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佳婿 2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這是草根某男和兇殘某女聯手掀翻高帥富,裂土封疆的鐵血奮鬥故事!

    齊王世子攥緊拳頭,他深沉的目光隔著簾子看向寧欣。
    即便她容貌變了,變得嬌弱文雅,變得清高,可他還是能在人群中一眼認出她!
    認出刻在他記憶深處的寧欣。
    如今她這副身體,這樣的身份,寧欣估計很鬱卒。
    齊王世子勾了勾嘴角,仔細得看著她,她眼底的平靜無波讓他下意識的摀住了胸口,那裡不再是被劍穿透的傷口,此時他們不再針鋒相對,不死不休。
    可為何竊取來的今生,他又遲了一步?

    此時此地欣寧也看到齊王世子。
    寧欣知道那個會叫李冥銳為小悟空的齊王世子死了。
    現在頂著他皮囊活著的是曾經名震天下的韓王──也曾是她的仇人,她的師兄。

    她薛珍,慶林長公主的愛女,當今的昭容縣主。
    上一世那些吃了她的,都得給她吐出來,那些算計她的,都得百倍償還。
    所以嫁給王季玉一是為了報仇,二是知道王季玉將來的成就。
    這輩子她不會再做錯任何選擇,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她要快意的過一輩子。

    <TOP>

    作者介紹

    夜惠美

    起點女生網大神作者,擅長甜文寵文,自詡女主親媽。
    喜歡完美,童話般的愛情。
    筆下女主多為剛柔併濟的「女漢子」,信奉一對一的甜蜜愛情,男主深情且專一。

