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哲學不該正經學:哈佛笑魁開的哲學必修課

Plato and a Platypus Walk into a Bar: Understanding Philosophy Through Jokes

    ※庫存=2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目錄  |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笑話皮,哲學骨,
    為什麼聰明人都愛說笑?
    因為笑話和哲學讓你思辨超給力:
    學會分辨真實世界裡誰犯蠢?誰又犯規?
    誰只在乎立場正確,不問是非?
    誰又大玩文字遊戲唬弄真相?

    趙少康、Power 錕、苑舉正、朱家安、鄭俊德、超級歪、厭世哲學家
    聯手笑推!

    ◎ 《紐約時報》哲學冠軍書,版權狂銷26國!
    ◎ 亞馬遜書店逾300位讀者5星★★★★★好評!
    ◎ 「救命啊,笑死人啦!」——《芝加哥太陽報》
    ◎ 「推廣哲學的書籍,應當以本書為範本。」——苑舉正,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 「哲學讓本來已經很有趣的東西變得更有趣。」——朱家安,簡單哲學實驗室共同創辦人
    ◎ 「就像一本西方版的《世說新語》。⋯⋯這才是正確打開『哲學』的方
    式。」——厭世哲學家
    ◎ 警告:請勿在辦公室或圖書館等該正經的場域閱讀,以免三步一噗哧,五步一爆笑!

    哲學家說:「世上的一切,哲學都有解。」
    問題是,哲學家有多少,答案就有多少種。
    哲學千年殿堂令人嚮往,也讓人畏懼,到底該從哪裡敲門進入?

    ▎誰說哲學硬梆梆、很難笑?看哈佛笑魁用笑話破解哲學!
    正宗哈佛哲學系高材生湯瑪斯‧凱瑟卡與丹尼爾・克萊恩倆成功挑戰用笑話破解哲學,在這本書裡,沒有爬梳錯綜複雜的哲學千年史,沒有各家宗師的生平比一比,作者決心一邊用笑話掃射你,一邊傾注你一生一定要搞懂的經典哲學思維:

     形上學:世上這一切有什麼意義?人有自由意志嗎?
     邏輯:福爾摩斯到底有多神?他連珠炮東拉西扯如何推論出人是誰殺的?
     認識論:我們怎麼知道我們「知道」的事?理性論證和感官經驗到底該相信誰?
     倫理學:善與惡誰說了算?沒有美劇《黑道家族》,哪來道德上的「金科玉律」?
     宗教哲學:信神這檔事,你口中的神和哲學家眼中的神可能是兩碼事⋯⋯
     存在主義:存在先於本質。想真正活著,該如何做自己?
     語言哲學:一切都要看你如何定義「定義」,和你覺得「是」是什麼意思。
     政治哲學:我們為什麼需要政府?怎樣的社會體系才算公平?
     相對性:做夢的是莊子還是蝴蝶?真相其實有相對和絕對之分。
     後設哲學:就是哲學的哲學,「哲學是啥?」的大哉問終於解開了⋯⋯
    作者認為,笑話跟哲學本是同根生,兩者把大腦當正妹「撩」的手法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先混淆你對於現實的認知,讓你感覺翻天覆地之後,再幫你把內心深處那讓人不舒服的人生真相給call出來。

    ▎笑懂10大哲學主題、143個重要觀點,讓思辨超給力,談話超有哏!
    作者以「笑話皮,哲學骨」方式拆解哲學史上最重要的十大主題,涵蓋:目的論、本質主義、決定論、自由意志、歸納與演譯、循環論證、理性主義、經驗主義、應用倫理學、存在主義、相對性等143個最經典的哲學觀點,先提精要哲思再立即輔以笑話佐證,從「不可知論」到禪學,從詮釋學談到永恆概念,你會驚呼,哲學史上最經典的哲思變身笑話卻如此老少咸宜,而笑話又是如何從頭到尾滿滿精闢哲理。在領悟哲理的同時,你也學會分辨真實世界裡誰犯蠢,誰又犯規(邏輯、認識論);誰只在乎立場正確,不問是非(倫理學、社會與政治哲學),誰又只會大玩文字遊戲唬弄真相(語言哲學)⋯⋯。
    蘇格拉底說:「哲學的意義不在給出答案,而是為了提出更好的問題。」又說「未經審視的生活是不值得過的。」學會把重要的哲思放進生活每一天,提出「為什麼」的當下,便是你和全新視野和創見相遇的時刻!想讓腦袋暢快淋漓,思辨清晰,說話有哏,快將腦袋泡進哲學,當然還有笑話裡!


    【笑話皮搭哲學骨,搶先嚐】
    ★語言哲學
    笑話皮: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曾對幕僚說,自己跟白宮實習生陸文斯基之間「(現在)不存在不正當的關係」。當陪審團質疑他這麼說是在說白賊時,柯林頓詭辯說:「這要看你如何定義英文時態裡的『現在』是什麼意思。」
    哲學骨:
    愛耍嘴皮子的柯林頓善於操弄語言哲學,就像他可能操作過其他東西一樣。一切都要看你如何定義「定義」,和你覺得「是」是什麼意思。

    ★認識論/經驗主義
    笑話皮:
    時值逾越節,一名猶太人在公園裡享用午餐。正巧一位視障朋友在他身旁坐下,於是這位猶太人便分了一些他的午餐給對方,那是一塊逾越節吃很應景的馬佐薄餅 (近似蘇打餅乾,凹凸表面有一條條橫紋)。視障者接下了餅,用敏銳的觸感摸索了一下,然後心有所感地說,「這是誰寫的爛東西?」
    哲學骨:
    關於外在世界的敘述真偽,我們多數人仍認同感官經驗是最有力的證明,所以在這層意義上,我們所有人都是經驗主義者。然而視力問題絕對不妨礙視障朋友當個貨真價實的經驗主義者,只不過他們的經驗裡會少掉視覺資料這一塊。

