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七七事變真相 (上)

    作者:陳益民
  • 書系:社會館
  • 出版社:龍時代
  • 出版日期:2019/05/08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5755676
  • 定價:650
    優惠價:79折,514
  • 優惠期限:2019/11/03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本書廣收各方史料,要探討的論題主要有以下六方面:
    第一,中日戰爭爆發,責任在誰?
    第二,如何評價蔣介石及國民政府面對日寇的步步緊逼,在抗戰初期所採取的應對策略?
    第三,如何評判事變爆發後宋哲元與日方的和談?
    第四,日軍圍困北平之際,張自忠留在北平,對宋哲元是「逼宮」還是「臨危受命」?
    第五,日軍在中國是「進入」還是「侵略」?
    第六,七七事變後日軍為何擴大侵華,又帶來怎樣的惡果?

    【本書特色】
    探究歷史史實,釐清歷史真相,是揭穿日本右翼掀起的歷史翻案風的重要途徑。作為八年抗戰起點的七七事變,在中日之間也存在許多爭議,其中固然有學術性的,但也不可否認,有的爭論在日方來說帶有某些政治上的用意。本書正是出於以史為鑒、面向未來的目的,以大量歷史資料為據,對七七事變做了全方位的探討,辨別真偽,找尋真相,試圖從事變這一個側面,瞭解日本在抗戰時期的基本戰略及其失敗的根源。讓更多的人知道,歷史事實終究是篡改不了的。

    <TOP>

    作者介紹

    陳益民

    南開大學歷史系碩士畢業,曾任天津人民出版社總編輯。多年來關注民國歷史文化研究,有《書邊語絲》等著作發表,並編纂了一批史料性、知識性讀物,諸如「老新聞叢書」、「民國大家美文叢書」和「重讀徐志摩叢書」等。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5755676
    頁數 / 48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前 言

