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佳婿 8 完結篇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這是草根某男和兇殘某女聯手掀翻高帥富,裂土封疆的鐵血奮鬥故事!

    皇帝受賢妃的慫恿,御駕親征想徹底蕩平韃子。
    但最後竟遭韃子俘虜,還寫了降書。
    他一萬個後悔,為什麼要御駕親征?
    他一萬個後悔,為什麼要聽信賢妃的讒言?
    他後悔有心冊九皇子為太子……
    如果用李冥銳統兵,他也許不會淪為韃子的階下之囚,也不會受此侮辱……
    可這大唐江山真要落入韃子之手嗎?
    該由誰守住京城?
    是齊王、李冥銳、平王世子,還是比上一輩子更出色的寧欣?
    他們幾個人的名字已響徹大唐帝國境內,可此生的經歷,又該是什麼樣的結局呢?

    <TOP>

    作者介紹

    夜惠美

    夜惠美
    起點女生網大神作者,擅長甜文寵文,自詡女主親媽。
    喜歡完美,童話般的愛情。
    筆下女主多為剛柔併濟的「女漢子」,信奉一對一的甜蜜愛情,男主深情且專一。

    ★ 起點人氣作家,驚喜連連,好評不斷!
    ★ 暢銷作品:妻居一品、佳婿

    <TOP>

    詳細資料

    EAN / 4714781867481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分家
    二老爺在祠堂昏厥,他是被二太太讓人攙扶回去的,同時蕭歡也眼淚盈盈的跟在後面,二房上下的悲壯到是讓急於分銀子的李家人稍微平靜了一些。
      不過,銀子比什麼都重要。
      在寧欣手底下討生活越來越不容易,李家親族們更願意拿一筆價值不菲的銀子分家出去,反正違背祖訓的過錯也落不到他們頭上,天塌了自然有燕國公世子頂著。
      分家的呼聲越來越高,李家分家彷彿不可阻擋。
      燕國公夫人神色陰暗,喃喃的自語:「她真捨得!真是大手筆!妳說,寧欣是不是曉得沒希望有孕,故意散財?」
      李嬤嬤垂手站在一旁,困惑的說道:「按理兒說不至於,她成親還沒到一年。」
      「可妳別忘了她是大夫!若是身上不好,她能不知?她這番折騰,寧可散財也不給我的孩子留下銀子,寧欣將事都做絕了。」
    燕國公夫人最近許是因為懷孕,性情很暴躁。她無所事事的養胎,自然睡覺的時候比較多。
      夢裡她生的兒子最終承了爵位,寧欣看她臉色過活,寧欣的嫁妝和國公府的一切自然歸了她的兒子……夢是那麼的美妙,燕國公夫人有幾分分不清現實和夢境的區別。
      李嬤嬤對此憂心忡忡的,但來請平安脈的大夫總是說一切都好,李嬤嬤也不敢多嘴讓主子不快,許是過了這段日子主子能重新的冷靜下來。
      「妳去把世子夫人叫來。我親自同她說!」
      「世子夫人只怕是不會來,您忘了昨兒國公爺來看您時說了什麼?」
      李嬤嬤悄聲的進言:「老奴看二房的意思是不打算跟世子夫人善罷甘休的,您何不在一旁看二房同世子夫人狗咬狗?眼下最要緊的是,國公爺有心讓世子開枝散葉……」
      燕國公夫人咬了咬嘴唇,身上盜出一身的冷汗,那件事不能再耽擱下去了,一旦李冥銳有了兒子,不管是誰生的,燕國公夫人的兒子都得不到燕國公府。
      「國公爺的意思是去母留子!可寧欣能答應?」
      「這事對世子夫人最好。身邊有了子嗣許是能轉轉生子的運氣。」
      「也罷。反正銀子不是我的,我不心疼。」燕國公夫人說完這句話後,將李嬤嬤叫到身邊,悄聲嘀咕了兩句。
      李嬤嬤一邊聽,一邊搖頭。低聲道:「那邊還沒消息。也不曉得那位女尼說的是不是準的,便是時辰定下來了,想讓世子夫人去……只怕也不容易。」
      「我的面子自然是不行。不過若是燕國公親口相求呢?寧欣的命格不是帶著福氣的嗎?給我兒子分點福氣,她總不會捨不得。」
      「老奴看主子最好提前同燕國公打聲招呼,萬一國公爺那關都過不去的話……」
      「國公爺是心軟的人,我已經退無可退了,他還能眼看著老來子有波折?李嬤嬤,妳根本不曉得老來子對國公爺有多重要,他即便是不為我,也會為兒子考慮。」
      燕國公夫人嘴角勾起:「我若說讓世子夫人沾沾生子的福氣,國公爺只怕是比我還要顯得積極呢!他雖然不滿世子鍾情於寧欣,但對他們夫妻真是掏心掏肺的好,若是沒燕國公的支持,寧欣也不至於張狂到不顧祖訓的地步。國公爺太看重他們……我的兒子會比李冥銳差?」
      韓地出來的莽夫而已,燕國公夫人冷笑一聲:「那邊有消息,妳盡快告訴我。」
      「是,主子。」

