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血歌二部曲:高塔領主 上

A Raven''s Shadow Novel: Tower Lord

    ※庫存=1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各界推薦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繼「迷霧之子」凱西爾、「王者之路」卡拉丁等奇幻英雄後,
    讀者一定要認識的全新傳奇:瓦林.奧.蘇納!

    美國破3000名讀者五星滿分評價,
    空降美國亞馬遜銷售榜冠軍!
    版權經紀人 譚光磊|知名譯者 微光|PTT奇幻版版主 Hjordis|科幻國協站長 Daneel 同聲推薦

    信仰至上。
    信仰是歷史與靈魂的集合,指引信者進入永恆的往世。
    但是信仰卻殘酷無情地打擊瓦林.奧.蘇納,
    帶給他永無止境的憾恨……

    他是傷痕累累的戰士,是悖離戰場的殺手,
    他收起正義之劍,背棄終身立誓的軍團,
    卻逃不開血液中的天賦歌唱……

    瓦林.奧.蘇納,第六軍團的偉大戰士,別名希望屠滅者,
    在明白賈努斯國王以勇士們的鮮血鋪陳帝國謊言之後,
    他心灰意冷銜命來到北方領地,
    祈望在這片荒蕪的高地可以找到心靈的平靜,
    遠離一切陰謀。
    然而天生英雄無法停下腳步,戰爭總是不請自來找上他。
    在他體內的血歌隱隱鼓動,預示腥風血雨的啟始,
    而瓦林也發現,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滅絕之戰,
    即使他再不情願,最終得仍得拔出利劍相應。

    AMAZON讀者評價千人五顆星滿分表現!
    1. 1500位亞馬遜讀者5顆星好評。
    2. 全美最大書評網Goodreads千位讀者5顆星好評。
    3. 售出美國(Ace)、英國(Orbit)、德國(Klett-Cotta)、保加利亞(BARD)、俄羅斯(EXMO LICENSE)、巴西(Leya)、土耳其、法國、匈牙利、荷蘭等多國版權
    4. 本書在2014年6月美國上市時,空降亞馬遜銷售榜冠軍(超越同時推出的冰與火之歌)
    而且本書續集在2014年7月時攻占英國亞馬遜銷售榜榜首,同時期本書位居第六名

    <TOP>

    作者介紹

    安東尼.雷恩(Anthony Ryan)

    一九七○年生於蘇格蘭,長大後定居在倫敦,原本任職於政府機關,在成功發表處女作《血歌首部曲:黯影之子》後,轉向全職創作之路。

    大學主修歷史,對於藝術、科學充滿興趣,這樣的學識背景也在他的作品中完美展現,作者深厚的歷史基底,以及對於藝術的獨特見解,創構出迷人又架構完整的書中世界。

    目前致力於追尋真正完美的麥芽酒。
    作者部落格:http://anthonystuff.wordpress.com

    相關著作
    《血歌首部曲:黯影之子(上)》

    譯者簡介

    李鐳

    一九七八年生。北京大學化學系畢業。
    翻譯小說《光芒之池:迷斯卓諾的遺跡》、《血脈》、《破曉之路》、「時光之輪」系列。
    撰寫小說《複秦記》。在《大衆網路報》上闢有「看奇幻,學英文」專欄。
    完成遊戲《格拉蘇:巨龍的遺贈》、《魔法門:英雄無敵4》情節文本和名詞總表的中文化。
    於二○○二年秋糾集各路奇幻妖魔,組建「雪虹冰語工作室」,致力於將意義不明的魔法文字及異族文字轉換爲通用語。
    近來曾主持《戰錘Online》和《魔獸世界》等網路遊戲的大陸版翻譯工作。
    譯者email:l_i_l_ei@hotmail.com

