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佳婿 1

    ※無庫存,調貨約需5-7個工作日

    結帳去

      

    內容簡介  |   作者介紹  |   內容試閱  |   同類推薦   |  購物說明

    內容簡介

    這是草根某男和兇殘某女聯手掀翻高帥富,裂土封疆的鐵血奮鬥故事!

    寧欣從來沒有這麼的鬱卒過,做為上馬能打仗,下馬能宅鬥、宮鬥,還能掀起滔天駭浪的無雙郡主,如今靠著柔弱的外表過日子,誰比她鬱卒?

    她還是叫做寧欣,可不是上輩子背負國仇家恨的寧欣,也不是毀譽參半的無雙郡主,她如今只是寧欣,寧家的孤女。
    寧欣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胸口像是壓了一塊很重的石頭,她能想像寧欣在這王家步步驚心掙扎的日子。
    她想知曉原主是不是知道王家的打算,原主對那個王季玉到底是怎麼想的?
    若是原主真的鍾情於他,寧欣會放王季玉一把,若是……
    若是無情,寧欣不介意毀了這伯爵府的鳳凰蛋兒。
    光吐出從她這奪去的銀子夠嗎?
    不讓他們家破人亡,怎麼對的起他們如此算計一個小孤女呢?

    <TOP>

    作者介紹

    夜惠美

    起點女生網大神作者,擅長甜文寵文,自詡女主親媽。
    喜歡完美,童話般的愛情。
    筆下女主多為剛柔併濟的「女漢子」,信奉一對一的甜蜜愛情,男主深情且專一。