    ★相對性/時間的相對性
    笑話皮:
    某人向上帝禱告說:「主啊,我有一個問題。」
    上帝告訴他:「是喔,你說。」
    「主啊,一百萬年對您來說,真的感覺像一秒鐘嗎?」
    「是啊,這是真的。」
    「是喔,那一百萬美元對您來說呢?」
    「一百萬美元對我來說,就像一分錢一樣啊。」
    「是喔,」男人說,「那我可以跟您要一分錢嗎?」
    「好啊,我去拿,等我一秒鐘。」
    哲學骨:
    須臾與永恆之間的對比,一直是哲學思考的兵家必爭之地,而哲學家多的地方,就少不了笑話。

    【本書特色】
     第一本用笑話詮釋哲學的入門書,主張哲學不該很燒腦,應該像看笑話一看就懂,且全身暢快!
     作者為正宗哈佛哲學系高材生,也是熱門脫口秀及喜劇認證的笑魁,首創獨門哲學研讀法,帶你化繁為簡,化正經嚴肅為趣味盎然,學會用笑話觀點理解哲學思維,快又有笑!
     以「笑話皮X哲學骨」的方式破解哲學史上最重要的10大主題、143個最經典的哲學觀點。
     榮登《紐約時報》哲學暢銷書榜冠軍,已翻譯成26種語言出版。

    <TOP>

    作者介紹

    湯瑪斯‧凱瑟卡、丹尼爾‧克萊恩(Thomas Cathcart、Daniel Klein)

    丹尼爾‧克萊恩 (Daniel Klein)
    一九三九年生於美國德拉瓦州的威明頓,是橫跨文學、非文學與幽默領域的作家。他最知名的作品——《哲學不該正經學》,除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外,還被翻譯成二十六種語言。
    畢業於哈佛中的哈佛學院,並取得哲學學士學位。在短暫為電視喜劇撰寫腳本之後,便展開了寫作生涯,作品遍及驚悚、懸疑與哲學幽默等主題。現與老婆大人定居麻塞諸塞州。

    湯瑪斯‧凱瑟卡 (Thomas Cathcart)
    是哈佛大學哲學系校友,也曾在芝加哥大學研習神學。離開校園後展開了他口中「花花綠綠」的職場生涯。曾於大學任教,也在安寧病房服務過,最後以六十七歲之熟齡開始寫作人生,處女作就是與克萊恩合著的《哲學不該正經學》。目前偕妻子以紐約市為家。

    譯者簡介

    鄭煥昇

    最近覺得「原作是樂譜,譯作像演奏,譯者是在韻味中追求不拉錯的樂手」的譯者。譯作有《跟任何人都可以聊得來》全系列、《不花錢讀名校MBA》、《微調5個地方,每天開心醒來》、《讓顧客的錢自動流進來》等。
    賜教信箱:huansheng.cheng@gmail.com。

    <TOP>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
    中國廣播公司董事長 趙少康
    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苑舉正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Power 錕(李錫錕)
    沃草公民學院主編、簡單哲學實驗室共同創辦人 朱家安
    「閱讀人」社群主編 鄭俊德
    哲學普及Youtuber 超級歪(SuperY)
    厭世哲學家
    聯手笑推!

    推廣哲學的書籍,應當以本書為範本。⋯⋯最重要的是,哲學不用正經學,但一樣對你的人生有無限的幫助。 —— 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苑舉正

    這是一本用笑話拐你去讀哲學的書。⋯⋯我期待我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看過這本書的人,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在我的各種哲學教學上獨占這些分類得仔仔細細的笑話。 ——沃草公民學院主編、簡單哲學實驗室共同創辦人 朱家安

    兩位作者以「笑話皮,哲學骨」告訴你,哲學應該不正經,因為沒有標準答
    案,只有你的答案和我的答案。 ——閱讀人社群主編 鄭俊德


    《哲學不該正經學》是一本少量多餐的笑話集,也是一本入門的哲學導論,適合讀者為:愛聽笑話的人、對哲學有興趣的人,還有⋯⋯早餐店飲料封膜廠商。
    ——哲學普及Youtuber 超級歪(SuperY)

    想不到用笑話的方式來表達那些很難懂的哲學理論,竟然那麼「傳神」,就像一本西方版的《世說新語》。⋯⋯這才是正確打開「哲學」的方式。
    ——厭世哲學家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9367783
    頁數 / 272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目錄

    引言:超有哏哲學,登場!
    第一章 形上學Metaphysics
    第二章 邏輯Logic
    第三章 認識論Epistemology
    第四章 倫理學Ethics
    第五章 宗教哲學Philosophy of Religion
    第六章 存在主義 Existentialism
    第七章 語言哲學Philosophy of Language
    第八章 社會與政治哲學 Social and Political Philosophy
    第九章 相對性Relativity
    第十章 後設哲學Meta-Philosophy
    尾聲:哲學重點大會串
    附錄一:哲學史上的關鍵時刻
    附錄二:重要哲學詞彙出列!