    <TOP>

    各界推薦

    讀者好評:
    「節奏明快、難以預測,而且是一本不會用一百個不同敘事觀點擊暈讀者的奇幻史詩,本書的口吻及節奏都令人想起《風之名》……這是我會一輩子記得的好書之一!」──美國讀者FATE
    「我花了整整一天──從早上十點到凌晨兩點──讀這本書,這簡直把我嚇壞了……這真是我過去五年來讀過最棒的小說!」──美國讀者Se
    「別在週日讀這本書,除非你想有個糟糕的禮拜一……這本書充分顯現了我糟糕的自制力,我讀到凌晨三點,第二天只能把自己拖進辦公室中。我一定會買下作者的每一本書!」──美國讀者Amazon Customer
    「《黯影之子》從不拿無用的英雄主義敷衍讀者,它充滿作者建構的完美意象與場景,然後邀請讀者進來尋找故事的內在價值。不只是一本奇幻小說,這是卓越的文學當中最好的一本。」──美國讀者Felonius
    「我讀過超過四百本奇幻小說,這本書是我的最愛!這就像大衛.蓋梅爾從前線作戰角度寫了一個關於王座的故事,這本書擁有一切奇幻小說的美好!《黯影之子》綜合了「冰與火之歌」、《風之名》和大衛.蓋梅爾的所有優點!」 ──美國讀者Poisoned Blade
    「我讀完風之名時難過了一陣子,因為我知道五年左右才會有一本奇幻大作出現,(在此之前是哈利波特),中間當然也有不錯的作品,像是喬治.馬汀和其他作者的書。但我完全沒想到只過了三年我就再次遇到了一樣的驚人大作,它就是《黯影之子》!簡直讓我感動落淚!」──美國讀者Kate
    「讀完《黯影之子》後,我感受到了讀完《風之名》時的惆悵感,只不過《黯影之子》的結構更加完整。」──美國讀者Alan
    「我讀完電子書之後,立刻買了精裝版,我知道這是我會一遍又一遍反覆閱讀的小說,令人愛不釋手!我簡直對於自己的閱讀速度不可置信,我太想知道主角的下一步了!我看完後,馬上預定了下一本《高塔領主》。」
    ──美國讀者Donna
    「我對於劍與魔法的奇幻小說有非常非常高的標準,我是因為這本書的超高評價而買的,讀完之後只能說大家的評論都沒錯,安東尼.萊恩是所有作家的惡夢!」──美國讀者R. Pryor
    「如果你已經讀過好評了,沒錯,這本書就是那麼棒!雖然已經有很多論壇和部落格推薦過這本書了,但我還是要說,這是我今年讀過最棒的小說……如果你喜歡刺客正傳或是第一法則,那你絕對會享受《黯影之子》帶給你的一切。」──美國讀者Ella
    「這本書非常棒!生動愉快、引人入勝,我很期待下一集……作者在我心中的地位,和《迷霧之子》作者布蘭登.山德森差不多!」──美國讀者Pzmk
    「如果海量的五星評價還無法讓你評斷這本書,那你必須要親自閱讀一遍,和《黯影之子》相較之下,其他大作只不過能讓我點點頭罷了,而這本書是貨真價實的極品,令我不禁納悶,這個安東尼.萊恩,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可以架構出深厚的意涵與情節。我會逢人就推薦這本書,而且不只是推薦給喜歡奇幻小說的讀者。」
    「這本書不論是從哪個角度看,都是超級卓越的佳作!我完全進入這本書,重讀了三遍!五星評價對它來說太低了,應該要給它多幾顆星星才對!我飢渴地等待著第二集!」──美國讀者Jeremy Hafner
    「我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我對這本書的喜愛,它把你拉進書中,令你著迷,從開始到結束都不把你放開……我從來不重讀小說第二遍,但為了《黯影之子》我會破壞自己的原則。如果你是奇幻小說迷,你一定一定要讀一遍;如果你平常不怎麼讀奇幻小說,那這本書值得一試,必定會改變你的看法。」──美國讀者Steve milner
    「我因為其他讀者將安東尼.萊恩與布蘭登.山德森和派崔克.羅斯弗斯齊名而買它,我完全沒有感到失望!而且看完後我心急地預訂了下一集。」──美國讀者FavFantasy
    「我在閱讀的過程中,心跳不曾緩慢下來!令人難以置信的寫作方式與故事架構,我強烈建議喜歡《風之名》、《王者之路》、《冰與火之歌》的人看這本書,《黯影之子》有你想要的一切!驚人的情節、完美的構築、豐富多彩的人物刻劃,這就是渴求著下一套奇幻史詩大作的讀者,一直在尋求的偉大故事!」──美國讀者Oliver Paulino
    「我通常不寫書評,除了非常棒或超極爛的書──而《黯影之子》遠遠超過我一直以來替『非常棒』所定義的標準。我只想說,作者,幹得好!」──美國讀者rattlin_sabre

