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從臺中雙冬疏散學校到內地復員:一位臺北女子師範學校教授在戰爭末期的紀錄

    作者:塩澤亮
  • 譯者:張良澤
  • 書系:見聞.影像
  • 出版社:遠足文化
  • 出版日期:2019/03/2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8630925
  • 定價:600
    優惠價:79折,474
  • 優惠期限:2019/09/22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日籍教授以繪卷記錄戰時生活及戰後遣返過程,
    是日治末期到戰後初期臺灣的珍貴史料。

      「從疏散(避難)學校處眺望遠景。
      昭和20年7月5日,我突然從臺灣第13863部隊奉令退役,而受命赴臺中州草屯郡草屯街雙冬的臺北師範學校女子部疏散學園。此前,昭和19年1月12日,美軍機開始全面空襲臺灣,格拉曼戰鬪機106架飛來臺北,臺北機場、松山煙廠、鐵道工廠、淡水海軍燃料廠等重要軍事設施,連續燃燒三晝夜。」
      本書繪卷完成於戰後初期,是日治時期日籍教授塩澤亮的作品。繪卷從這段他遠眺時回想臺北空襲的情景拉開序幕。
      塩澤亮於1932年來臺擔任臺北第一師範學校教授。1945年3月應召入伍,同年7月5日突然奉令從臺灣第13863部隊退役,赴臺中州草屯郡草屯街雙冬的臺北師範學校女子部疏散學園擔任部長,帶領250多名疏散學生,在雙冬過著自立更生的戰時生活,終戰後一度受聘為學校留用人員。1946年由臺返日後,他利用就任宮城縣立女子專門學校教授之前一個月的閒暇中,以文字與圖畫記錄了雙冬的生活及日僑遣返的過程。
      在水墨淡彩及書法的襯托下,臺中雙冬的風景人物、生活情景、日常器物一一入畫,栩栩如生、引人入勝。塩澤亮來臺14年間奉獻於臺灣教育,對臺灣師範教育貢獻頗鉅,面對戰後淒涼的前景和自己被遣返的現實,他仍掛念著學生的未來。
      「在亙古的大自然懷抱中,尋求安祥的心境。
      吾等既被改稱為「日僑」,而日僑之財產不論是個人的或是法人會社的,凡是海外的東西一概沒收,報上如是報導。我們決定以學校被接收為期,將學生們解散歸省,日期大約在11月末到12月初為止。站在國家殘敗的關頭,面對殘酷的現實,我們可想而知大家臉上的感傷。當她們回到自己的出身地,到底有無可住的地方?或許其父母被免了官職而失去生計的依靠。在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等思想狂吹之中,做為敗北者而被鞭打,所依靠的父兄為戰爭而犧牲,所依賴的力量被剝奪,賠償的牽制等,有人說失業者將有一千二百萬人。當日本失去糧食而飢餓來臨時,她們的命運將往何處去?寒燈之下,思緒混亂。噫!人世難耐,不如空中飛鳥、水中游魚。」
      雖然雙冬學園的生活環境惡劣、物資窘困,但他仍努力不懈地教育學生,其毅力和奉獻的精神令人敬佩。在這段遠離臺北跑警報、躲防空壕的日子裡,他和學生一起對抗瘧疾直到日軍戰敗後被遣送回國的生活點滴,都可從其文字敘述中感受到戰爭的冷酷及其心境的起伏,是日治末期到戰後初期的珍貴史料。
    張良澤教授長年致力於蒐集臺灣史料,經他鍥而不捨尋線追蹤,終於找到本書繪卷的原件,在2006年依原寸繪卷複製典藏於國史館臺灣文獻館,並翻譯出版成書。2019年春天,本書重新編輯出版。