    ★ 起點人氣作家,驚喜連連,好評不斷!
    ★ 暢銷作品:妻居一品

    <TOP>

    詳細資料

    EAN / 4711552919967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各懷心計
    在庭院正中間,十餘名穿著齊王府服飾的侍衛隨從如眾星捧月一般簇擁著一座轎輦。因為有齊王府侍衛,莊子上的僕從不敢靠近,紛紛躲閃到一旁。
      轎子裡靜悄悄沒有任何的動靜,微風拂過轎簾,隱約可見一側臥的人影。不是因為他是齊王世子,誰會在意一個傻子?可如今只是朦朦朧朧的一道影子就讓旁人不敢妄動。
      「寧欣!」
      「齊王世子。」
      在寧欣出現的時候,轎子裡的人影端正了身體,寧欣屈膝行禮,微微低頭露出好看的脖頸,輕聲說道:「表姐夫可安好?」
      齊王世子攥緊了拳頭,他深沉的目光隔著簾子看向寧欣,即便她容貌變了,變得嬌弱文雅,變得清高,可他還是能在人群中一眼認出她!認出刻在他記憶深處的寧欣。如今她這副身體,這樣的身份,寧欣估計很鬱卒。
      齊王世子勾了勾嘴角,仔細得看著她,她眼底的平靜無波讓他下意識的摀住了胸口,那裡不再是被劍穿透的傷口,此時他們不再針鋒相對,不死不休,可為何竊取來的今生,他又遲了一步?
      寧欣管他叫大表姐夫,齊王世子因為這句話胸口悶得生疼。如今彼此的身份,他根本無法接近寧欣。明知道結果,他卻不甘心,如何都壓不下來見寧欣的衝動。
      齊王世子唇角勾勒出淡淡苦澀,望著不遠處亭亭玉立的寧欣,她如同有毒花,他奪舍重生後依然身中其毒。原本他以為老天唯獨厚愛他一個,沒有想到寧欣也佔據了別人的身體。
      在這個世上他們是最瞭解彼此的人,他們曾經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彼此的習慣,彼此神色的變化,他們是最清楚的。寧欣每每說話時總愛微揚眉梢,她不知道,當她緊張的時候,總是愛眨眼睛。前生寧欣毀了他一生的基業,讓他主政天下帝王夢破碎。在分封護國四王之中,以他韓王整體實力最強!若是兵進中原,帝位指日可待!
      說他不恨寧欣是假話,可他同樣在前生滅了寧欣一族的人,下令千刀萬剮了授業恩師,徹底斬斷了師徒情份,明知道寧欣是那樣決絕的女子,他還做下了那樣惡劣的事情,最終接過不是報應是什麼?
      他以為這樣做可以斬斷對寧欣的癡戀,卻讓寧欣始終佔據著他心底最重要的位置。帝王無情,他對寧欣有情有愧,又怎能成為皇帝?前生寧欣毀了他的帝王夢,現在只要完全佔據齊王世子的身體,他可以名正言順的做大唐的皇帝。
      奪舍的過程是極為痛苦的,他的將自己的三魂六魄撕裂慢慢的融入這具身體裡,融入爭奪過程,凶險的讓他差一點魂飛魄散。因為對寧欣的愛恨難解和對帝位的渴求,所以他堅持了下來。先是在晚上由他控制身體,再一步一步驅散原主的靈魂。當他猜到寧欣也可能重生的時候,他興奮,他痛苦,他在最後同原主較量時孤注一擲,最終驅散了原主齊王世子的靈魂!
      只有完全佔據這個身體,他才有可能奪回大唐皇帝的位置,他才有可能將寧欣綁在身邊。他是這麼想的,可眼下他控制了身體,卻不敢勉強寧欣。
      齊王世子搖頭苦笑,前生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前生寧欣在惡劣的條件下都能反敗為勝,今生若是將寧欣逼急了,她會直接入宮去伺候當今陛下,進而毀了齊王府。
      想到這一點,齊王世子很鬧心,她寧可去伺候不認識的男人,也不會上他的床榻!
      齊王世子撩開軟轎的簾子,露出他俊美的五官,他那雙黑如點墨的眸子閃過痛苦,無奈。齊王世子是宗室皇族子弟中長得最英俊的一個,寧欣想著若是齊王世子聰明了,不知有多少的女子為他瘋狂。以師兄韓王好美色的態度看,齊王在納美人上不會再一枝獨秀!
      此時在此地看到齊王世子,寧欣知道那個會叫李冥銳為小悟空的齊王世子死了,頂著他皮囊活著的是曾經名震天下的韓王,也曾是她的仇人,她的師兄。
      寧欣微微的皺眉,不親近也不疏遠的說道:「表姐夫怎麼會來此地?」
      齊王世子深深的凝視了寧欣一眼,俊逸的臉上露出癡傻的笑容:「小悟空,還我!」
      他從軟轎上直接跳下來,快步走到寧欣面前:「還我,這是妳欠我的。」
      「我怎麼不知什麼時候欠過你……」寧欣張口不客氣的反駁,她的手腕被齊王世子抓住,寧欣不悅的說道:「放開!」
      「我是傻子,不懂妳說什麼。」齊王世子將聲音壓得很低很低,故意在寧欣耳邊刺激她。
      寧欣也不掙扎了,很平靜的說道:「你還想再來一次?」
      他們目光相碰,像是著火的火線一般,最明白彼此性格相似的兩人,誰也不會想過退讓,最後的結果往往是兩敗俱傷。
      「妳把我癡傻的病症治好了,我就原諒妳!」他如此威脅。
      「我想知道你一輩子不原諒我會是什麼樣?」她如此反駁,順便給齊王世子奉送了一個笑顏。
      齊王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寧欣是老天派下來折磨他的人。他鼻子嗅到一抹極淡的幽香,就是這個味道,他低沉的說道:「找個地方!我同妳有話說。」
      「若是我不呢?」
      「妳別指望一個傻子同妳講道理,寧欣,我不想節外生枝。」
      齊王世子的臉龐離著寧欣越來越近,寧欣抬腳踹他的小腿,齊王世子敏捷又靈巧躲閃開,嗡聲說道:「妳……小悟空……妳做什麼?」
      「世子殿下,您要做什麼?」
      李冥銳從莊子外面大步走了進來,他高大健碩的身影彷彿一瞬間移到寧欣和齊王世子中間,李冥銳護住寧欣:「殿下的獼猴是我打死的,殿下有什麼事大可對我來。」
      齊王世子眉頭皺得緊緊的,見到寧欣露出的半個含笑的臉龐後,惱怒道:「小悟空閃開!」
      「您認為這可能嗎?」李冥銳紋絲不動,固執般的看向齊王世子。
      寧欣笑意更濃,齊王世子對李冥銳的好感影響到了他,何況他……他會看得出李冥銳的性情像一個人。
      從李冥銳身後閃出,寧欣向齊王世子說道:「你隨我去客廳說話。」
