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進擊的日本地方刊物

ローカルメディアのつくりかた:人と地域をつなぐ編集・デザイン・流通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一份地方刊物,總是從如此微小的單純心願出發──「為了讓老人家也可以有讀報樂趣」「為了幫機構募款」「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我看見的文化多美」「為了生活在此的大家都愛這片土地」……但,一份「地方刊物」除了傳達在地的大小事訊息之外,還能做什麼?

    影山裕樹經採訪、蒐整,精選超過十五則日本地方刊物的案例成書,以地方刊物之「發現在地的魅力」、「嘗試發行型態的新實驗」與「促進外地人與當地人的交流」三大特色,詳細介紹每一個案例的發源背景、尋找企劃題材的方法、適合在地的傳遞派送管道、刊物如何讓一地面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影響等等,讓讀者得以在紙上參與了一次地方刊物自胚胎萌生到茁壯成熟的完整過程。
    透過「觀察力×溝通力」「全新形態的刊物×嶄新的傳播形式」「當地人×外地人」三章節,將不僅更加了解地方刊物的編輯如何挖掘出有趣或深度題材,也能感受到蘊含在地方刊物社會責任之中的蓬勃力量,更看到一份地方刊物的熱情與浪漫理想,如何實際牽起人與人之間的心念、甚至是復甦了地方的活力。

    「地方刊物」與獨立刊物、常見的免費報或一般觀光宣傳手冊最大的差異就在於,不只是為了與自己興趣相投的人產生連結而製作的媒體,更是能夠以「地方」的各種面向來串起在地與外地、人與人的交流和生活。儘管這個時代,紙本微薄、低調得幾乎快被多數人捨棄和遺忘掉,但這些燃自渺小火光的地方刊物,仍努力地想方設法,試圖燒熱那份埋存於人心中,對日常小事、對文化、對土地的愛。
    以刊物說出地方獨有的魅力跟發展健壯的契機,為地方的人找到自信和歸屬感,讓更多人興起來地方走走的念頭,或許,也將因此在地方找到最好的生活。以地方刊物,改變地方的未來、改變我們看待地方大小事的目光。

    <TOP>

    作者介紹

    影山裕樹

    編輯、企劃編輯。1982年出生於東京。從早稻田大學第二文學部畢業後,進入雜誌《STUDIO VOICE》編輯部工作,後來跳槽到Film Art公司,經手《約瑟夫.博伊斯 甦醒的革命》《開拓自己的藝術》《橫井軍平遊戲館 RETURNS》《辦一場戶外音樂節》等許多藝術、文化書籍,之後離開公司獨立創業。2010年創辦了「OFFICE YUKI KAGEYAMA」,從事書籍企劃編輯、網站與宣傳雜誌的編輯、策展、活動企劃、總監等廣泛的活動。策畫、編輯的書籍包括《改變地方的軟實力》《打造秘密基地的方法》等等。近年來以編輯者、總監的身分,參與「Festival / Tokyo」(2012,13)「十和田奧入瀨藝術祭」「札幌國際藝術祭 2014」等各地的藝術祭與藝術計畫。著作包括《大人打造的秘密基地》,共同編著的書籍則有《決定版.遊戲之神 橫井軍平的話》《十和田、奧入瀨 水與土地之旅》等等。「NPO法人藝術公社」創辦成員/總監。OFFICE YUKI KAGEYAMA:http://www.yukikageyama.com/

    譯者簡介

    林詠純

    臺灣大學物理系、地質系雙學士,日本九州大學藝術工學府碩士。曾在民間研究機構擔任日文研究助理,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譯有《心裡的苦,身體知道》、《洗腦》、《轉大人的辛苦》等書。

    <TOP>

    各界推薦

    台灣各界猛翻推薦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陳東升
    《報導者》總編輯 何榮幸
    《The Affairs 週刊編集》 總編輯 李取中
    《正興聞》總編 高耀威
    《掀海風》主編 蔡佳昇
    《溫度》編輯部
    《關於地方_南方澳誌》
    《東台灣食通信》
    《稻相報》
    見域工作室共同創辦人 吳君薇
    寫寫字工作室負責人 王玉萍
    透南風工作室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622356
    頁數 / 256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前言 創造連結的地方媒體

