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佳婿 3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這是草根某男和兇殘某女聯手掀翻高帥富,裂土封疆的鐵血奮鬥故事!

    寧欣彎起了眼眸,低笑:「有人說我是毒婦,有人說我是妒婦,有人說我是妖孽,也有人說我冷心冷肺,說我沒長心肝,就是沒有人說過我是好人。」

    李冥銳低頭,同寧欣的嘴唇極近:「妳若想當皇后,我就造反!妳若想要去看天下的景致。我辭官!妳若想做京城第一命婦,我會是大唐第一重臣!無論妳變成毒婦、妒婦,還是貪戀富貴的女子……我都不會放手,如果妳愛慕上別人……我會殺了他,將妳永遠的留在身邊,這輩子是,等我死了,我們合葬!」

    寧欣前生見了文武雙全,俊美貴氣的韓王。
    見過能征慣戰英氣勃勃的威遠侯。
    亦見過有雄圖大略,霸道成熟的韃子大汗。
    卻沒見過如李冥銳這一種的。
    難怪平王世子說:一個是有著白蓮花柔弱外表內心狡猾宛若狐狸的寧欣,一個是外表憨厚老實,實則是扮豬吃老虎的李冥銳。
    但如果這兩個人在一起,那會是個什麼情況……

    <TOP>

    作者介紹

    夜惠美

    起點女生網大神作者,擅長甜文寵文,自詡女主親媽。
    喜歡完美,童話般的愛情。
    筆下女主多為剛柔併濟的「女漢子」,信奉一對一的甜蜜愛情,男主深情且專一。

