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沒關係,是悲傷啊!:直視悲傷的真相,練習守護自己與關愛他人的情緒照護指南

It's OK That You're Not OK: Meeting Grief and Loss in a Culture That Doesn't Understand

    作者:梅根.德凡
  • 譯者:謝慈
  • 書系:綠蠹魚
  • 出版社:遠流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3/27
  • 商品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3284741
  • 定價:360
    優惠價:79折,284
  • 優惠期限:2019/09/22

    ※庫存=2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唯有我們理解並尊重「失去」的歷程,
    才能允許悲傷,避免「悲傷剝奪」。
     
    認同、傾聽,學習與悲傷共處,才能讓失去的痛有所依附。
     
    ★亞馬遜361條讀者評論,4.8顆星評價
    ★出版後連續15個月至今,分類排行榜前10名
     
     
    當失去摯愛、痛徹心扉的悲劇來敲門,我們必須知道的第一件事:悲傷沒有錯。
    悲傷,其實是我們面對「失去」時自然而理智的反應。那麼,為什麼我們要視悲傷為疾病,總是試圖在悲傷被表達之前,就強行抹去,並努力想盡快治癒它?
     
    在《沒關係,是悲傷啊!》裡,梅根告訴我們面對悲傷的新方式,以及如何幫助經歷悲傷的親友。身為治療師的梅根經歷過失去摯愛的悲傷,親眼目睹摯愛的伴侶在意外中溺斃,因而能以更細膩的文字,深刻描繪難以言喻的失落、愛和悲傷。
     
    我們總認為,面對悲傷的最終目標是回歸正常的「快樂」生活,但是;梅根卻指出了一條更健康的路:不要想著克服,學習與悲傷共同生活。在這本溫暖、細膩又真誠的書中,我們將從「悲傷者」與「關懷者」的兩種角度,同時學習到:
     
    關懷者│出現,傾聽,不要修復
     
    ▶ 悲傷不是問題,不用急著跳出來收拾一切,設法讓痛苦消失。
    ▶ 別急著安慰,錯誤的支持、建議與引導,將對悲傷者造成二度傷害。
    ▶ 悲傷無法比較,不要急著證明自己可以理解對方。
    ▶ 如何幫助我們愛的人:支持和安撫的技巧、建議和注意事項。
     
    悲傷者│失去摯愛的痛,究竟該如何調適?
     
    ▶ 允許悲傷:痛苦是失去摯愛的正常反應,沒有什麼大不了。
    ▶ 回不去了:生命的景色已經改變,沒有「正常」可以回復。不用修復痛苦,而是要試著照護痛苦。
    ▶ 實用守則:書中提供許多小練習,在悲傷初期能幫助舒緩壓力、改善睡眠、降低焦慮感,在黑洞邊緣好好活下去。
     
    悲傷,也是一種愛的形式
    若愛不需要解決,悲傷亦然
     
    我們常將悲傷與不健康畫上等號,甚至精神科定義持續超過特定時間的悲傷就是疾病,需要醫療干預。於是當我們立意良善地想「化解」悲傷,卻反而讓失落痛苦的人覺得蒙受批判、誤解、排拒。
     
    有太多時候,悲傷者會聽到:
    「至少你們還有這麼多快樂的回憶」
    「還有人比你痛苦多了」
    「她已經沒有病痛了」……。
    我們會覺得這些話聽來總讓人不太舒服,卻說不上原因。而梅根告訴我們,那是因為這些話都隱含了下半句的批判:「所以為什麼你不快樂起來?」
     
    但每個人經歷悲傷的步調都不同,沒有人應該被規範或責怪。就像梅根所寫的:「愛不需要解決,悲傷亦然。」她也同時提醒我們:不要急著證明自己可以理解對方(我的爺爺也過世了,我懂…)、不要否定對方的悲傷(你怎麼還走不出來?)、不要老是想當啦啦隊(加油!你可以的!)。我們可以不爭辯講理,靜靜陪伴,不急著給建議或發表意見,只讓對方知道,你會待在他身邊。
     