      「世子夫人。」
      「怎麼了?」寧欣目光從帳本移到來人身上,造船的前期準備工作很繁瑣,帳目頗多,花費的銀子更是流水一般,好在平王府對漕運很有經驗,拉平王入伙,算是找對了合夥人。
      不過,漕運的船隻不是海船,造海船和養海船是筆不小的開支。
      寧欣眼下思考一件事,是不是讓更多人入夥?
      光憑著她和平王府的財力支持不到海船出海賺得利潤,賺銀子的前景很美妙,寧欣也自信這是一筆最賺錢的買賣,然她顯然有點低估了造船的花費。
      帳本上的幾筆巨額支出,是寧欣開始沒想到的。
      寧欣不可能將一切都賭道海運這條路上,更不可能將一切的生意抽空。
      出現問題,同預想的有偏差,雖然略微打擊了寧欣的自信,但她沒覺得沮喪,更沒想過退出,她的心思大多用在了海運上,至於分家這類的事情,在她眼裡已經成了定局,任二老爺再鬧,也改變不了。
      她前兩日同燕國公懇談,就是防著二老爺突然跳出來搞小動作,寧欣作為晚輩,還真不好赤膊上陣同二老爺爭個高低,燕國公最近的身體狀況不錯,是最恰當的人選。
      寧欣利用起燕國公毫無壓力。
      「朝廷上有人彈劾世子爺,說他不孝,違背祖訓,刻薄無情,不顧親眷死活……」抱琴說著聽回來的消息。
      「有幾本奏折彈劾世子?」
      「彷彿有十幾本吧!還有御史說世子爺外表忠厚,實則是貪利忘義,大奸大惡之徒,世子爺今日無視親眷,無視祖宗,明日有可能無視陛下。」
      「呵呵,呵呵。」寧欣笑了起來,眸子閃過一抹的興奮,那名罵李冥銳的御史只怕是說對了:「好大的陣仗啊!」
      周嬤嬤臉色鐵青從門口走進來:「主子,皇上傳下口諭,召見二老爺,二太太和蕭姨娘讓人用軟榻抬著二老爺上金殿……她們兩個也跟去了。」
      「哪都有蕭歡,哪裡都有賢妃!」
      賢妃在皇上跟前,沒少為二老爺說話。
      寧欣微微一笑:「妳們別急,這個家不是還有燕國公嗎?他總不會看著二老爺和世子爺骨肉相殘,若是只能保全一人的話,燕國公也會保世子爺。」
      「奴婢去給燕國公送消息?」抱琴試探且焦急的問道:「聽傳話的下人說,世子爺當庭被皇上責問,何為孝道,何為祖宗……」
      寧欣一聽這話笑得更厲害了,嘲諷的說道:「最近皇上春風得意得很吶!人若是興奮就容易腦袋發昏。皇上也是人……他難道忘了因為他要納先帝貴人入宮,氣得太后娘娘病了一年多?若說誰無視祖宗,我看沒人比皇上做得更過份。」
      「主子……」
      「皇上聽不見。」
      寧欣嘆息一聲,如果皇上沒有這許多的毛病。齊王這輩子也沒機會登上皇位。
      最近皇上顯得有些急躁。並且太過得意。恨不得明日天下歸心,藩王撤藩,韃子滅族……急躁和好大喜功,是為君主的大忌。
      即便餘下的三位護國藩王不頂用,皇上輕而易舉的收拾了他們,南越和韃子可沒那麼容易對付,南越地形複雜,瘴氣很重,領兵的人不能迅速決勝的話,也許會陷入苦戰中,至於北方的韃子汗王雲澤……寧欣嘴角泛起苦澀來,有那人引導,雲澤更會成為不得了的人物。
      為了入侵中原,坐擁花花世界,韃子各部族的戰前動員能力會很強,草原越是艱苦,他們決戰的慾望越強。
      雲澤有足夠的實力捲動天下的局勢。大唐帝國只怕不會再太平了。
      寧欣都得了消息,燕國公又怎會對此事置之不理?
      他派去的人沒有攔住二老爺,燕國公對將家醜宣揚出去的二老爺很生氣,可皇皇上有口諭,他又不能不讓二老爺上金殿,燕國公眸色凝重,吩咐道:「把李家的老少都叫來,另外準備朝服。」