    <TOP>

    詳細資料

    EAN / 4714781867146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冒牌貨

    「二妹妹。」寧歡追上了兩步,似不能承受被寧欣誤會一般低泣嗚咽,肩膀輕顫:「妳且等一等,二妹妹若是責怪姨娘的話,我讓姨娘出門來跪迎妳,寧家一切都二妹妹做主。」
      她委屈極了,也謙卑極了。世上就是有像寧歡一樣的女子,別管她們是不是受盡委屈,只要她們含淚,別人就會認為她們被欺負了,只要她們受委屈,那麼就是同她對敵的人不對。
      李冥銳擋住寧歡靠近寧欣,眸色冷然,濃眉緊緊的蹙起,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感覺,語氣硬邦邦的說道:「妳不得勉強寧小姐。」
      正準備登上馬車的寧欣側頭望向含淚委屈求全的寧歡,聽到圍觀的路人小聲議論她不懂人情世故。
      「本就是孤女,連姐弟都不認?真不知她是如何想的。」
      「可不是,我記得當初王家可是將所有的一切都帶再走了,如今怕是知寧家富貴了,寧家大小姐即將嫁給總督的公子,這才趕回來耍威風的。」
      「寧家公子有寧三元的文采,雖是庶出但也中了秀才,在江南文華之地能中秀才多難得?況且他還沒及冠呢!聽江南名士水鏡先生說過,寧少爺是文曲星轉世,寧二小姐太狂了,若是我有這麼個弟弟,做夢都會笑醒的。」
      寧歡對圍觀的中年婦人們撫了撫身,歉意的說道:「我二妹妹品行是好的,只是一時轉不過味兒來,你們不可胡說,二妹妹才是寧家名正言順的嫡出小姐,我姨娘和我從沒想著搶嫡出的地位,我弟弟也是隨了父親才有今日的成就。你們誰再無故議論二妹妹,別怪我寧家不留情面。」
      溫婉的寧歡說出威脅話時,氣勢十足,一軟一硬,寧歡給寧欣樹立起一道不可逾越的圍牆。
      她的善解人意。她的姐妹愛,她的忍辱負重,她的重視親情,她的一切美好高貴的品格都顯得寧欣是那麼的無力取鬧。顯得寧欣任性驕縱,顯得寧欣無情無義。
      寧欣坐在馬車上,含笑指了指剛才受話的婦人:「妳是說有這麼個弟弟,做夢都會笑醒?」
      說話的婦人衣著打扮顯得很富貴,頭上攢珠的赤金步搖閃閃發亮,一看便知家境也是殷實的,更有可能是小官小吏的太太,她精妙細化的臉上帶了幾分的傲慢:「是我說的。怎麼?不成?」
      「我想令堂一定不會這麼想。」寧欣嘲諷般的笑道:「妳這話敢跟令堂說?」
      「我……」那名二十出頭的婦人咬了咬嘴唇,臉上臊得慌。
      平王世子抿嘴偷笑,敢同寧欣爭論,這群不知死活的婦孺!像他那麼聰明的世子都被寧欣收拾的沒了脾氣,俯首帖耳,這些說三道四的人真是找死。
      平王世子冷哼:「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說多了會遭報應的。」
      「別的美夢我許是成全不了妳,但妳想有個中秀才弟弟的這件事,我許是能做到。」寧欣端坐,笑盈盈的建議:「妳回娘家儘管給令尊廣納妾侍,十年後,妳帶著妳弟弟來找我,我保他做秀才,中舉人。」
      那名圓臉多嘴的婦人衣袖掩面,臊得不行,向旁邊的人身後躲閃,旁人聽了寧欣這話,看到寧欣柔不勝衣的嬌弱樣子,膽子大了噗哧笑了:「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妳保做秀才?中舉人?妳以為妳是誰?」
      寧欣清冷的眼裡閃過一抹驕傲,明媚的色彩讓她臉龐微紅,神采飛揚:「十年後,若我的名還是默默無聞的話,怎配做父母的女兒?我爹雖然已經故去,但他最擅長考試,我為他嫡女。」
      嘲諷的瞥了寧歡一眼,寧欣繼續說道:「妳委屈也罷,父親的本事不可能教過妳。」
      寧欣放下馬車簾子之前,朗聲說道:「我以為寧三元才學雖是難得,但比起他對嫡妻原配的專一深情,連中三元也就算不得什麼了。我娘入寧家門,五年無子,父親在祠堂對列祖列宗發誓,不納一妾,此事明傳天下,父親故去十幾年後,突然多出了庶女庶子,你們是尊重父親,還是想毀了父親?沒有父親在江南的人脈,你們能聚集如此的財富,寧……寧頜能拜水鏡先生為師?妳能做江南總督未過門的兒媳婦?你們可以當旁人是傻瓜,但別想把我當成什麼都不懂的蠢貨!」
      寧欣扔出一袋子金子,啪!耀眼的金珠在地上滾動,地上丸子大小的金珠耀花了人雙目,圍著的人露出貪婪之色,即便是寧歡也不能隨時隨地帶這麼多金丸子炫富。
      寧歡眼圈紅紅的,抽泣道:「二妹妹這又是何苦。」
      寧欣冷傲的抬起下顎:「妳比我有銀子?我是父親獨女,寧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搬空寧家做我的嫁妝,違背大唐律例哪一條?妳若是不服氣,這輩子是沒指望了,下輩子投胎記得別從小妾的肚子裡爬出來!」
      「走,去蘇州綰月山莊。」
      「是。」李冥銳和平王世子護著馬車離開,寧欣的話同地上留下的金丸子一樣的刺眼。
      寧歡直到馬車再也看不到後,才抹去眼角的淚水:「綰月山莊?她是綰月山莊的主人?」