    Part 1  觀察力×溝通力
    1 《宮城銀髮交流網》(宮城縣仙台市)
      ――讓銀髮族找到自信、展現自我、彼此充滿希望與活力的對話場域
    2 《搖咧搖咧》(福岡縣福岡市)
      ――認真描寫失智老人的生活面貌,所以才有趣
    Know-How:花時間仔細觀察,從觀察中找出人與人交流的起點
    ● 無明舍出版
    ● 《Kalas》

    Part 2 全新形態的刊物×嶄新的傳播形式
    1 《東北食材通信》(岩手縣花卷市)
      ――「買生產者的故事送新鮮食材」的資訊雜誌,讓消費者真正走進生產現場的紙上連結
    2 書與溫泉(兵庫縣豐岡市)
      ――邊泡溫泉邊讀「這裡才買得到的」小說,關於「地產地讀」的實踐
    Know-How:尋覓到最適合當地的表現形式與派送方法
    ● 「十和田奧入瀨藝術祭」
    ● 「宿命交會之處□以秋田為例」

    Part 3 當地人×外地人
    1 《在雲端上》(福岡縣北九州市)――從平凡之處看見魅力
    2 《La Collina》(滋賀縣近江八幡市)――透過對地方的重新認識培養對土地的依戀與自信
    3 《瀨戶內生活》(香川縣高松市)――創意者的串連與支持者的聲援帶來媒體的成長
    Know-How:熱情擴大中誕生
    ● 《離島經濟新聞》

    結語 地方媒體永遠都是實驗場
    ● 以地方一個祭典開始:《谷根千》
    ● 生活大小事都在這裡:仙台媒體科技
    ● 佛的哲理在常人生活中:《隨興僧侶的免費雜誌》
    ● 不只是企業宣傳,更要透露「木質」生活的溫煦:《飛驒》
    ● 超越觀光形象,挽留正逐步消失中的東京二十三區之街頭記憶:《TO magazine》

    <TOP>

    內容試閱

    《東北食材通信》(岩手縣花卷市)
    ――「買生產者的故事送新鮮食材」的資訊雜誌,讓消費者真正走進生產現場的紙上連結

    想要改變生產現場,必須先改變消費者

    岩手縣花卷市。這座擁有高中棒球強校花卷東高中與宮澤賢治紀念館的恬靜小鎮,現在也是在全國各地都有姊妹誌的《東北食材通信》編輯部的所在地。

    《食材通信》這份雜誌的最大特色就是「附贈食材」,以及採取會員制的訂閱系統。簽約訂閱的讀者(會員)雖然不知道每一期會送來什麼樣的食材,但每期都從特定地區送來當地食材正是讀者的樂趣所在。

    《四國食材通信》《神奈川食材通信》《山形食材通信》《北海道食材通信》《築地食材通信》……等全國各地的《食材通信》也以《東北食材通信》為開端誕生。這些《食材通信》的特徵是各自獨立經營、擁有各自的讀者(會員)。而各地的《食材通信》都是「一般社團法人 日本食材通信聯盟」的加盟者,彼此不僅在網頁上連結,也會安排定期交流,帶來各自的經驗,互相切磋琢磨,產生良性競爭。

    催生這些《食材通信》的是《東北食材通信》的總編輯高橋博之。他在岩手縣議會擔任兩屆的議員後,就投入地震災後復興的現場。他以「改變世界從改變飲食開始」為標語,成立「NPO法人東北開墾」,過著在東北與全國各地奔走的繁忙日子。

    「地產地消」掀起熱潮,從事第一級產業的年輕世代也愈來愈多,但高橋先生擔任議員時在現場的所見所聞,卻讓他覺得不能把狀況看得太樂觀。尤其在面對東北的現狀時更需要具備危機意識。

    高橋先生說「想要改變生產現場,必須先改變消費者」。農、水產的流通由包含農漁會在內的批發、零售等物流企業負責,這些企業都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為最優先,生產者往往隨著消費者的狀況起舞。舉例來說,鮮度下降較快的水產、形狀較差的農作物等,就不容易打入通路。因此如果不改變食用這些食材的都市地區消費者的意識,無論農民與漁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生產現場的狀況──於是高橋先生開始思考該如何「讓都市與地方打成一片」。

