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佳婿 6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這是草根某男和兇殘某女聯手掀翻高帥富,裂土封疆的鐵血奮鬥故事!

    大智若愚的李冥銳竟成了香餑餑。
    本以為李冥銳會讀書又怎樣?他要家世沒家世,要才智沒才智,更沒豐厚的家底,怎麼看李冥銳都不是最佳的夫婿選擇。
    可誰知李冥銳高中狀元,因詔獄大出風頭,他還是燕國公四房的獨子!
    這會兒京城很多閨閣小姐都惦記著李冥銳,就連薛珍、蕭歡也打著想嫁給老實厚道李冥銳的主意!

    不過她們只敢想不敢說,所以她們錯過了李冥銳。
    她們暗嘲寧欣心比天高,命比紙薄。但寧欣敢要。
    她想要有享受的生活,貼心疼愛的丈夫……她自然要爭取所愛的人。
    所以機會稍縱即逝。反正李冥銳說他的一切都是寧欣的!就讓別人羨慕去吧!

    <TOP>

    作者介紹

    夜惠美

    起點女生網大神作者,擅長甜文寵文,自詡女主親媽。
    喜歡完美,童話般的愛情。
    筆下女主多為剛柔併濟的「女漢子」,信奉一對一的甜蜜愛情,男主深情且專一。