    本書透過經驗分享、研究文獻,以及正念的練習,梅根帶領我們通過悲傷這人生無法避免的歷程,無論是自身、親友,或是更廣闊的世界。
     
     
    ■內容特色
      
    ▶ 在我們所處的這個閉談死亡的社會文化中,《沒關係,是悲傷啊!》指出了悲傷的真相,讓我們知道如何與悲傷共處,無論是悲傷者自己,或是關心他們的人。
    ▶ 本書作者梅根.德凡是一位專研於「悲傷治療」的諮商心理師,為顧及悲傷者在「失去」的情緒中閱讀與理解的困難,在撰寫本書時,與專業團隊反覆推敲出理想的篇幅長度。
    ▶ 本書包含研究文獻、作者的經驗、「悲傷寫作班」中失去摯愛者道出真實的心聲,以及與悲傷共處的「試試看小練習」,是一本兼顧理論與實用的書籍。
    ▶ 附錄提供〈可以/不可以 這麼做〉的陪伴法則,提供「如何幫助悲傷的朋友」參考。

    <TOP>

    作者介紹

    梅根.德凡

    (Megan Devine)

    擁有諮商心理學碩士學位,是作家、演說家,以及悲傷關懷倡議者。自從2009年她的伴侶因為意外離世後,梅根成為悲傷支持者,她通過網站Refuge in Grief幫助那些身陷失親痛苦的人以及所有想要提供幫助的人。

    梅根在世界各地旅行,鼓勵人們述說關於痛苦的真相,並且學習如何去傾聽,而不是急著修復對方破碎的心。《沒關係,是悲傷啊!》全球熱銷,甚至在世界各地帶動了「悲傷的革命」。雖然她的作品通常聚焦於悲傷本身,但我們可以從中學到如何去愛。因為悲傷常會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而愛也是。現居於奧勒岡州高速公路旁的一小塊地上。

    譯者簡介

    謝慈

    臺大翻譯研究所,熱愛文學與翻譯。譯有《情緒升降梯》《怪物隊長領導學》《下班當老闆》《WTF什麼鬼?一趟不可思議的經濟學之旅》等書。
    歡迎來信指教:r03147001@ntu.edu.tw

    <TOP>

    各界推薦

    ■暖心推薦

    周慕姿(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夏韻芬(財經節目主持人)
    蘇益賢(臨床心理師)


    ■書評摘要

    「《沒關係,是悲傷啊!》這本書讓我們在悲傷時,可以面對最真實的感受、做內心想做的、說想要說的話。或許全世界都極盡全力想逼你回歸『正軌』,但你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你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人了。」

    ──強納生.菲爾德茲(Jonathan Fields),著有《如何快樂生活》

    「梅根.德凡深刻描繪了關於悲傷的經驗:悲傷不是一個待解決的問題,而是一個值得崇敬的奧祕。她了解人們在經歷悲傷時,還必須承受其他像是批判、輕蔑和誤解等痛苦。像《沒關係,是悲傷啊!》這樣的書我已經等了三十年,現在終於可以推薦給蒙受喪子、喪偶或失去親友的人。」

    ──唐娜.舒爾曼(Donna Schuurman),道奇悲傷兒童與家庭中心(The Dougy Center for Grieving Children & Families)

    「梅根.德凡美麗的文字撫慰我們破碎的心,並破解了文化中迫使我們擔負無法承受之痛的錯誤觀念。我們不需要為了悲傷道歉!悲傷也不是一種需要盡快治療的疾病!相反地,悲傷是我們所能經歷最神聖的境界之一。梅根是我們無畏、堅強、極富同情心的引導者。」

    ──蜜拉白.思達爾(Mirabai Starr),譯有《在黑暗夜裡的心靈》,著有《沒有絕望的商隊》


    「梅根從自身經歷中所得到的智慧,幫助我們能用更正常的觀點看待悲傷。如果厭倦了別人老是問你「好點了沒?」就來讀這本書吧!你會有嶄新體悟的。」

    ──克里斯‧古利博(Chris Guillebeau),《追尋吧!過你夢想的人生》

    「這本書充滿著力量。有太多悲傷相關的書籍都關注在「克服」這件事上,但這本書告訴我們的卻是:「直視悲傷,和悲傷共處。」帶領我們無所畏懼地面對悲傷,充滿智慧而真誠。經歷過悲傷的人都應該讀一讀這本書。」