    《東北食材通信》的採訪。和漁民一起去捕魚,如實傳達生產現場的狀況(兩張都由NPO法人 東北開墾提供)。

    看得見生產者的食材

    高橋先生出身自岩手縣,從東京的大學畢業後返鄉擔任縣議會議員,就在這時遇上了三一一大地震。雖然震災帶給東北的打擊超乎想像,但在此之前,他就深刻感受到東北地區在社會上地位偏低的狀況。

    「東北在明治維新時雖然受到會津藩的眷顧,但自此之後就被徹底晾在一旁。從東京搭新幹線來東北的人常說這裡有著『日本的昔日風光』,但其實東北原本並沒有種稻。日本在二戰之後失去殖民地,為了填飽國民的肚子,才強行要求位在寒冷地帶的東北種植稻米。東北一直以來都支撐著大都市的繁榮。

    另一方面,東北也是阿弖流為(平安時代與朝廷戰鬥的蝦夷領袖,而當時的蝦夷就位於現在的岩手縣)、不從之民(對抗朝廷的蝦夷人)以及奧州藤原氏(平安時代末期,支配東北地區的豪族)等有膽識與中央對抗的人居住的地方。但震災與核電廠事故重挫了東北的根基。我想我們必須思考該如何在這樣的狀態下重新振作。」

    高橋先生離開縣議會之後,就投入地震災後復興的支援工作。他透過這個工作認識了現在《東北食材通信》的成員阿部正幸與許多志同道合的夥伴,並成立了名為「東北開墾」的NPO法人團體。

    阿部先生回顧當時的情形是這麼說的:

    「我當時還是其他復興團體的職員,在偶然之間認識高橋,最後一起成立了東北開墾。我們在創辦《東北食材通信》之前,曾考慮引進美國西岸日漸盛行的CSA(社群支持型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舉辦串起地方農民與都會消費者的活動。」

    CSA劃時代的部分就在於連結農產品生產者與消費者的「會員制」結構,讓愈來愈多消費者關心自己吃下肚的食物從哪裡來,又是由誰生產。至於採取會員制的目的,則是為了組織生產者與消費者社群,創造出持續性的生產-消費循環。

    「不過東京與東北的距離再怎麼樣都無法克服,所以我們也認為CSA的方法論很難直接套用在日本。有沒有什麼方法既可以拉近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關係,又適用於日本呢?『附贈食材的情報誌』就基於這樣的想法誕生。」

    食物是贈品,生產者的故事才是商品

    高橋先生極為熱情又條理分明地闡述《食材通信》的概念:

    「我們的社會很關心『吃』,但是大家對『農』都沒什麼興趣。理由很簡單,因為大家都看得見廚師的面孔,卻看不見生產者的面孔。消費者沒有機會認識生產者,所以也不會覺得需要想辦法改善生產現場的危機。我認為這就是問題所在。」

    食材的流通網以東京為中心,這當中看不見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連結。美食家型的消費者,其實對食材的產地與無農藥等資訊也相當敏感,卻不曾想到要去正視生產者的現況。為了改變這樣的情形,高橋先生想到了「販賣資訊」的戰略。

    「一般的食材宅配服務,也會在裡面附上一張寫著生產者資訊的紙片吧?我翻轉這個概念,讓紙片成為主角。換句話說,我把食材生產者的生活方式當成『商品』,食物本身變成贈品,這是一種想法的轉換。」

    附贈食材的四開版情報誌《東北食材通信》就基於這樣的想法發行。這份雜誌自創刊號石卷市的「完熟牡蠣」特輯以來,會員數持續成長,順利突破一四○○人,到了二○一四年更獲頒優良設計獎(Good Design Award)金獎。將宅配服務轉換成資訊服務的戰略確實絕妙,利用媒體協助振興第一級產業的想法也很有趣。但是《食材通信》的魅力不僅止於創意本身,更在於頻繁往來現場的紮實採訪。每期的封面故事都是挖掘地方歷史、如實傳達生產現場的文章。「漁夫與傳統表演藝術歌舞伎是一體兩面」「高麗蔘是京都守護職會津藩的廚房後盾」等標題也相當吸引讀者。