    本書特色
    ◎全書編排設計別出心裁,展現質樸又典雅的氣質;採用穿線膠裝方式裝訂,保留質感又能攤平閱讀,非常適合珍藏。
    ◎繪卷詳實記錄戰時生活及遣返過程,是日治末期到戰後初期臺灣的珍貴史料。
    ◎以水墨淡彩和書法將臺中雙冬的風景人物、生活情景、日常器物一一入畫和敘述,引人入勝。

    <TOP>

    作者介紹

    塩澤亮

    1904年2月20日生於日本仙台市。仙台第二中學校、仙台第二高等學校(理科)、東北帝國大學理學部、京都帝國大學文學部畢業,京都帝國大學大學院修了。1928年任京都府立聾啞學校教諭。1932年來臺,任職臺北第一師範學校教授(國語、數學)。1945年3月應召入伍,同年7月奉令赴雙冬學園,任臺北師範學校女子部部長。戰後留用於該校,從事復建工作。1946年3月31日離臺返日。前後來臺共14年,對臺灣師範教育貢獻頗鉅。1946年6月任宮城縣女子專門學校教授。1948年以後歷任宮城縣岩出山高校、名取高校、築館高校、石卷高校、涌谷高校校長。最後自東北工業大學電子工業高等學校校長退休。1976年11月22日逝世於松島町,享年72歲。

    譯者簡介

    張良澤

    1939年生於埔里,臺南師範、成大中文系畢業,日本關西大學文學碩士,曾任成大中文系講師,1979年赴日本筑波大學任教,後轉任共立女子大學國際文化學部教授。終生致力整理、翻譯、出版、研究、推廣臺灣鄉土文學,曾編輯《鍾理和全集》、《吳濁流全集》、《吳新榮全集》、《王詩琅全集》等,編譯《立石鐵臣臺灣畫冊》、《臺灣素描》、《由加利樹林裡:芹田旗郎臺灣畫冊及小說》、《日治時期(1985-1945)繪葉書:臺灣風景明信片臺南州卷》、《臺中繪葉書:日治時期影像與遊記》、《玉井芒果的祕密》(日文版)、《華麗島歲月》等,著有《四十五自述》。

    <TOP>

    各界推薦

    推薦人
    吳密察(國史館館長)
    林志明(國美館館長)
    凌宗魁(文史工作者)
    許雪姬(中研院臺史所所長)
    焦糖/陳嘉行(知性藝人)
    黃震南(收藏家)
    蔡錦堂(師大臺灣史研究所退休教授)
    劉峰松(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前館長)
    蘇碩斌(台灣文學館館長)
    (依姓氏筆畫)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8630925
    頁數 / 144
    裝訂 / 精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序文 華麗島美談:讀《從臺中雙冬疏散學校到內地復員》繪卷內文有感 劉峰松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繪卷內文
    附錄
    附錄一 相澤泰子
    附錄二 木村淳子
    附錄三 塩澤 襄
    附錄四 李英妹
    臺灣版發行序 塩澤 襄
    後記 繪卷追尋記 張良澤

    <TOP>



    華麗島美談:讀《從臺中雙冬疏散學校到內地復員》繪卷內文有感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前館長 劉峰松