      「是,國公爺。」
      燕國公召見了李家的老少,問道:「對於分家,你們可商量出了結果?」
      眾人雖然私底下喧鬧的挺歡,但在燕國公面前也沒臉說分家。
      燕國公本來還心存猶豫,見到親族們想爭又害怕的樣子,再想到他們以前做下的混帳事兒,他不得不承認,若想恢復燕國公府往日的榮光,這群膽小怕事總想著撈好處的親族必須得割捨下:「罷了,我不難為你們。」
      燕國公從袖子裡取出一本折子,他雙手微微的顫抖,停了好半晌,最終還是把折子交給了離他最近的族人,難掩失落的說道:「這是我寫給皇上的折子,上面寫了我是贊同分家的,李家是否強盛,並非依靠各房頭都住在一起,分家後,你們還是李家人,你們曉得自己過日子的艱辛,才能長進。」他最後這句話,李家人顯然沒聽進去。
      李家族人全想從分家中撈得好處,燕國公既然都贊同分家,那麼誰還能阻止分家?
      自然李家也不都是蠢人,有聰明的人雖然默不作聲,但私底下已經向寧欣靠攏了,即便分家,聰明人也不會斷了同世子夫人的關係。
      寧欣也給了某幾個可以調教的李家人保證,只要他們肯向上,世子爺會保薦他們進入神機營。
      他們看了一遍燕國公所寫奏請分家的折子,可就是沒人敢在折子上簽名。
      看族人沒出息的樣子,燕國公堅定了分家的心思,他被李家這群窩囊廢拖累了一輩子,怎能讓李冥銳再走自己的老路?
      「你們都簽字吧!我同世子夫婦不會虧待你們,李家分家……會請德高望重的人來作證人,衙門也會備案,該是你們的,世子夫妻不會少給你們一點。」
      眾人一聽這話,終於有人站了出來,拱手道:「國公爺見諒,您說的是,咱們分家後依然是李家人。」
      有人打頭,李家族人紛紛上前簽上了奏請分家的折子。
      燕國公不願意看到族人爭先恐後贊同分家的狀況,他知曉分家勢在必行是一回事,真正捨下護了一輩子的族人,他心底湧起陣陣的酸澀。
      「國公爺,您的朝服。」老管家捧著國公朝服,他同樣雙眸酸澀,消瘦的主子這一輩子為了李家付出了良多,可惜主子沒娶對妻子……
      燕國公抹了抹眼角:「不破不立,我再送銳兒一程。」
       穿上國公朝服,帶上朝帽,燕國公整理了袖口,環顧眾族人一眼,眾人紛紛低頭,不敢同燕國公對視,燕國公拿好折子,離開了國公府。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冠蓋路 3

    9折,225

    冠蓋路 5 完結篇

    9折,225

    冠蓋路 4

    9折,225

    冠蓋路 2

    9折,225

    冠蓋路 1

    9折,225

    佳婿 7

    9折,225

    佳婿 6

    9折,225

    佳婿 5

    9折,225

    佳婿 4

    9折,225

    佳婿 3

    9折,225

    佳婿 2

    9折,225

    佳婿 1

    9折,225

    寂寞不會

    89折,196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中

    89折,294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下

    89折,294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