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暗黑醫院:消失的病患

仮面病棟

    ※庫存=2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日本銷售超過70萬冊!全系列銷售突破100萬冊!
    ★蟬聯2015~2016年日本書店暢銷TOP1。
    ★身受重傷的女子X持槍殺人的歹徒X天人交戰的醫生X不可告人的祕密=醫學推理書的震撼作。
    ★日本啟文堂書店等各大書店書店店員驚豔推薦!
    ★來自日本讀者的警告!請準備充足的閱讀時間,不然將會為了知道後續,而出現有如搔癢般的焦躁感,。
    現任醫師精心描繪的<本格推理×醫學懸疑>,醫學推理書的震撼新作!
    ★第四屆「島田莊司評選玫瑰城福山市推理文學新人獎」得獎作者渾身之傑作。
    ★本格推理大手、暢銷推理小說家島田莊司高度讚賞!

    搶匪挾持病患入侵,8小時禁閉醫院中的極致心理戰!

    一名持槍搶匪躲進醫院,同時要求院內醫師醫治自己射傷的女子。
    臨時值班的外科醫師.速水秀悟意外捲入此事件中,孤立無援的醫院中頓時上演生死一線的極限心理戰。
    速水在救治受傷女子後試圖逃離醫院,卻意外發現醫院內部不可告人的祕密,身陷院長與搶匪的殺意中。
    腹背受敵之際他卻愕然失去意識,醒來後自己是唯一倖存者,也是嫌疑犯
    當速水在偵詢下,試圖拼湊殘缺記憶時,描述卻和案發現場的情況有所出入──那名受到槍擊的病患根本不存在……

    惡夢般的一晚、醫院的祕密、不存在的病患,究竟從何時開始才是現實?
    最終又會迎來什麼衝擊性的真相?

    <TOP>

    作者介紹

    知念實希人

    1978年生於日本沖繩縣,目前居於東京。畢業於東京慈惠醫科大學,為日本內科醫學會認可專科醫師。2011年以《存在理由》(レゾンデートル)一作獲得第四屆「島田莊司評選玫瑰城福山市推理文學新人獎」。2012年,處女作更名為《為誰存在的刀刃》(誰がための刃),於此年出道。目前著作有《血脈》(ブラッドライン)、《飼養溫柔死神的方法》(優しい死神の飼い方)、《天久鷹央的推理病歷表》(天久鷹央の推理カルテ)等,為備受矚目的醫學推理作家新秀。

    <TOP>

    各界推薦

    【讀者推薦】
    「系列銷售突破70萬部、店員大力推薦果然不是沒有道理的。這是今年我讀過最棒的書!」
    「為了抒發這本小說帶來我的眾多衝擊,一看完就上網寫心得。密閉空間中的緊張心理戰、巧妙的陷阱,以及人性的醜陋,這些都為閱讀時添加震撼。更棒的是看完後的省思與餘韻……這裡就不暴雷,讓大家自己品味。」
    「巨大的殺機,如蛛網般的縝密殺意布局,伏筆、人物設定都十分優秀,層層謎題,團團陰謀,是近期看過最棒的推理小說。」
    「翻開第一頁的就深深著迷,尤其結尾的反轉超乎預期,值得一看。」
    「病院祕密、內幕感覺只是虛構,但我們真的從沒去思考過自己到底吃了什麼藥、是否接受正確的治療,還是遭人覬覦……」
    「引人入勝,難以放下書籍。兩個小時的閱讀簡直媲美大製作電影。痛快!」
    「故事展開步調順暢,結尾讓人驚愕,犯人的身分與意圖不到最後難以猜測。看完後,我見人就推薦:這本書非看不可!」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571073101
    頁數 / 28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序章