    台灣讀者對《黯影之子》的絕讚好評推薦

    讀完上集後,腦中突然閃過知名英國歷史小說家康恩‧伊格頓以前為大衛‧蓋梅爾的《特洛伊:諸王殞落》寫的導讀,最後一句寫著:「……他的文字讓我們也想成為英雄。這就是好作品。」他的文字讓我們也想成為英雄,沒錯。——Spirit Sword

    光是四分之一內容,就讓我把這本書列為年度必看超級強作了!——毛毛牙

    在打開這本書之前請慎選時間閱讀,不然隔天不是熊貓眼,就是夢裡都是軍團的事,或是在上課、上班時間仍在偷看《血歌首部曲:黯影之子》。——Amesily

    老實說,我不曉得該怎麼推薦《黯影之子》給其他讀者看,只能單純說這值得你看,因為真的必須自己願意去翻來閱讀,你才懂它的引力有多強大。——Bachy

    一個新手菜鳥作家能寫出這樣的好書?實在難以置信,我嚴重懷疑他是某名作家的化名。——ㄚ芬

    <TOP>

    詳細資料

    EAN / 9789865880910
    頁數 / 464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列娃

    願全知全能、無限慈愛的世界之父指引我的鋒刃。

    她看著那名高大的男人走下跳板,立足於碼頭之上。他穿著普通水手的暗褐色粗布衣服,腳踏一雙做工結實但已相當陳舊的靴子,肩頭披著一件磨損得露出線頭的羊毛斗篷。她驚訝地發現,這個男人的腰間和背上都沒有佩劍。不過,他的肩膀上扛著一只用繩子繫緊的麻布口袋,口袋的長度足以容納一把劍。
    這時,從船上傳來的呼喊聲讓高個子男人轉過了頭。發出喊聲的是一名肩膀寬闊、皮膚黝黑的男人,脖子上的紅巾表明了船長身分。正是那人的船將如此非同尋常的一位乘客送到了這座小港口。高個子男人搖搖頭,嘴角露出一絲禮貌卻又僵硬的微笑。然後,他以友善卻不容置疑的動作揮手向船長道別,便轉回身不再看那艘船,用斗篷的兜帽遮住頭臉,快步向前走來。碼頭上有許多小販、賣藝人和妓女,大多沒有向這名高個男子多看一眼。在他身上稍微能夠吸引一下別人注意力的,大概只有非比尋常的身高。幾個妓女心不在焉地想試試看他是不是會光顧。很顯然,這個男人只不過是一個口袋空空的討海漢子。他只是輕鬆地笑著,抱歉地攤開雙手,彷彿是在告訴她們,他真的沒有錢。
    愚蠢的蕩婦。她蜷縮在一條潮濕的巷子裡想著。過去三天以來,這裡都是她的家。這條巷子兩旁的房子住滿了魚販,她還沒能完全習慣這裡的臭氣。他想要的是鮮血,而不是皮肉。
    高個子男人繞過一個街角,看來他的目標是北門。她從藏身之處站起身,跟了上去。
    「該給錢了,親愛的。」又是那個胖男孩。自從她走進這個巷子以後,他就一直不斷騷擾她、勒索錢財,否則就要去告訴城市衛兵她在這裡。這些日子裡,這座港口的管理者們對無業遊民幾乎完全沒有了寬容心。但她知道,真正讓這個男孩感興趣的並不是她的錢。男孩差不多十六歲,比她要小個兩歲,高她一寸左右,身形則壯碩許多。看他的眼神就知道,這個男孩把從她這裡勒索的大部分錢幣都拿去買酒了。「別再裝了,」男孩說,「妳說過再過一天妳就會走,但妳現在還在這裡。給錢。」
    「行行好,」她向後退去,漸漸提高的聲音中流露出恐慌。如果男孩沒有被酒精麻痺神經,也許會開始懷疑,為什麼她離大街越來越遠,逐漸退進陰影。在黑暗的巷子裡,這樣一名弱女子顯然更容易受傷害。「我還有點錢,拿去。」她伸出一隻手,一枚銅幣在昏暗燈光中閃爍著模糊的光亮。
    「銅幣!」男孩一抬手就把那枚銅錢打飛—正在她的意料之中。「康布雷爾婊子。我要妳的銅幣,還要……」
    她一拳打在男孩鼻子下面。因為手指半伸,所以著力點在她的第一指關節。這是精確的一擊,能夠造成最強烈的疼痛和混亂。男孩的頭猛地向後甩去,一小片鮮血從鼻子裡噴出,染紅了他的上嘴唇。她的匕首從隱藏在後腰上的鞘內竄出。男孩踉蹌著向後退去。現在已經沒有必要發動必殺一擊了。胖男孩用舌頭舔著嘴唇,眼裡只剩下詫異和困惑,然後他就癱倒在地。她抓住這個男孩的腳踝,把他拖進陰影中。男孩的口袋裡裝著她其餘的銅幣、一小瓶紅花和一顆咬了一半的蘋果。她拿走銅幣,留下紅花,然後一邊嚼著蘋果,一邊大步走開。也許要幾個小時以後,才會有人發現這個胖男孩。就算如此,人們也會以為男孩不過是一場酗酒鬥毆下的犧牲品。
    沒過多久,高個子男人再次進入了她的視野。他走出城門,和善地向衛兵點點頭,並沒有掀起兜帽。她在原地晃蕩著,吃光了那顆蘋果,等待高個男人沿向北的大道走出一里多路之後,才跟了上去。
    願全知全能、無限慈愛的世界之父指引我的鋒刃。