    《東北食材通信》每期都一定會刊登「生產者專訪」「當地人料理食材的食譜」以及「更加深入了解食材與地方的食育專頁」。這份雜誌想要傳達的不只是從消費者的立場看待食材,還有生產現場的現況,為了確實把握這樣的概念,這些想必都是每期「不可動搖」的內容。此外,每期封面食材的照片看起來也都相當美味,他們想必掌握了最大限度襯托出食材魅力的訣竅。

    吃完之後才發揮真正的價值

    此外,總編輯高橋先生與團隊成員都會分別親自採訪農民與漁民,選定附贈的食材,因此食材全部都是一級品。雖然每期只報導一種食材,但報導過的食材不僅囊括「短角牛」「生海帶」「野生蕨」等山珍海味,而且都是一般食品店買不到的新鮮貨。

    「最好懂的例子應該就是海帶特輯了吧。我們將一整條長約兩公尺左右,比大人身高還長的海帶裝進保麗龍裡,附上雜誌寄送。收到的人大吃一驚,因為大家都只看過切細包裝起來的海帶。」(高橋先生)

    不過前面也提到,《食材通信》與其他通信販賣決定性的差異不只在於高品質的食材,還在於建立了能夠廣泛分享品嘗經驗的機制。

    「一般在收到食材之後就會直接調理,並不會去了解生產者的人格、世界觀、背景等等,所以調理完成、食物吃下肚之後,服務體驗就結束了,無法再產生更多的價值。而《食材通信》真正的價值,在吃完之後才開始發酵。《食材通信》在臉書上經營了讀者與生產者加入的專門社團,這麼一來,讀者就能直接向生產者傳達『非常好吃』的感想」(同)

    此外,多數的《食材通信》也會附上一封來自生產者的信。

    「這麼做出乎意料地有效。畢竟如果在信上讀到『這是我努力捕到的魚,希望大家吃得開心』,更會覺得應該珍惜品嘗不是嗎?我們把沒有進入一般通路的未加工食品直接送到讀者手上,所以為了將殺魚方式或是保存方法什麼的仔細傳達給讀者,對生產者的採訪也不可或缺。」(阿部先生)

    讀者接收到生產者的訊息,也自然而然會在臉書的社團中給予回應。譬如將使用《食材通信》的特輯食材在戶外烤肉的樣子上傳,附上一句「謝謝招待」,於是底下也會有人回覆「我是這樣煮的」「還可以這麼吃喔」等等,緩緩展開以同一種食材為主題的對話。生產者一般沒有機會直接聽到消費者的感想。臉書超越紙本的交流,也燃起了生產者的熱情,讓他們想要更努力生產更美味的食材。

    有效利用社群網站的《食材通信》,突顯出消費者與生產者其實都渴望與彼此交流。

    「消費只侷限於某個地區的時代,理所當然存在這樣的交流。但現在消費者與生產者的關係被斬斷了。大家都很孤獨。生產者在海邊或山上獨自一人悶聲不響地生產食材,而另一方面位在東京的消費者,也會想要知道這麼美味的食材,是由什麼樣的人生產。」(高橋先生)

    可以再來一份的雜誌

    《食材通信》劃時代的部分不只這些,還採有許多充滿魅力的制度。阿部先生如此說明:

    「《食材通信》的其中一項制度就是可以『再來一份』。這份雜誌基本上每期都報導不同的食材與生產者,但如果讀者覺得好吃,也可以追加訂購。而且我們不只配送產品,也舉辦與生產者的交流活動,譬如『再來一份LIVE』或是生產現場的體驗等,為讀者創造與生產者直接交流的場域。」

    《食材通信》就利用這些方式,為透過網路串聯起來的讀者與生產者,提供許多實際見面的場域。結果發生什麼事呢?讀者在了解生產者的故事、與這些生活在遠處的人見過一次面之後,就再也不覺得生產者是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了。於是在讀者與生產者之間,也發生了展現彼此強烈牽絆的故事。

