就是沒那麼有幫助。這和我是負責協助他們離婚,而不是解決他們的婚姻問題無關;也不是因為我成功解決了他們的婚姻問題,自己就會失業的關係。
    我什麼都不說,是因為說了完全就只是在浪費我自己和他們的時間。
    當一個人踏入離婚律師事務所的時候,他的婚姻已無可救藥。到了那個時候,夫妻雙方或其中一方已經深陷衝突,再也無法回頭。在我執業的這些年裡,我不曾說服客戶不要離婚,也不覺得客戶想得到這樣的勸說。
    有些情況可能會延後他們的來訪,例如:原本急著離婚的人會為了各式各樣的原因,從經濟緊縮(「我們現在離婚的話會失去房子,銀行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到度假季(在感恩節到新年之間沒什麼人會離婚,然而到了一月二號那一週,鬱鬱寡歡、懷抱著新決心的夫婦像從大砲中被砰砰砰射出來一樣,離婚律師事務所的訪客人數激升),又或是為了孩子好(我有一位客戶耐心地等最小的孩子年滿十八的當天才來約談),總之會有許多理由使他們晚些才展開離婚的過程。
    然而一旦走進門,婚姻就畫下句點了。如果他們對要不要雇用我有所遲疑,通常不是因為他們還在考慮要不要離婚。他們會問很多問題,只是遲遲無法決定我是不是適合的律師,還是有別的更好的人選。

    ◎寫在愛情破碎之前
    好,我的確會給予忠告,而且是常常。在客戶的婚姻破裂之後,給予忠告是有幫助的。我協助建構或雕塑客戶下一階段的人生(我的委託人男女人數均等)。他們的離婚爭鬥就好比一坨黏土,我則必須和他們一起把黏土捏塑成一個在心理上、專業上、財務上、情緒上和居住上理想的未來。但要怎麼才能達成這個目標呢?要如何運籌帷幄、做什麼退讓和訂什麼條文呢?怎樣才能讓客戶變得更果斷,朝著未來的幸福努力?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會協助客戶埋葬已經逝去的事物,而不是讓客戶相信他們的婚姻仍有著一顆強力跳動的心臟。
    這不代表我對婚姻和關係的所知毫無用武之地。只是對我的客戶來說——沒錯,為時已晚。離婚的時機與安寧療護的時機很像。我上大學後便開始擔任安寧療護的志工,起初只因為這是賺點小錢的好方法,畢竟大多時候我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睡覺;但後來,我發現這是一個人所能投入最振奮人心、最能提供新前景、最大開眼界的活動。
    當你提供安寧療護,你對新來的病人最先會有的念頭常是:「好吧,首先,你要死了。我們已經沒有辦法救你,你很不幸地看來沒多久就要踏上黃泉。如果你早一個月來,我們大概能讓最後這三十天對你來說更愉快且有用得多。不過你現在在這裡,而這是件好事,因為從現在開始,不論你在這個沒救的狀態下還能活多久,我們都能讓情況變得更好些。」接著才輪到慈悲和清楚的思路上場,開始提供陪伴、醫藥和冰塊,並如雷射般地專注在病人的舒適和尊嚴之類事物上。
    離婚也一樣。我對許多新客戶的第一個念頭就像是:「如果你在配偶送離婚文件給你之前來找我,或在你從家裡搬出去住進一間新的公寓,因此給予配偶實質上對孩子的監護權,導致未來提出任何監護權申訴都很不利於你之前來找我,我可以幫你的地方更多,不過我們還是會盡力而為。」
    接著才輪到慈悲和清楚的思路上場,開始提供法律和財務建議,並如雷射般專注在客戶尊嚴和保障他們的需求上。儘管我的客戶還有未來,他們的婚姻可沒有。
    這本書不是要挽救那些無可救藥的婚姻,這本書是寫給婚姻或感情很美好或還算可以或至少不太糟的人。對你們來說,幸運的是——一切都還來得及。
    逾半數的婚姻恐以離婚收場,但我猜想,擁有極好、美好或還好的婚姻或伴侶關係的人數,可能遠超過那些準備離婚或分手的人。一如我那些即將離婚的客戶和他們未來將遭遇到的人事物,已婚夫婦和關係仍進行中的人要想得到一個好結果,也需要在達到目的地前的這一路上過得還不錯。本書敘述的就是關於這個過程,以及可能得以讓美好的婚姻或關係,還有曾經美好的婚姻或關係,變得更美好的洞見。