    ★ 起點人氣作家,驚喜連連,好評不斷!
    ★ 暢銷作品:妻居一品

    <TOP>

    詳細資料

    EAN / 4711552919950
    頁數 / 320
    裝訂 / 平裝
    級別 / 普
    語言 / 繁體/中文

    <TOP>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月盈則虧
    大唐北地為韓王世襲封地,韓地官員雖領大唐官職,然大多忠於韓王。三年前隨著柱石將軍寧承煥叛國伏誅後,韓地再沒任何人敢違背韓王命令。
      北韓王、南越王、東魯王、西晉王為大唐帝國僅存的四家王府。
      百餘年前,大唐帝國因昏君當政,宦官專權,士林黨爭致使北方韃子南下攻破都城,大好河山幾乎落於外族之手。後大唐皇室發檄文,合殘存之力打退了韃子後再立新君,十幾路諸侯互不相讓,差一點引的內鬥火拚,最後冊立開國皇帝嫡系重孫為帝,諸侯各有封地,聽宣不聽調。
      經過百年大唐君主的削藩之策,世上僅剩下實力最強的四家王府。四王暗自通氣,同時肩負著戍邊重責,大唐帝國君主怕邊境不穩,蠻夷扣邊,遂不敢強行削藩。
      韓地韓王所在燕京城,客商雲集,人潮湧動,酒樓茶肆喧囂熱鬧,有說書人拍驚堂木:「賣國奸臣寧承煥經韓王查證上奏朝廷,韓王請先斬後奏驚天劍判其凌遲。」
      「好,賣國賊人人得而誅之。」
      「對!想當年老夫還吃過奸臣肉。背叛大唐,賣國為韃子做奴才,這等人就是該受凌遲。」
      「我也吃過。」
      百聽不膩的除奸記讓民風彪悍樸實的韓地百姓群情激奮。
    二樓雅間,一頭戴斗笠,薄紗掩面的女子捏緊了茶杯,泛白的指甲顯得極為用力,過了一會兒,女子從荷包中取出散碎的銀子放在桌上。
      她腳步輕盈走下樓梯,堂上說書人轉為說道:「威遠侯為當世第一猛將,今日迎娶韓王親妹孝嫻郡主,郎才女貌堪稱絕配。」
      女子腳步頓了頓,身後的婢女低聲提醒:「主人在等您。」
      將擋在面前的薄紗輕輕撩起,僅露出花容月貌的一角,女子勾起嘴角:「堪稱絕配?好,為慶賀威遠侯續娶孝嫻郡主,今日諸位飲酒算我的。」
      眾人愣神片刻,轟然叫好,女子取出兩錠金子扔給櫃檯的掌櫃,離開熱鬧堪稱燕京城第一的酒肆。
      「那婦人……怎麼有些眼熟……」
      寧家覆滅,威遠侯成為韓地軍方統帥,今日他大婚,韓王嫁妹,威遠侯府賓客迎門,韓王親臨侯府觀禮,使得這場婚禮更為矚目。
      坐在主位上的韓王三十多歲,面冠如玉,雙眸有神,他身著挑金絲華服,含笑注視著眼前的新人,狹長的眸子微微瞇起,隨著古樂聲,他神色多了一抹的恍惚。
      威遠侯一襲大紅禮服襯得他更為英俊,手中牽著聯繫新娘的紅綢,向祝福他們的賓客點頭致意,司禮官高喊:「拜天地。」
      古樂嗩吶聲息,賓客聲止,威遠侯府寂靜無聲,一對新人跪在蒲團之上,準備叩拜天地時,一道清亮的聲音響起:「不請我喝杯喜酒嗎?」
      威遠侯看向了門口,韓王坐直了身體,他頭上的王冠輕顫顯示此時內心的波動,門口出現一道紅似火的影子,韓王篤定道:「寧欣!」
      來人揭開了斗笠,玉樣的容貌展露在賓客面前,高挑妖嬈的嬌軀包裹在炫目的紅裳中,她嫵媚,她誘人,如盛開的罌粟般,有惑人的芬芳,亦有致命之毒。
      「韓王殿下,許久不見了。」
      韓王手搭放在膝蓋上,貪看寧欣一眼:「本王想見到妳,亦不想見到妳。」
      「您別這麼說,我父死於您手,我怎能不回來?」
      「妳回來找本王復仇?」
      寧欣以前的丈夫,威遠侯像是不相干的人,寧欣沒看他一眼,專心同韓王交鋒。賓客竊竊私語,韓王果然是鍾情於寧欣。
      「我父的罪名是通敵賣國,勾結韃子,認草原上大汗為主,是與不是?」
      「是。」
      韓王站起身,高大的身影全然蓋住了發呆的威遠侯:「寧師妹。」
      「既然韓王如此定罪,我不成全您,豈不是辜負了韓王一番美意?」
      寧欣含笑說道:「我如今是草原汗王妃。」
      「妳說什麼?妳侍奉了韃子?」韓王失口道,威遠侯更是差一點暈過去:「寧欣!」
      寧欣並不需要回答,因為在她身後跟進來二十名草原韃子,他們簇擁著一身材健碩高大的壯漢走近寧欣,直接將她攬到懷裡,壯漢輕蔑瞄了一眼震驚的韓王:「你對本汗汗妃不敬?」
      「術赤。」
      「是本汗。」
      韓王指著寧欣:「妳……妳竟然成了汗妃?」
      「跟了大汗,我方知道什麼是男人。」
    寧欣嬌媚的一笑,靠向術赤,嘲諷韓王的愚蠢:「四王若不是歃血為盟意圖攻打大唐,我父怎麼會死於莫須有的叛國?今日草原鐵騎又怎麼會如此順利攻入燕京?你斬盡我寧氏一門時,可曾想過我父為你師?可曾想過我為你師妹?」
      「來人,拿下術赤,拿下寧欣。」
      韓王傳喚侍衛,侍衛把劍,草原勇士把劍,此時從威遠侯府的牆頭射出利箭,韓王侍衛紛紛倒地,術赤大笑,親了寧欣的臉頰,得意的說道:「今日便是你死期,本汗讓你做個明白鬼,本汗二十萬鐵騎已通過韓地長城天險,韓地落入本汗手中,中原亦可圖,這一切都是本汗心愛的汗妃所謀。」
      「寧欣妳為了報仇,竟然……竟然引兵入關?」韓王的精銳大多集中在韓地和大唐的郊境,時刻準備著同大唐決一勝負,沒想到讓術赤鑽了個空子,韓王疑惑:「妳怎麼通過的天險?」
      「寧家在韓地三世為將,最熟悉便是長城天險,攻不破天險,可走小路繞過去,我父沒有告訴過你……」