    在那天剩下的時間裡,高個子男人一直走在向北大道上,只是偶爾會停下,目光掃過路旁的樹林和遠方的地平線,查看周圍的狀況。他可能是一個行事謹慎的人,或是一名經驗豐富的戰士。她則一直避開大路,隱身在遍布於沃恩斯雷夫北方曠野的樹林中。她只需要盯住那個男人就可以。高個男人的長腿一直邁著穩定的大步,一里又一里的道路轉眼就被他甩在身後。大路上偶爾能看到幾個行人,大多趕著大車,將貨物運進運出港口。有幾個孤獨的騎馬旅人,同樣不曾停下來和高個男人說上一句話。現在的樹林中有太多攔路盜匪,和陌生人交談是不智之舉。而男人似乎完全不關心這些人對他的警惕與疏離。
    夜幕落下的時候,高個男人離開大路,打算在樹林中找到一塊宿營地。她跟蹤他來到被一株巨大紫杉樹遮住的一小片空地上。她躲進一叢金雀花後面的一道淺溝裡,透過濃密的枝葉看著那個男人安排營地。他的每一步工作都輕鬆自如,對體力和時間的消耗達到最低,看得出來,他是一名訓練有素的荒野求生者。蒐集木柴、點火、清理場地、鋪開被褥,彷彿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完成。
    高個男人背靠紫杉樹的樹幹坐下,開始咀嚼乾牛肉當晚餐,用水壺中的水把食物灌下喉嚨。吃完之後,他便靜靜地看著燃燒的篝火。他的表情非常專注,幾乎像是在傾聽某種重要的對話。她緊張起來,小心地不讓那個男人發現自己,同時也做好抽出匕首的準備。他感覺到我了?她心中產生這樣的懷疑。牧師警告過她,這個男人掌握著黯影的力量,是她有可能遇到最強大的敵人。她那時曾大笑著擲出匕首,射中穀倉牆上的標靶。牧師就是在那座穀倉裡對她進行了多年的訓練。匕首在標靶中心的位置上顫抖著,標靶已經裂成兩半,掉落下來。「還記得嗎?世界之父祝福著我。」那時牧師用鞭子抽了她,因為她的驕傲以及擅稱自己知道世界之父的意旨。
    她看著高個男人和他那怪異的專注表情。足足過了一個小時,那個男人才眨眨眼,最後一次向周圍的樹林瞥了一眼,然後就蜷縮進斗篷裡,進入夢鄉。她強迫自己又等了一個小時,直到夜色濃重,整片森林已漆黑一團,唯一的光亮只剩下篝火餘燼上一點蕾絲般的火苗。
    一直伏身在淺溝中的她站了起來,反握匕首,讓刀身緊貼在手臂的皮膚上,以此遮掩鋼刃的反光。從六歲起,牧師就用鞭子將潛行的技巧抽進了她的身體。現在,她施展出自己全部的技藝,如同森林中的食肉野獸一般,悄無聲息地向那個男人靠近。高個男人躺倒在地,頭歪向一旁,脖子完全暴露出來,現在要殺死他簡直易如反掌。但她的任務很清楚。那把劍,牧師一遍又一遍地告誡她,那把劍就是全部,他的死亡是次要。
    她轉換了握住匕首的方式,鋒刃已經就位。大多數人在喉嚨頂著一把匕首時,什麼都會說出口,牧師這樣對她說,願全知全能、無限慈愛的世界之父指引妳的鋒刃。
    她終於向那個男人撲了過去,匕首直指暴露的頸項……
    突然間,她的胸口接觸到某種堅硬的東西,肺裡的空氣隨之被完全擠壓出去,一陣劇痛取而代之。他的靴子,她在自己的呻吟聲中意識到。然後,她整個人離開地面,向後飛了足足十尺遠,背朝下摔落在地。她隨即爬起身,將匕首揮向高個男人即將來襲的方位,卻只劈到了空氣。高個男人仍然站在紫杉樹旁,雙眼打量著她,那種眼神足以激起她胸中的熊熊怒火。那個男人竟然覺得很有趣。