    凡 例

    第一章 七七事變:偶發事件抑或圖謀已久?
    一,事變爆發
    二,衝突的緣由與責任
    三,最初的交涉

    第二章 妥協還是抗戰?——蔣介石及國民政府抗戰初期的舉措

    一,蔣介石對日策略
    二,朝野各方主張
    三,外交努力
    四,軍事部署

    第三章 和、戰之間——宋哲元及二十九軍上層的徘徊
    一,宋哲元的猶豫與二十九軍上層的分歧
    二,關於張自忠留平的爭議
    三,二十九軍的抗戰精神

    第四章 日方野心與平津淪陷
    一,戰爭擴大派與不擴大派
    二,衝突升級
    三,平津的最後一戰
    四,漢奸粉墨登場
    五,亡國奴滋味

    第五章 從「華北事變」到「中國事變」
    一,冀察抗戰
    二,華東戰端繼起
    三,全面侵華,日軍深陷泥淖

    附錄一 七七事變前後大事記

    附錄二 韻目代日表

    主要參考書目

    後 記

    <TOP>

    前  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從這面鏡子裡,我們不只是要看到歷史的過程,更重要的是要從那過程中獲得啟迪,激發思考,感悟出對現實與未來的借鑒。然而,在日本,對於二十世紀三〇~四〇年代中日戰爭史的認識,卻存在不同的態度。一些人否認當年日本侵略中國,將戰爭美化為所謂的「共存共榮」,是為中國謀求福祉,全然沒有正確的歷史觀,沒有對那場給中國,也給日本帶來災難的歷史的深刻反省。這種拒絕接受歷史經驗教訓,不願以史為鑒的心態,註定了日本與東亞鄰國很難達成相互的信任,極大地妨礙了彼此在當今的和平時代攜手同行的實現。
    在那樣的歷史觀引導下,日本有人不時拋出種種價值觀扭曲的論調,諸如:不能用現在的價值觀來看待過去的戰爭;日本出兵中國不是侵略,是自衛行動,日本沒有領土野心;大東亞戰爭是為亞洲人民脫離英美統治的「解放戰爭」,為亞洲獨立起了作用;戰爭和殖民統治也有好的一面;戰前和戰中之事與戰後出生者無關,後人沒必要為有過錯的先人謝罪,等等。尤為遺憾的是,某些日本的最高主政者(如過去的小泉純一郎,現在的安倍晉三),亦基本認可這樣的歷史觀。安倍在二〇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上就曾說,「有關『侵略』的定義,不管是學術界還是國際上都尚無定論」(轉引自[日]山田朗《日本如何面對歷史》,李海譯,人民出版社二〇一四年七月版,第24 頁),而「侵略」一詞無定論,當年的日本「侵華」豈不是值得商榷了?
    由此可見,在日本,存在著無視歷史事實和扭曲歷史認知的勢力,他們背離了
    一九九五年的村山富市談話:「應該立足於過去的深刻反省,排除自以為是的國家主義,作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促進國際協調,來推廣和平的理念和民主主義。」這對於維護世界和平,加強國家與民族間的友好,將產生極大的阻礙作用。對此我們應毫不妥協地反對篡改日本侵略史實的行徑,並加強對於日本戰爭加害責任的思考與追究,努力使正確的歷史觀不為湧動的暗流所淹沒。
    探究歷史史實,釐清歷史真相,是揭穿日本右翼掀起的歷史翻案風的重要途徑。作為八年抗戰起點的七七事變,在中日之間也存在許多爭議,其中固然有學術性的,但也不可否認,有的爭論在日方來說帶有某些政治上的用意。本書正是出於以史為鑒、面向未來的目的,以大量歷史資料為據,對七七事變做了全方位的探討,辨別真偽,找尋真相,試圖從事變這一個側面,瞭解日本在抗戰時期的基本戰略及其失敗的根源。讓更多的人知道,歷史事實終究是篡改不了的。

    (未完待續……)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七七事變: 偶發事件抑或圖謀已久?

