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魔法校草 2:颯爽變身!2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原以為堂堂校草成為魔法少女已經很淒慘,沒想到更悲催的還在後頭。
    首先是坐我隔壁的李志洋,一點都不理智地要追我……變身的魔法少女!
    再來是學妹的瘋狂追求,原因是找我畫BL本本!?
    接著是姊姊突然找我去遊樂園,竟然是想要幫她找男朋友?
    還要搭配週末的魔法使考前特訓,這是要我變出分身嗎?
    拜託!等那隻兩光的瑞比學會分身法術前,我就已經分身乏術了啊!
    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到底哪一天才會結束啦!

    <TOP>

    作者介紹

    青鷹

    Made in Taiwan,用蟹子註冊人生online,人很nice的,歡迎聊天搭訕。
    粉絲團、巴哈、POPO,請搜尋關鍵字→青鷹71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4606153
    頁數 / 24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魔法少女‧猶豫


    身為鏡影高中的校草,咳,雖然我不是自願的,不過自從成為校草之後,有女生跟我告白或是假日想找我約會,可以說是稀鬆平常,沒什麼好大驚小怪,雖然這樣說好像很自戀,不過,更精準一點來說,平常發給我情書、禮物的女生數量可說是過江之鯽,就像滿天星星,怎麼樣也數不完。
    但除了無緣無故成為校草的鳥事外,現在我又在幾天前兼差當上了魔法少女的職務,而且還有人想要跟魔法少女約會,重點是……這男生還是坐我隔壁的同班同學,呃、這一切好像哪裡怪怪的。
    原以為誤打誤撞,遭人陷害成為校草已經夠悲催了,沒想到居然還被迫成為魔法少女,甚至意外被同班同學發現,還莫名其妙地追求起來,我到底是有多倒楣啊?難道我人生的茶几上,杯具已經多到擺不下了嗎?
    一想到造成這些慘劇的源頭,我的兔子魔法使搭檔,那隻可惡的臭瑞比,牠絕對不是散播愛與勇氣的天使,無庸置疑,牠肯定是帶來衰小跟壞運的惡魔!
    就算牠受傷重創,根據禍害遺千年的理論,我相信牠最後會沒事的。
    「吳亦悅!我說了這麼多,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李志洋憤慨搥桌,打斷了我亂糟糟的思緒,我抬眼一瞧,他橫眉豎眼,表情相當不滿。
    「呃、嗯。」我唬弄地打了馬虎眼,李志洋滿意地點點頭,接著就是繼續滔滔不絕,還誇耀地說他安排約會流程可說是一流,只要女生跟他見面一次,包準會順利愛上他。
    默默地回想李志洋之前被墨兔族的魔法黑暗化時,隨便雙手咚了一個女生,天曉得他隔天轉眼就說他愛上貞德瑪莉亞,滿嘴花花的李志洋,平常最會惹班上的女同學生氣,但卻總是炫耀自己有多厲害,看他還沒四十就只剩下一張嘴,真是可憐。
    同情地望著李志洋,我一邊心不在焉地吃食便當裡的排骨,不曉得瑞比怎麼樣了,想到達思齊‧布雷克那副狠戾毫不留情的黑暗模樣,到現在我還是心有餘悸。
    同時也對自己之前志得意滿的信心感到遲疑,我……真的可以帶著瑞比通過考試,順利奪回白兔族的寶物嗎?
    更何況白兔族跟墨兔族的戰爭持續那麼久,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剪不斷理還亂,真的有辦法順利處理嗎?
    抱著紊亂的思緒,卻絲毫沒有解決之道,午餐時間就伴隨李志洋的話語草草結束,不過他滿嘴的練肖話,我全都左耳進、右耳出,採取置之不理的態度應對。