    她呼喝一聲,向前衝去,完全不理會牧師抽進她身體的訓誡—無論何時都不能放棄謹慎。她先向左佯攻,然後猛然躍起,匕首刺向高個男人的肩膀。再次落空。因為無法收回攻擊的力道,她失去平衡,快步踉蹌了一下,但還是以風一般的速度轉身,看到那個男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臉上依舊是玩味的表情。
    她發動了猛攻,用匕首進行了一系列複雜的突刺和劈砍,伴隨著令人目眩的拳腳攻勢。但所有攻擊都徒勞無功。
    她強迫自己停下,顫抖著吸了一口氣,壓抑心中的憤怒和憎恨。如果攻擊失敗,就立刻撤退,牧師響亮的話語在她的腦海中響起,遁入陰影之中,尋找另一次機會。世界之父從來都會獎勵有耐心的人。
    她最後向高個男人發出一聲怒吼,轉過身,準備躍入黑暗之中……
    「妳有著和妳父親一樣的眼睛。」
    快走!牧師的聲音在她的腦子裡如同滾滾雷鳴。但她停住了腳步,緩緩地轉過身。高個男人的表情發生了變化,原先充滿消遣意味的神色被哀傷取代。
    「它在哪裡?」她問,「我父親的劍在哪裡,黑刃?」
    男人雙眉一揚,「黑刃,已經有許多年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了。」他坐回熄滅的篝火旁,重新堆好樹枝,打起火石。
    她回頭看了一眼樹林,最後也走到篝火旁。對自己的恨意和挫敗感燃燒著她的心。膽小鬼。懦夫。
    「如果妳要留下,就留下吧。」黑刃說,「如果想逃跑,儘快跑吧。」
    她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將匕首還鞘,隔著重新燃起的篝火,在他的對面坐下。「是黯影救了你,」她控訴,「你的邪惡魔法對於世界之父的愛是一種莫大侮辱。」
    他一邊向火中扔樹枝,一邊饒有興致地哼了一聲,「妳的鞋上有沃恩斯雷夫城裡的糞泥,城市裡的糞有股特殊味道。妳應該躲在下風處。」
    她看著自己的鞋,暗暗罵了一句,同時努力克制著想把鞋擦乾淨的衝動。「我知道你的黯影視覺能夠讓你察覺很多事,否則你怎麼會知道我父親?」
    「我說過,妳有著和他一樣的眼睛。」黑刃俯過身,拿起一只皮口袋,把它拋過篝火,擲到她面前,「拿去,妳看起來很餓了。」
    口袋中裝著乾牛肉和幾塊燕麥餅。她沒有理睬袋中的食物以及咆哮著發出抗議的胃。「你應該知道,是你殺死了他。」
    「實際上,殺死他的不是我。至於真正殺死他的那個人……」他的聲音低了下去,表情突然變得肅穆陰鬱,「妳只需要知道,他也死了。」
    「那個凶手也是奉了你的命令,是你指揮軍隊破壞了他神聖的任務……」
    「赫特司.穆斯托是一名發了瘋的狂信者。他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將整個封地拖進一場毫無意義的戰爭之中。」
    「真刃以世界之父的公正對一名叛徒進行了裁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將我們從異教徒的統治中解放,他的每一個行動都是為了世界之父的關愛……」
    「真的?他是這樣告訴妳的?」