    ──泰瑞莎.里德,《塔羅牌著色書》的作者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3284741
    頁數 / 368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序-馬克.尼波
    前言

    第一部分:就像你想的一樣瘋狂
    第一章、失落的真實樣貌
    第二章、隱而不言的下半句:為什麼安慰的話語讓人感覺這麼糟
    第三章、不是你的問題:我們錯誤的悲傷模式
    第四章、情緒盲和譴責文化
    第五章、新的悲傷模式

    第二部分:如何面對悲傷
    第六章、生活在失落中
    第七章、我們無法解決悲傷,但也不用因此受苦
    第八章、如何(以及為什麼)要活下去
    第九章、我的心發生甚麼事了?面對悲傷在生理上的副作用
    第十章、悲傷和焦慮:當邏輯無效時,如何讓心情冷靜
    第十一章、這和藝術有什麼關係?
    第十二章、找到自己的「復原」形式

    第三部分:當親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
    第十三章、該說教還是該忽視?
    第十四章、集結你的支持小組,幫助他們幫你

    第四部份:向前走
    第十五章、悲傷過後:陪伴、真實的希望和前進的路
    第十六章、愛是唯一的永恆

    附錄:如何幫助悲傷的朋友

    <TOP>

    自序:
    我們文化中面對悲傷的部分是殘缺破損的。我曾經以為自己對悲傷相當了解,畢竟,我擔任私人心理治療師將近十年了。我協助的對象數以百計,有些和物質成癮奮鬥,有些則無家可歸,私人診所的顧客也時常面對陳年的虐待、創傷和悲傷。我曾投身於性暴力相關的教育和提倡,幫助人們面對人生中最恐怖的經驗。我站在情緒素養及韌性研究的最前線,深深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重要,也很有價值。

    然而,在二○○九年一個美好而平凡的夏日,我卻目睹我的伴侶溺斃。馬特正值壯年,他強壯、結實、健康,還有三個月就要滿四十歲。以他的能力和經驗,他沒有理由會溺斃。一切都那麼隨機、意外,將我狠狠地撕裂。

    馬特過世以後,我想要打給每一位客戶,為我的傲慢無知道歉。雖然我有深層情緒方面的專業能力,但馬特的死向我揭示了完全不同的世界,我所學過的一切都不足以面對如此深沉的喪親之痛。如果說有人能準備好面對這樣的失落,以我的經驗和訓練,應該要游刃有餘。

    但這一切都毫無幫助,我學過的事物對我一點意義也沒有。但我並不孤單。馬特過世的第一年,我慢慢找到了悲傷哀悼者的社群。我們這一小群作家、社運家、教授、社工、科學家,來自各自的專業領域,有些年輕喪偶,有些失去年幼的子女,聚在一起分擔彼此的痛苦經歷。

    然而,我們的共通點不只是失落而已。每個人都曾在悲傷中感受到批判、羞恥以及他人的指正。我們分享著被鼓勵要「撐過去」、把事情拋開、不再談論失去的事物等經驗。我們被勸誡要向前走,總會有人告訴我們,我們需要這些死亡來認清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物。就連一開始試著幫忙的人到最後也帶來傷害。無論立意再怎麼良善,老生常談的各種建議會讓聽者覺得受到輕蔑,彷彿偌大的痛苦被降格成了問候卡上的一句話。

    在最需要愛與支持的時候,我們卻都感到孤獨,覺得自己蒙受誤解、批判與輕忽。當然,我們身邊的人無意表現殘忍,只是不知道該如何真正的幫助我們而已。我們和許多悲傷的人一樣,不再向朋友或家人傾訴我們的痛苦。與其不斷向不了解的人辯解說明悲傷的感受,假裝一切都很好要簡單多了。我們轉向其他悲傷的人,因為他們是唯一了解悲傷的人。

    每個人都會遭遇悲傷和失去,也都曾在痛苦中覺得受到誤解。同樣的,我們也都曾在面對其他人的痛苦時,感到手足無措。我們會試著說些話,但心裡很清楚任何言語都無法挽回什麼。在這種情況中,沒有哪一方是贏家:悲傷的人覺得不被理解,家人和朋友在悲傷面前,則感到無助而無能。