    「過去生活在都會的消費者,遇到颱風的時候都只會看交通資訊。但《食材通信》的讀者就會調查三陸的浪高。他們真的擔心東松島漁民的漁筏不知道能不能撐過颱風,還傳了訊息過來。《東松島食材通信》的創刊號是『沙丁魚』,但製作過程中突然捕不到沙丁魚,導致配送延遲。都已經付錢了,一般讀者應該會抱怨吧?因為看不見對方的臉,所以才能發脾氣。但是《東松島》的讀者看得見漁民的面孔,也知道海上如果掀起狂風暴雨甚至會危及性命,所以他們不會生氣。甚至還有讀者去神社祈求能夠平安捕到魚。」(高橋先生)

    《東北食材通信》製作筍殼魚特輯時,發生了不尋常了漁獲欠收,導致商品出貨大幅延期。每年都能在九月捕到的漁獲,到了十月依然捕不到。焦急的氣氛在編輯部與生產者之間蔓延開來。

    「漁夫說他要向讀者道歉。但是我卻覺得道歉太不合理了,畢竟靠天吃飯我們也無能為力。所以我請他不要道歉。不過到了十一月還捕不到魚的時候,漁夫再也忍不住了,他在臉書社團中發了道歉文。我們原本以為會接到許多抱怨的訊息,結果一則也沒有。反而還收到了八十則鼓勵。」(同)

    把消費者從觀眾席帶到場上

    如果讀者只覺得是在訂購美味的食材,絕對不會產生這樣的現象吧?讀者購買的不是食材本身,而是圍繞著食材的「故事」,因此即使發生了上述的問題,也會當成「無價的贈品」來享受。

    高橋先生率領的《東北食材通信》在報導會津傳統蔬菜「小菊南瓜」時,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據說小菊南瓜是NHK大河劇『八重之櫻』中,八重最後守城時吃的食物。種子從葡萄牙傳入,流傳至今已經四百年了。但我聽到這件事情前往採訪的時候,發現實際栽種的人只有兩位。他們即使想要擴大耕地面積,也因為種子量不足而無法如願。這期出版之後,對他們的故事產生共鳴的讀者認為『不能讓這麼珍貴的南瓜消失』,於是在吃完南瓜之後把種子洗淨晾乾放進信封裡,並附上一封信寄給其他讀者。於是這封信成為一個開端,愈來愈多志同道合的讀者將挑選過的種子寄回給生產者。聽說二○一五年度的耕地面積增加了三倍,小菊南瓜也順利復活。

    我想把消費者從觀眾席帶到場上,希望他們自已也成為『當事人』。《食材通信》的讀者不僅僅只是『吃的人』,也是生產者的粉絲及業務員。他們到了年節送禮的時候,就能代替生產者向公司的同事或上司說明『東北有這樣的南瓜』。」(高橋先生)

    製作媒體等同於傳遞資訊,這點《食材通信》也一樣,但認真思考「該如何改變第一級產業的現實」,並最大限度充分利用媒體的效力,這樣的出發點相當獨特。《食材通信》把媒體當成一種「手段」而非「目的」,所以能夠輕而易舉就突破平面媒體「只靠紙本傳達資訊」的界線。無論是食材本身、社群網站還是雜誌紙本,都只不過是基於「產生真實連結,改變現實」的目的,視情況所選擇的最佳手段罷了。

    圍繞食材的故事成為連結生產者與讀者的契機。

    「我們無論是身為發送業者還是身為媒體業者都是外行人,所以有些事情才能夠義無反顧地去做吧?『附贈食物的情報誌』的優點就在於既是媒體,也是通信販賣。一般的通信販賣送來的加工品,只要微波一下就能吃了不是嗎?這麼一來,『飲食體驗』時間就非常短。而我們送到讀者手上的食材雖然需要費工夫處理,但讀者卻能使用這份食材,品味一般通信販賣所沒有的深入『飲食體驗』。」(阿部先生)

    如果做的是海膽特輯,當然就會在保留棘刺的狀態下,連著內臟一起寄送。這樣的狀態想必也有人搞不清楚該怎麼吃,不過只要透過雜誌的紙面詳細解說剝殼取出內臟的方式就能解決。如果寄送的是活扇貝,就會連剝殼用的鏟子一起附上,讓讀者也能品味「殺活扇貝」所費的工夫。