      「李公子,你先在方廳用茶,我一會兒有事拜託你。東跨院有一位貴客,你別亂走。」寧欣眨了眨眼睛,對抱琴吩咐:「讓王季玨帶李公子去看望貴客。」
      于狀元憑著自己的本事高中,李冥銳經過他點撥的話,許是在科舉上會走得遠一些。最近幾日王季玨的文章進步極是明顯,不管于狀元有沒有問題,現在還是可以用到的。
      李冥銳直接回道:「妳小心。」
      「方廳在何處?」
      「李少爺請隨奴婢來。」抱琴引著李冥銳先去方廳,再去找王季玨。
      寧欣用哄小孩子的語氣問道:「齊王世子殿下能聽到我的話嗎?」
      齊王世子額頭汗滴滴,用不用得上這麼報復他?寧欣笑容甜美,本來她就顯得柔弱的臉龐更像是能擰出甜水。
      「客廳有糖塊、點心,殿下請隨我來。」寧欣看齊王世子略微扭曲的面孔,笑得更加燦爛,轉身引著他去客廳。
      剛一進門,齊王世子眸光深沉,不屑的說道:「他可真聽話!讓幹什麼就幹什麼。」
      寧欣悠然的坐下,拿起茶盞,說道:「有些人不聽話,所以才會身敗名裂,死得不能再死。」
      齊王世子被寧欣憋了一肚子火氣,腳步很重的走到寧欣身側,俊臉耷拉得跟長白山似的,陰沉的說道:「不諷刺我,妳會死嗎?」
      他向寧欣柔軟的嘴唇探出手臂,在即將碰觸到能感受到寧欣呼吸時,他硬是收回了手臂,眸色如同墨染的池水:「妳可知道,我不恨妳不想著報復妳,用了多少氣力?」
      寧欣納悶般的問道:「你該恨我什麼?」
      上一輩子的恩怨再糾纏下去,毫無價值。寧欣和韓王都是聰明人,拿得起放得下。
      「妳這個女人太狠心了。」
      「你殺了我全家,活剮了我父親,還說我狠心?」寧欣一個冷厲的眸色扔過去:「我始終覺得當年一劍刺死你,便宜了你。不是小姨說過,死了死了,一死皆休,我不會拿不住劍讓你自盡!」
    齊王世子轉身坐在了一旁:「妳小姨也是個妖孽!妳當年不是便宜了我,是想早點解決了我,好同那個野蠻的韃子上床!」
      雖然知道韃子大汗也沒好下場,但他就是嫉妒,嫉妒能碰觸到寧欣的男人!
      「你說得也是,早解決了他,早俐落。你我皆有奇緣,你說他會不會也另有機緣?」
      寧欣平淡的態度就像是說別人的事兒,齊王世子因為她這話語,氣憋得很難受,面對寧欣他的情緒總會不知不覺失控:「妳看什麼?」
      寧欣的目光隱含著深意,齊王世子挺直身體,只聽到寧欣輕柔的聲音:「齊王世子?先帝最為寵愛的皇孫,我始終覺得齊王世子摔壞了腦袋有陰謀。」
      「帝位之爭歷來殘酷,當今能登上帝位,妳當他是乾淨的?」他恢復了上輩子的冷靜從容:「齊王糊塗,他竟然沒有能力保護住兒子,自此他絕了登基的可能。」
      「你有沒有想過也許動手的人不是當今皇上,也不是曾經有心思奪嫡的皇子。」
      聽了寧欣這句話,齊王世子眼睛一亮,同寧欣目光相碰:「妳的意思是……先帝?」
      「我只知道為了齊王世子摔傷,先帝大發雷霆,京城血流成河,可調查的結果先帝竟然敷衍了事,世人說先帝不想骨肉相殘大白於天下,但觀先帝生平,敢於虐殺嫡親兄弟,勒死嫡親兒子的先帝,他會怕這種骨肉相殘?」
      「幼主登基,護國四王定然謀反,先帝之子定會不服幼主,到時大唐必然內亂……可是先帝在齊王世子傻了後,八年才故去的。」齊王世子皺緊了眉頭,嘆道:「十三歲尚未及冠,也算是幼主。還有可能先帝沒想過會多活幾年!」
      齊王廣納美人想生出兒子,這麼多年妻妾中沒有一人懷孕,先帝疼愛齊王世子,定會確保他的世子位置。寧欣曾經懷疑過是齊王妃下的毒,但庶子出生對齊王妃來說影響不大,庶子敢不敬嫡母,就別想著能繼承爵位。
      寧欣放下了茶盞,說道:「你放的下仇恨,但放不下對江山的執著。」
      「我要做大唐的皇帝,這次誰也阻攔不了我!」齊王世子說出心中最大的執念。為了他的帝王夢,他可以暫且放過寧欣,起碼表面上他不會動寧欣一根寒毛。
      「你什麼時候學會了坦白?」
      「我的心思什麼時候能隱瞞過妳?」
      齊王世子對寧欣意味深長的一笑,理了一下袖口:「寧欣,這輩子幫我如何?」
      「當今新添了九皇子,是賢妃所生。刨去序齒後夭折的皇子,陛下眼下就有五位皇子。陛下後宮三千,你又怎麼保證陛下不會自添皇子?我怎麼算,都沒想到你能太太平平的繼承帝位。況且上輩子我該玩的都玩過了,這輩子實在不想再過算計的日子,尋個忠厚老實的男人,生一堆的孩子,享受太平盛世。」寧欣即便放下了前生的恨意,對幫他很牴觸。一旦他當了大唐的皇帝,她可能只有遠走他鄉一條路。不苦熬個二十年,齊王世子不可能成功,二十年後她都快四十了,他一招權柄在手,又怎麼記得徐娘半老的她?到時候他要什麼樣的女人不成?
      「妳不是甘於平凡的女人,寧欣,若是妳幫我的話,我許諾妳過自由自在的日子,咱們之間的恩怨情仇一筆勾銷,妳嫁給……另嫁他人,我也不會多說一句。」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冠蓋路 3

    9折,225

    冠蓋路 5 完結篇

    9折,225

    冠蓋路 4

    9折,225

    冠蓋路 2

    9折,225

    冠蓋路 1

    9折,225

    佳婿 8 完結篇

    9折,225

    佳婿 7

    9折,225

    佳婿 6

    9折,225

    佳婿 5

    9折,225

    佳婿 4

    9折,225

    佳婿 3

    9折,225

    佳婿 1

    9折,225

    寂寞不會

    89折,196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中

    89折,294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下

    89折,294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