      如果人生是戲劇,它所站立的土地便是舞台;民族也是一樣,所有的成員都是演員,而所賴以生存的廣大土地,就是一個更大、更大的舞台。過去習於被殖民的臺灣,又與不同的殖民者,在不同的時間中分別進行一幕一幕的演戲,舞台上人來人去、上上下下,似乎相當匆忙,劇情也相當複雜,啊!這樣一代過一代,已經是幾百年的連續劇了。
    殖民者雖然不同,而取得統治權卻都不必徵得臺灣人的同意。政權更迭無權過問,由於司空見慣,就變得麻木不仁;臺灣人演戲也只是照本宣科、虛應故事罷了。有識見的人常自嘲「臺灣人奴隸性」,可說一針見血,因為既是奴隸,又何必賣力演出呢?
      臺灣人對自己的舞台角色有冷漠感,演好演壞已經不怎麼在乎,至於對殖民者演完後如何離開,又何苦、何堪、何暇、何必去特別在意呢?荷蘭人被逐出臺灣的無奈,鄭氏王朝結束後的命運,清帝國交出臺灣時的心情,以及日本人戰敗離開的種種滋味,對臺灣人而言,恐怕都不是甚麼值得一談的話題。
      話這麼說,但讀過圖文並茂的「從臺中雙冬疏散學校到內地復員」繪卷內文後,我個人則顯得有些猶豫,真的凡事只須向前瞻、不必往後看嗎?未來總比過去重要嗎?被殖民者關心自己就好,不必在乎殖民者的下場嗎?在臺灣島上演戲,只有臺灣人才是主角,其餘都只是配角嗎?
    我出生在一九四一年,四歲前還是「小皇民」,戰爭末期也隨著父母「疏散」到南投,一樣有躲空襲、跑防空壕的經驗與記憶,這樣的人生序幕不也部分重疊了塩澤亮的經驗與記憶嗎?比我年齡大的臺灣人,重疊更多,他們的人生可說完成於日治時代,幾乎與塩澤亮完全站在同一個舞台上一起演戲,如果對塩澤亮的故事,我們全然無動於衷,沒有一點兒同理心、同情心,甚至連一點兒好奇心都沒有,那也是不可以的。
    塩澤亮提到昭和二十年(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早晨,他才確知日本已經無條件投降,眼看在臺灣的日本教育即將結束,他下定決心:「只要還有預算就繼續到底。從血染芝山岩為始的本島教育,讓他結束於雙冬。我決定把承繼芝山岩學堂傳統的臺北師範精神發揮到極點。」僅此一段話,就可以看出塩澤亮及無數像他一樣奉獻於臺灣教育的日本老師們,是何等地可敬可貴之至!他們在臺灣辦教育,不但戰鬥到一兵一卒,也戰鬥到最後一分一秒。
    中國人來了以後,在臺北的本校被接收,改名為「省立臺灣女子師範學校」,塩澤亮因具有專長被延攬下來,「成為第一個被徵用的日本人」,繼續在該校服務。他又自述:「我要讓他們佩服日本人雖打敗仗,但有本事,遂積極認真,頗獲信賴。」此話如對照他幾次請辭要求解除徵用,卻未被認可,反而考慮制定優待辦法留下他,以及任培道校長「特給我六百圓薪俸做為送行費用」等情節,更可以知道塩澤亮在他的人生大戲中,此時演了重頭戲,劇力萬鈞,非常震撼!