    她陷入沉默,低垂下頭,以掩飾自己的怒意。她的父親什麼都沒有對她說過。她根本就沒有見過他。這個浸透了黯影的異教徒顯然很清楚這一點。「我只要你告訴我它在哪裡,」她咬著牙說,「我父親的劍。我有權得到它。」
    「這就是妳的任務?一場神聖的戰鬥,為了一截鋒利的鋼鐵。」他伸手拿過靠在紫杉樹幹上的那個帆布包袱,並將它遞出,「如果妳願意,就把這個拿走吧。它的鑄造工藝應該更勝過妳父親的劍。」
    「真刃之劍是聖物。按照《十一經》中的記載,它受到了世界之父的祝福,將會為受神眷者帶來統一,結束異教徒的統治。」
    她的這番話似乎只是讓高個男人更覺有趣。「事實上,那只是一件普通的倫菲爾風格武器,使用它的往往是士兵或缺錢的騎士。它的握柄上沒有值錢的黃金和寶石。」
    儘管他的話語極盡輕蔑,但對於真刃之劍的描述還是吸引了她的注意。「當我的父親殉難時,那把劍也從他的遺體上被取走了。而你當時正好在場。告訴我,那把劍在哪裡?否則我會以世界之父的名義發誓,只要你不殺死我,我就會在你的餘生中持續糾纏,黑刃。」
    「瓦林。」他一邊說著,將手中的包袱放到一旁。
    「什麼?」
    「這是我的名字。妳能不能叫我的名字?或者妳更想要正式地稱我為奧.蘇納閣下?」
    「我想,我應該稱你為『兄弟』。」
    「不再是了。」
    她驚訝地向後挺起身。他已經不再屬於信仰軍團了?不可能,這一定是某種詭計。
    「妳怎麼會知道我的行蹤?」他問。
    「那艘船駛來沃恩斯雷夫之前在南塔停泊過。一個像你這樣受人憎恨的人不可能不被認出來,訊息在受神眷者之中傳播得很快。」
    「那麼,參與這次行動的並非只有妳一個。」
    她咬緊牙,壓抑下更多憤怒的話。妳打算把自己的祕密都告訴他嗎?妳這個沒用的婊子?她站起來,轉向樹林。「這件事還沒有完……」
    「我知道能去哪裡找到它。」
    她猶豫一下,回頭瞥了一眼。他的表情非常嚴肅。「那就告訴我。」
    「我會的,但有條件。」
    她將雙臂緊緊抱在胸前,陰沉的面色中充滿了輕蔑和厭惡,「看來,強大的瓦林.奧.蘇納也像其他男人一樣,會以討價還價的方法脅迫女人獻出自己。」
    「並非如此。就像妳說的,我現在很容易被別人認出來。所以,我需要某種偽裝。」
    「偽裝?」
    「是的,妳就是我的偽裝。我們一同旅行,就像……」他想了一下,「……一對兄妹。」
    一同旅行。和他一起旅行?這個念頭真噁心。但那把劍……那把劍就是全部,願世界之父寬恕我。「多久?」她問。
    「直到維林堡。」
    「走到那裡要三個星期。」
    「更久,我在路上還要停一下。」
    「我們一到維林堡,你就告訴我那把劍在哪裡?」
    「我言出必行。」
    她再次坐下,雙眼卻躲避著瓦林。她痛恨自己這麼容易受到操縱。「同意。」
    「那麼,妳最好先睡一下。」他從篝火前退開,躺了下去,用斗篷裹住身體。「噢,」他又開口,「我該怎麼稱呼妳?」
    「我該怎麼稱呼妳?」而不是「妳的名字是什麼?」這個男人早已預料到她會說謊。她決定讓他失望一下。而且,當這個男人死掉的時候,她希望他知道自己是死在誰的手裡。「列娃。」她回答。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