      姑蘇城外沿河流修建的綰月山莊是蘇州最有名的一座莊園,聽說是北方大商賈建造的,也有人說是京城裡勳貴人家的別院,即便江南總督都不知綰月山莊的來歷,因此綰月山莊被傳的神乎其神。
      寧頜義憤填膺的說道:「什麼東西?真當自己是嫡女就無所顧忌?她別忘了,給寧家承接香火的人是我!沒有我這個兒子在,連給爹爹上香祭祀的兒子都沒有,同她娘一樣的囂張跋扈,看她就知道嫡母是什麼樣了,父親溫柔多情,會喜歡嫡母才怪。」
      「姐姐,別聽她的!」寧頜倨傲的挺起胸膛:「真當她能進去綰月山莊?她那個外祖家不是被奪爵了?在京城的名聲頂風臭八百里,她來江南是為了避風頭的。」
      「小弟。」寧歡神色複雜,警告道:「不許胡說。」
      「姐就是脾氣太好了,才會被她欺負!」寧頜拽住寧歡的手臂:「趕明兒同姐夫說一聲,看她還怎麼張狂,不進咱們寧家門更好,也省得壞了寧家的門風!今日她侮辱咱們姐弟拂袖而去,明日非叫她跪爬進寧家不可,姐,咱不差她什麼,憑什麼被她欺負?」
      「越說越沒邊了!」寧歡恨不得堵住最疼的弟弟的嘴:「我同齊家的婚事還沒正式下定,你叫姐夫是不是太早了?」
      垂下的眼睫擋住寧歡眼底的異色,同寧頜進門:「以後這些話不可亂說,齊家不僅是江南總督,齊伯父還是儒學大師級人物,這風聲要是傳到他耳朵裡,他會看不起姐姐的。」
      「姐就是想的太多,總督伯父只有齊霖一子,他又是非姐不娶,他同姐青梅竹馬,總督夫人又疼愛姐,這門婚事準成的。」寧頜滿不在乎的神色,讓寧歡欲言又止。
      「怎麼?她不肯進來?」
      早就等候在客廳裡四旬左右,打扮得很端莊很文靜的婦人迎了出來,富態祥和臉龐顯得她極好親近。
      「歡兒,她怎麼沒進來?我剛才聽報信的小廝說,是不是她來了?她在怪我們?歡兒……」
      「娘,您別著急,別急。」
      寧歡攙扶住生母,按著她到椅子上,看了一眼四周的僕從,平靜的說道:「你們都下去。」
      「是,大小姐。」僕從退了出去,並關上了房門。
      寧頜砸吧嘴,不滿的說道:「姐,妳就是太小心了,妳還真當寧欣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妳還勸娘別緊張,我看最緊張的就是妳!」
      寧歡抿緊嘴唇,手指輕輕顫抖拿不穩白瓷茶盞,喃喃的說道:「她同打聽來的不一樣,看似嬌弱,但性情又烈又傲,伶牙俐齒,話中句句帶刺,對她,我怎能不擔心?」
      坐在一旁的婦人身體癱軟子在椅子上,無力的說道:「怎麼辦?怎麼辦?」
      面對生母和姐姐的緊張,寧頜從容不迫的說道:「什麼怎麼辦?我就不信她能翻出天去!我和姐姐可是上了寧家宗祠的,娘又是父親最疼最喜歡的女子,您到底怕什麼?姐不是常說,父親對那個王氏只有體面?父親心裡對王氏早就不滿了,不是顧忌著王氏同他的情份,父親早就休妻了!」
      寧歡和生母陳氏對視一眼,同時別開目光,寧歡斥責道:「父親已經去了,是不是最愛娘根本不重要。現在說這些,你是想讓娘難受?娘最近幾年身體才有好轉,你是不是非要讓娘為父親哭死才甘心?」
      「兒子錯了,娘,兒子真的錯了。」寧頜鞠躬請罪,嘟著嘴道:「兒子也是好意,兒子想讓天下百姓都知道娘才是父親最愛的女人,憑什麼讓一個潑辣、善妒、愚蠢、手段陰狠、假裝慈愛的女人壓在娘頭上?姐不是說她害了許多父親身邊的丫鬟?又是下絕育藥,又是逼著墮胎的,這樣的女人只有父親能忍下來,哼!她哪一點比的上娘?娘才是寧家的大功臣!」
      陳氏低垂著腦袋,臉龐羞的通紅:「頜兒,別再說了。」
      「這些內宅的事兒,小弟別再過問了。」寧歡勉強笑笑:「齊霖哥送了幾本珍貴的古籍,我命人放到你書房了,你先去看看,若是還想要的話,我再幫你想辦法。」
      「姐,我不小了。」寧頜不滿的嘟囔:「我也想幫姐和娘!」
      寧歡推了推寧頜,期許道:「你若是想幫我同娘,就中個狀元回來,如此才不愧娘這些年的忍耐,小弟啊!你一定要很成才才行。」
      「姐放心吧!狀元……只要不同姐夫同科,我一定會高中的。」寧頜自豪很有信心的拍了胸口:「我可是寧三元和娘的兒子,龍生龍,鳳生鳳,我呀!不會讓父親蒙羞。」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冠蓋路 3

    9折,225

    冠蓋路 5 完結篇

    9折,225

    冠蓋路 4

    9折,225

    冠蓋路 2

    9折,225

    冠蓋路 1

    9折,225

    佳婿 8 完結篇

    9折,225

    佳婿 7

    9折,225

    佳婿 6

    9折,225

    佳婿 5

    9折,225

    佳婿 4

    9折,225

    佳婿 2

    9折,225

    佳婿 1

    9折,225

    寂寞不會

    89折,196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中

    89折,294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下

    89折,294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