    相對於這時期這樣的日本人,有些被稱為「老鰻」(流氓)的臺灣人,以及「賄賂之事,習以為常」的中國人,這時也結伴出場。塩澤亮觀察入微,當時奇聞異事無所遁形,特別提到:「光是臺中州的警察被殺死的就有五十六名,而被傷害、被掠奪的,不計其數。」這樣的紀錄,著實令人驚怵與羞愧。但此事又不免讓人懷疑,像塩澤亮這樣的日本老師在臺灣的教化,豈非等於白費嗎?!好像對「老鰻」,日本現代教育一點兒也沒效用。
      其哲嗣塩澤襄先生在附錄的紀念文中談到:「很多人勸我父親到臺灣一遊,但父親一次也沒去。父親不想再訪臺灣的理由,似乎成了可理解又不可理解之謎。」其實此事易於理解,因為他不願意回到傷心地,以免撩起太多、太痛苦的回憶,這是人之常情。
    殖民地畢竟是殖民地,舞台上的民族感情因素,內化後已緊繃到隨時會爆裂的臨界點。殖民統治不易,結束時尤為艱難;猶如刀之兩刃,有時會傷到自己。充滿南方情調的臺灣,忽然變成地獄島,像塩澤這樣對殖民地用情甚專的當事人是不會想通的,然而他的長女、年屆八十的泰子女士,在附錄的紀念文中,則以人類罕見的成熟高度,道出問題所在:「懷念的故鄉臺北,現在想來,變成難過、虧心、對不起的臺灣。當然不是我一個人的責任,也不是日本攻佔臺灣。而是因為日清戰爭的結果,把臺灣割讓給日本,以後就成了日本的領土。無視島民的意志,只因國與國的方便,任意割捨與收受,實令人難以忍受。」
    好一句「無視島民的意志」,就點出了殖民者必備嘗殖民統治結束後所有苦果的原因。這位頗具反省能力的泰子女士,已經足以代表戰後部分日本人的良知,同時,也給殖民地戲劇下了最精闢的註解。泰子女士的真知灼見,還適用在沖繩,她說:「比起過去的臺灣,現在的沖繩更不幸。」又直截了當地說:「沖繩應該給沖繩才對。」「最近我愈想愈認為沖繩應該脫離日本獨立才好。」她想表達的是:「小國就小國,像歐洲一樣,亞洲成為一個共同體,互相幫助而各自獨立;國與國之間不相爭奪,人民、物產互相交流,互補不足。」這不是人類理想國、世界村的偉大藍圖與願景嗎?當然也暗示著過去殖民統治的錯誤。
    如果以泰子女士的態度與觀點,來回顧與詮釋終戰前後的臺灣,才能夠讓日、臺兩國人民因誠實面對歷史而釋懷,並且終能建立真摯的友誼,防止不幸的歷史重演。殖民地的傷痛,經過撫慰可以痊癒,地獄島也可以恢復華麗島。塩澤亮戰後沒有重遊臺灣,倒是他的兒女們,都可欣然返回他們的「心靈故鄉」──雙冬。當讓原是殖民地的人民有機會擁抱昔日的伙伴歸來,而舞台上的演員都浮現了笑容時,那麼悲劇以喜劇收場,劇評家必然就讚歎為「美華麗島美談」。戲在這個時候劃下句點,最好!