    秒針發出刻劃時間的聲響,在這間三坪大的房間之中顯得特別響亮。房間裡的氣氛沉重如鉛,一點一滴地腐蝕心志。
    速水秀悟吐出肺臟中沉積已久的空氣,望向正前方的刑警。
    「我已經說完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了,你到底還有哪裡不滿意?」
    他被關在滿是陰沉氣息的房間裡,已經長達十個小時以上。他的耐心差不多到了極限,無法繼續與這群血氣方剛的刑警共處於這狹小的空間之中。
    眼前的中年刑警名為金本,他單肘撐在桌上,狐疑地瞇起了眼,由下往上瞪著秀悟。
    「速水醫生,我不是不滿意您的回答,但是啊……」
    金本抓了抓稀疏的頭頂,頭皮屑飛落在桌面。
    「醫生的描述和現場的狀況有些出入,我在思考其中有什麼原因。」
    「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才想問為什麼啊!」
    秀悟使勁敲了桌子,沉重的聲響迴盪在窄小的房間裡。
    「醫生,請您冷靜點。您在案發時頭部遭到嚴重撞擊,會不會是因此記憶有些混亂?」
    刑警開口安撫秀悟,秀悟沉默不語。他很肯定,自己絕對沒記錯。但是刑警一再質疑他的記憶,這些疑問一點一滴、確實地消磨他的信心。
    那如同惡夢般的一晚,究竟從何時開始才是現實?
    一陣刺痛掠過秀悟的頭部,他忍不住抱頭呻吟。
    「您沒事吧?」
    金本問道,語氣卻聽不出有多擔憂。
    還不是你們逼出來的!秀悟憤恨地看向金本。
    「總之,能否請您再一次仔細描述案發當晚的狀況?或許還會再發現什麼。」
    金本摸著長滿顯眼鬍渣的下巴。秀悟咬了咬脣,微微收起下巴,點了點頭。
    那一晚之後明明只過了三天,秀悟卻覺得像是很久以前的事。
    「……那一晚,我開車前往田所醫院,準備到那間醫院值班。」
    秀悟緩緩開口,垂下眼瞼,漸漸溶入記憶的深海當中。
    腦中浮現了小丑醜惡的笑容。