    <TOP>

    詳細資料

    EAN / 4714781867368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牢獄之災

    皇帝瞧著馬上要碰到自己臉上的茶盞,唇角隱含的笑容越濃,李冥銳的言行讓他一掃剛才的鬱卒!
      「這杯茶……」皇帝的手輕輕放在茶盞上,似接下非接下:「李冥銳,你可知燕國公給朕上過乞骸骨的折子?」
      「臣不知。」李冥銳的腦袋抵著胸膛,舉著茶盞的動作僵硬了一些:「臣原打算在科舉後將父母的靈柩安葬回祖墳,這也是他們最後的遺願。」
      皇帝眸色深諳了幾分:「你爹……你同你爹倒是不大一樣,他呢!是什麼都不肯說,外人都說你爹為了銀子犧牲了仕途,可朕曉得,你爹是真的不知道。他被先帝給……罷了,罷了,先帝也是無法,誰讓他更偏疼如今的齊王?」
      眸子一絲的羨慕閃過,皇帝急於證明自己,未嘗不是做給先帝看的。
      「皇上聖明,臣只知曉臣兒時過得很苦,說不上鑿牆借光,可為了讀書向學,臣那些年過得很不容易。」
      李冥銳不怕皇上知曉他窮苦的過去,也不覺得有什麼丟人的,他就是在窮苦的環境中長大的,好多人比他過得還苦,他幼時的經歷不值得同情。
    如果沒有遇到寧欣,沒有她激發起自己骨子裡的韌性和聰明勁兒,李冥銳甚至不知他現在再何處?
      可以肯定一點,沒有寧欣,就沒有現在的李冥銳!
      皇帝問道:「如果,朕將燕國公府的丹書鐵券交給你。李冥銳,朕只讓你在這屆恩科上閉嘴,你可做得到?」
      燕國公早有意立李冥銳為世子,他若是再能從皇帝手中奪回被拿走的但丹書鐵券,李冥銳的世子位置可以說是板上釘釘的。同時作為開國第一公府,李冥銳會有很遠大的前途。
      皇帝給李冥銳的這份榮寵,比他中狀元還要大。
      大唐每三年都是有一個狀元,數十年積攢下來,狀元也就不稀奇了。
      可燕國公……從開國起就只有一位。孰重孰輕,誰都會算。
      皇帝慢悠悠的從李冥銳手中接過茶盞:「你若是領旨。這杯茶朕也喝了,朕認下你這個學生!」
      又多了一道天子門生的砝碼……這回連傻子都曉得怎麼選。
      李冥銳磕頭道:「臣不敢領命,臣進宮來只是為了同窗,並非為了臣將來的仕途。臣對君以誠……」
      皇帝和熙的面色變得猙獰。手中的茶盞甩到李冥銳身上。怒道:「蠢材!」
      「臣萬死。」
      「李冥銳,你真當朕不敢辦你?」
      「率土之濱莫非王土,率土之民莫非王臣。」
      「好!」皇帝冷笑道:「來人,把李冥銳給朕關到天牢裡去,你什麼時候想明白,朕什麼時候再放你出來!」
      「回皇上,臣能不能不去天牢?」李冥銳抬起腦袋,大大的黑瞳多了請求,身上凜然正氣不改:「臣來見陛下,見恩師,並非為了在仕林中邀名,臣若是入了天牢必然有很多人看望臣,臣明明只是同陛下申訴兩句而已,臣不願意做沽名釣譽之徒,臣也不想藉著勸諫陛下贏得天下學子們的尊重。」
      「你……」皇帝這回是真被李冥銳刺激到了,手指點著他,恨其不爭的說道:「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他把李冥銳關進天牢,就是讓李冥銳去刷仕林聲望的。
      「臣不願意!」
      「好,你不願意!那朕將你關進五城兵馬司?交給中軍提督?」皇帝冷笑的面對李冥銳:「朕知他甚深,你在貢院不給他面子,你還想活著從五城兵馬司出去?」
      李冥銳一本正經的說道:「陛下讓臣活,誰能讓臣死?中軍都督也是陛下的臣子,他自是唯陛下的命令是從。」
      「你怎麼知曉朕會讓你活?你不知好歹,朕氣惱得緊。」皇帝面容更為冷峻,恨不得就此剝了李冥銳的皮。
      李冥銳磕頭道:「臣知曉陛下是有德明君,亦是一位慈愛愛護弟子的老師,因此臣才敢入宮……臣的膽子是陛下給的。」
      「滾去錦衣近衛的詔獄!」皇帝一甩龍袍,哼道:「馬公公,你親自送他去。」
      「遵旨!」
      「謝主隆恩。」
      李冥銳和馬總管退出皇帝寢宮,他們兩個一前一後再一次走在皇宮的甬道上。
      馬公公瞄著前面的李冥銳怔怔的出神,這小子哪一點像是李四郎的兒子?狡猾暫且不提,怎麼多了一種清貴讀書人的「虛偽」?
      勳貴和清貴是兩條永遠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線,李冥銳既有勳貴的身份,又有清貴讀書人的「清高」,他到底是誰教出來的?
      李冥銳這番同皇上的奏對實在是恰到好處,分毫不差!
      面子裡子全賺到了,如果不是對李冥銳知之甚深,馬公公還以為是哪個官場老狐狸披著李冥銳的皮呢!
      「李公子……」馬公公快跑兩步,忍不住的低聲詢問道:「你的老師是?」
      「皇上啊!」
      「我問的是你授業恩師……你是誰調教出來的?」
      李冥銳被他問糊塗了,撓了撓腦袋:「我倒是挺敬佩寧三元的,可惜無緣得見,不過好在我得了寧三元的手稿,我敬寧三元為師,為……父。」
      岳父也是父親嘛!
      「寧三元?倒也說的通,那可真是個驚才絕艷的第一聰明人,可惜啊!怎麼就殉了國……」
      馬公公停住口,這話是不能說的,對寧三元殉國的原因,很多人都想不明白。
      以寧三元往日的聰明勁兒竟然熱血的殉國了?當時消息傳回京城時,驚呆了一眾人的眼球……先帝也拿不準他的用意。如此才很少提寧三元的事兒。
      「詔獄很少關人,不過,詔獄條件不錯。」馬公公安慰李冥銳:「等皇上氣過這一陣,就能放你出來了,詔獄條件比天牢,比五城兵馬司的牢房都要強,謝大人是幫過錦衣近衛辦事,但他可得罪不起錦衣近衛的統領。」
      錦衣近衛的這任統領宇文大人是個有趣的人,得罪人的事情都讓謝大人辦了。宇文大人也是所有錦衣近衛統領中,名聲最好的一個。
    無論是在勳貴中,還是文臣中,即便在百姓中他的人緣都不錯。當然他的好人緣也是謝大人的凶狠陰毒換來的。
      從開國到現在,歷代錦衣近衛統領的結果都不好。不是被皇上平民氣憤的殺了。就是被流放邊疆酷寒之地。宇文統領如今在善終的道路上走的很踏實……
      李冥銳尷尬的笑道:「馬公公,我有個問題請教。」
      「什麼?」
      「能去詔獄的人是不是很少啊?」
      「這倒是,詔獄不像是天牢和五城兵馬司的衙門,能疏通錦衣近衛的人不多。」
      李冥銳憨厚的一笑:「果然,事先得到資料是有用的。」
      「喂!你不會是故意讓皇上將你關進詔獄的吧?你真不是為了刷聲望?」
      馬公公腦子有點轉不過來了,怎麼感覺跟不上李冥銳的思路呢?
      李冥銳眨了眨純良的眸子:「我用得上刷聲望嗎?公道自在人心,太刻意了反而不好,該是我的,你認為別人能搶去?」
      馬公公點點頭,這倒也是,憑著李冥銳今日所作所為,他便是不爭,最大的好處也會落在他身上去。爭了反而讓旁人看輕了他,馬公公打量著李冥銳,是該說他聰明呢?還是歪打正著?
      還是說他聰明吧!旁人不服氣的也試試啊!他們過不了皇上挖的坑。
      馬公公突然靈光一閃,失聲道:「你去詔獄不會是為了避清靜吧?」
      「嘿嘿,嘿嘿!佛曰不可說。」李冥銳拱了拱手,學著戒色小和尚的做派,寶相莊嚴:「佛曰,不可說。」馬公公癡呆了一會兒,想來李冥銳不用自己再關照他了。