    處理過這麼多婚姻終止,我學到的第一件事是——沒有一個外人知道真相。沒有人,外人往往什麼都不曉得。是誰在咯咯笑和十指緊扣、是誰在星巴克爭論得太大聲不重要;誰口袋很深(我是指在財務上)或誰總是繳不太出帳單也不重要(我的經驗告訴我,金錢跟任何工具或科技一樣,是對一個未經改善之目的使用一個改善過的方式——對想像的問題提供實際的對策,對實際的問題提供想像的對策)。
    你真的永遠不曉得有誰在外頭鬼混(為什麼那些被配偶逮到傳送裸照或影片給小三、小王的人,從來就不是我們看到會覺得賞心悅目的人呢?在我的事務所裡,每個人都對這一點納悶不解)。
    對任何相信「社交媒體讓我們把生活和感受公諸於世,一切變得更真誠、透明,因此也變得更好」的人,我沒有不敬,但不敢認同。典型的臉書家庭度假貼文或浪漫的度假貼文正如同歌舞伎座,是種病毒式的妄想,與其說透露真相,倒不如說是欺騙。
    我的客戶中有人是瘋狂的臉書使用者,而且很有可能是拜臉書之賜而加速了婚姻的破裂。但在照片中他們看來不論是幸福或悲慘、孤單或依偎在家庭的懷抱中,人在布拉格還是迪士尼樂園,都和他們最後何以會出現在我的事務所完全沒有任何關聯(你將在第十六章讀到,我對臉書是如何毀了你幸福的真正想法)。
    然而人生、婚姻和愛,不完全是無法解決的謎題。抑鬱的男女一個接著一個在我的會議室裡隔著桌子和我面對面坐著,跟我說他們的心碎、憤怒、失望、困惑和恐懼,而我在剖析他們遭遇到的情境,回溯他們走過的路時,逐漸瞭解幾個策略,得到嶄新的觀點。倘能付諸實現,或可產生正面效應,幫助到那些仍在戀愛且朝著共同目標努力的人。
    我保證某些愛侶不論接觸過多少對關係的深刻見解,仍免不了離婚或分手收場——有些人的結合根本就應盡快人道地解除。但我相信我累積出的洞見,對那些仍在婚姻和戀愛中的人大多是有好處的,不論他們的關係是穩固或不那麼穩固,都能讓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好、更完滿、更幸福、更在他們的掌握之中。這些行為策略也可能改善親子、朋友、家人,甚至是同事等其他人際關係的親密度與連結。
    對,我知道,我不是婚姻顧問。投手就該投球,不該揮棒。禿頭男不會是個有說服力的梳子業務員。那又是什麼讓我覺得我的洞見真的可以幫助到人?
    我相信全然的坦率和誠實。所以是由你來決定這些洞見是否有用,而不是我要說服你它們有用。一如休.葛蘭(Hugh Grant)在電影《你是我今生的新娘》(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中的角色查爾斯,在擔任伴郎時對新娘和新郎謙遜地舉杯致意:「許下這種承諾的人,永遠令我迷惑且肅然起敬。」我也是。還有儘管我白天的工作是替人埋葬婚姻和失敗的結合,或許我也樂於見到自己助人,讓已經成功的關係能夠更加地美滿幸福。


    ★ 婚姻是前往幸福的手段,而非結果

    這一章要說的是你、你的伴侶,還有你們的關係。
    婚姻或長期關係,就一種奇怪且微妙的方式來說,是比一加一更多的東西。它本身是個有機體,就算沒被當成兩個個體以外的獨立事物來看,也需要被這樣理解。
    當然,你或你的配偶可以改變一些習慣,好讓你與對方更快樂,理想上也讓雙方更加快樂。但你應該要評估在萬事萬物的平衡中,一個正面的變化會如何改變婚姻的健康狀態。這些事不必然是同一回事。
    我不是在暗示婚姻本身比結婚的兩人中任何一方都更重要。我在說的是,你們既然決定結婚,就應該真的、好好地去思考婚姻是什麼,以及需要什麼才能保持活力。
    我常把結婚想成是在聖誕節得到一隻小狗。
    你得到一隻小狗。它和一切都很完美搭配。它很好玩、很可愛,是新來的。
    現在,你可能在某個時候發現自己改變了心意。你原先不曉得養狗有多麼麻煩,或者你意識到小狗很快就長大了。而你的解決之道,我無意批評,或許是跟狗說再見。
    重點是,沒有人跟你說你必須要有一隻小狗。還有,既然你已經有隻狗了,牠在你家生活多久,你就必須照顧牠多久。
    你結婚了。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結的婚,是應該要定期做個評估——為了過上美好的婚姻生活,你有盡你對婚姻的照料嗎?婚姻本身有多麼重要?你有數十本婚禮規劃的月刊和數千個婚禮規劃網站,那你對婚姻的努力跟你對婚禮所做的籌劃一樣多嗎?