    第一章 小丑之夜

    =1=

    速水秀悟轉動鑰匙,關閉汽車引擎。接著他叼著香菸,拿起從二十歲至今的Zippo 打火機點燃菸頭,大口吸入,讓煙霧充滿肺中,再緩緩呼出。
    他知道自己必須戒菸,但外科醫師生活繁忙,他時不時就想用尼古丁稀釋沉重的壓力,怎麼也改不掉這個壞習慣。
    秀悟垂眼看向手錶。現在是晚上七點四十分,接下來直到早上為止,他都必須待在醫院裡值班,時間長達十小時以上。待在醫院內自然無法抽菸,他只能趁現在補充尼古丁。
    秀悟花費數分鐘抽完菸,走出車外,打了個哆嗦。十一月夜晚的冷風吹過醫院後方的停車場,無情地奪去了體溫。
    秀悟急忙拉起大衣衣領,他抬起頭,眺望眼前的建築物。這棟建築物共有五層樓高,外觀老舊。這裡是田所醫院,也就是他今晚負責值班的場所。
    這棟醫院還是老樣子,十分詭異。秀悟吐著白霧,向前走去。
    這間療養型醫院位於狛江市郊區。秀悟經由任職同一間醫院的前輩介紹,每週會到這間醫院兼職大夜班。工作內容大多只有在值班室裡待機,俗稱「睡覺班」,兼職薪水還不差,所以秀悟從去年起開始固定在田所醫院排班。不過,原本今天並不是秀悟值班。
    「抱歉,我負責的病患突然病情惡化,你今天能不能代替我去田所醫院值班?」
    大約一個小時前,介紹這份兼職的泌尿外科前輩突然打電話到秀悟的院內PHS手機,這麼拜託他。秀悟明天一大早必須參與外科部部長執刀的胰頭十二指腸切除手術(註1),在手術中擔任手術的第一助手,所以他今天其實很想在家裡好好休息。不過這位前輩和秀悟出身自同一間醫學大學,在學期間又相當照顧秀悟,他很難拒絕前輩的請求,只好開著愛車前來代班。
    秀悟繞向醫院的後門,同時向上望去。醫院二樓以上的窗戶都裝設鐵窗,鐵窗上還有顯眼的鐵鏽。聽說這間醫院以前是精神科醫院,那些鐵窗就是當時遺留的產物。秀悟每次見到這些鐵窗,都會忍不住聯想到監獄。
    秀悟抵達後門,正要在門旁的電子鎖輸入密碼。就在這個瞬間,一名體格壯碩的年輕男子忽然打開門,走了出來。秀悟曾經見過這個男人幾次,他應該是醫院的員工,正要下班回家。
    「咦?呃……速水醫師?今天是您值班嗎?」
    男人見到秀悟,瞪大了雙眼。
    「小堺醫師臨時有急事沒辦法值班,我來代班。」
    秀悟聳聳肩。
    「啊、是這麼回事啊……辛苦您了,值班請加油。」
    「謝謝你。」
    秀悟穿過男人打開的大門,打了卡,走進醫院。醫院一樓設有手術室、外來病患等待室等處,這些地方的燈光已經全部關上,只剩緊急照明散發淡淡綠光照亮室內。秀悟環視空蕩蕩的外來病患等待室一圈,隨後走向一旁的樓梯。
    樓梯入口設有沉重的鐵門欄。當這裡還是精神科醫院的時候,這扇門欄應該就是用來防止患者跑出醫院,不過秀悟從沒見過這扇門欄關閉的模樣。
    秀悟一步步踏上階梯。值班室在二樓,但是他必須先到三樓,告知晚班的護士自己已經抵達醫院了。
    他漸漸靠近三樓,日光燈潔白的光亮照射進昏暗的樓梯間。樓梯旁設有護理站,光亮就是從那裡傳來的。
    「不好意思。」
    秀悟探頭看向護理站內,裡頭卻不見人影。或許是去巡病房了?秀悟搔了搔太陽穴,便走進與一樓同樣昏暗的走廊深處,緩緩前進。
    消毒水的味道裡混著一絲糞尿的惡臭,傳入鼻腔。秀悟皺起眉頭,摀住鼻子探看每間病房。一間病房內各擺放四張病床,大約一半的病床都沒有拉上床前的隔簾,可以直接看見床上的病患。
    骨瘦如柴的病患們浮現在黑暗之中。秀悟見到這些病患的模樣,眉頭的皺紋更是加深。
    田所醫院屬於療養型醫院,這裡和大學醫院這類急性照護醫院不同,入院病患的病況都保持某種程度的穩定,但他們需要不間斷的醫療照護。因此這裡的病患大多是因腦中風或衰老臥床不起,或者是因為其他原因出現同等症狀。總而言之,這間醫院裡住了相當多意識不清的病患。