    我們知道自己需要幫助,但卻不清楚該開口要求什麼。另一方面,當我們試著幫忙時,卻反而可能使已經在生命低谷中的人雪上加霜。我們想表達最大的善意,卻常常適得其反。

    這不是我們的錯。每個人在悲傷時都想感受到愛與支持,也都願意幫助自己所愛的人。問題是,我們所習得的助人方式是錯的。我們的文化將悲傷視為某種病灶:這種可怕、混亂的情緒必須立刻整頓乾淨並拋諸腦後。因此,我們對悲傷應有的樣子和延續的時間,都抱持著過時的觀念。我們認為悲傷應該被克服、修復,而不是悉心呵護或支持。甚至連醫師受到的訓練,也將悲傷視為某種失調,而不是面對最深沉失落的自然反應。當專業人士都不知道如何面對悲傷時,就更別期望一般大眾能優雅且有技巧地反應了。

    我們與最想要的事物之間有道鴻溝隔開,但現今面對悲傷的工具並不足以為我們搭上橋樑。文化和專業關於悲傷的既定觀念,讓我們無法在悲傷中好好照料自己,也無法支持自己所愛的人。更糟的是,這些過時的觀念讓我們除了自然而正常的痛苦,又承受了毫不必要的折磨。

    但其實還有別的方式。馬特離開以後, 我透過自己的網站「悲傷難民(Refuge in Grief)」和數以千計悲傷的人共事。過去幾年裡,我努力學習什麼才是悲傷漫長的痛苦中,真正能幫上忙的。過程中,我漸漸成了在悲傷支持領域中聞名全國的先驅,同時也教導如何更有同情心和技巧地同理他人。

    關於悲傷、脆弱和情緒素養,我的理論來自個人的經驗,以及上千位努力走過悲傷幽谷人們的經歷。從悲傷者和努力想支持他們的親友身上,我發現了真正的問題:我們的文化並沒有教導我們如何用真正有幫助的方式面對悲傷。

    如果想要給所愛的人更好的關心照顧,我們必須將悲傷重新人性化。我們必須談論悲傷,了解這只是自然而正常的過程,不應該迴避、非議,或是倉促帶過。我們必須開始討論在面對因為失去而徹底改變的人生時,究竟需要什麼樣的技巧和能力。

    《沒關係,是悲傷啊!》這本書提供了面對悲傷的新方式,而提出這個模式的人不是鎖在辦公室裡研究悲傷的教授,而是真實經歷過悲傷的人。我經歷過這樣的悲痛,曾經躺在地上大哭,沒辦法睡覺或吃東西,也沒辦法忍受離開家超過幾分鐘。我曾經坐在心理醫師沙發的另一端,聽著過時而毫不相干的悲傷階段理論,或是正向思考的力量。我曾經承受悲傷的生理徵狀(記憶喪失、認知改變、焦慮),並且找到有幫助的工具。我結合了心理師的專業和個人經驗,了解到「解決痛苦」和「照護痛苦」的差異。從第一手的經驗裡,我明白為什麼試著說服他人擺脫悲傷反而會造成傷害,這和幫助他們與悲傷共存是截然不同的。

    這本書將幫助我們重新思考自己和悲傷間的關係,鼓勵我們將悲傷視為面對死亡及失去的自然反應,而不是需要轉型改變的異常狀態。當我們不再將悲傷視為一個待解決的問題,而是一種必須仔細照護的經驗,就能帶給自己和所有讀者最希望的:理解、同情、肯定,以及通過痛苦的道路。

    《沒關係,是悲傷啊!》將告訴讀者該如何在悲傷中懷抱技巧與同情心,但這本書不只是寫給痛苦中的人們,而是想讓每個人都能過得更好。每個人在生命的某些時刻,都必定會經歷深刻的悲傷或失落,也都會認識正承受著失落
    悲痛的人,因為失去是普世的經驗。