    雖說是難得可以放鬆的午休時間,我卻是心神不寧、惡夢連連,才剛闔眼,達思齊‧布雷克似笑非笑的臉龐立即浮現在我的眼前,六把飛刀呼幽幽地朝我門面射來,一點都不留情。
    鐘聲一響,我抹去額頭上的汗水,驚魂未定地走出教室,走到洗手台前猛力朝自己臉上潑水,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冷靜,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怎麼懊悔也沒用。
    水珠滴滴答答地延著頸線滑下,焦躁心情似乎被冷卻,而稍稍平息,我長吐一口氣,正想隨手用衣服擦拭,一條毛巾卻被丟在我的面前,我反射地趕緊接住。
    「校草不能渾身髒兮兮的吧?魅力會降低喔!」
    「謝謝,呃……」抬頭一看,居然是艾森。
    「妳、妳!」
    見到這毫髮無傷的身影,我嚇得簡直要頭髮直豎了,明明艾森慘遭達思齊‧布雷克的凌虐,還跟羅希一同被掛在手術刀架上,怎麼現在卻一點事情也沒有?
    難道傷勢比想像中還要輕微?還是說羅老師的治癒術效力驚人?
    「噓,我是替身,要保守這個秘密唷!」艾森俏皮地眨眨眼。
    瞄向艾森,雙馬尾延著肩膀滑落在胸前,原先低調理性,平常總是超安靜,幾乎算是無口系的她,現在變得活潑大方,眼睛圓溜溜地轉動,活靈活現,甚至還可以輕鬆愉快地跟我開玩笑。
    「……下次不要這樣嚇我。」我接過毛巾擦臉,不得不說,女生的毛巾總是香噴噴的,就跟那些女生送給我的信件還有禮物盒一樣。
    「嘿嘿,嚇你還蠻好玩的耶,誰叫你要跟羅希做對,看我怎麼捉弄你──」艾森吐吐舌頭,明明是語帶威脅,但整個人看起來卻是超可愛,渾身閃閃發耀。
    要是艾森平常也保持這樣的狀態,肯定會吸引一大票男生。
    「替身是怎麼用出來的?」我好奇地觀望,眼前艾森跟平常相比除了個性不同外,其他地方感覺上別無二致,要是能夠學習到如何使用替身,說不定將來我可以運用在戰鬥上之類的。
    畢竟我的魔法使搭檔實在是太過不可靠了,要是不好好提升自己的能力,我能安全活到高中畢業嗎?像姊姊那樣受重傷失去記憶還只是小事,只怕可能會更慘,說不定連命都沒了。
    拜託,當個魔法少女而已,又不是在拍玩命關頭,要是真的演變成那樣也太恐怖了。
    「是魔法唷,不過小瑞比還沒辦法學吧?」艾森平心而論地簡易說明,雖然話語中不含刺,但我卻有種被戳到的感覺。
    可惡,要是不趕緊提升瑞比的等級,我也只是個等級一的搭檔吧?
    「明明同個年級,羅希他們好成熟,感覺差好多……」將手搭放在鐵欄杆上,望著底下中庭延伸往操場的石子路,我不禁感到迷惘。
    羅希看起來這麼可靠,跟牠組合的艾森配合的天衣無縫,在之前的戰鬥中完全不會互相扯後腿,他們是目前以來,我見過最完美的搭檔了吧?
    「笨、蛋!」艾森走到我身旁,用食指推了我的額頭,氣呼呼地開口,「羅希也是很努力的好嗎?」
    「又不是誰天生就很厲害。」艾森的雙頰就像松鼠一樣,圓鼓鼓地嘟起,嘴唇翹了半天高,老實說,難得看到艾森有這麼豐富的表情,反而覺得不太習慣。
    但這些話語一出口,本來不安的心情似乎稍稍舒緩了。
    「不過,搭檔是小瑞比的話,你只能多擔待點了……加油啦!哈哈哈──」未料,原先生氣的艾森,下一秒卻捧著肚子大笑,我無言地望著對方,媽的,我身邊怎麼都沒有治癒系的傢伙呢?
    反倒是認識瑞比之後,結交更多令人火大的朋友。