    而這間醫院還有一個特徵,就是大部分入院的病患都是孑然一身。基本上療養型醫院傾向對無依無靠的病患敬而遠之,田所醫院卻反其道而行,積極接收這類病患。
    往樂觀的方向思考,這些病患很難找到住院地點,田所醫院的作法算是對他們伸出援手,不過秀悟早就看穿院方的企圖。
    既然病患無依無靠,即使他們出了什麼意外,也不會有家屬之類的人來找碴。再加上這些病患的大部分醫療費用都是由公費支出,院方施行些許的過剩醫療行為也不擔心露餡。秀悟輕輕搖了搖頭,從病患們身上移開視線,繼續往走廊前進。
    他查看完八間病房,卻都找不到護士。秀悟來到走廊盡頭的電梯前方,滿臉疑惑。
    ……姑且先到四樓出好了。這棟醫院的三樓和四樓都是病房區,構造相同,兩層樓各有一處護理站,晚間會各派駐一位護士值班。
    秀悟正打算按下電梯按鈕,此時他的眼角見到有人影從樓梯走進護理站。秀悟加快腳步通過走廊,再次探頭查看護理站。一名中年護士正從架子上取出病歷。
    「晚安。」
    秀悟一開口問候,護士豐滿的身軀便整個轉了過來。秀悟見過這名護士幾次,緊繃的白衣胸前掛著一個名牌,上頭寫著「東野良子」。
    「哎呀,這不是速水醫師嗎?今天是星期四,您怎麼會來呢?」
    東野睜大浮腫的雙眼。
    「小堺醫師今天實在抽不出空,所以找我來代班。麻煩妳多關照了。」
    「原來如此,我才要請您多關照呢。」
    「今天有沒有病患的病情惡化,需要診治?」
    「沒有、沒有,這層樓和四樓的病患們病情都很穩定,您先休息一下。」
    「是嗎?那我就先待在值班室裡,有任何狀況就CALL我。」
    秀悟說完,便沿著樓梯走下二樓,穿過寬廣的房間。房間左右方放著病床與血液透析器,這些儀器在緊急照明黯淡的光芒映照之下,緩緩浮現其形狀。聽說這間醫院從早上到傍晚會進行外來病患的血液透析。
    秀悟抖了抖身子。三樓的空調正常運轉,但二樓卻不同,感覺有些寒冷。可能是因為這房間不但空曠,還設了幾扇大窗戶,室內的氣溫才會比較接近戶外。白天只靠空調可能沒辦法溫暖整個房間,仔細一看,會發現房間各處還放著老舊的煤油暖爐。
    秀悟穿越透析室,打開最深處的房門。房門前方延伸出一條稍短的走廊,走廊盡頭便是員工專用的洗手間與值班室的門。
    秀悟走進值班室,按下日光燈的開關,房間立刻充滿漂白般的白光。
    三坪大的空間中放置了簡易摺疊床、櫃子、小小的辦公桌以及電視,擺設相當樸素。秀悟脫下大衣,將大衣隨手掛在椅背上,鞋也沒脫就直接躺上床。
    秀悟平時會帶小說或醫學雜誌來打發時間,但是他今天是臨時決定來代班,什麼都沒帶,無可奈何之下只好打開電視開關。隔了數秒之後,古老的映像管電視才緩緩顯示出影像。
    秀悟躺在床上觀看新聞節目好一陣子。某地區的都市發生殺人事件,遙遠的國外掀起大規模暴動,股價預測、天氣預報、職棒的比賽結果。他心不在焉地聽著各式各樣的消息,忽然間,某處傳來了爆炸聲響。
    原本正在打瞌睡的秀悟猛然坐起身。聲音聽起來相當接近,是汽車爆胎?
    秀悟仔細聆聽了數秒,外頭並沒有再次傳來爆炸聲。他望向牆上的時鐘,時間不知不覺間來到晚上九點。
    ……差不多該換衣服了。秀悟站起身,從櫃子取出手術衣。醫師值班時都是以手術衣代替睡衣。
    秀悟脫下馬球衫與牛仔褲,換上手術衣,再次躺回床上,閉上雙眼。連日沉重的勤務使他的腦袋精疲力盡,現在明明距離睡覺時間還早,他卻開始昏昏欲睡。
    秀悟的意識開始在朦朧之中載浮載沉,突然間,一陣急促的電子音強行拉起他的意識。秀悟睜開眼,沉著臉瞪向枕邊的內線電話。內線電話正不斷發出歇斯底里的呼叫聲。
    不是說病患病情穩定嗎?秀悟在內心暗自抱怨,手同時伸向話筒。
    「你好,我是速水。」
    「……我是東野。不好意思……可以請您過來一趟嗎?」