    <TOP>

    推薦序一/
    哲學不用正經學,但一樣對你的人生有無限的幫助

    大家都知道,強大的溝通能力,是人生成功的基礎。我個人認為,在溝通能力中最重要的就是幽默感,因為笑話像潤滑劑一樣,增加溝通中的順暢度。因此,做為一個哲學教師的我而言,最大的願望就是,用笑話表達哲學。我知道這並不是容易的事,但在閱讀完本書後,我找到了答案。
    平常我們哲學家都太嚴肅了,以致於很多人認為,雖然哲學有用,但是聽不進去。甚至有人誤解,哲學就是把簡單的事情說得很複雜,讓人望之卻步。我一直想,這是哲學家溝通的問題,因此我在上課的時候,經常告訴學生,哲學不用那麼嚴肅,它可以很輕鬆。
    《哲學不該正經學》實現了我的夢想。我的夢想有三部分:第一,對於哲學的理念要能夠融會貫通;第二,表達哲學理念時,要能夠深入淺出;第三,教導哲學的時候,要讓學生聽得津津有味,不時還要哈哈大笑。我這三點夢想,不但充分表現在本書之中,而且在閱讀的過程中,我一直不停地笑。
    本書的章節包含了所有嚴肅哲學的科目,例如:形上學、邏輯、認識論、倫理學、宗教哲學等等。從一個哲學工作者的角度而言,這些嚴肅的科目中,包含了許多艱澀的內容,以及在歷史中發展的脈絡。許多人在掌握這些內容與脈絡的過程中,遭遇到了極大的挑戰,以致於他們沒有把握,確切地掌握這些哲學內容。對於這一部分,本書採取了完全不同的角度。
    在解釋不同哲學科目的過程中,作者總是以畫龍點睛的方式,在一開始提到一段對話。對話的內容很平淡,幾乎有點無厘頭,但的確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有可能發生的談話方式。這種表達的方式,讓所有人會感覺到,其實哲學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對於這一點,我對本書作者產生肅然起敬的感覺,因為哲學要講得深入淺出,其目的就是重現日常生活中的智慧。
    在掌握哲學理念之後,本書透過說笑話的方式,讓讀者了解,理解哲學的過程,就是理解笑話的過程。笑話令人發噱的主要原因,就是展示人性中最真實的一面。在呈現人性的過程中,所有的事物,包含上帝、性慾、貪念、偷懶以及老婆,都是調侃的對象,但卻予人一種特別真實的感受;笑話之所以好笑,就是因為真實。
    求真,就是哲學的定義,也是讓我們感到生活最豐富的面向。求真並不代表我們擁有真理,卻說明我們對於真理的渴望。有的時候,當這種渴望變成一種失望的時候,並不表示我們應該覺得挫折,反而應該自我解嘲,承認這就是人的限制。因為這個事實,所以我們會覺得,其實承認人有限制,可以是非常有趣的事情。最關鍵的是,在這些趣味中,哲學的理念卻因此而發散出來。我認為這是本書最成功的地方,也就是透過笑話,表達哲學。
    我很驚訝地發現,平常我看到的一些非常艱澀的論述,例如:存在主義、語言哲學、後設哲學等等,居然也都能夠在本書中以輕鬆的文字表達。這讓我情不自禁地覺得,推廣哲學的書籍,應當以本書為範本。所有教哲學的人,都應當師法本書的編輯方式,讓哲學教室成為一個愉悅的場合。讓大家發現,真理其實凸顯的,不是知識的無錯性,而是人性中的幽默感。
    本書的閱讀性之所以如此高,是因為譯者的功力。他為了維持本書的幽默感,不但把笑話的內容以極為傳神的方式翻譯出來,甚至為了要讓讀者有切身之感,很多地方是用台語翻譯的。這種翻譯的方式,不但讓我有在地的感覺,也讓我深刻地體認,原來幽默感是一種可以傳遞到世界任何角落的自然情感。對於譯者的努力,我要致上最高的肯定之意。
    最後,我要向國內所有愛聽笑話的人,鄭重推薦本書。我希望你們在大笑之餘,也能夠掌握哲學的理念。最重要的是,哲學不用正經學,但一樣對你的人生有無限的幫助。
    苑舉正(本文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推薦序二/
    哲學可以讓本來已經很有趣的東西,變得更有趣

    哲學跟笑話的關聯之一,在於錯誤是一種令人發笑的方式。

    如果你爬山遇到眼鏡蛇,最安全的應對方案包含兩個步驟:
    1.冷靜下來。
    2.找機會打爆牠的眼鏡。

    若一個錯誤跟思考有關,而不只是誤信不正確的觀念,那麼分析這個錯誤的方式,可能涉及哲學和思辨。

    文鴻在他的臉書貼了一張正妹照,上半身是亮眼的高領毛衣,下半身的短裙
    襯托出修長白皙的美腿。
    文鴻自己按讚並留言:別再說男人只會注意女生胸部了,我們才沒那麼膚淺。

    對,但是社會指責男人在性方面膚淺,並不是因為男人光看胸部,都不看腿,看腿並沒有比看胸部更不膚淺。
    文鴻犯的錯,在批判思考課堂上叫做「稻草人謬誤」(straw man fallacy):把對手的說法詮釋成另一個比較愚蠢的版本,再來攻擊。你以為自己獲勝,其實你只是痛毆了一個在你看來長得很像對手的稻草人。
    如你現在所見,許多錯誤分析之後,就不再好笑了。好笑話之所以是好笑話,在於作者提供恰到好處的線索,讓讀者憑自己的本事認出不對勁的地方。
    有時候,這些不對勁的地方不只是笑點,也包含那些讓笑點成為笑點的社會背景因素,例如上述笑話利用「男人在性方面膚淺」的刻板印象,以及其他笑話涉及的弱勢處境、對性的看法、關於女性怎樣才算守婦道、男性怎樣才算「雄壯威猛」的社會判準。
    在這裡你可以看出哲學和笑話的另一種關聯:政治不正確有時候也是一種引人發笑的方式。
    如果我們用哲學的眼光看,如同《哲學不該正經學》的作者們在第八章〈社會政治哲學〉裡試圖做的那樣,那笑話就不只是笑話,而是社會的鏡子。
    你可以把《哲學不該正經學》理解成一本從哲學觀點幫笑話分類的笑話書。作者依照笑話涉及的主題和概念,把它們依照形上學、邏輯、知識論等哲學項目分類放好,並在每個分類底下跟主要的哲學觀點串起來。
    對於念哲學的人來說,這是一本充滿行內趣味的書:如果書裡的哲學理論你都熟,作者搭配的笑話會讓你驚喜連連。哲學很抽象,因此討論哲學很看重具體案例,好笑的案例比不好笑的案例更好,除非你在討論的是轉型正義議題。
    對於一般人來說,這是一本用笑話拐你去讀哲學的書。說實在,就算不管哲學, 書裡蒐集的笑話大多本身就很好笑了,我自己最喜歡的一個是:

    志彬家附近的沼澤是有名的鱷魚棲地。志彬的表親來訪,問說:「如果晚上
    拿著手電筒,真的就不會被鱷魚咬嗎?」
    志彬:「那要看你晚上拿著手電筒可以跑多快。」

    如果你在歡笑之餘也想知道那些笑話為什麼被放在那些段落、跟上下文之間有什麼哏,那麼,就去念點哲學吧。哲學可以讓本來已經很有趣的東西變得更有趣,這種情況並不常見,你有理由好好把握。如果你對哲學真的沒興趣,好啦,至少你也看了一堆好笑的笑話。
    最後,身為推薦人,我想說說我對這本書的期待。
    老實說,我期待我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看過這本書的人,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在我的各種哲學教學上獨占這些分類得仔仔細細的笑話。
    朱家安
    (本文作者為哲學雞蛋糕腦闆、沃草公民學院主編、簡單哲學實驗室共同創辦人)