    <TOP>

    內容試閱

    此繪卷是昭和二十一年(一九四六年)四月就任女專教授之前的一個月失業中,利用閒暇而執筆的。
      昭和二十年(一九四五年)七月五日,我突然從臺灣第一三八六三部隊奉令退役,而受命赴臺中州草屯郡草屯街雙冬的臺北師範學校女子部疏散學園。前此,昭和十九年(一九四四年)一月十二日,美軍機開始全面空襲臺灣,格拉曼戰鬪機一百零六架飛來臺北,臺北機場、松山煙廠、鐵道工廠、淡水海軍燃料廠等重要軍事設施,連續燃燒三晝夜。然而同時,我軍於臺海空戰中戰果輝煌。臺灣即將被指定為第一線戰地,從此連日的空襲愈趨熾烈。幾乎每夜都要趕緊從床上起來五、六次,跑進積了雨水的防空壕。我當時擔任臺北師範學校的教務課長,兼防空防護團的本部指揮負責人,為此,既要發令警報,又要指揮男生部、女生部、附屬第一、第二、第三國民中學校及豫科的各防護團,疲勞至極,為此而常常宿校過夜。接著雷伊泰島被強行登陸,戰勢日非,終至無計可施。只好準備迎戰敵人登陸臺灣,給與敵人打擊,發揮日本人的本領。因此,防空壕的強化、糧食的自給、訓練的徹底等,我都要參與。並且還要督策漸趨戰敗氣氛濃厚的職員與學生。日本內地人的教職員及學生,大部分都被徵召去當兵,留在學校的幾乎都是本島人,管理日趨困難。
      尤其美機開始撒下宣傳單,本島人的人心已有動搖之跡象。臺灣沿岸的要塞化,開始於昭和十八年(一九四三年),臺灣軍司令官安藤利吉大將兼任臺灣總督,成為軍政一體的態勢,無論從小學生到大學生,甚至隣里班的婦女,都被動員起來。
      為鞏固海岸的防備。我也於昭和十八年六月至七月之間,率領師範學生從事淡水海岸約三公里的戰車壕、機鎗鎗座及溝壕之興建。
      竹一郎在宜蘭地區興建機場;泰子從事於電波兵器用的雲母裝配。然皆於昭和二十年一月二日,登陸菲律賓的敵人大舉空襲臺灣時,重要設施幾乎全毀。當時家住新營的大場誠之舅父,兩次搬家,而兩次都被炸毀家宅。至二月,遂有學生總動員之計畫,不問內地人或臺灣人,凡中學三年級以上,年滿十七歲以上的男子,皆規定編入現役軍人。提前入學考試,三月五日發表專門學校的合格名單,三月二十日一齊實施學徒徵召,命名為臺灣特別警備隊。我應召入臺灣第一三八六三部隊的本部,竹一郎應召入臺灣第一三八六二部隊。我隸屬於宜蘭地區警備的雷神部隊。竹一郎隸屬於「敢一七六七」部隊,連日興建章魚壺橫穴及小營房。我們從臺北向宜蘭進發,三夜抵三星,四夜抵清水,終入牛鬪部落的蕃山中而穴居。這期間,臺北市及基隆市遭受大轟炸,五月三十一日有B廿四約一百十二、三架,投下一噸五○○公斤的大型炸彈,臺灣總督府、臺電總公司、法院、臺灣銀行、總務長官官邸、軍司令部等皆受轟炸洗禮而完全毀壞。軍方使用中的學校也被炸毀,一中、一女、二女、三女、師範、女子部等被摧毀,臺大只受損一小部分,臺北師範學校的豫科女子部及第三附校雖被炸,幸人員皆無傷亡。是故,女子部校舍全失,決定疏散臺中州下的山中。六月三日出發。我的宿舍在豫科校內,照說應全毀而放棄,不料只有小破而已,可能是因為理科教室的石造房子擋住了爆風。手工藝教室前的炸彈沒有爆炸。當時只有君子、泰子在家,而我與竹一郎在軍中,淳子與襄在松山,裕子在頂圃的學童集體疏散地。家族七人,分散五處。
      女子部疏散於雙冬之後,陸陸續續有人罹患瘧疾,在疏散人員三百五十三名中,倖免罹患者僅二、三人而已,終至有竹丸同學等三人病死,造成學生甚大的不安。而且森田女子部長的風評不好,村民的責難甚多,加上教職員不信賴森田部長,有人不參加疏散。大浦校長憂之,苦慮善處之道,遂有意叫我來草屯。因此特來清水拜訪一三八六三部隊長,懇求解除我的召集令。於是,七月五日解除了我的召集,我立即於七月十日赴雙冬就任。我到任一看,雙冬學園學生病倒者約八十名,病室無容足之處,滿目慘澹之光景。學生意氣沮喪,暗淡之空氣籠罩全校,真有敗戰前夕之感。學生一心只想回家鄉,忘卻戰鬪,藉口歸省者每天十人左右,謠傳其許可皆靠個人特殊關係。我召集三十名健康者,真誠地告誡她們要一心一意地防止瘧疾,並盡力鼓舞學生的士氣。
      雙冬位於臺中市至埔里的中間,後面依山,前有烏溪,溪的對面面對火炎山秀峰,可謂天下絕景,彷彿置身於南畫的美圖中。學園向雙冬國民學校借了三間教室,另外用竹子新建了宿舍三棟分七室及廚房一棟。
      用竹筒引進溪水當生活用水。學生們洗衣服則利用埤圳之水。背後的山全是香蕉山,幾乎每天都派採購生去買香蕉。此埤圳水與溪水中,有瘧疾原蟲,而香蕉葉亦是瘧蚊的棲息處。
      黃昏時,每室前要燻蚊子。燒野生的香水萱,氣味芳香又能趕蚊子。燻蚊子一事,令人懷想起幼年情景。
      故鄉仙台浮現腦海。啊!敵機空襲下的父母,不知無恙否?古老的庭園今日是何情景?(未完)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