    對方的語氣凝重,秀悟從中察覺事態嚴重。有病患的病情突然惡化嗎?
    「我馬上到。在三樓嗎?還是四樓?」
    「……在一樓。」東野壓低嗓音,這麼說道。
    「一樓?」
    「是的,在一樓。麻煩您盡快過來,越快越好。」
    東野語氣焦急地說。「我明白了,我馬上下去。」秀悟說完,放下話筒。
    該不會是有病患摔下樓梯?總之自己最好加快腳步。秀悟從櫃子裡拿出白袍,一邊披上白袍一邊走出值班室,接著他快步穿過透析室,走下樓梯。他一繞過樓梯轉角處,便見到兩名護士站在一樓。一名是東野,另一名護士則是身材纖細,外表大約三十歲左右。秀悟在當班的時候見過她幾次,她的名字好像是「佐佐木」。
    「發生什麼事了?」
    秀悟奔下樓梯,開口問道。乍看之下,一樓現場並沒有任何病患倒下。
    東野緩緩舉起手,食指指向某處。秀悟循著食指的方向看去。
    「嗄?」他喉嚨深處漏出一聲驚呼,頓時傻住。
    外來病患等待室內放著大約十張沙發,而在室內的一隅,有一名男子站在黑暗蜷伏的角落之中,他的頭部特別吸引秀悟注目。男子的頭部外側裹著一副橡膠製的小丑面具,面具的模樣看起來相當詭異。
    巨大的嘴脣抹得鮮紅,兩端高高勾起;雙眼畫上漆黑的外框,彷彿貓熊一般;鼻子宛如赤紅的高爾夫球。這一切足以勾起他人的恐懼本能。
    秀悟無法理解狀況,傻站在原地。
    「……你就是醫生啊?」
    面具上那張巨大雙脣的中心微微動了動,發出低沉含糊的聲音。面具上似乎只有嘴唇跟雙眼的部分開了洞。
    「呃、是……」秀悟點點頭,仍然一頭霧水。
    「那你過來醫好這傢伙。」
    小丑指著自己的腳邊。秀悟的目光向下移去,接著倒抽一口氣。小丑身旁倒著一名年輕女子,女子像蝦子一樣捲曲著身體,渾身顫抖。秀悟遠遠就能望見她痛苦扭曲的神情。
    醫師本能驅動秀悟的身體,他立刻奔向沙發之間,來到女子身旁。
    「妳沒事吧!?」
    秀悟跪下身,開口問道。女子按著腹部,無力地抬起頭。這名女子相當年輕,可能才二十歲左右。她的雙眼畫上眼影,眼角顯得特別細長;鼻翼高挺、纖細;雙脣塗上嫣紅的口紅。她的臉上畫著稍濃的妝容,長相卻十分標緻,平時的她肯定非常有魅力,但現在這張臉卻緊繃、抽搐連連,令人於心不忍。
    「肚子……」
    女子微微張開顫抖的雙脣,嘶啞地說。
    「腹部很痛嗎?」
    秀悟伸手觸碰女子裹在毛衣下的腹部,打算為她診斷。剎那間,他的掌心感受到溫暖黏滑的觸感。秀悟低頭望向自己的手,手掌上沾滿紅色液體。
    是血?女子正在流血,而且出血量相當大。
    「出血怎麼會這麼嚴重……」
    秀悟低喃。此時他感覺到有硬物碰到自己的額頭。
    「因為我用這玩意給了她一發。」
    小丑拿著一把粗糙的左輪手槍抵住秀悟,愉悅地說道。
    緊急照明略帶青色的微光,隱隱映照出那張醜惡的笑容。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黑貓小夜曲

    79折,300

    在神酒診所乾杯1

    79折,237

    深夜食堂 1

    88折,176

    深夜食堂 2

    88折,176

    深夜食堂 3

    88折,176

    深夜食堂 8

    88折,176

    深夜食堂 9

    88折,176

    深夜食堂 10

    88折,176

    我的箱子

    88折,299

    豐臣公主

    83折,266

    1Q84 Book3(精裝)

    88折,396

    村上春樹雜文集

    88折,317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