    推薦序三/
    哲學沒有標準答案,只有你的答案和我的答案
    有個老公公進了門,喊了喊老奶奶,老奶奶都沒回應,這時老公公再次喊了喊老奶奶,老奶奶還是沒有回應,老公公很生氣,覺得自己老伴怎麼這麼重聽,是不是聾了,跑到了跟前,大喊:「你是不是聾了!我喊了你三次!」這時老奶奶回罵說:「你才聾了,我回了你三次你都聽不見!」
    我們總以為別人不知道,其實或許真正不知道的是我們。
    過去讀哲學是門硬知識,但本書兩位作者以「笑話皮,哲學骨」告訴你,哲學應該不正經,因為沒有標準答案,只有你的答案和我的答案。
    但誰的好!?那就和大師們在腦袋裡打一架就會知道!
    鄭俊德(本文作者為閱讀人社群主編)

    推薦序四/
    嚴肅又優良的哲學作品,也可以由笑話寫成

    最近流傳著一則關於川普的笑話:

    記者:請問你為什麼入侵伊拉克?
    川普:因為我們懷疑他們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記者:好!那你為什麼攻打敘利亞呢?
    川普:因為我們懷疑他們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記者:好!那你為什麼不攻打北韓呢?
    川普:因為他們真的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這則笑話之所以好笑在於,一方面,最後一句話在邏輯上與前面自相矛盾,另一方面,嘲笑最後一句話本身就是自身立場的展現。笑話總是涉及內容與聽眾之間的關係,這種兩面性使笑話啟發了歷史上許多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早在古希臘時期,亞里斯多德就發現笑話中的政治不正確與國家控管言論自由的潛在衝突。佛洛伊德認為笑話如同夢境、口誤、自由聯想一樣,是揭露人類潛意識的管道之一。英國哲學家維根斯坦甚至說:「一個嚴肅又優良的哲學作品完全可以由笑話寫成」(A serious and good philosophical work could be written consisting entirely of jokes)。
    這本《哲學不該正經學》就是一本優良的哲學作品,作者湯瑪斯‧凱瑟卡、丹尼爾‧克萊恩藉由笑話的內容分析引導讀者,淺嚐其中所涉及到的哲學議題,如:邏輯謬誤、倫理難題、存在的意義。這本書過去曾在台灣出版過,現在重新翻譯,使內文更符合讀者習慣的笑話脈絡,如:「機趣」(zinger) 重翻成用來噹人的「爆點」、「自己訂」(self-serving) 重翻成「自肥」,其中也將一些笑話對白改譯,使閱讀更加流暢。
    本書的章節安排依照哲學的學術傳統分類,讀者可以從自己感興趣的主題著手,如果你很忙的話,不妨先翻翻看這三則讓我在圖書館笑出來的笑話:第二章<邏輯> 的蕾絲邊 (63-65頁) 、老婆得不到性滿足(69-70頁)、第四章 <倫理學> 中小機機被割掉的笑話 (139頁)。為什麼是選這三則笑話呢?因為我很忙。
    《哲學不該正經學》是一本少量多餐的笑話集,也是一本入門的哲學導論,適合讀者為:愛聽笑話的人、對哲學有興趣的人,還有... ...早餐店飲料封膜廠商。

    超級歪
    (本文作者為哲學普及Youtuber)

    推薦序五/
    哲學很難懂?原來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這是一本介紹哲學的書,也是一本西方笑話大全集。一般人可能會覺得很衝突:怎麼可能!哲學是那麼嚴肅、正經的東西,怎麼可能會跟笑話沾上邊?——確實,哲學是一門很嚴肅、很艱深的學問,所以當我們把它轉化成笑話的素材時,反而才形成更大的反差與荒謬感,因而造成意外的「笑果」。也許是因為我本身對哲學已經有了一點粗淺的理解,所以在讀這本書時往往會心一笑,覺得書中收錄的笑話真是妙語如珠,想不到用笑話的方式來表達那些很難懂的哲學理論,竟然那麼「傳神」,就像一本西方版的《世說新語》。如果你覺得一般市面上的哲學入門書籍都很嚴肅、很無趣的話,建議你可以試試看這一本,也許你會發現這才是正確打開「哲學」的方式。
    厭世哲學家



    【前言】
    超有哏哲學,登場!

    迪米崔:把世界扛起來的是阿特拉斯嘛,那把阿特拉斯扛起來的是誰?
    塔索:阿特拉斯腳下踩著隻烏龜啊。
    迪米崔:那烏龜腳下是什麼呢?
    塔索:烏龜腳下是另外一隻烏龜。
    迪米崔:那第二隻烏龜的腳下又是什麼呢?
    塔索:迪米崔寶貝,往下是一路都是烏龜啦!

    這一小段古希臘的對話,完美地說明了何謂哲學上的「無窮回歸」 (infinite regress)。會提到無窮回歸,往往是因為我們討論到第一因 (First Cause) 是否存在,而所謂第一因,說的是生命、宇宙、時間、空間,乃至於造物者的起源。造物者一定也是有人創造出來的,所以我們沒辦法把因果關係的最後一棒,也就是上頭故事裡由烏龜所代表的東西,給交到造物者的手中,然後就打完收工「全劇終」。造物者不是最後一棒,他後面那位也不是最後一棒,他後面的後面那位也不是最後一棒,因為往下是數不清的造物者。對不起我好像搞錯了方向,造物者好像應該往上找,感覺比較對:

    ◆ Learn More◆
    你要是覺得無窮回歸好像對你的理解幫助不大,那你可以參考看看「從虛無中創造」 (creatio ex nihilo) 的法則,也就是無中生有的意思。又或者像約翰‧藍儂) (John Lennon) 在一個稍微不同的上下文中所言:「貓王之前,是一片虛空。」

    但就讓我們再一次傾聽老塔索所說。他回嗆的那句「往下是數不清的烏龜!」除了內容讓人振聾發聵外,聽覺上也絕對有說笑料、抖包袱時那種一拳打下去,使人不禁噗哧的效果,誠可謂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吧-噠-砰,原來是這樣!
    但我們不該為此感到驚訝。就架構與效果而言,笑話跟哲學概念原本就是同根生。兩者把大腦當正妹「撩」的手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哲學與笑話都源自於同一股衝動,那就是要攪亂一池春水,混淆人對於現實的認知,讓我們感覺翻天覆地,進而把我們內心深處那讓人不舒服的人生真相給call出來。哲人供人領悟的「見解」,就是笑匠用來噹人的「爆點」。
    比方說,我們可以來看看下面這個經典的笑話。表面上,這個笑話聽來只是很瞎很搞笑而已,但靜下心來想一想,這笑話訴說的正是英國經驗主義哲學的核心問題:對於想要理解這世界的我們來說,什麼樣的資訊才真正值得倚靠?