      滄啷一聲,寧欣從術赤腰中拔出彎刀,刀鋒直指韓王,眸光如同冰箭:「寧家三代忠誠戍邊,因屢次阻止你爭霸天下,我父的血肉竟然成了一兩銀子可得的奸臣肉,寧家一百餘口葬入鐵丘墳。李逸你對的起寧家嗎?不是我裝瘋離去,怕如今不是成了你玩物,就是早已命喪。我為一介女子,不知國仇,只知曉家恨。」
      「寧師知曉,定然不會饒妳。」
      「這話你留著同我爹在地下說去吧!看看他會不會認你這個徒弟。」
      寧欣彎刀一揚,削去韓王李逸的王冠,韓王披頭散髮,苦笑:「一步錯,步步錯。寧欣,可妳一樣遺臭萬年,使得寧家再難抬頭平反。」
      「我不在乎!」
      韓王手下精銳盡亡,面對咄咄逼人的草原汗王,韓地喪失他手,還說什麼爭霸天下?韓王抓住了寧欣的彎刀,隱約聽見韃子攻進燕京的聲音,他引刀入胸口,唇邊流出鮮血,問出了最困惑的問題:「寧師妹為何當初不肯嫁給我?」
      「一丈之內為夫,我的夫君不可納妾,你以正妃之禮聘我,卻有兩位側妃,我焉能嫁你。」
      「原來如此,那術赤呢?」
      寧欣抽出彎刀之時,在韓王耳邊低聲說道:「同你一樣。」
      韓王眸光一亮,死前抓住寧欣手腕,帶著一分懇求:「來世……來世……我聘妳為妻……只有妳一個妻子……」
      寧欣回頭迎向術赤,將彎刀重新掛在術赤腰間,嬌俏的笑道:「大汗,臣妾幸不辱命。」
      術赤打橫將寧欣抱起,看著漸漸嚥氣的韓王,癡傻的威遠侯,吩咐:「本汗同汗妃借此洞房,外面交給你們。」
      「庶。」
      寧欣的輕吻拂過術赤額頭,術赤更覺心中火熱,征服了韓地,可威逼大唐都城,如今他有一身的火氣需要發洩,沒有比此時的威遠侯府更適合的交歡之地。
      進了新房,術赤將寧欣扔到床榻上,欺身壓上去,撕扯開寧欣的衣襟,氣息粗重:「本汗今日補償給妳一個婚禮,心尖尖兒,寶貝兒……給……給……」
      當術赤像往常一樣吻住寧欣肩頭的刺青罌粟後,身體僵硬,使不出力氣,寧欣推開術赤,合攏衣服,手指戳著術赤的胸口,柔聲說道:「大汗眼看韓王死在我手中,我又怎麼會放過對我父使用反間計的您?韓王李逸可恨,可是你術赤又能好到哪去?」
      「妳……妳……」術赤嘴是麻木的,寧欣光腳站在了地上:「你是對我不薄,但國仇家很,我焉能不報?大汗放心,我不取你性命。」
      寧欣抽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匕首的尖端劃過術赤的胸膛,寧欣揚手挑斷了術赤的腳筋、手筋,伏在疼得顫抖的術赤耳邊:「我告訴你一件事做為補償,你的側妃同你弟弟有染,不知你這個樣子回草原,還能不能保住汗位。」
      寧欣將匕首插在術赤的頭邊,走到床頭扭了青石白玉,房間的牆壁開了一個洞。寧欣走到洞口回眸看向術赤:「我還忘了告訴你,你是過了長城天險,然大唐帝國皇帝坐下大將在叢林設伏,二十萬精銳不知還能剩下幾個。我出生時,師父曾經給我批過命格,可興天下,可亡天下,可為烈女,可為妖姬。」
      寧欣鑽進洞中,術赤眼角淚水滾落,愛恨交織,恩怨難解。術赤這個樣子回草原只有一個結果,生不如死。他緩過藥勁,掙扎的起身,術赤淚流滿面:「愧對祖宗,無顏面對族人,寧欣,妳負了我!」
      草原一代雄主咬舌自盡,二十萬韃子鐵騎死於叢林設伏,韃子實力重創,退回草原深處,再不敢輕言扣邊。
      燕京京郊,寧欣來到一片墳前,憑弔葬於此地的父兄:「爹,大哥,欣丫頭回來了。」
      寧欣慢慢的跪下,平靜的陳訴:「韓王死,韃子十年內無力再犯境,爹,國仇家恨,我該做的都做了,您安心吧!」
      「寧小姐。」
      夕陽西下,趕來一對身穿玄色鎧甲的軍士,領軍的人跳下駿馬,恭謹的說道:「陛下彰顯寧小姐高義,冊封您為無雙郡主,在京城賜郡主府……」
      「無雙郡主……無雙郡主……」
      他的呼喚,無法讓寧欣停住腳步,寧欣孤身一人不知所蹤。

    <TOP>

    如果你喜歡這商品,那你一定不能錯過...

    1/4

    冠蓋路 3

    9折,225

    冠蓋路 5 完結篇

    9折,225

    冠蓋路 4

    9折,225

    冠蓋路 2

    9折,225

    冠蓋路 1

    9折,225

    佳婿 8 完結篇

    9折,225

    佳婿 7

    9折,225

    佳婿 6

    9折,225

    佳婿 5

    9折,225

    佳婿 4

    9折,225

    佳婿 3

    9折,225

    佳婿 2

    9折,225

    寂寞不會

    89折,196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中

    89折,294

    小羚羊與夜太狼 下

    89折,294

    <TOP>

    購物說明

    退換貨說明

    如遇欲退換貨之情形,請於收貨日當天起算第7日(含)前以收執聯為憑,將商品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內外包裝、隨貨文件、贈品等)以掛號方式寄回灰熊愛讀書客服部,否則恕不接受退貨。有特殊外包裝之商品,一經拆封(除運送包裝外之一切包裝),恕不接受退貨。
    詳細退換貨須知請參考FAQ

    <TOP>