      李冥銳平平安安的走出宮門,宮外的舉子們爆發了極大的歡呼聲,他們齊齊的躬身迎接英雄歸來:「李兄安好!」
      圍觀的百姓一樣對李冥銳懷有很大的敬意,紛紛翹起大拇指:「真漢子!」
      跪在宮門口請命的大臣們,一個個臉色比較精采,他們跪得雙膝發麻,到底為哪般?怎麼好處成了李冥銳的了?
      李冥銳同舉子們面對著拱手行禮,謙遜的說道:「皇恩浩蕩不曾怪罪我的妄言,諸位同窗……我依然盡了全力但功敗垂成,不敢得諸位稱讚。當今陛下為聖主明君,必然不會看著禮數崩壞,還請諸君努力。」他重重的一躬到地,隨後跟著馬公公飄然而去。
      一陣陣的秋風吹過,顯得李冥銳很是孤單悲涼,當他挺拔決然的身影消失在眾人眼前後,舉子們再一次爆發了:「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
      首輔搖了搖頭,嘴唇微動:「李冥銳……不可再忽視他。」

      皇宮中,賢妃見時候差不多了,大臣,勳貴等等勸試過了,他們都不能讓皇上改變暫停科舉的命令,此時該她出馬得利。
      賢妃收拾停當,坐在青雀轎輦中趕去皇上寢宮,她唇角高高的翹起,思量著一會兒該怎麼勸陛下,怎麼個作態,怎麼個動作……怎麼讓天下讀書人知曉,賢妃她為了讀書人苦勸皇帝……
      讀書人一向要臉面,既然賢妃對他們有恩,將來他們自然會少提幾句賢妃的出身。
      「皇上冊為我賢妃,這個賢字會印在本宮的骨子裡,亦會讓天下人看明白,本宮配的上賢字!」

      皇帝寢宮。
      馬公公返回了皇帝身邊,見皇帝悠然的靠著墊子喝茶,心想:陛下是過了較勁的那股勁頭了。
      「把他交給了宇文?」
      「是,奴才親自將他交給了錦衣近衛的大統領,眼看著他被關押起來,大統領讓奴才同皇上說,像他這樣的,多來幾個。」馬公公老臉上的笑容像朵菊花似的,慇勤的上前道:「看大統領的意思,一准讓陛下出氣,大統領說了,省得他們總是為難陛下!」
      「噗。」皇帝不出馬公公所料的大笑了起來:「宇文啊!當朕不知他那點小心思?他從小就同朕一處,朕能眼看著他不得善終?朕同他是要做一輩子的君臣的。」
      皇帝雖是偏執,有這樣那樣的短處,但他對他信任的人是很好的。
      「那是自然,若是陛下不疼宇文大人,也沒謝大人什麼事情了。」馬公公不動聲色的給謝大人上了個眼藥兒。
      皇帝嘴唇的笑容慢慢的收斂:「謝晉?也是時候讓他收斂一下爪子了,就算他忠心,但像隻瘋狗似的,他想讓百姓將朕當作寵幸酷吏的暴君?朕不是不煩宮門口的那群請命的大臣……可若是沒有他們,朕再難聽到反對的聲音了。」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冠蓋路 3

    9折,225

    冠蓋路 5 完結篇

    9折,225

    冠蓋路 4

    9折,225

    冠蓋路 2

    9折,225

    冠蓋路 1

    9折,225

    佳婿 8 完結篇

    9折,225

    佳婿 7

    9折,225

    佳婿 5

    9折,225

    佳婿 4

    9折,225

    佳婿 3

    9折,225

    佳婿 2

    9折,225

    佳婿 1

    9折,225

    寂寞不會

    89折,196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中

    89折,294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下

    89折,294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