    老莫回到家,赫然發現老婆跟自己最好的朋友盧在床上一絲不掛。但老莫還來不及開口,盧就一個鷂子翻身跳下了床說:「老莫,在你開罵之前,容我先問你一句,你相信自個兒的眼睛,還是相信我這個老朋友?」

    透過對感官經驗的優先性提出挑戰,盧丟出的問題是哪種資料比較滴水不漏?理由又是什麼?用A辦法去蒐集資料 (睜開眼睛看)一定會比B辦法 (出於對朋友的信任去接受盧的說詞)更令人放心嗎?
    針對「笑話皮,哲學骨」,我們再看另一個範例。這個小故事開的是「類比論證」的玩笑。所謂類比論證,說的就是兩個相同的果,必然有一個相同的因:

    一名九十歲的老翁在看病的時候說:「醫生啊,我十八歲的太太懷孕了。」
    醫生說:「是喔,那我跟你說個故事。有個男人去打獵,但他閃神把雨傘當成槍給帶了出門。到了野外,一隻熊朝著他衝了過來,他本能抓起雨傘,作勢開了一槍,熊就這樣被他打死了。」
    聽完故事的老翁說:「這怎麼可能,一定是旁邊別人開的槍吧。」
    醫生最後說:「沒錯,你不笨嘛。」

    這則笑話,把類比論證解釋得再清楚也不過了。現代人常愛用這種哲學論述來主張「智能設計論」,他們認為眼球的結構如此精巧,舉頭三尺肯定有一位眼球設計師,但這真的是一種誤用。

    我們可以沒完沒了地用笑話來闡述哲學,事實上本書就打算這麼做。我們會從「不可知論」談到禪學,會從詮釋學談到哲學上的永恆概念。我們會告訴你哲學上的概念如何變身成笑話而老少咸宜,而笑話又是如何能從頭到尾滿滿的精闢哲理。等等,這兩句話不是同一個意思嗎?嗯,我們可以等會兒再繞回來回答你這個問題嗎?
    誤闖進哲學課的學生常以為老師會開釋一下,嗯,人生意義之類的東西,沒想到上課鈴響後等到的是一個外型不修邊幅、獵裝配色還莫名其妙的傢伙。慢條斯理的他登上講台,滔滔不絕講起的不是人生的意義,而是「意義的意義」。
    老師一劈頭的四個字會是,開宗明義。他會說在本課能回答大小任何問題之前,我們首先必須瞭解問題本身代表什麼。勉為其難地姑且聽下去,我們很快就會發現其實這傢伙講的東西超級有趣。
    哲學——或者說哲學家——就是這麼回事。問題會生出問題,而被生出的問題又會瓜瓞綿延地繁衍出下一代的一狗票問題。沒錯,往下是數不清的問題。

    問題雖然多,但我們可以從最基本的開始。比方說,「這一切的意義在哪裡?」或「真的有上帝嗎?」或「怎樣才算做自己?」或「我是不是走錯教室了?」⋯⋯但不用多久,我們就會發現想回答這些根本的問題,我們必須先問一些其他的問題。而就在這樣的過程中,一系列的哲學流派也就分工了起來。這些哲學分支會各自去鑽研特定的「大哉問」,而他們的做法就是針對大哉問底下的小問題去提出質疑並嘗試釋疑。這樣大家有問題嗎?
    按照這樣的分流,「這一切的意義在哪裡?」屬於哲學裡「形上學」 (Metaphysics) 的領域;「真的有上帝嗎?」是宗教哲學討論的範疇;「怎樣才算做自己?」是存在主義要回答的問題;「我是不是走錯教室了?」可歸在哲學中一個新的分支叫做「後設哲學」 (Meta-philosophy) 。你可以把後設哲學想成「哲學學」,也就是在問「哲學是什麼玩意兒?」的學問。哲學的招牌下有數不清的分支,每一個分支都對應著不同的問題組與概念群。
    我們的這本書不是按照時間,從古至今這樣介紹下來,而是按照我們晃進第一堂哲學課時的內心世界來分類 – 我們當時心中懷抱著哪些問題,以及這些問題應該去找哪些哲學分支來「對症下藥」。本書很棒的一點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每一條哲學分支,都正好有一票笑話以同樣的觀念領域為家(這純粹是巧合嗎?還是有智慧生物在幕後操盤?)。話說我們會想把哲學跟玩笑話這樣龍配龍、鳳配鳳,一大部分得從當年發生的事情說起:話說初次在下課後晃出哲學教室的我倆是那麼的一頭霧水,課堂上的一切都讓我們百思不得其解。我們深信自己的小腦袋瓜永遠不可能搞懂這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兒。但也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一名研究所的學長朝我們漫步了過來。就是他,對我們說了老莫回家發現好友跟老婆同床的笑話。
    「這才叫哲學嘛!」他說。
    我們覺得這不單是哲學,這是超有哏的哲學。