    這個世界總是告訴我們,為了摯愛的逝世而悲傷是必須治療的疾病,但這本書提供了不一樣的觀點,鼓勵我們重新檢視自己和愛、失去、心碎及整個社群的關係。如果我們能開始了解悲傷的本質,就能建立更充滿幫助、關愛、支持的文化。我們能得到自己所最想要的:在需要時彼此幫助,無論生命遭逢何等恐怖,都能感受到愛與支持。假若我們能改變關於悲傷的看法,就能讓每個人的生命都過得更好。

    我們每個人的共通之處,就是希望能愛得更好,這也正是本書的寫作原因。我們都希望在巨大的痛苦中,仍然能愛自己;即便生命的痛苦已經難以獨力承擔,也能去愛他人。這本書所提供的技巧和能力,將能使這樣的愛成為現實。

    謝謝你們都在這裡,願意去閱讀、傾聽、學習。只要同心努力,即使無法讓事情變成想要的樣子,我們也能讓一切更好。


    專文推薦:
    身而為人,有所謂的「孿生子悖論」。首先,沒有人能代替你過你的一生,代替你面對或感受一切,但也沒有人可以獨自過完一生。其次,在人生中,我們必定會經歷愛與失去。假如試圖避免失去和悲傷,我們就不會真正去愛。然而,神奇奧妙的是,唯有了解愛與失去,我們才能完整而深刻地活著。

    梅根.德凡對於愛與失去有著深切的體會,能帶給我們堅強而充滿關愛的陪伴。因為失去摯愛,她知道人生已經永遠改變,沒有辦法克服,只能控制。失去和悲傷會改變我們生命的景色,這樣的改變既不可逆,也沒有所謂的正常可以回復,唯一的任務就是重新畫出我們內在正確的地圖。正如梅根的智慧話語:「我們不是要修復痛苦,而是要照護痛苦。」

    事實是,承受痛苦的人往往有著我們所需要的智慧。正因為我們的社會避諱感受,我們必須學習敞開心懷,透過各種感受去面對人生最深沉的旅程。最終,唯有共同體驗愛與失去,不互相批判或逼迫,才能編織出愛與友誼的真正羈絆,也才能彼此扶持,不陷溺於靈魂的深淵泥淖。

    梅根也告訴我們:「真正的安全乃是進入彼此的痛苦,並且在其中找到自己。」無論我們單打獨鬥或與同伴並肩,目的都不是讓痛苦或失落減到最低,而是去檢視改變人生的事件是如何啟發了我們。在我的痛苦和失落中,我學到就算內心殘破,也沒有理由認為世上一切也一樣殘破不堪。因此,身而為人的價值和真諦,就是努力回復我們心中真正重要的事物,即使在艱困中,也能好好運用我們的心靈感受一切。

    就像靈魂在暗夜中的聖十字若望,或與無名天使在谷底搏鬥的雅各,梅根失去了伴侶馬特,獨自在幽長的深谷中掙扎奮鬥。她所發掘的真相,並非是一切都會好轉、修復或被遺忘。然而,一切都會向前推進,雖然可能歷經滄海桑田,但承受失落痛苦的人終將再次與生命緊密連結。

    在但丁的《神曲》中,維吉爾帶領但丁從地獄進入煉獄,直到來到一面火焰的高牆之前。但丁因為恐懼而猶豫不決,但維吉爾告訴他:「你別無選擇。這烈火將會燃燒,但不會吞噬。」但丁仍然很害怕,維吉爾察覺後,將手放在但丁肩上,重複道:「你別無選擇。」但丁接著鼓起勇氣,進入那烈火之牆。

    每個活著的人都會面對這道火牆。就像維吉爾,梅根帶領我們通過地獄,直到面對我們必須獨自通過的火牆,而在那之後,我們將成為自己的嚮導。就像維吉爾,梅根為我們指出一條路,或許不是「唯一的」一條路,但卻能使我們在悲傷的洶湧波濤中,能夠有所依附。

    無論路有多長,去愛、失去和彼此陪伴都需要勇氣,梅根就是我們無畏的老師。如果你正身處悲傷的魔掌,請朝這本書伸手求援,你的重擔將得到分擔,這段旅程也將不再如此孤寂。

    馬克.奈波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