    「學、學長!」
    跟艾森的話語還沒說完,一個學妹突然走到我面前,艾森對我露出曖昧的笑容,推了我一下手臂後,迅速離開洗手台前,似乎是怕會打擾我們。
    眼前的學妹有著健康的小麥肌,明眸大眼,頭髮微捲,側邊單馬尾輕快地搖晃,彷彿是小狗的尾巴,她滿臉通紅,氣喘吁吁,高聳的胸前不停起伏,臉頰帶著汗珠,看起來就是一路跑過來的。
    「怎麼了?」面對這充滿魅力的誘惑,我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保持適當的安全距離。
    「我想要成為學長的同伴!」學妹語氣堅定,雙手握拳,那股氣勢不容小覷。
    「啊?」我傻眼地望著眼前的狀況,對這突發事件摸不著頭緒。
    「學長別裝了,要是學長變身,肯定會很帥,會是我下一個本本的狩獵目標唷。」學妹雙手捧住臉頰,眼神迷離,表現出陶醉的模樣,「而且學長也比較沉穩,是我心目中的理想搭檔。」
    「……妳可以說人話嗎?」要是我手上有翻譯蒟蒻,我肯定會立刻塞進學妹的嘴裡,到底有誰知道她在說什麼?
    「咳、嗯,這年輕人很遲鈍啊?這麼簡單的事有這麼難懂嗎?看來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慘喔!」蒼老的聲音從學妹背後傳來,只見一隻灰白色的兔子,人模人樣地摸摸自己的鬍子,對我瞟了一眼後,嘖嘖地發出評論,「要學的事還多的很呢!」
    「你……」我還沒完全清醒過來,學妹已經早先一步將手上兩張名片塞進我的手裡,同時笑咪咪地看著我,「以後還請學長多多指教喔!」
    一張是繽紛亮紫色,上面寫著「愛與正義的魔法少年夏天」,另一張則是單調的灰白顏色,寫上「白兔族愛與勇氣的守護神資深魔法使葛林」。
    是同行?
    原以為是我眼花,我遲疑地再看一次名片,只見學妹那張名片上頭確確實實寫的是魔法少年,我結結巴巴,呆了半晌,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學妹是魔法少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相對於我的猶豫不決,反倒是學妹落落大方,理所當然地說道:「學長我很喜歡你喔!」
    「魔法少年?」我詫異地睜大雙眼,看了名片,又瞄了學妹,視線不斷左右游移,等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腦子原本就已經很混亂了,再加上這顆丟入湖中的超級大石子,根本就要變成超強水流漩渦了。
    「欸嘿嘿,討厭啦,學長看那麼仔細?我會害羞的啦!」學妹不好意思地遮住眼睛,胸部不經意地上下晃動,那副嬌羞可人的甜美身形,哪有一絲半點男生的模樣。
    「小子,和瑞比簽約很辛苦吧?」葛林話鋒一轉,用著充滿憐憫的神情看著我,牠奮力一躍,猛力爬上我的肩膀,「要撐下去,人生還是很美好的。」
    不知為何,莫名的無力感在心頭爬升,我無奈地長嘆一大口氣,鐘聲在此時響起,學妹對我眨眼,興奮地揮手:「學長,期待之後跟你合作的機會喔?」
    不等我說話,學妹踏著愉悅的步伐,輕靈地走下樓梯,逕自離開我們這層樓,我肩膀一沉,葛林氣呼呼地叫喊,剛剛道貌岸然的高人樣,頓時全無,還不停扭動短小的雙手:「曾巧芸,不要老是把老夫丟在腦後!」
    「快、快追……」
    我快步走下樓梯,將葛林安全地送回到曾巧芸手上,她不禁哈哈大笑,臉上毫無歉意,葛林瞬間暴怒,立刻細數曾巧芸的罪狀,直到曾巧芸裝出鞠躬作揖的誠懇模樣,笑嘻嘻地接連賠了好幾個不是,葛林才心甘情願地坐回曾巧芸的肩膀上,兩個人邊拌嘴邊走回教室。