    <TOP>

    內容試閱

    第二章 {邏輯}
    缺了邏輯,理性便一無是處。
    有了邏輯,你就會變成吵架王跟徹底的邊緣人。

    迪米崔:彼此競爭的哲學流派有那麼多,當中的真偽我該如何判斷?
    塔索: 誰跟你說哲學裡有真的東西?
    迪米崔:你看看你,又來了。你幹嘛老是用問題來回答我的問題?
    塔索: 你有意見嗎?
    迪米崔:有些問題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要問,畢竟有些事情一看就是真的。比方
    說二加二等於四就是一翻兩瞪眼,沒什麼好懷疑的。
    塔索: 是喔,你就這麼有把握?
    迪米崔:當然,怎麼說我也是個聰明的雅典人。
    塔索: 那可不一定,但你會覺得二加二當然等於四,是因為其邏輯無懈可擊。


    非矛盾律

    大哥是對的,嗯,不對,塔索是對的。

    但話不多說,我們先用一個經典的笑話來開場,順便介紹一下亞里斯多德所創的「傳統邏輯」。

    有位猶太教的拉比(rabbi;有親愛的智者、導師之意)在家鄉的村落升堂審案。其中一名當事人施繆爾起身指控說「拉比,伊茲雅克天天都趕羊穿過我的土地,我的莊稼都被踩爛了。那地明明是我的,這太不公平了。」
    拉比說:「你說的對!」
    這時輪到伊茲雅克站起來反駁:「但是拉比,不從他的土地上經過,我的羊就喝不到池塘裡的水。沒水喝,羊不就都得死掉。幾百年來,牧羊人都有池塘邊的過路權,我當然也不應該例外。」
    拉比又說:「你說的對!」
    一切都聽在耳裡的打掃阿姨對拉比說:「但是拉比啊,他們不可能兩個人都對吧!」
    拉比回答她說:「妳說的對!」

    打掃阿姨所點出的,是拉比違反了亞里斯多德的非矛盾律。對一名拉比來說,這雖然比不上垂涎鄰人的婢女那麼十惡不赦,但也很接近了。非矛盾律說的是一件事情不可以同時間既是怎樣,又不是怎樣。


    不合邏輯的推理

    不合邏輯的推理是哲學家的噩夢,但大家摸著良心說,不合邏輯的推理有時真的好用,要不然大家也不會用得那麼兇,是吧。

    一個愛爾蘭人走進都柏林一家酒吧,點了三杯各一品脫的健力士啤酒,然後通通喝光光,但他喝的時候是第一杯喝一小口,第二杯喝一小口,第三杯喝一小口,以此類推,直到最後酒杯見底。然後他又加點了三杯,而看不下去的酒保說話了:「我說這位客人啊,我是建議你一次點一杯就好,這樣氣比較不會跑掉。」
    聽酒保這麼說,這位客人的回覆是:「喔,我知道啊,但是我有兩個親兄弟,一個在美國,一個在澳洲。當年要各奔東西的時候,我們說好了大家都要這樣喝酒,這樣就好像我們兄弟仨還能聚首乾杯似的。我點三杯有兩杯是給我兄弟的,最後一杯才是我的。」
    酒保聽完非常感動地說:「虧你們想得出這麼好的傳統!」

    這位愛爾來人慢慢成了店裡的老主顧,而且他每次也都點一樣的東西。
    直到有一天,他進門之後只點了兩杯酒,其他的老客人都注意到了,店裡氣氛瞬間凝結成一片鴉雀無聲。等到他來到吧檯點第二輪的時候,酒保開口了:「嘿,老兄,節哀順變,別太難過了喔。」
    愛爾蘭人回答他說:「喔,你三八耶,沒有人死掉啦,是我信了摩門教,所以要戒酒啦!」

    換句話說,有一種邏輯叫自肥,人戒酒前一定要學起來。


    歸納邏輯

    歸納邏輯的推理是從特定的個案出發,目的地則是可以通用的理論。這是一種用來確認科學理論的方法。觀察到蘋果從樹上落下,你會得到一個結論是蘋果不會往上,也不會往旁邊,這寶貝就只會往下掉。接著你可能會形成一個較為廣泛的假說來包含其他自由落體,比方說西洋梨。科學的一小步,就這樣踏了出去。

    在文學作品的長河當中,有一個人的「演繹能力」說是第二,沒人敢說第一,這個人就是大無畏的夏洛克‧福爾摩斯,但其實福爾摩斯主要並非依靠演繹邏輯在破案。他真正的法寶是歸納邏輯。首先他會仔細觀察現場與案情,然後他會憑藉經驗並善用類比與機率來進行歸納,不信的話我們來看看下面的故事:

    有次福爾摩斯跟華生一同去露營。半夜福爾摩斯突然醒了過來,並用肘子輕輕推醒了華生。
    「華生,」他說,「你看一下天空,然後告訴我你看到什麼。」
    「喔,福爾摩斯,我看到無數顆星星,」華生相當配合。
    「那華生,你從這點觀察能得到什麼結論?」
    華生想了一下。「嗯,」他說,「如果你想問的是天文學,那這告訴我宇宙間存在數以百萬計的星系,而這當中又可能存在數以十億計的行星;如果你想問的是占星,那我觀察到土星位於獅子座;如果你想用觀星來判斷時間,那我可以告訴你現在大抵是凌晨三點一刻;如果你問的是氣象,那我估計明天會晴空萬里;如果你問的是神學,那我看到了上帝的全能,而我們是渺小又微不足道的凡人。話說福爾摩斯,你又看到了什麼呢?」
    「華生,你這個白癡!我們的帳篷不見了!我們遭小偷了啦!」

    我們不能百分百確定福爾摩斯的心路歷程,但他會導出自己遭竊的結論,其流程應該八九不離十如下:

    1. 我入睡時人在帳篷裡,但現在我卻能直接看到星星。
    2. 與過去的類似經驗進行比對,我直覺認為「有人偷了我們的帳篷」是合理的假說。
    3. 在測試此一假說之時,首先應排除其他假說的可能性:
    A. 或許帳篷還在,只是有人在篷頂投影了星空的圖片。這不太可能,經驗告訴我人不太會有這種行徑,而且四目所及也不見投影設備的蹤影。
    B. 或許帳篷沒有被偷,而是被吹走了。這也不太可能,因為經驗顯示能把帳篷吹走的風,其強度必然會讓我睡不下去,畢竟我不像華生那麼豬。
    C. 各種族繁不及備載的瞎答案。
    4. 不,我想我原本的假說多半靠譜,我們的帳棚是被人偷了無誤。

    這叫歸納好嗎。這麼多年,我們都誤會福爾摩斯了啦!