    「在養殖棚架上長大的牡蠣,殼上通常會附著淡菜類、海鞘、海藻等各式各樣的生物,而這些大量的附著物在船上就會丟掉。但是淡菜什麼的其實都可以吃。還有,訓練有素的婆婆,三秒左右就能剝開一個牡蠣。我們把這樣的工夫、丟掉的生物都當成故事傳達給讀者,使其產生商品的價值。」(同)

    既是物流,又是媒體,也是社群事業

    這是編輯部親自上船協助作業才發現的事情。

    「我們不只傳達美味,甚至連品嘗美味的食物需要花什麼樣的工夫都『送到』讀者手上。我們雖然是製作媒體的人,但比起製作媒體,我們每天都更希望傳達這份食材為什麼會誕生。」(阿部先生)

    如果是熟悉電視購物的通信販賣業者,想必會因為不符成本而簡化這種費工夫的發送作業吧?但是《食材通信》卻不這麼做。

    「發送作業的比重很高。就營運部門的立場而言,與其說是在『做雜誌』,感覺更像是在『出貨』(笑)。再說,就是要介紹不符合一般流通規格的食材,才稱得上是『改變飲食』。我們把事業重心放在傳達現場看不見的價值,至於流通與收支則是另一回事。」(同)

    《食材通信》不會只從短期收支的角度思考事業,所以創刊當初的訂閱費包含運費與稅金在內,只要一九八○日圓(現在則為二五八○日圓)。這樣的價格設定看準了讀者能以「月刊雜誌」的感覺購買的極限。

    「如果考慮到物流成本,不可能只有這個價格(笑)。但我們做的是媒體,不是食材配送,理所當然應該從讀者的角度決定服務的定價」(同)

    每期選擇不同的食材做成特輯是《食材通信》的特色,尤其《東北食材通信》的行動範圍遍及整個東北,更是特別辛苦。他們每期報導的都是沒有發送過的食材,產地與生產者都各不相同。製作山產特輯的時候,他們會一邊幫忙農家一邊發送,好不容易寄給所有讀者了,下一期的發送又立刻開始。如果製做的是海產特輯,他們就要搭上漁船幫忙捕撈,從碼頭發送冷凍宅配。雖然同樣都是「食材發送」,狀況卻完全不同。每次決定特輯地點時,編輯部都要從花卷開好幾個小時的車,北至下北半島,南至福島縣磐城市,有時還要為了發送作業睡在生產現場。「不知道下一期能不能如期出刊……」不難想像他們每天展開的都是如此緊張刺激的對話。

    「每次改變發送形態要說辛苦確實辛苦。不過,大家也逐漸建立出一套發生意外狀況時該如何對應的方法。我們每次都會使用evernote,將保冷劑與配送業者的選擇方式等做成記錄。然而資訊量過於龐大,很難建立一套標準作業程序,所以只要知道最壞的風險就夠了。其餘的部分只能透過類似師徒制的方式在現場學習。」(同)

    阿部先生嘴裡翻來覆去地說著KPI(目標達成狀況的評斷指標)的制定有多困難。這份工作接觸的人愈多,願景就會愈開闊,但他似乎每次都在煩惱目的如此多元的活動,該如何轉換為成果。畢竟這份工作不是只要獲利就好。因為即使某期產生虧損,也可能成為創造故事的契機。

    「如果只重視利益與營收,就不會這麼費時費工了。採訪與發送的時間也會減少。但如果只盯著損益平衡點看,就不可能做出好東西吧?《食材通信》既是物流,又是媒體,也是社群事業。就連看待金錢的方式,也會產生多元的觀點。」(同)

    第一級產業的現場相當多樣,很難將媒體「制度化」。然而正因為如此,才能夠逐漸擴大可能性。

    「我們在各個地方邊喝邊討論,創意就一個個地誕生。雖然很多都無法實踐,但我們每天都在摸索除了《食材通信》之外,這些創意能不能落實在新的制度或服務上。」(同)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