    你願意做什麼來維護婚姻?你有多麼願意做出妥協?你帶有那種「我說了算,否則就滾蛋」的態度嗎?稍早前我寫過,美國是令人苦惱的「拋棄式文化」。我們變得如此習慣於在事物成為問題或變得過時(不論過時的意思是什麼)之時,就很乾脆地予以捨棄。我們是用如此二元的方式看待婚姻嗎?全有或全無?
    事情不是非得如此。你可以調整婚姻,為它加固。我們和伴侶的需求不是隨時保持著同樣的比例。我們對(好比說)陪伴、穩定、支持或隨興所至的性愛之需求,會隨著時間盛衰,而且經常是驟然且顯著地改變,所以當然有調整的必要。還有什麼別的選項嗎?和別人重新開始?
    儘管離婚既困難又悲傷,我的客戶正是那些決定「結束婚姻比較有道理」的人。我了解這一點。但坐在我事務所裡的人,也常常都是忘了思考婚姻本身的人。你不能只想著自己的需求,也不能只想著配偶的需求,而要考慮到婚姻的需求。
    對此我有一些建議——
    ❶ 不時提醒自己,界定婚姻制度的那些規則,完全出自於我們整個文化的手筆:至於個別婚姻的唯一規則,則要經過你與配偶的同意才得以成立。你們能選擇要睡床的哪一邊;或者,是否要睡在同一張床上;又或者你們是否睡在同一個房間,甚至同一棟房子、同一個時區。
    婚姻是個工具,而就像其他工具,使用方法不必非得跟其他人一樣。你們的婚姻是兩個獨一無二個體、獨一無二的結合。接納這一點,讓它為你們效勞。
    ❷ 思考離婚這件事:我說這個不是要竭力爭取業績。我的意思是——去思考你們不一定要被婚姻綁在一起的現實。婚姻是種合約。每天,你們醒來,然後決定繼續這份合約。若要終止合約,你們隨時都做得到。
    有時沉思「與配偶分開究竟會如何?」能幫助你們把情況看得更清楚。不是讓你們重新欣賞配偶;就是誠實面對你們結合狀態中一些嚴峻的事實。
    我們都會抗拒談論或思考離婚這件事,但請謹記在心,所有的婚姻終有結束的一天,不是因為死亡就是離婚。若是前者,你們(有望)能藉由定期看醫生而延後婚姻的結束。即使如此,你們偶爾還是該討論一下喪禮、火葬、人壽保險和其他艱難但不可避免的事情。
    至於後者,何不和你的配偶談看看,你們的婚姻還有什麼其他可能會結束的方式?除了最脆弱的結合,或許所有的婚姻大概都能因這樣的討論而更加鞏固?
    ❸ 要知道,即使婚姻本身還沒結束,婚姻生活也會先到盡頭:什麼?我的意思是,假使婚姻是一本書裡一連串的章節,你若能首先意識到每一章都能被視為迷你版的婚姻,可能會對你有所幫助。
    在你們有小孩前,一度對滋養婚姻有用的事物,等小孩離家之後可能不再生效。它可能少了一到兩個成分,又或者有新的限制,以至於往昔的配方無法產生同樣的作用。
    把婚姻看成一連串的合約而不是單一的事件或合約,或許能夠提醒你們,就型塑婚姻這方面來說,你們握有的掌控,可能比自己通常感覺到(還有被動唉嘆)的更多。

    請容我用另一種方式來說,我認為沒有任何對策可以讓人擁有美好的婚姻。
    從大多數客戶跟我說的情況來看,他們把婚姻視為一種結果。而我相信這是他們為何會來到我事務所的一大理由。婚姻不是結果;它是通往結果的手段。它會送你到達目的地,也就是連結和陪伴、安慰和信賴。這是個持續進行的旅程,一路上需要帶著警醒、能量和一致性。
    對,一如我在上述第一點所暗示的,你對婚姻的用法不必和其他人一樣。在我們以個體為中心的消費者文化中,從亞馬遜網站和臉書的廣告,到超市一排排貨架上無止盡的早餐麥片種類,一切都是用來回應大眾特殊需求和渴望的,我們越來越要求這個世界及它的制度、傳統要適合我們,而不是反過來要我們去配合它們。
    然而那也只有某個程度的效用。倘若每個人都有徹底個人的做法,傳統以及許多來自於追隨傳統的好處便無以為繼。當然,你可以嘗試一些顛覆性的創新,像是開放式婚姻或同意只在週二、週四和週六把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不過我相信,一般來說並沒有一個過婚姻生活比較好的方式。如果和另一個人建立深刻、持久的連結有捷徑的話,我們早該發現了,肯定有人會因為刊出那條捷徑而大發利市。
    我就是不認為我們可以像用APP軟體叫車服務一樣去過婚姻生活,抱歉啦。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