    我呢,則是被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塞滿了整個腦袋,下午的課程幾乎是左耳進、右耳出,就連拿手的隨堂小考也寫得二二六六,還被老師稍微酸了一下,問我是不是談戀愛了,不然怎麼會那麼失常。
    話雖如此,但我還是沒辦法專心一致地把心思放在日常生活上,雖然不當魔法少女對我而言好像也沒差,可是都簽下契約,總不能半途而廢。
    而且要是瑞比跟其他人重新組成搭檔關係,那個人絕對會先受不了吧?光是那套可怕的變身衣服,還有那蠢到爆的台詞,以及瑞比超級兩光的脫線態度,肯定會讓對方立刻嚷著說不幹了。
    不同的思緒在我腦袋飛快地狂奔,或許是煩惱的事情太多,下課時我處於發愣的模式,就算李志洋繼續跑過來魯小小,我選擇視而不見、裝作沒聽到,而班上女生一見到這情形,超級護短地跟李志洋大小聲,簡直就把我當成保育類動物在愛護,甚至還自動自發組成巡邏隊伍,要是李志洋下課時膽敢靠近我身旁半步,他立刻會被趕到走廊上。
    直到放學,那群女生才解散隊伍,李志洋筋疲力竭地趴倒在桌上,正想找我說話,我抓起書包,趕緊溜之大吉。
    拜託,一直聽同班同學稱讚自己魔法少女的裝扮,甚至還想要約會,誰受得了啊!更何況,中午聽李志洋碎碎念已經是極限了,我才不要繼續聽李志洋胡說八道。
    為了避免被李志洋纏上,我在走廊上拔足狂奔。
    一邊跑,我同時開始煩惱瑞比的狀況,雖然瑞比很白目,但地下室之戰後,心情一直處於七上八下的狀態,導致我下午完全無心上課,就算瑞比很兩光,增添許多麻煩,但我內心多少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來到保健室,這裡意外的熱鬧,菲特搭檔、羅老師、病床三人組,以及下午看到的艾森替身,全都擠在這小小的空間內。
    「嗚、嗯,人家不想要考試……」躺臥在羅老師辦公桌上的瑞比,用著軟綿綿的聲音哭訴,同時厭惡地瞪了懸空擺放在眼前的書籍。
    看來大概是被羅老師逼著看書吧?
    「不要考最好,我可不想讓廢物上戰場,一點用處也沒有,你還是趕緊回家喝奶算了。」羅希的嘴還是一樣毒辣,明明跟艾森同樣受到重創的他,現在居然可以坐躺在病床上,這到底是多驚人的恢復力以及意志力?
    相較之下,艾森緊閉雙眼,嘴唇白得嚇人,明明這麼多人七嘴八舌地講話,但她卻陷入深眠,絲毫沒有轉醒過來的跡象。
    「小瑞比要是不考試,就不會是魔法使了?」
    旁邊的麗莎和羅老師細語小聲討論,但保健室的空間又不大,縱使在怎麼輕聲細語,在場所有人還是會聽到彼此的話語。
    「等等,今天的巡邏……」羅老師回過神,凝視牆壁上吊掛的時鐘,雖然表情沒變,但似乎正在煩惱。
    「欸──反正還有其他魔法使,這沒差吧?」菲特還是同樣漫不經心,他無所謂地打了個呵欠,隨手抓抓亂蓬蓬的頭髮。
    「不行,誰知道墨兔族會不會突然又發神經,今天地下室的事件就是個警訊。」羅老師立即否決菲特這句話,的確,要是墨兔族趁機襲擊落單的魔法使搭檔,誰知道還會出現什麼樣的亂子。
    雖然莎萊雅‧布雷克看似可以溝通,但達思齊‧布雷克的瘋狂行徑,簡直令人髮指,而且她還是當年殘害多名魔法使搭檔的凶手,從她拐騙瑞比、傷害羅希這些手段,就足以見識到她毫無人性的一面,明明羅希是比我更有經驗的魔法使,但我們兩組搭檔同樣都被打得七零八落,要是校園裡其中一組搭檔突然被襲擊,肯定無法應付。
    「哼,那有什麼可怕的,我自己去就行了!」羅希逞強地說著,牠拿出魔法杖撐拄在地板上充當拐杖,硬是想要強行下床。
    「你是白癡嗎?」麗莎受不了地瞪視羅希,她優雅地走向前,瞬間用力抽掉羅希手上的魔法杖,隨便擱置在一旁,「你連路都走不穩了,到底是在硬撐什麼,真是受不了你耶!」
    失去重心的羅希,向後仰躺在病床上,小小的兔子身軀顯得脆弱不堪,牠不甘心地緊咬下唇,憤慨不平地搥了病床一下,但卻沒辦法反駁麗莎的話語。
    「好啦好啦,不然我跟麗莎去好了……」菲特打圓場地說著,不過由於站在他身旁,我聽見他小聲地咕噥,「討厭,我原本還想早點回家打LOL,趕緊爬積分上金牌呢……」
    明明是這麼緊張的氣氛,但被菲特這樣一攪弄,好像又什麼事也沒有了。