    可證偽性

    病患:昨夜我夢到自己左擁珍妮佛‧羅培茲,右抱安潔莉娜‧裘莉,而且我們還欲罷不能地「三人行」了一個晚上。
    心理醫生:很顯然,你內心深處極為戀母。
    病患:蛤?為什麼?這兩個美女跟我媽都一點也不像啊?
    心理醫生:啊哈!反向作用 (Reaction formation)出現了吧,你果然在壓抑自己真正的慾望!

    是不是不好笑,沒錯,因為這不全然是個笑話,因為佛洛伊德學派的某些人就真的是這種邏輯。他們的這種理路的問題在於,我們想不出有一套可信的真實情境足以否定其戀母情結理論。在對於歸納邏輯的批判當中,二十世紀哲學家卡爾‧波普爾 (Karl Popper) 主張為了讓理論能經得起考驗,我們首先需要讓這理論可以檢驗,亦即我們需要某些實際有可能發生的情境足以「證明其為偽」。在上頭的偽笑話裡,我們就不可能想到有真實的狀況可以讓佛洛伊德流的心理醫師承認是反證。

    為了更凸顯波普爾的論點,我們來看下頭的真‧笑話:

    兩個男人在做早餐。其中一個邊給吐司抹奶油,邊開口對同伴說道:「你有沒有注意過凡抹好了的吐司掉下去,一定都是奶油面著地?」

    第二個男人說:「沒有耶,我覺得應該是因為奶油面著地比較難清,所以給人印象會比較深。我在想真實的狀況應該是一半一半吧。」

    第一個男人這時又說了:「喔,是喔?那你看著喔。」語畢他便鬆手讓吐司成為自由落體,結果著地的是沒有奶油的那一面。」
    第二個男人表示:「看吧,我不是說了嗎?」
    第一個男人這時說:「喔,我看得很清楚,我奶油塗錯邊了!」
    對這第一個男人來說,再多的反證都顛覆不了他的寶貝理論。


    演繹邏輯

    演繹邏輯的推理方向是從廣泛的原則朝個案發展。要看最最陽春的演繹邏輯,我們可以舉「直言三段論」為例,這三段論說的是:「凡人皆有一死;蘇格拉底是人;所以蘇格拉底會死。」神奇的是這麼直白的東西,還是有人有本事把它弄擰成:「凡人皆有一死;蘇格拉底會死;所以蘇格拉底是人。」拜託,沒有這種邏輯好嗎?因為這就像是在說:「凡人皆有一死;我小孩養的哈姆太郎 (倉鼠) 會死,所以哈姆太郎是人。」

    還有另外一種辦法可以把演繹論述搞垮,那就是從錯誤的前提出發。

    一個老牛仔走進酒吧,點了杯酒。正當他在自個兒位子上啜飲著威士忌,一個妙齡女子挨到他身邊,一屁股坐了下來。坐定後她轉頭面向牛仔,問了一聲:「你是正港的牛仔嗎?」
    老人家回答說:「嗯,我這輩子都在農場上打滾,養馬、顧圍籬、給牛隻烙印樣樣都來,所以我想是吧,我應該算是個正牌牛仔。」
    這時女生說話了:「我是個蕾絲邊,我這輩子天天都在肖想女人。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我想到的是女人,我沖澡或看電視時也在想女人,大小事都能讓我想到女人。」
    過了會兒,又有人在老牛仔的身旁坐了下來,這次是一對男女和她搭訕:「你真的是個牛仔嗎?」
    老人這時答道:「我一直以為我是,但我剛剛才發現自己原來是蕾絲邊。」

    來分析一下這位老牛仔到底是哪裡「壞掉了」,搞不好會挺有趣的。雖然不能保證有多少笑點,但總之咱們就上吧。

    關於自己是不是個正港的牛仔,他第一次回答是的邏輯論述是:

    1. 若某人所有的時間都在做牛仔做的事情,那他就貨真價實是個牛仔。
    2. 我所有的時間都在做牛仔做的事情。
    3. 所以,我是個正港的牛仔。

    女子的邏輯是:
    1. 若女人整天都在想其他女人,那她就是蕾絲邊,也就是女同性戀。
    2. 我是女人。
    3. 我整天都在想女人。
    4. 所以,我是蕾絲邊。

    後來牛仔會在第二次回答時被女人的邏輯牽著走,最終得到自己也是蕾絲邊的錯誤結論,是因為他搞錯了自己的前提,也就是女子邏輯的第二點:我是女人。

    嗯,就跟你說我們不保證好笑了嘛。


    後此謬誤

    首先,我們想先來談一下「後此謬誤」的拉丁文原文「post hoc ergo propter hoc」:在某些圈子裡,如果你能一本正經地唸出這五個字,很多異性可能會對你投以崇拜的眼神,甚至願意讓你予取予求。但英文版的「After this, therefore because of this」或中文版的「跟在什麼之後發生,就是因為什麼發生」就不太推薦用來撩妹,你有很高的機會會得到反效果。至於原因,應該不用我解釋了吧。

    總之,後此謬誤的意思就是只因為一件事跟著另外一件事發生,我們就認定這兩件事之間存在因果關係。後此謬誤這種邏輯錯誤很合理地常見於社會政治的論述當中。比方說有人會說「很多人會染上海洛英,都是先從大麻開始的。」很多人確實是先吸大麻,後來又沾上了海洛英,但海洛英上癮的人,小時候都喝過牛奶也,這筆帳又該怎麼算?
    在某些文化裡,後此謬誤增添了生活中不少情趣。中國的王安石有詩云:「飛來山上千尋塔,聞說雞鳴見日昇。」換句話說,中國人認為太陽公公是被公雞給叫起床的。為此請容我們代表華人對公雞說聲:多謝了。又或者舉我們倆的一位女同事為例:

    每天早上,她都會走到門階上(用「大錯特錯不要來,汙辱我的美」的節奏) 大喊:「老虎,不要來,打擾我的家!」說完她便會轉身進門。
    最後我們對她說:「你幹嘛老是要這樣吼啊?這方圓一千英里以內都沒有老虎啊。」
    沒想到她竟然說:「看吧,老虎被我喊到不敢來了吧。