    盧溝橋事變發生經過,早已是很清楚的歷史事實。然而一些日本學者,尤其是日本的右翼分子,對於事變的起因及其所導致的結果,卻仍持異議。他們往往由事變中誰開了「第一槍」入手,認定這是一個偶發事件,不是出於日方預謀;由此他們進而提出,是因中國軍隊的持續挑釁導致事態的擴大,中日戰爭的責任在中國一方。並且,還宣稱是共產黨挑撥二十九軍與日軍發生衝突。如右翼分子提出:「支那事變起源於盧溝橋事件。而在這次事件中沒有受到挑釁就主動發動進攻的不是日本,而是中了中國共產黨陰謀的中華民國的軍隊。」(日本歷史研究委員會:《大東亞戰爭總結》,東英譯,新華出版社一九九七年十二月版,第461 頁)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夜,究竟哪一方在盧溝橋首先開了槍,這是一個很難說得清的懸案。是日軍在盧溝橋附近進行進攻性的實彈演習,引起盧溝橋中國守軍誤解而開槍射擊;還是日軍有意向盧溝橋方向開槍,激起中國守軍反擊;或者是有人在中日兩軍中間放冷槍,從而引起釁端,這是眾說紛紜、後世很難辨別的事情。而日方有人對於事件的發生,還有更離奇的揣測,那就是認為事變是由共產黨地下組織或國民黨藍衣社為挑起中日衝突而製造的禍端。
    有關共產黨或國民黨藍衣社挑起爭端的說法甚為荒誕,如說駐守宛平的二十九軍旅長何基灃、營長金振忠後來都成了共產黨員,是不是受了共產黨指使而對日開槍?然而何、金二人當時並不是共產黨員,他們如何服從共產黨的命令?又如說張克俠是共產黨員,他鼓動了宛平守軍抗敵,然而張克俠時任二十九軍副參謀長,尚不能直接插手前線指揮。宛平中國守軍抗敵,完全是出於對日寇侵華的義憤,出於愛國的激情,絕非因受某方面鼓動而為之。還有人說劉少奇是做地下工作的,是他在中日兩軍之間燒火、放鞭炮、打冷槍,以挑起衝突,這更是無稽之談。劉少奇當時已赴延安,根本不在現場。事實上,我們發現真正在兩軍之間搞陰謀活動的,是當時在北平的日本特務,他們故意製造事端,力圖擴大中日衝突。
    傳言很多,日本某些人為推卸歷史責任,千方百計尋找各種為日方侵略辯護的理由。
    然而無論如何,日方為了挑起事端而先開槍是可能的;退一萬步說,即使是中國守軍先開第一槍,有中國學者也很形象地指出:你到我家院子裡來舞刀弄槍,圖謀占我家園,相互打起來了,你能說衝突的責任,在於我先砍了第一刀嗎?其實,無論事變的那個晚上是哪一方先開槍,都不會改變日方長期以來試圖在華北製造新的事變的基本事實。事變當晚指揮日軍與中國軍隊作戰的牟田口廉也後來也曾對人說:「我挑起了盧溝橋事件,後來事件進一步擴大,導致盧溝橋事變,終於發展成這次大東亞戰爭。」 ([日]小俁行男:《日本隨軍記者見聞錄——太平洋戰爭》,周曉萌譯,世界知識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第181 頁)指的就是他把最初的小衝突當成擴大戰爭的機會,肆意將事件雙方引向更嚴重的對立。
    日本侵略中國的野心早已有之。當代日本史學家古川先生指出:「盧溝橋事變的背景之一是自甲午中日戰爭以來,日本一直採取欺侮、蔑視中國的態度。當時的舊中國經濟落後、貧窮,國力衰弱,加之軍閥混戰,國內處於四分五裂狀態,使舊日本軍侵華氣焰日趨囂張。背景之二是日本通過『九一八』事變,事實上將『滿洲』變成了日本的殖民地。對於缺乏資源的日本來說,資源豐富、地域遼闊的中國東北地區被視為日本的生命線,因此日本煞費苦心拚命穩固其在偽滿的既得利益。但是,連蔣介石也拒不接受日本關於承認『滿洲國』獨立的要求,同時,從『滿洲』到華北各地掀起『反滿抗日』高潮。保住日本在『滿洲』的既得利益,是日本發動盧溝橋事變的重要歷史背景。」(引自孫文清《正視歷史,才能贏得亞洲人民的信賴——訪日本史學家古川萬太郎先生》,載《中國青年報》一九九七年七月十七日)
    一九二七年出籠的〈田中奏摺〉,是日本稱霸的綱領檔案,奏摺稱:「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國征服,則其他如小中亞細亞及印度南洋等,異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於我,是世界知東亞為我國之東亞,永不敢向我侵犯。」日本帝國主義獨佔中國、稱霸世界的野心,在此昭然若揭。而其後陸續發生的「九一八」事變與偽滿洲國建立、七七事變與全面侵華戰爭、推行所謂「大東亞秩序」與太平洋戰爭,無不是〈田中奏摺〉計畫的具體實踐。因此,可以毫無疑義地說,七七事變,完全是日本軍國主義對外擴張步伐中的一個重要環節。正是通過這一事件,日軍揭開了由攻佔華北到全面侵華的序幕。「九一八」事變後,日本很快佔領了中國東北,繼而建立了傀儡政權「滿洲國」。如此輕易就達到了侵略目的,給日本帶來了瘋狂的刺激,使日本誤以為中國可欺,只要動用武力,中國便唾手可得,這從七七事變爆發後日方某些好戰分子宣稱兩三個月滅亡中國的叫囂中可見一斑。為了儘快把佔領中國東北的模式複製到華北乃至全中國,日方先是不斷在華北搞所謂「華北自治」,企圖在華北建立起脫離中央政府的傀儡政權,「所謂冀東防共自治政府」,便是在河北建立的一個傀儡政權。
    鑒於其「華北自治」陰謀進展遲緩,日方遂欲通過武力來達到目的。在七七事變爆發的前夕,東京朝野便盛傳北平附近即將有大事發生。這可不是空穴來風,必有其在北平一帶挑起事端的陰謀正在醞釀中。而這一事端究竟有什麼內涵,將發生於北平的何處,當時對外人而言還是個謎。
    一九三七年六月以後,日軍不斷在豐台至宛平盧溝橋一帶進行軍事演習,演習的科目主要是針對中國軍隊、攻佔戰略要地。豐台、宛平均是扼守津浦線、平漢線進入北平的交通要道,當時豐台已在日軍控制之中;控制宛平,自然成了日軍急於要拿下的下一個目標。因而日軍便頻頻在盧溝橋附近大搞奪橋和奪城的實戰演習。其行動目的性如此明確,追究導致盧溝橋事變爆發的責任,日軍如何脫得了干係?
    (未完待續……)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