    結束剛剛的對談,菲特認命地摸摸鼻子,和麗莎先行離開保健室,到校園展開巡邏,羅老師則是將話題引到週末加強訓練這個事情上:「瑞比,你今晚就待在這,多看點書,明天等吳同學過來,你們再和麗莎他們同時進行特訓。」
    「嗚──人家不要、人家不要啦!」聽到看書,瑞比馬上變成完全無法溝通的青番模樣,牠可憐兮兮地流了滿臉的眼淚和鼻涕,甚至不顧身上的繃帶,轉過頭跳到我身上,「人家想跟搭檔在一起,才不想待在保健室裡頭,一個人在這裡好恐怖喔,說不定半夜會有鬼,嗚嗚嗚!」
    「吵死了,我跟艾森也在,囉嗦什麼?」羅希眼神中充滿鄙夷神色,牠似乎無法諒解瑞比這番如同小孩子般的吵鬧個性,「哭什麼哭,要不是你,我們會變成現在這樣嗎?這還不是因為……」
    「夠了!」我立刻打斷羅希未說完的話語,不想讓牠繼續說下去,「你現在是想怎樣?要打架嗎?」
    我半挑釁地開口,瑞比則是滑落在我的懷中,蜷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羅希輕視地瞄了我一眼,語氣不屑:「就算現在跟你打,我也不見得會輸。」
    「我看你是不見得會贏吧?」我知道我的口氣很衝,不過我可不會允許任何人這樣欺負我的夥伴。
    「艾森……」羅希目光移動到艾森替身的頭上,蠢蠢欲動。
    「停──就此打住,我可不想捲入這場意氣之爭當中,而且我對校草可是有好感的喔?」艾森替身嬌俏地眨眨眼,模樣天真可愛,瞬間把自己從泥沼中拉出,絲毫不蹚渾水,「我是絕對不會介入的,更何況我等等還得幫小森去補習呢?」
    縱使我跟羅希大吵大鬧,隔壁床的艾森還是沒有甦醒的趨勢,看著艾森虛弱的模樣,我頓時心軟,忍不住關心地開口詢問:「喂,你,下週還能去考試吧?」
    「渾蛋,就算用爬的我也會去,哼,我才不會輸給你們這對吊車尾組!」羅希依舊嘴硬,要不是我知道羅希,其實是用這種彆扭的方式關心瑞比,我早就一拳揮過去了。
    這傢伙……就老老實實表現出自己內心的情感是會怎樣?
    「咳嗯,吵完了?」從剛剛一直保持沉默的羅老師,看我們似乎有初步的共識後,這才再度開口,「剛收到消息,這次考試依照參試者的程度,分成好幾個不同類型的關卡,當然,實際參加的關卡數,可能也會依每組搭檔的狀況而有所不同。」
    「怕了?」羅希絲毫沒被羅老師的話語影響,牠好整以暇,就算現在傷成這樣,牠似乎隨時都準備好赴試應戰。
    難道這就是決心的不同嗎?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