    後此謬誤的笑話有很多可以講,因為人類的幻覺真的十分頑強。

    有個猶太老先生娶了一個年輕女人,他們彼此非常相愛。但不論做先生的在房事上怎麼變花樣,年輕老婆就是沒辦法高潮。由於猶太人的妻子有權得到性的歡愉,因此他們決定去請教拉比。拉比聽了他們的遭遇,摸摸了鬍子,給出了這樣的建議:
    「花錢聘一個精壯的年輕男人,然後等你們夫妻倆做愛的時候,讓年輕人在你身上揮舞毛巾,這樣你太太就可以產生性幻想,然後高潮就會來。」
    兩人回了家,聽從了拉比的建議。他們聘請了一位年輕帥哥,並讓他在兩人行房時於床邊揮舞毛巾。結果拉比的建議沒用,妻子一點也沒有得到滿足。
    百思不得其解的兩人又重新回去找拉比。「好吧,」拉比對做丈夫的說,「這樣走不通,那我們就反過來試試看好了,這次我們讓年輕男人跟你太太做愛,換成你在他們上頭揮舞毛巾。」再次回到家,他們聽從了拉比的指示。
    也就是由請來的年輕人上陣,老公在一旁用毛巾替他跟老婆搖旗吶喊。雖然是打工仔,但是這位年輕人十分賣力地衝撞,而太太也在他的服務下達到了曠古絕今,驚天動地,天花板都因嘶吼而搖晃起來的十級高潮。
    這時候老公露出笑容看著那位年輕人,一副非常得意的模樣說:「看到沒有,毛巾就是要這樣搖才對,懂了嗎?」

    好啦,最後一則後此謬誤笑話了,我保證。

    養老院裡一名八旬老翁來到一個穿著粉紅色七分褲的老太太面前說:「今天是我生日!」
    「是喔,太好了,」她回答說,「我覺得我猜得到你今年幾歲。」
    「真的嗎,妳要怎麼猜?」
    老太太說:「簡單,把褲子脫了。」老翁乖乖照辦。
    「好的,」她說,「現在把內褲也脫了。」
    老翁再度使命必達。她對他上下其手了一番之後說,「你今年八十有四!」
    他說,「哇,妳怎麼會知道?」這時老太太才不疾不徐地說:「你昨天跟我說的啊。」

    這位老翁中了後此謬誤這個本書裡歷史最悠久的老招,亦即在她摸了我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就是因為她摸了我所以才發生的事情……「之後所發生」跟「所以才發生」真的是讓我們每一次都傻傻分不清楚。

    整體而言,我們會被後此謬誤予取予求,是因為我們忘記了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在作用。

    紐約一個男孩跟著同輩表親穿過了路易斯安那州的沼澤。「真的帶著手電筒,鱷魚就不會咬你嗎?」城市來的男孩問道。
    他的表親說:「那就要看你帶著手電筒的時候跑得多快了。」

    城市男孩以為手電筒是(不被咬的)原因,但其實那只是個(帶心安的) 道具。


    蒙地卡羅謬誤

    蒙地卡羅謬誤(Monte Carlo Fallacy) 在賭徒之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有些人聽到這是種謬誤可能會大吃一驚,他們可能原本以為這是一種「蒙地卡羅策略」。但事實上,莊家就是靠著你在這一點上腦筋轉不過來賺錢。

    我們知道俄羅斯輪盤的數字是紅黑各半,亦即滾球停留在紅色格子裡的機率是五十%。如果我們轉非常多次,比方說上千次好了,同時假設輪盤本身沒有瑕疵,賭場也沒有對輪盤動手腳的話,那平均而言,滾球應該會有約五百次停在紅色格子裡。那萬一我們連轉六次黑色的話,一般人都會忍不住想說第七把賭紅色的勝算比較大,畢竟紅色也該出來了,對吧?嗯,不對。第七次轉出紅色的機率仍舊是五十%,不能更高了。事實上,每一次轉出紅色的機率都永遠是五十%,不論黑色先連出多少次都一樣。

    若你還是堅持要挺蒙地卡羅謬誤,下頭是一個相當中肯的建議:

    搭飛機的時候,為了安全起見,請帶顆炸彈登機⋯⋯因為同一班飛機有兩名炸彈客的機率實在低到不能再低。


    循環論證

    循環論證 (circular argument) 作為一種論證,代表一個哲學命題的證據中也包含了命題自己。循環論證經常是渾然天成的笑話,不需任何加工。

    保護區裡秋意正濃,美國原住民們問起他們新上任的酋長冬天的事情。他們想知道今年是否「凜冬將至」。菜鳥酋長受的是外頭的現代教育,對部落祕傳的「天候技」一無所知,所以這一年會是凜冬或暖冬,他根本無從判斷起。為了盡量不出包,他要部落的族人多撿拾柴火,盡可能為為凜冬未雨綢繆。這麼說完的幾天之後,菜鳥酋長想到一個辦法好像可行,於是便撥了通電話給美國國家氣象局詢問。結果電話那一頭的氣象專家說,確實,他覺得今年冬天應該會很冷。於是酋長掛了電話,便跑去要子民們加緊囤木頭。
    事隔幾個星期,酋長第二度致電國家氣象局確認:「你們還是看好今年會是冷冬嗎?」
    「是的,」氣象專家回答。「目前的跡象顯示今年冬天會非常冷。」酋長掛了電話,又去跟部落的人說要積攢愈多木材愈好,最好是大小通殺。
    又過了兩週,酋長第三次打電話到國家氣象局問同樣一件事情。這次氣象專家說:「我們現在評估今年會是可以留名青史的寒冬!」
    「是喔?」酋長說。「你這麼有把握?」
    氣象專家說:「嗯,我有把握,因為我看原住民撿柴火撿得跟瘋子一樣!」

    繞了一圈,讓酋長覺得應該叫大家去囤木頭的證據,原來正是他叫大家去囤木頭,這不是循環論證,什麼才是循環論證?所幸他本人很應景地用上了也是會一直繞圈圈的圓鋸,所以還不算太費力。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